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秦先生情深不改

秦先生情深不改

楼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时隔五年,姜家小公主姜慈终于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出现在了秦准的面前,然而这一次,大家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嚣张跋扈,娇弱的气质让无数男人心痒难耐,尤其是曾经那个将她厌恶到了骨子里的男人,更是恨不得将她捆在自己的身旁,不准任何人觊觎。

主角:姜慈,秦准   更新:2022-07-15 22: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慈,秦准 的女频言情小说《秦先生情深不改》,由网络作家“楼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隔五年,姜家小公主姜慈终于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出现在了秦准的面前,然而这一次,大家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嚣张跋扈,娇弱的气质让无数男人心痒难耐,尤其是曾经那个将她厌恶到了骨子里的男人,更是恨不得将她捆在自己的身旁,不准任何人觊觎。

《秦先生情深不改》精彩片段

深秋的雨天冷的人骨头都疼,而姜慈急匆匆赶到会所的时候却出了一身的汗。

姜慈满腔愤怒外加担心,所以连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去。

包间里热闹非凡,各家豪门大小姐和公子哥们把酒言欢,都在祝中间慵懒地坐着的男人生日快乐。

五年没见,那个闪闪发送光的少年已经蜕变成了成熟迷人的精英人士,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微微一笑的时候让人心荡意牵,惹得所有人都将视线黏在他身上,舍不得离开分毫。

他左右两边都有一个女人,两个女人长得都很漂亮,但有一个共同点,两人都是黑长直的头发,眼尾还有一颗泪痣。

姜慈呼吸一窒,胸口有些发闷,如网上传言,这五年来他身边从不缺女人。

姜慈捏紧拳头敛了敛思绪后,直接走到那人面前冷冷地盯着他,“我哥在哪儿?”

姜慈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直到她开口出声,而且一副来砸场子的模样,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她身上。

这一看,众人都惊了一下,不为别人,只因姜慈的长相。

眼前的女人明明不施粉黛,但却天姿绝色,虽然看起来身体不太好的样子,但看过了形形色色的女人,这种罕见的病美人让人沦陷的更快。

许是跑的太急,她的额头和鼻梁上都出了汗,再加上绯红的脸颊和微喘的样子,让在场本来就兴致高昂的男人更加有些心痒难耐。

其中有一个还直接上了手,他搂住姜慈的肩膀,一脸邪笑,“宝贝儿,哥哥在这儿呢,今天是秦少生日,你别任性。”

说着,那人朝今天的寿星笑道:“抱歉啊秦少,我家宝贝不懂事,我代她跟你道歉,今天先走一步,改天再请您喝酒。”

难得看到如此特别的女人,错过真是太可惜了。

那人搂着姜慈的肩膀想要离开,一切发生的太快,姜慈刚要发作,一个酒杯突然甩过来直接砸在了搂着姜慈的男人身上。

“你家宝贝儿?你确定?”

秦准的脸上还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但他的声音却比这秋天的雨夜还要寒冷。

男人转身看向了秦准,眼底闪过一丝惧意,任谁被喜怒无常的秦家小霸王甩了一个酒杯过来都会害怕。

“秦少,你这……”

秦准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可他从来没有因为哪个女人动过怒,这次突然发火,让人不禁怀疑这个闯进来的女人对于秦准来说是不是特殊的存在。

可秦准不是喜欢黑长直清纯校花类型的女人吗?怎么会对这个染着栗色大波浪的女人感兴趣?

仔细一看,这个女人眼尾也有一刻泪痣,这倒是复合秦准的审美。

“我……”原先想要带走姜慈的男人吓得不轻,刚刚他也是喝多了才会大胆到想从秦准的包间带走人,这会儿冷静下来,他身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给你三秒时间从这里滚出去!”

刚刚明明还是一片欢声笑语,这人还在给秦准庆祝生日,这一秒就跟一条狗似的,毫无尊严毫无下限地倒在地上,滚了出去。

周围人仿佛习以为常,任谁被这么侮辱都会生气,可在秦准面前,没人敢生气。

姜慈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而此时,秦准的视线终于落在了姜慈身上,五年没见,这女人的祸水体质还是没有变,即便是素颜也能引来其他男人的觊觎。

“哟,这不是出国镀金的姜家大小姐吗?回来了啊!”

明知故问!

姜慈没心思跟秦准扯一些有的没的,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哥在哪儿?”

