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他不在秋免费阅读

他不在秋免费阅读

夏立秋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在这里提供的《他不在秋免费阅读》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白曦夏檬夏立秋,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今天太阳晒得人发晕,清一色的迷彩服,我着急忙慌地跑回队伍时,除了觉得教官好像变帅了不少之外,压根儿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一顿魔鬼般操练结束,教官让所有人原地休息,然后让我出列。我心想他肯定是要罚我。谁知他让我出列后向右转,又叫我归队。

主角:白曦夏檬夏立秋   更新:2022-09-10 0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曦夏檬夏立秋的其他类型小说《他不在秋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夏立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里提供的《他不在秋免费阅读》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白曦夏檬夏立秋,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今天太阳晒得人发晕,清一色的迷彩服,我着急忙慌地跑回队伍时,除了觉得教官好像变帅了不少之外,压根儿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一顿魔鬼般操练结束,教官让所有人原地休息,然后让我出列。我心想他肯定是要罚我。谁知他让我出列后向右转,又叫我归队。

《他不在秋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军训中,我拉完肚子回来后站错了队伍。

魔鬼教官让我出列,又让我归队,我重复这个动作数十次后,所有人笑疯了。

魔鬼教官停在我面前:「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声音洪亮:「教官好拽我好爱!」

然后我一战成名。

完了,这下不结婚,很难收场!

可能是吃坏了东西,我拉肚子拉到虚脱。

今天太阳晒得人发晕,清一色的迷彩服,我着急忙慌地跑回队伍时,除了觉得教官好像变帅了不少之外,压根儿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一顿魔鬼般操练结束,教官让所有人原地休息,然后让我出列。

我心想他肯定是要罚我。

谁知他让我出列后向右转,又叫我归队。

这军训第一天,我真不大懂,于是硬着头皮向右转,再向右转……

归队。

全场鸦雀无声。

教官眯了眯眸,又让我出列,还让我向右转向前走再归队……

如此反复数十次,我有怒不敢言,这不是耍人吗?

他还不如让我深蹲五十个,或者围操场跑几圈儿呢。

在一片哄笑声中。

教官停在我面前,冷冰冰的嘴角掀起轻微弧度:「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一头雾水,他问这话啥意思?

「我问你,你这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啊,这是能说的吗?

本着声音要洪亮的原则,我昂首挺胸、中气十足:「教官好拽我好爱!」

耳边,惊呼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教官眉梢一挑,眼底的痞气一闪而过,到底是休息时间,相比训练时的魔鬼姿态,此时他倒有点儿像人:「调戏教官,态度不端正,深蹲五十个。」

你看,正儿八经的惩罚这不就来了吗!

我高兴地做完深蹲,累得差点儿中暑,而就在这时,有一个教官从右方走了上来:「白曦是吧?」

我仰头,太阳这玩意儿真刺眼。

「你看我眼熟吗?」

「……眼熟。」

「那可不,我看你也眼熟。」教官指了指一侧的队伍,「你看那个队伍眼熟吗?」

我看过去:「……」

???

也处在休息中的队伍里有人向我招手:「白曦,这里!你走错队伍了!」

接下来,是一整片的哄堂大笑。

我后知后觉地看向身侧,果然,一张脸都不认识。

救命!我捂着脸溜回我方队伍。

然后听见我方教官对他方教官说:「不好意思,丢人丢你这儿来了。」

他方教官十分大气:「反正丢你的人。」

切,他故意的是吧?

直接说我走错队伍不就行了?

旁边,我刚认识的朋友兼室友夏檬靠过来:「隔壁教官帅吧?」

帅是挺帅的。

「他叫夏立秋,今年二十五岁,单身,他有车有房,爸妈身体健康、性格随和,是绝佳的结婚对象。」

我狐疑地瞄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对他有兴趣?」

夏檬一声「呵」:「就他那狗脾气,我对他有兴趣?你都不知道,他对女生一点儿风度都没有,而且他从来不会为女生花一分钱!」

「……」我小心翼翼地问,「难不成,他是你前男友?」

「我前男友?」夏檬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你就说你对他有没有兴趣吧!」

我又偷偷地看了眼那抹挺拔的身姿:「本来是有点儿的,但听你这么一说,没了。」

夏檬哑巴住了,我解释说:「主要我不能接受家暴,你看他那手臂线条,打人肯定疼。」



夏檬叹气:「你别那么悲观啊,你想想他抱你的时候?」

我瞠目,抱我?

「或者再想点儿更深层次的?」

「……」

我的眼前出现无数个少儿不宜的画面,好热,真要中暑了!

