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历史军事 > 失而复得的喜悦

失而复得的喜悦

公子长安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前世的顾青芒眼瞎心残,看不清真情假意,落得个惨死的结局。重回十九岁,她终于发现了许多端倪,这一世她要把握住自己的人生,决不能重走前世的老路。回想被自己冷傲拒绝的陆衍牧,她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放着这么香的粗大腿不抱,偏偏要作死踩野草,难怪没人同情自己。

主角:顾青芒,陆衍牧   更新:2022-08-09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青芒,陆衍牧 的历史军事小说《失而复得的喜悦》,由网络作家“公子长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顾青芒眼瞎心残,看不清真情假意,落得个惨死的结局。重回十九岁,她终于发现了许多端倪,这一世她要把握住自己的人生,决不能重走前世的老路。回想被自己冷傲拒绝的陆衍牧,她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放着这么香的粗大腿不抱,偏偏要作死踩野草,难怪没人同情自己。

《失而复得的喜悦》精彩片段

冰冷昏暗的牢房内,一片静谧,却又处处透着阴冷的气息。

“哐当”一声响,门被推开,昏暗的牢房透进一缕光亮。

顾青芒抬手挡住眼睛,突如其来的光亮,格外刺眼。

“46号犯人顾青芒,执行死刑。”狱警拿着一张薄薄的单,昭示她接下来的命运。

青芒黑发披于肩侧,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站起身来,铐上手铐,跟着狱警走出牢门。

通向外部的走廊透着丝丝的光亮,可是于她而言,却是通往地狱的地方。

这是她的选择,甘之如饴。

在走廊的尽头,她看到了那道朝思暮想的身影,然而挽在他手腕处的人,已不再是她,换成了别人。

何媛,是她的继妹,也是她逃不过的宿命。

四目相对,眸光流转中,思绪百转千回。

最终是男人挪开了眼睛,青芒见此唇角扯出一丝苍凉的笑意。

“青芒。”挽在他旁边的何媛首先开了口,撒开男人的手,朝着她走了过来。

何媛脸上是遮不住的笑意,眼眸里都显露着幸福,“青芒,听说今天是你行刑的日子,我跟郗源哥特地过来送你。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事情,你放心,我会记得你的,你就放心得去吧。”

顾青芒嗤笑一声,“谢我什么,谢我把你顶罪?还是谢我给你们腾了位置?如果我不好好得去,是不是怕我变成厉鬼,扰的你不得安宁?”

何媛脸上闪过一丝的难堪,随即恢复了一贯的笑意,走上前伸手帮她理了理头发,衣服,最后凑近她,用手轻轻抚着肚子说道:“顾青芒,我们结婚了,而且,还有了三个月的宝宝。”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顾氏集团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属于我了,我现在才是名正言顺的顾家大小姐。至于你,会随着你的死去,而成为历史!”

顾青芒瞳孔剧缩,双眸血丝尽显,拢在宽大狱服下的指尖紧紧握住。

结婚?三个月?

她顶替何媛入狱,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居然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外公的毕生心血变成了何媛的?

那她算什么?一个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傻子?

“赵郗源!你说过的!”抬眸看向自出现后一眼不发的男人,青芒咬牙切齿。

看到男人闪躲的眼神,她心里无比荒凉,这就是她爱惨了的男人。

他曾经说过,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说过帮他顶罪,会安排最好的律师帮她洗清罪名;说过就算死,也会一辈子守在她坟前;说过会好好把顾氏集团发扬光大;说过太多太多蒙蔽她的话……

顾青芒蓦然大笑起来,眼底却是无尽的悲凉。

何媛瞪大眼睛看着她,有一丝的不解,连带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都震了震。

“赵郗源,今生是我瞎了眼,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喜欢你!”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把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一点点讨回来!

在行刑之前,顾青芒闭上眼睛,脑袋中自动闪现这二十几年来的一切。

终究是荒唐错付的一生!

在药效密密麻麻发作的时候,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陆衍牧的声音在喊青芒……

可是陆衍牧不是已经离开她了吗?

脑海中又浮现了那天的场景……

“青芒,我放过你,从此往后,你我再无瓜葛。”

男人决绝坚定的话,从薄唇溢出,隐晦不明的眸光,透着丝丝的绝望。

拢在宽大衣物下的身子,在冷风的吹拂中,更显孱弱,甚至有些摇摇欲坠。

顾青芒看着他原本宽广结实的身体,被病痛折磨到不成样子,心里蓦然一酸。

陆衍牧本是天之骄子,爱她却爱的几近疯狂,甚至是病态。

对她无比纵容,满足她任何无理刁蛮的要求,只想要她开心。

她狠狠伤了陆衍牧,回头又被别人所伤,算不算因果报应。

她推开了陆衍牧,头也不回踏进了深渊,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惨死狱中的结局。

陆衍牧,如果有来世,我定不负你!

 


青芒再次睁开眼,入目的却是一片昏暗的地方,脑袋是炸裂的疼。

想用手去摸脑袋,才发现双手被绑在椅子后面,嘴巴被胶带封住。

什么情况?

她不是死了吗?

还没等她细想明白,从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伴着几句骂骂咧咧的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不是说这小妞是陆衍牧的小情人吗?怎么老子绑了他情人,一点动静也没有?”

“老大,你的情报是不是有误,陆衍牧的情人,总不见得长这样吧?”

