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阴缘天注定

阴缘天注定

地缚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阴缘天注定》这本已经完结的现代灵异小说,本书节奏快,书友们仔细阅读,主人公:麦小麦,屈韶,小说作者“地缚灵”,内容简介:这世上就是有天生就胆小的人,没做过亏心事没丧过良心,可就是害怕鬼,麦小麦就是这样的人,谁想到她最害怕的东西,竟也在好几次救她于危难之间!麦小麦的人生本来和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惊奇的地方,可自从两年前遇上那事之后,她就总觉得那所谓的承诺带给她的并非是好事。

主角:麦小麦,屈韶   更新:2022-07-15 2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麦小麦,屈韶 的女频言情小说《阴缘天注定》,由网络作家“地缚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阴缘天注定》这本已经完结的现代灵异小说,本书节奏快,书友们仔细阅读,主人公:麦小麦,屈韶,小说作者“地缚灵”,内容简介:这世上就是有天生就胆小的人,没做过亏心事没丧过良心,可就是害怕鬼,麦小麦就是这样的人,谁想到她最害怕的东西,竟也在好几次救她于危难之间!麦小麦的人生本来和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惊奇的地方,可自从两年前遇上那事之后,她就总觉得那所谓的承诺带给她的并非是好事。

《阴缘天注定》精彩片段

看着手里的电话,我的手都有点颤抖了,哆哆嗦嗦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是我递出去的第二十份简历才得到的唯一的一份工作,眼见着我的荷包已经见底,这份工作可以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了。

“喂,谁?”我太过激动,完全没有看手机里的号码?,语气轻快的问到。

“怎么?一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电话那端的声音传来,我的心顿时暖呼呼的,语气也带着笑意。

“我就算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呀!”我只是一句玩笑而已,对方却着急的对着话筒呸呸呸几声,一边数落我。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唉,我说小麦,你是不是傻了啊?怎么什么话都敢乱说,你忘了之前的事了?”

对着我一顿数落的人是我唯一的好朋友王柔。

我叫麦小麦,从小一生悲苦,没有什么家人缘,很小就没有父母的照顾,也幸好他们留下了一笔够我上大学的费用,所以我才得已完成学业。

我本就不爱说话,对着陌生人我更是不喜欢凑热闹,所以身边的朋友很少,会关心我的人也几乎没有,但总有一个例外,那个人就是王柔。

她从高中就一直陪着我,陪着我来到这所离她家很远的大学,陪着我走过很多孤独寂寞的夜,陪着我渡过人生最灰暗的日子。

如今,她还一直陪着我待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只是她的运气也不太好,毕业半年了,前几天才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你怎么变得这么迷信了?”我不以为然,即使经历过之前的怪事,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王柔恨不得从电话里爬过来打我一顿,咬牙切齿的威胁我:“以后不许说这样的玩笑话,不然我们就绝交。”

即使她只是这样说,我的心还是疼了一下,随即掩饰似的回她,“尊命,我的柔姐姐,以后我绝对不说了。”

因为我的认错态度良好,王柔才放过我,两个人这才说起工作的事,听到我找到工作了,她比自己找到工作还高兴,连说要我请客。

“尊命,柔姐姐。”我又玩笑到。

“你比我大。”她不甘心我叫她姐姐。

“你心理年纪比我大。”我不甘示弱的反击。

听到我把她形容成这样,又恼火的吼我,不过我却是笑笑没有生气。

我与王柔的缘分就因为一把伞而起,下雨天,我把我的伞给她,她不想我淋雨就送我回家,结果发现我没有家人的事,从那以后就经常找我玩,各种照顾我。

可能是因为老是照顾担心我,所以她比我显得成熟稳重些,别人不知道的老是觉得她比我大很多,为此,她在我面前不止一次的说过她肯定是上辈子欠了我的。

我每次都说我们上辈子是亲姐妹,所以这辈子才有这个缘分做异姓姐妹,如果不是她不同意,我都要跟她结拜了。

思绪飘到以前,我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难得的带着笑意。

这一晚我睡得很香,想着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做梦都在笑。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把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番,这才拿着包轻快的往公交车站跑,赶上最快一班公交车,去了公司。