被夏檬这么一引导,我再看夏立秋,连他脸颊滑落的汗滴都性感得无可救药。

「夏檬,你该不会实践过了吧?」

我有顾虑,朋友妻不可欺。

夏檬不屑地白了夏立秋一眼:「我要是跟他实践,那就是道德的沦丧。

「恕我愚笨。

「他是我哥。」

在我一脸懵逼的时候,夏檬指了指我方教官:「我的目标是陆教官,外冷内热,幽默又绅士,他跟我哥从小玩到大的,比我哥不知道强多少倍。」

「……也别这么说,你哥也挺好的。」

「呦。」夏檬玩味地瞄着我,「这还没成我嫂子呢,就替夏立秋抱不平了?」

我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夏立秋,他居然也看过来了!

我迅速地移开视线。

接下来的训练,我全程心不在焉,终于被陆教官逮到了,他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夏教官脸上有糖?」

「……?」

「要不然怎么就把你眼睛黏在上面了?」

又是集体哄笑。

旁边,夏檬替我解围:「陆教官,你脸上有糖吗?」

陆教官蹙眉,似乎知道她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果然,夏檬笑嘻嘻地说:「要不然,我的眼睛怎么就黏你脸上了?」

「夏檬!」

「到!」

陆教官无情地下令:「调戏教官,态度不端正,围操场跑两圈儿,还有你,白曦,一起跑!」

「是!!!」



跑完圈儿,上午的训练也结束了,我俩冲到超市买雪糕,付款的时候懵了。

「你带手机了吗?」

「……没。」

我又热又渴,可奈何没钱,我正打算把雪糕放回去,只听夏檬喊道:「哥!这里!」

我背脊一僵,缓缓地看去,夏立秋和陆教官走了过来。

「哥,我没带手机,你帮我付下钱。」

夏檬谄媚的态度换来夏立秋的无视,她刚要发飙,陆教官问了收银员多少钱,十分干脆地付了钱。

付完才发现我也在,他刚要说话,夏立秋插了进来:「要买什么?」

我把扔回去的雪糕又捡了起来:「……这个。」

夏立秋点头,替我付了钱。

「哎呦喂,这还是那个抠门的大直男吗?」夏檬鬼机灵地冲进去抱了一顿零食出来,「我也要!」

夏立秋拎起她的后衣领,往旁边一扔,自己买了一瓶水出去。

陆教官在后面替夏檬付钱,我跟着夏立秋出去,想谢谢他。

夏立秋停下,把手机递过来。

我不解。

「你的微信,加一下。」

「……」

他主动要我微信诶!

我激动地刚接过手机,就听见他又说:「记得还钱。」

「……」夏檬说得没错,他是真不为女生花钱。

我失望地添加好友,手机还给他,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无地自容,于是闷头就逃。

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

晚上回去后,我第一时间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我买的「绿色心情」是三块钱,我立刻给他转了账。

原本想着两不相欠了,等他收了钱,我就直接把他删掉,找回一点面子。

他没收。

可看到他正在输入,我倒想看看他会说些什么。

该不会其实他让我还钱不是目的,只是借机要我微信吧?

我的嘴角已经抑制不住地要上扬了……

夏立秋:「三块五。」

我:「???」

夏立秋:「你今天买的雪糕是三块五。」

我……(此处省略上万字国粹)

我可能是被气的,决定跟他争辩个所以然出来:「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第一次买,『绿色心情』就是三块钱!」

「三块五。」

「三块!」

谁会想到有一天,我会为了五毛钱跟一个男人掰扯……

夏立秋半天没说话,我以为我赢了,谁知道他直接甩过来付款时的截图。

「……」

……还真是三块五。

这每个地方的物价还真是不一样。

我丢脸地又给他发了五毛钱红包,这下不删除他,以后就没脸打开微信了!

于是,即使看到他正在输入,我的手速还是比大脑快了几秒。

删了!

就删了???

夏檬洗漱完回来,八卦地问道:「今天夏立秋不是加你微信了吗?你俩聊什么了?」

我欲哭无泪,把我俩的聊天内容跟她说了。

夏檬愣住了,半晌,叹了一口长气:「我哥这种直男找不到女朋友是应该的。」

我咬着被角:「呜呜呜,对吧。」

夏檬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我:「白曦,你跟他半斤八两。」

可能是没把她哥推销出去,夏檬唉声叹气地回去躺下了,过了没一会儿,她突然翻身而起:「我去,我哥跟我说,让你把他加回去!」

我耳朵立刻竖起来,心跳「怦怦」的,故作矜持道:「干吗加回去?」

「等等,我问问他啊。」夏檬给他回信息了,片刻,她传话说,「他说,他话还没说完。」

他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我突然就拿捏起来了:「有什么话,你转告我也一样。」

夏檬:「他说,你要是不嫌害臊,他就让我转告你。」

害臊?