秦准哼笑了一声,靠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修长的指尖疏懒的勾着身边的女人递给他的高脚杯,凌厉的眸子从酒杯缓缓地移到了姜慈身上。

“今天是我生日,姜大小姐连一句生日祝福都没有,可真是令我伤心啊,好歹我们曾经……”

听到“我们曾经”四个字,姜慈的心突然狂跳了一下,她紧攥着拳头,生怕被秦准揭开她自以为快要痊愈的伤痕。

下一秒就见秦准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好歹我们曾经是校友啊!”

校友……

姜慈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可心脏的位置却疼了一下,她面无表情道:“祝秦先生生日快乐的人很多,也不差我这一个,还望秦先生放了我哥!”

秦准的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但很快他又笑了起来,“姜小姐这话怎么好像是我抓了你哥似的,今天我生日,我不过是请你哥过来玩玩而已!”

“那我哥在哪儿?”

秦准继续摇着手中的高脚杯,“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让你见你哥怎么样?”

姜慈静默了片刻,几天没睡好觉,再加上淋了雨,她只觉得头重脚轻,有些发烧了。可她一句话都没说,走过去接过秦准手中的酒杯就一饮而尽,“现在可以让我见我哥哥了吗?”

秦准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姜慈的服软好看多少,反而在看到姜慈喝酒的那一瞬间更是阴沉了几分。

“姜小姐果然是爽快人,来啊,把姜少爷请出来。”

下一秒,几个女人推搡着姜游来到了大厅。

姜游身上穿的是一件艳红的连衣短裙,说是连衣短裙,但上身只被两个布条缠着,该遮的地方都没遮住。

而下身则堪堪地遮住了重要的部位,其他地方都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他的头上戴的是一款绿色的假长发,俊脸上画着夸张的浓妆,脚上穿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

高跟鞋很小,他只能用脚尖穿,脚都已经磨破了,他努力稳住身形的样子看起来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姜家大少姜游是人人眼中的天之骄子,聪明睿智,沉稳善良,也是姜慈心中最好的哥哥。

可偏偏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却因为一场车祸变得痴傻,还被人这样侮辱。

姜慈瞠目欲裂,怒火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

 


“哥……”

姜慈想冲到姜游面前,可被那几个女人挡住了去路。

这时,一个女人来到了姜慈面前,时隔五年姜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嘲讽又得意地看着她的女人。

苏依柳,当年秦准粉丝后援会的会长,因为爱而不得对她恨之入骨。

姜慈冷冷地盯着苏依柳,“让开!”

“这不是姜慈嘛,五年没见,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没给姜慈说话的机会,苏依柳邪笑着朝穿着女装的姜游瞥了一眼,“你不觉得你那个傻子哥哥穿这套衣服很适合吗?他长得那么高,为了他这套衣服,我可费了不少劲儿。”

说着,苏依柳走到了姜游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往前拉了拉,“姜大少爷,今天是秦少的生日,你不是给秦少准备了一个性感的舞蹈吗?来来来,跳给大家看啊!”

秦准看到姜游的女装扮相时,好看的眉心一蹙,幽暗的眸子冷冷地睨了苏依柳一眼。

苏依柳知道秦准恨姜家人,她故意让姜游穿女装侮辱姜游就是为了讨好秦准,所以一脸讨好得意地看向了秦准,却被姜游那一眼看的心惊胆战。

怎么回事儿,秦准不高兴吗?

苏依柳再看过去的时候,秦准又恢复到了那副慵懒的样子,好像刚刚那摄人的一眼是她的错觉。

“姜大少爷,你倒是跳啊!”

“小慈……小慈……我要小慈……”

姜游一直看着姜慈,眼里布满了委屈。

“真的要去小慈身边吗?”

苏依柳突然将一桶冰块倒在了地上。

意识到苏依柳想要做什么,姜慈脸色大变,立刻吼了一声,“苏依柳,你敢!”

苏依柳嘲讽地看了姜慈一眼,随后朝姜游笑道:“只要你从这些冰块上爬过去,就能到小慈身边了!”

“真的吗?”

“当然是的了!我何时骗过你?你看我说过小慈会来找你,她这不就来了吗?”

姜游想了想之后,缓缓地朝冰块爬了下去。

姜慈脸色铁青,苏依柳分明就是想当着她的面儿侮辱姜游,姜慈气的眼睛都红了,可她被人拦着根本就过不去。

“哥!不准你爬……起来,给我起来!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

姜游听到姜慈的话后愣了愣,他刚要起来,苏依柳却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姜游一米八八的身材穿着小很多的高跟鞋本来就不稳,这一推他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冰块太滑,他越是想起身就越是起不来。

那副狼狈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好笑。

周围瞬间就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而苏依柳还不肯放过姜游,她俯下身体托起了姜游的下巴,一边感叹一边侮辱道:“啧啧……姜大少这长相就算是化了这么丑的妆还是那么帅,你现在脑子有毛病,可这身材真是一顶一的好,你说要是把你送到夜宴,光凭你这身材和长相,应该能赚不少钱。!”