来到公司楼下,我心情异常激动,站在公司大门口仰着头往上望,突然有一种看不见顶的感觉。

这家我即将上班的地方是一家叫超品会的公司,他们主打是做各种活动策划,让他们的客户能得到更好的宣传。

我的专业跟这家公司比较相合,得到这份工作我也很高兴,能找到专业知识对口的工作是很多大学毕业生的梦想。

来到公司人事部办了入职手续,我就来到位于公司九楼的后勤科。

虽然这个科室与我的梦想也有些差距,可我相信凭我的努力是有机会去策划组的。

“大家好,我叫麦小麦,是刚刚来上班的新人,以后请大家多关照。”出于礼貌,我微微弯腰,给我未来的同事们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可对面的两个女人根本就不理我,依旧修理着自己的指甲,而我右手边的那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女人也只是冷哼一声,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意思,一时有些尴尬,嘴角的笑容都僵了。

“哦,大家来认识一下我们的新同事麦小麦。”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打扮得很干练的女人出来,拍拍我的肩头,越过我给大家介绍到。

那些刚才不理我的人终于有了动作,纷纷站起来与我握手,嘴角的笑意连连,好像刚才不理我的人不是她们一样。

“你好……”我只是机械的回答着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一直保持着笑模样。

等我们组长一走,这些人就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眼角都没有给我一个,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足无措。

“这些你看一下,是我们组之前半年的工作内容,这对你以后有用。”组长去而复返,将一叠厚厚的旧文件放在我的桌子上。

我高兴的点点头,对这个组长的印象更好了。

一上午我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这些文件,吃了午饭后我又开始看。

我想要尽早融入这个组,不让这些同事看不起我,我想要得到其它人的认同。

“麦小麦,你去帮我送一份文件去地下车库。”我正看得入神,头顶递过来一份文件夹。

递文件给我的是我身边的那个四十来岁的叫张红的副组长。

“好,”我放下手里的文件,站起来接过文件,“送去几楼?”

地下车库应该也有楼层的,为了不跑冤枉路,我只好先问清楚。

张红不耐的蹙眉,“地下三层。”

说完她就不再说了,又低头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其它两个人也投入工作中,没人关心一脸茫然的我。

拿着文件,我按下去往地下三层的电梯,走到一半我才想起没有问将文件送给谁,可这时上去很明显是不可能的,我只好先拿着文件下去,等到了车库再说……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一阵阴寒的风袭来,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裹紧身上的因为下雨多穿的一件外套,伸出一只脚……

这里实在是有点冷,我忍不住的皱眉,想要回去问一下到底把文件送给谁,又怕她们说我太矫情,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要找借口回去躲起来。

忍下心里的不安,抬脚往车库里走,幸好这里的车并不多,找有人的那辆车应该不难。

我试探的走出一步,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胆子这才稍微大点。

我这个人平时胆子很小的,不要说探险,就是太黑的地方都不敢轻易尝试,那些刺激的游戏我从来没有参与过。

这里虽然也有灯光,但是这里的光很暗,看不清对面的人,有一种看恐怖片的感觉。

又一阵让人胆寒的风吹来,我又打了一个冷颤,眼睛左右瞄,就怕从黑暗里窜出来一个什么东西。

往前走了几步,那种寒气入侵的感觉更明显了。

这种情况,我一般都会转身离开,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今天我也打算这样做……

无意间我想起王柔,转身打算离开的脚步又停住了。

王柔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家里为了她读书花了很多钱,前几天她母亲打电话来说她父亲生病了,需要一笔钱,这几天她为了钱正急得不行呢。

我要是再让她担心是不是显得我这么不懂事?

想到王柔,我定了一下心神,回头深呼吸一口气,抬脚往里走,不管前面有什么等着我,我都必须要前进,我没有家人,王柔有,她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想到好朋友,我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无数的勇气,什么都不怕了,只想完成这件事。

第一辆是一辆我没有见过的车,车身很矮,看上去就很贵,关键是里面没人。

第二辆也没人,第三辆……

走了一路,只剩最后一辆车没有看了,这辆车停得要远些,我再呼吸一口气,这辆车里一片漆黑,看不出有没有人。

我暗暗的给自己壮个胆,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敲响车窗。

既然前几辆车没有人,那有人的只有这辆车。

叩叩叩,玻璃的空响回荡在安静的车库里,没人回应。

我正奇怪呢,四周的空气更冷了,疑惑的到处看就看到车子旁边一个模糊影子瘫坐在地上。

这就是我们老板?