这个词,有点儿暧昧。

可我转念一想,我跟他之间比豆腐还清白呢。

「你让他说!」居然敢威胁我!

一分钟后,夏檬憋着笑:「他说,他红包还没收呢,你就把他删了。」

「……」

「他说,三块五而已,真不至于,你要是不想给,他就不要了。」

他什么意思?

说我为了赖这三块五,所以把他删了?

我气得头大,不确定地问夏檬:「我删除他,他领不到我发的红包了?」

夏檬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没干过这事儿。」

「……」

「那你加吗?」

我被逼无奈,只好又把他加回来。

可他还是没领红包。

我憋了一肚子火气:「你干吗不领钱?」

夏立秋:「我想什么时候领,是我的自由。」



接下来几天,我的微信就是收到退款再把红包发回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受如此折磨。

但我们每天的聊天记录,从刚开始围绕三块五你到底什么时候收,到后来变成你今天吃什么,再到后来你扎马尾挺好看。

这种暧昧上头的感觉,在我心尖恣意生长。

这天休息时间,两个队伍决定搞些娱乐活动,唱唱歌、跳跳舞放松一下。

隔壁队伍里走出来一个漂亮女生,拿着话筒说要唱一首《有点甜》,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全程都是对着夏立秋唱的。

眼神里的爱慕毫不掩饰。

我心口酸酸的,朝着夏立秋看过去,他站得笔直,双手背在身后,虽然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但可能是长相太招人,这种「不拒绝」的姿态,引起一片起哄声。

夏檬骂了句脏话,贴我耳边说:「那个女生叫杨湖,是隔壁班的班花,这还没正式开学呢,已经不少男生对她表白过了,听说昨天还有几个学长跟她搭讪。」

「哦。」

杨湖怎么样我不在乎,我就是想知道夏立秋是怎么想的。

我正在出神,夏檬突然把我推起来:「快!到我们班了!白曦你上!把场子找回来!」

救命,我五音不全!

我想躲回队伍里,夏檬一个眼刀射过来:「不争馒头争口气,虽然我哥也不是啥香饽饽,但现在杨湖明目张胆地跟你抢人了,你不得给她点儿颜色看看?退一万步讲,你就算不想要我哥了,那也先抢到手再甩!」

我……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我握紧话筒走回去,陆教官问我:「白曦这是要唱歌?」

我点头。

「大家鼓掌欢迎,你准备唱什么?」

掌声雷动,我顿时信心十足,在众人期待的眼神里,我大声地报出歌名:「精忠报国!」

全场一片死寂。

???不喜欢?

夏檬扶额叹气,可能是对我没啥指望了,扯着嗓子喊了句:「我们要听《把我的爱情还给我》!」

这下,附和声四起:「《把我的爱情还给我》!!!」

什么《把我的爱情还给我》啊!

我偷偷地瞥了眼夏立秋,他目光淡定地看着我,嘴角藏着若有似无的笑。

焯!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他,我吃醋了吗?

骑虎难下。

我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唱,调子跑到哪儿去了我不知道,但我的心思全在夏立秋身上。

现场一片大笑声,大家听得好像都很欢乐,甚至开始了大合唱。

当然,所有人的调子都成功地被我带跑了。

终于唱完了!

谁知,集体加了一句:「哥哥,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我几乎下意识地就看向了夏立秋,他挑眉,深邃的眼底漾起星点涟漪,嘴角似乎有痞气的笑意一掠而过。

我心脏狂跳,迅速地收回视线。

而就在这时,下面有人大喊一声:「白曦,我喜欢你!」

顷刻间,口哨声、欢呼声此起彼伏。

说话的男生白白净净,个子很高,这几天我总是听到我们队的女生在偷偷地谈论他,旁边有人把他推出来,他就朝着我走过来。

模样很青涩,举止还有些腼腆,但结合他阳光又帅气的形象,的确很吸引女生。

我懵了,他要干吗?

「白曦你好,我叫方俊。」方俊抓了抓后脑勺,笑起来一口白牙,「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有男朋友了吗?」

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被表白,慌得一批。

方俊自顾自地说道:「你要是没有男朋友,做我女朋友呗?」

「我……」

我刚要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谁知,耳边突然传来铿锵有力的一声:「全体都有,起立!」

隔壁队伍「唰」的一下,整整齐齐地排好队伍。

夏立秋目不斜视:「休息时间结束,开始训练,全体都有,稍息!立正!向右转……」

然后队伍就从我眼前浩浩荡荡地围着操场跑圈儿去了。

夏立秋路过时,还特意从我和方俊中间穿插而过……

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