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苏晚卿陆瑾川

苏晚卿陆瑾川

苏晚卿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电话里说:“请问是苏晚卿小姐吗?是这样的,有一件事情您可能需要知道,请您不要激动……”苏晚卿抬眼,望见遥远天际处,有一抹金光,倏然而起。她那一线生机……正是在孟家!但见了这孟家的人之后,苏晚卿实在是失望,这一家子人坏的坏,蠢的蠢,她难以理解,那一线生机,究竟在何处?

主角:苏晚卿陆瑾川   更新:2022-09-10 10: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晚卿陆瑾川的其他类型小说《苏晚卿陆瑾川》,由网络作家“苏晚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电话里说:“请问是苏晚卿小姐吗?是这样的,有一件事情您可能需要知道,请您不要激动……”苏晚卿抬眼,望见遥远天际处,有一抹金光,倏然而起。她那一线生机……正是在孟家!但见了这孟家的人之后,苏晚卿实在是失望,这一家子人坏的坏,蠢的蠢,她难以理解,那一线生机,究竟在何处?

《苏晚卿陆瑾川》精彩片段

电话里说:“请问是苏晚卿小姐吗?是这样的,有一件事情您可能需要知道,请您不要激动……”

苏晚卿抬眼,望见遥远天际处,有一抹金光,倏然而起。

她那一线生机……正是在孟家!

但见了这孟家的人之后,苏晚卿实在是失望,这一家子人坏的坏,蠢的蠢,她难以理解,那一线生机,究竟在何处?

次日一早,孟家人准备用早餐,却久久不见苏晚卿的身影,林夕和孟正成的脸色都逐渐难看。

“姐姐应该是在乡下待惯了,我去叫她起床吧。”孟婉玉很是通情达理的说。

孟正成抬手,“罢了,乡下人不注重生活品质,我们自己吃吧。”

“我以后会多提醒姐姐,让她改掉这些乡下人的坏习惯。”孟婉玉一边给孟正成盛粥,一边说。

说着说着,那盛粥的手不动了,且目光呆愣的看着门口。

林夕和孟正成见她一脸呆滞,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只见孟凝一身休闲装,此时正在门口换鞋,看这样子,像是晨练了回来……

几人只觉得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倒是苏晚卿礼貌的朝几人道了个早,而后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

“晚卿,你爸爸已经给你办好入学手续了,你今日和婉儿一起去学校,婉儿今年读大二,比你早入学一年,你有不懂的可以请教她。”还是林夕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苏晚卿听着,也知道林夕和孟正成必然是没查过她的资料,才会让她去读大一……

虽然她读完高二就辍学了,但……

也罢,她朝林夕点了点头,“嗯,其他事情你们都看着安排就行。”

越早安排越好……她想快点找到那一丝机遇,早日改变命格,多活几年。

“还有一事未与你说……”喝下一口豆浆的孟正成目光沉重的盯着苏晚卿,“你母亲当时怀着你时,与陆家订了一桩娃娃亲,既然如今你回来了,这桩婚约该是你的还是你的。”

苏晚卿皱眉,下意识的问“这陆家很穷?”

“姐姐,在帝都,无论是钱财势力还是人脉,陆家都是当之无二的首家豪门。”孟婉玉连忙说道,“而且呀,和你订了娃娃亲的陆三爷,还是陆家的掌舵人呢!”

“哦?”苏晚卿满脸不解,“这么好的夫婿,你为何放着不要?就算我如今回来了,你也顶着孟家小姐的头衔活了这么些年,这婚约不也该是你的么?”