我心里正疑惑,影子的眼睛睁开,犹如两个铜铃一样大的眼睛闪着绿油油的光,让人一看就好像看见了狼这种凶猛的动物。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想要转身离去,可脑子里又想起王柔……

认命的叹息一声,往前走几步,蹲下身子看着一脸不明情绪看着我的人。

“你怎么了?”出于好心,我问他,只是声音带着一丝明显的惧意。

谁知道等着我的不是他的感激之情,而是狠戾的眼神甚至带着一丝怒气,不明所以的怒火,让我脑子嗡一声懵了。

看到他异样的眼神我才发现周围的与众不同,这里也太安静了点,连点风声都听不到了。

我吓得往后退,似乎这个举动更是惹恼了这个不明所以的人,声音更加低沉压抑的开口。

“过来。”

我不敢,转身就跑……

如果此时此刻我还没有觉得奇怪,那我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这个人眼神里带着杀气,让人胆寒的杀气。

我觉得时间过去好久了,应该跑到安全的地方了,抬头一看……

那个人还在我面前,而我还在原地,我这是……遇鬼了?

我瞬间就想到这个可能性,身体抖得厉害,眼泪哗一下落下来,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

“过来。”男人忍耐的声音传来,举起他几乎透明的手朝我勾勾手指头,我的脚不听使唤的向他走去。

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个男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影子,一个虚弱得都看不清样子的影子……

我突然感觉身体在往下倒,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有回过神,身体已经落入那个虚幻的影子手里了,颤抖着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他身上。

明明就是影子,可我却在他虚幻的身上找到一丝安全感,一种从心底涌上来的安全感。

那种莫名熟悉的感觉让人迟疑,我皱着眉头看他那张模糊的脸,正在我看得入神,这个让我忘了恐惧的家伙却突然说话了。

“不要动,让我吻一下……”

我的耳朵里嗡嗡作响,完全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二十几岁了,可我从来没有与任何人亲密接触过,就连牵手都不曾,更别说与人接吻了。

我不想,可身体却偏向那个鬼的方向,我想反抗,身体却动弹不得,此时此刻我才想起,我是怕这个鬼的,我是不想留在这里的。

我的执念太强,动弹不得的身体开始动摇,原本都要亲上我的鬼也有点恼火,手上用了点力,我的身体疼得不行,眼泪更是簌簌下落。

鬼看到我哭得更凶也是一愣,刚要咬上我的嘴唇的动作都停了,愣愣的看着我。

“弄疼你了吗?”出乎意料的,鬼居然在关心我,让我也一愣。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凭白无故遇到鬼就算了吧,鬼居然在吃我前还关心我?

我心里自嘲一笑,心想现在肯定是做梦,等到我梦醒了就没事了,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想着想着我就没有了知觉,闭上眼睛前惨淡一笑,这有可能就是我的梦,也有可能我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不是吗?

可惜了我的朋友,我还没有帮到她……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觉得好像听到一声叹息,声音里尽显无耐!

太阳西斜,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往外走,包括后勤处的人。

“醒醒,睡了这么久还好意思睡?”一声嫌弃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睁开眼睛,迷惘的看着这个人。

这是……张红,是我的同事,难道她也死了?

“红姐,你……”

我话都没有说完,红姐翻了一个白眼,轻轻哼了一声,“哼,叫你送个文件,你至于吓昏吗?还让人隔壁的同事把你送回来,你这样的人能干嘛?”

“……”

我无语的看着红姐,真是一句话都不敢轻易接。

也许是我的样子太呆,红姐再次嫌弃的啧啧几声,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办公室。


等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了,我才抬起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很疼,疼得我头昏眼花,差点就又晕倒了。

我真的还活着,那这么说就是刚才的一切都是做梦,一切都是假的,我没有遇到鬼,也没有差点被鬼吃。

我就说嘛,自己怎么可能会遇到这种事,我年纪轻轻就死也太可惜了点,我在笑着安慰自己。

得知自己还安然活着,一出办公室的大门就给王柔打电话。

“喂,小柔,我们出去吃饭吧。”我的语气难得的轻快,嘴角都带着笑意。

“不行,你刚刚上班,怎么能乱花钱。”王柔阻止到。

平时我们因为家里的原因,从没有去外面吃过饭,可今天不一样,我要去庆祝我自己还活着,我要好好的享受生活。

“唉呀,快点过来嘛,我想吃好的了。”看王柔舍不得,我便开始撒娇。

别看我长得个子不小,而且平时根本就不爱说话,可我在好朋友面前还是一个小女孩,尤其是王柔面前,我更是随意惯了。

果然,我刚刚撒娇,平时就习惯宠着我的朋友妥协了。

“好,怕了你了,去吧,去哪里?”王柔的声音都带着笑意,肯定也在笑。

“随便,我们今天去吃火锅吧,这个天气吃火锅还不错。”我抬头看了一眼刚刚下山的太阳,提议。

最后两个人毫无意外的去吃了火锅,第一次吃火锅,我们担心自己不会点菜,就商量着去自助餐厅,那里的菜便宜又多,关键是也没有用多少钱。

第一次这样享受生活,我觉得太满足了,有一种从心底涌上来的幸福感,看王柔笑我都觉得幸福。

也许没有经过那个‘梦’,我还不会这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可经历过了,我就会对未来珍之重之了。