“够了!”

秦准刚开口,就看到姜慈发了疯一般推开拦着她的人,抄起桌上的一瓶红酒狠狠地砸在了苏依柳的脑袋上。

“啊……”

随着一声惨叫,苏依柳捂着脑袋直接倒在了地上。

谁也没想到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姜慈会突然打人,原本嘲笑的人都惊呆了。

姜慈手里还拿着碎了一半的酒瓶,而她的衣服和手上都有红色的液体。

包间里的灯光昏暗,看不清楚那红色的液体是红酒还是碎了的酒瓶划破了姜慈的手而渗出来的鲜血。

“姜慈……”

秦准喊了她一声,可姜慈像是没听到秦准的声音,她冷冷地看着围在姜游身边的那些女人,将手中的酒瓶对准了那些人,“都给我滚开,谁要是再敢拦一下,我就用这个酒瓶捅穿谁的肚子!”

看到姜慈阴狠的样子,谁也不敢惹她。

她连苏家大小姐苏依柳都能打,更何况是其他人。

那些女人吓得让开之后,姜慈终于来到了姜游面前,她快速将自己身上的风衣脱下来披在了姜游身上,可姜游一米九的身高,姜慈的风衣只能看看遮得住他的前面,却遮不住后面……

姜慈红着眼将姜游扶了起来,“哥,我带你回家!”

“小慈,你来了啊,哥哥穿这衣服好看吗?她们说我穿了这件衣服,你会开心的。”

姜慈看着姜游傻乎乎的笑容,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不开心,也不喜欢哥哥穿成这个样子!”

看到姜慈流泪,姜游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小慈不要难过,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穿了!”

“嗯,我们走……”

姜慈没有再看秦准一眼,也没理会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苏依柳,拉起姜游的手就要离开。

“姜慈……你……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报警抓你,我要让你牢底坐穿!”

可姜慈和姜游还没走几步,前路就被人挡住了。

“姜小姐大闹我生日宴会还打伤了我的客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好像不太好吧?”

秦准的话似在调侃但声音相当的冷,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姜慈转头冷冷地看向了秦准,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就这么走了确实不合适!”

秦准幽暗的眸子紧紧地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姜慈,情绪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哦?那姜小姐打算……”

秦准的话还没说完,姜慈就拿起桌子上还没来得及点蜡烛的蛋糕砸向了秦准的俊脸。

只要一想到她哥所受的一切都是秦准搞的鬼,她就恨不得和秦准同归于尽。

而原本闹哄哄的包间在此刻瞬间安静,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生日快乐啊秦少,蛋糕你慢慢吃,我们兄妹就不碍你们的眼了!”

说完,姜慈潇洒地转身离开,没有再看狼狈的秦准。

可姜慈和姜游还没走出包间,几个保镖就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控制了姜慈。

秦准身边的两个女人看到他满脸的奶油,立刻拿着纸巾想给他擦干净,却被秦准狠狠地推开,“都给我滚开!”

秦准来到了姜慈面前,姜慈的脸色比刚刚来包间的时候更差了,但她的表情还是那么冷,眼睛里也充满了恨。

秦准抬手捏住了姜慈的下巴,“好大的胆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姜慈冷笑了一声,看着秦准的时候像是在看一个仇人,“有本事你就找人弄死我,否则,我哥今日所受之辱,他日我一定会讨回来!”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讨!带走!”

姜慈被保镖架出门的时候,听到姜游闹了起来。

“小慈……你们放开我妹妹………你们都是坏人……小慈……”

然后嘭的一声,被秦准的保镖放倒在了地上。

“哥……”


“这是哪里?你们放我出去!”

姜慈被人带到了一个别墅,那些人将她扔到房间之后就离开了,仍凭她再怎么喊都没有回应,房门也被锁了起来。

想到姜游,姜慈又心痛又担心,还有浓浓的后悔。

刚刚她不该那么冲动得罪秦准,她怎么样无所谓,可哥哥是无辜的。

秦准那个人睚眦必报,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哥哥?

越想姜慈就越害怕,拼了命地敲打着门,“来人啊,我要见秦准!”

头晕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喝了那杯酒的缘故还是发烧的缘故,总之相当难受。

可姜慈知道她不能倒下去。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秦准携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他冷漠地看了眼瘫坐在地上的姜慈,眉心微蹙声音却冷的冻人,“听说你要见我?”