“就是,瘦瘦弱弱,一副干瘪四季豆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陆衍牧的情人。”

“……”

青芒坐在椅子上,忍着痛意,皱着眉头使劲回想,为何隐约间觉得,这些话似乎有些熟悉……

似乎是在哪里听过,又或者是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

“老大,这个女人醒了。”

不知道是谁先发现她醒来,叫了一声,而后所有的目光瞬间聚焦在她身上。

青芒一瞬间被盯得瞬间头皮发麻,颇为不自在。

为首的男人往前走了几步,凑到她的面前,打量地看了好几眼。

青芒看着他愣了一下,脸上那道刀疤尤为明显,熟悉感更加强烈,可一下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刀疤男双手环抱于胸前,颇为嫌弃的开口,“你就是陆衍牧的小情人?”

青芒先是一愣,然后唇角牵出一抹笑意。

陆衍牧的小情人?还真是很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

她以前老是喜欢跟陆衍牧对着干,特别是跟他在一起后,经常打扮的像个中学生的模样。

见过她的人,都以为陆衍牧的口味独特,喜欢未成年人,久而久之,小情人这个名头就被叫出来了。

唔……现在想来,这个锅,陆衍牧似乎背的有点冤。

青芒仰起头定定看向他们,稍稍点点头,算是默认这个称呼。

以前无比厌恶的名号,现在反而觉得亲切不少。

然而还没等她缓过神,在下一瞬间,脖子被猛然掐住,力道大的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给陆衍牧打电话,让他一个人亲自过来赎人,否则等着给你收尸!”脸颊上有道疤的男人看着她目露凶光,仿佛下一秒,就能把她的脖子拧断。

听到这熟悉的话,再扫眼四周的环境,熟悉感瞬间涌上心头,青芒蓦然瞪大眼睛,脸上尽是震惊之色。

她居然重回十九岁被绑架那年?

难怪所有的一切都不对盘,原来她是重生了。

青芒脑袋飞速在转动,理清眼下的情况。

十九岁那年她任性从陆衍牧的监控下偷溜出来去找赵郗源,没想到转眼就被人盯上敲晕绑架了。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处于郊外的一处废旧工厂。

之所以对这段印象深刻,因为这是她唯一一次被绑架;另一个重要原因,这是她跟陆衍牧关系破裂的开端,此后在一次次的纠缠中度过,最后到无法挽回。

没想到重生回来第一件事情就遇上了绑架,只是这一回,她怎么都不会重蹈覆辙。

 


依照事态发展,距离她被绑架,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没预料错,陆衍牧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听到没有!”

青芒的头发被揪住,迫使仰起头看着对面的人。

她强忍住因疼痛想要往下流的生理眼泪,呜咽着点了点头。

刀疤男一把甩开她的头,低低咒骂了一声晦气,侧对着她去掏兜里的电话。

紧绷的头皮骤然一松,脑袋瞬间轻松不少,青芒因着痛意微微皱眉,朦胧着双眼,瞅眼外头昏暗的灯光,心中感慨万千。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重逢。

青芒顺从地按了陆衍牧的号码,这串号码,早已烂熟于心。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接通之后,还没等她出声,立马被人挂断,重复几次之后,都是一样的结果。

“他奶奶的,不接电话。”刀疤男先是自言自语一番,继而转眼瞪向她,“你他娘的是不是骗老子!”

“呜呜呜……”青芒呜咽几句,示意他先撕开嘴上的胶带,方便说话。

刀疤男对着她骂骂咧咧几句,猛然一把将胶布撕下一道口子,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那个其实你们抓错人了。”青芒抬眸看向他,脸上镇定自若,“我对陆衍牧根本不重要,他就是养着我,一年到头来,我都见不到他几次。你们抓了我,并不能让他现身。”

她的这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好像煞有其事。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尽量拖延时间,至少会是个明智的选择。

不出意外,陆衍牧应该快来了吧。

她出事之后,陆衍牧很快得到了消息。不接电话大概是被她气到不行,有些刻意让她受些罪,免得总是不老实。

青芒心里知道,敢在陆衍牧眼皮子底下动手绑人,一则真的是他的仇家,一群亡命之徒,做事不求后路,惹怒了势必拼个鱼死网破。二则是背后受人指使,至于是何种目的,不尽相同。

他们就是属于第一种,被陆衍牧逼得无路可走,想用这种方式逼他就范。

很可惜,他们并不知道陆衍牧的手段,劫了他的人,下场绝对会很惨。

至于为什么绑架的是她,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这群人是陆衍牧的仇家无疑,但她前世信任的“好闺蜜”萧薇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以前不知道,现在可是一清二楚。

刀疤男像是被戏弄一般,脸色煞为难看,抬脚就朝着她走过来,揪住她的头发,“居然喊骗老子?!”

青芒“嘶”了一声,头皮疼的厉害,依旧镇定道:“骗你的是谁,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明明是自己无能,被人骗了,现在还怪到她头上?

刀疤男被噎得无话可说,恼羞之怒下,先是封住她的嘴,然后扬起手掌,径直朝她脸上挥去。“你找死!”

青芒被吓得紧闭着眼睛,有一丝的慌乱,心里暗自在默念,陆衍牧,你怎么还没来?

心里刚刚默念完,工厂的大门轰然倒塌,声音巨响,吓呆了一众人。

顾青芒微眯着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逆着光缓步而来,犹如神诋,从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冷戾气瞬间充斥了残破的工厂,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凌厉的双眸中带着嗜血的冷意,看向那群人的时候,仿若死人一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