“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出来吃饭了?”王柔是一个心细的女孩子,刚才没有问我是怕影响我的食欲,可现在我已经吃撑了在路边消食,她自然不会放过我。

“没事啊,”我故作轻松,“我只是高兴我的工作有着落了,对了,我最后还剩了一点钱,先给伯母寄回去应应急。”

我递过我唯一一张卡给王柔,王柔却不接,看着我的眼神充满探究。

真是,太过了解也不是好事……我心里无奈。

“拿着,我的手酸了,你不能看着我的手废掉吧。”我又开始撒娇了。

果然,那个舍不得我的家伙接过卡,看着我装模作样的甩手臂,眼神里的探究越发明显。

其实我想告诉她的,想说这是我在交代遗言,怕白天的梦是真的,怕自己被鬼找上,会来不及给她留下只言片语,怕她伤心。

即使这样做了她还是会伤心,可总比我什么都不做来得好吧。

“卡里没什么钱,就只有最后一万多块钱了,这个钱你不用急着还,等我结婚时你加倍还给我就行。”

我担心王柔心里有负担,担心她会起疑,就将还钱的日期定在遥远的婚礼,那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的时候。

“你总是这样……”王柔的眼眶都红了,看得我一阵心疼。

“傻瓜,我们是一家人嘛,上辈子我们还是亲姐妹呢,这辈子的异姓姐妹,这点事有什么啊?”我笑着安慰到。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我还是哭了,眼泪止不住的下落。

谁不怕死?尤其是这种不知道何时会到来的死刑,会让人从心底感觉恐惧。

我也不例外,就算之前很多次想死,最后还是没有那个勇气,死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个世界还有我牵挂的人,我怎么舍得。

也许是想到之前的事,也许是想到我万一离开后,王柔就只剩一个人了,悲从心来,我从默默哭泣到嚎啕大哭也不过一秒钟。

“没事,没事。”王柔轻轻拍哄着我,像平时我哭时一样。

哭过了,心里的恐惧感压力也自然少了,再面对王柔时也能轻松笑着。

这天晚上后过了几天太平日子,我从心底以为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以为之前的事真的只是我做的梦,直到这一天。

又是一个星期五,同事们早上刚刚来就开始讨论周末去哪里玩的事。

经过几周的磨合,我总算跟这些同事们相处得融洽些了。

她们讨论出去玩的事我没有办法掺和,只能静静的听。

“小麦,你不去吗?”红姐看我没有说话,就问到。

说实话,最开始我觉得红姐对我有很深的敌意,总觉得她们都不喜欢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无缘无故从地下三层回来醒了过后,这些人对我的态度就变了,虽然不是很喜欢我,但至少这些人不再排斥我了。

我默默的摇头,这些事都要钱,可现在的我没钱。

没有参与讨论,我的眼睛只好转向另一边,看到坐我对面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比我早一天来公司,身高体重跟我也差不多,只是我比较白,而她要稍微黑点,神奇的是头发也染了一个颜色。

平时同事们还说我们是不是双胞胎,都笑话我们干脆结拜算了。

我没有钱没有办法去玩,可我知道这个女孩子家里还算殷实,平时这种活动她也最喜欢。

怎么今天她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头耷拉着好像没有精神,整个人都感觉没有生气。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她还没有醒,现在的她只有身体,没有灵魂。

“玉儿,你怎么不去?”我压低声音关心到。

这个女孩子与我的关系不错,平时我跟她也会聊几句,看她没有精神的样子,便想着跟她说说话提神。

她没有搭理我,我刚想放弃与她说话,她突然抬起脑袋,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看着我,吓了我一跳。

我还没有问她怎么了,她站起身就往外走,行动缓慢,根本就不像一个人。

“玉儿……”我大声喊了她,可她根本就没有理我。

我不好太过干涉她的事,就开始工作了,一天她都没有回来,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好回去休息去了。

下午下班之前,红姐让我把文件送一份去经理办公室,我痛快的答应了,结果去经理办公室里耽搁了一会才回办公室。

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其它人都走完了,只有一天不见的玉儿坐在座位上,脸色苍白的在做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