他应该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衣服也已经换过了。

姜慈口干舌燥,头晕眼花,但看到秦准进来,她激动的一下子起身……

可因为起的太猛再加上头晕,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去,最后还是拉着秦准的胳膊才勉强站稳,“我……我哥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姜慈的脸色惨白吓人,秦准看了眼她又将视线放在了她拉着他胳膊的手,随即冷冷地甩开了她,“你搞砸了我的生日宴会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糊了我一脸蛋糕,你觉得我会怎么对付你哥?”

姜慈知道秦准的手段,得罪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

此刻的她已经顾不上面子里子,也顾不上什么尊严,她又急急地抓住了秦准,“我知道错了,你想怎么对付我都行,但请你放了我哥!”

“错?”秦准冷笑了一声,“原来姜大小姐也知道错啊,我还以为你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错’这个字呢!”

姜慈出国的这五年,秦准每天都盼着姜慈回来,只要她说一声“她错了,她没欺骗过他的感情,不该说那么残忍的话”,他会不顾一切地重新爱她,把她捧成手心的小公主。

如今终于听到了这句话,他丝毫没有开心,心中的怒火反而燃烧的更旺!

姜慈心里担心姜游,见秦准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坚定道:“你今天抓我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我手里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吗?只要你放了我哥,发誓从今以后不再为难我跟我哥哥,我就把盛大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给你!”

盛大原本是姜家的公司,姜家出事后,盛大被秦准收购了。

除了姜慈手里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已经牢牢地掌握在了秦准手里。

姜慈一直没舍得动那些股权也没有卖给秦准都是为了姜游,也以为秦准今天搞这么一出是为了股权!

秦准被气笑了,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姜慈,嘴角满是嘲讽,“姜小姐真是好大方啊,可惜啊……你手里那一丁点股权我还看不上。”

姜慈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是啊,秦准已经有了百分之八十的股权,盛大所有的一切决策都要听他的,她那百分之二十能起个什么作用。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脑袋越来越重,姜慈紧绷的神经也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没等秦准说话,姜慈红着眼说道:“秦准,我知道你恨我,但是看在当年的情分上,你能不能放了我哥,别再去找他麻烦!”

以前的秦准最见不得姜慈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姜慈只要一红眼或者是稍微不舒服一点,秦准都紧张的要命。

可现在看到她这副样子,秦准心里只有气!

哥哥……哥哥……

她心里只有姜游!

“当年的情分?什么情分?是你欺骗我感情甩了我的情分?是你在机场说我恶心再也不想见到我的情分?还是……你这五年来没有一句道歉的情分?”

欺骗他感情?

明明是他……

“恨你?呵……恨你不就意味着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姜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不恨你,我就是单纯的不想让你好过!”

说着,秦准捏住了姜慈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向了自己。

四目相对,姜慈从秦准的眼睛里看到了狼狈的自己和他愤怒的表情。

下一秒,秦准突然邪笑了起来,“不过看在姜小姐这么求我的份儿上,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你虽然长得丑,各方面都不合我胃口,但我今晚没女伴,就只好用姜小姐来将就一下……”

秦准低头就朝姜慈的红唇吻了下去,可还没碰到姜慈的嘴唇,姜慈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支撑似的倒了下去。

秦准脸色大变一把搂住了她,“姜慈!姜慈……”

这才发现姜慈呼出的气很热,他伸手一摸,发现姜慈的额头烫的厉害。

秦准低咒了一声,急急忙忙地将姜慈抱到床上之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二十分钟后,满头大汗的史延川赶到了别墅。

“秦准……秦准,你在哪儿?”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秦准走出房间蹙眉道:“我在这儿,你小点声!”

见秦准的身体并无大碍,也不像是失控崩溃的样子,史延川着实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就指着秦准的鼻子骂了起来,“你急急忙忙叫我过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你知道我闯了多少个红灯吗?你……”

史延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准打断了,“我没事儿,你快来看看姜慈,她发烧了昏迷了!”

史延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是谁?”

“少废话,快点来看看她!”

史延川看到姜慈的时候,表情相当复杂,见秦准一脸担忧紧张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复杂了起来。

但史延川还是凭着自己强大的职业操守先帮姜慈看了病,然后蹙眉道:“烧的有点高,必须打退烧针才行!”

秦准知道姜慈最怕打针,但见她脸颊通红,迷迷糊糊的样子,只好同意,“打吧!”

史延川打针的时候,可能是有些疼,姜慈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还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嘤咛。

秦准愤怒地瞪了史延川一眼,“你下手的时候就不能轻点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