“我……”孟婉玉小脸一红,娇羞道,“姐姐不知,我已经有了心上人,正愁这桩婚约呢,如今姐姐回来了正好。”

“我猜那陆家的掌舵人要么奇丑无比,要么身有残疾。”苏晚卿慢条斯理的放下餐具,并未拒绝这门婚事,也没答应。

一顿早餐吃的孟家三个人各怀心思,直到苏晚卿跟着孟婉玉去了学校,林夕和孟正成还是一脸纠结。

“老孟,这女儿……真的出乎我所料。”林夕满腹心思。

孟正成自然知道她指的什么,思绪片刻才回道,“她确实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比婉儿还要出色很多,嫁给陆三爷确实可惜了,以她的条件,若是加以培养,定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若是陆三爷还是之前的状况就好了,亲生女儿能嫁给他,我们孟家也能跟着一飞冲天,现如今,陆三爷倒了,陆崇是最有希望的,如今婉儿能拿下陆崇,而我们……将两个女儿都嫁进陆家,孟家的未来,不愁啊!”

第5章 她真是个村姑就好了

另一边,苏晚卿和孟婉玉一同来到学校,马上就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那是大一新生?好美啊!”

“嗯?她怎么和孟婉玉一起来学校?该不会是孟家那个真千金吧?”

“怎么可能?我听说孟家那个真千金自小在山村长大的,是个村姑!绝不可能拥有这等美貌!”

“可能是隔壁影视学院的吧?好想去问问她什么时候出道,我要做她的头号粉丝!”

苏晚卿对于别人的注视向来是习以为常,倒是一旁的孟婉玉脸色大变。

她从出生起便注定了这一生都是旁人眼中的焦点,可现在她站在苏晚卿旁边,却是这么黯淡无光,不行,她绝不能让别人知道苏晚卿就是孟家那个真千金!

若被大家知道苏晚卿不仅不是一个村姑,而且还如此肤白貌美,她的地位一定会一落千丈,她甚至已经想象到她和苏晚卿站在一起,旁人都道苏晚卿是真凤凰,而她是一只山鸡的场景了……

“姐姐,我还约了朋友,你自己去教务处报道吧!”想到这里的孟婉玉恨不得马上从苏晚卿身旁离开。



苏晚卿淡淡掠了一眼孟婉玉的眉宇,友情提示,“我自己会搞定,但是你今天运势似乎不太好,要……”

“够了!”孟婉玉脸色大变,“苏晚卿!你不要再呈口舌之快了!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是不是有病啊!”

孟婉玉甩完脸子就想转身就走,不料和人撞了个正着,而那人手中恰巧拿了一杯豆浆,泼了孟婉玉一身。

孟婉玉气急,正要撒气!

抬头正欲骂人,结果对面是林家的千金,林家在帝都的地位仅次于陆家,而这林弯弯又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这一下,孟婉玉不仅不敢撒气,还得耐着性子道歉,“不好意思,我着急赶路,打翻了你的豆浆。”

等她狼狈的回到班级时,朋友们都簇拥了上来,关怜的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还不是我那个姐姐……她从小在山村长大,沾惹了一些不好的习惯,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诅咒我。”孟婉玉眼眶通红,委屈至极。

几个朋友连忙安慰她,“那村姑居然还诅咒你?婉玉你别怕!待会邱灵到了,我们一起去会会那个村姑,让她以后在你面前小心着点!”

“她也得知道,即便她回了孟家又怎样?她始终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你才是那个真名媛。”

朋友们这么一说,孟婉玉就更着急了,如果苏晚卿真的是个村姑就好了……那她的烦恼都将烟消云散。

而且!她虽然很想给苏晚卿点教训,但她又不想让自己的朋友们看到苏晚卿!

如果被大家知道苏晚卿那么好看,是不是在名媛圈中也无她的立足之地了……

但就像苏晚卿说的,孟婉玉今日的运势不好。

她从小巴结的邱灵,在教学楼下了偶遇了苏晚卿。

当时苏晚卿正在找教务处,刚好邱灵路过,她便询问邱灵,“同学,请问教务处怎么走”

邱灵回头,直接就沦陷在了苏晚卿的美貌中,大脑一片空白,小脸刷的一下通红,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你好美啊……”

苏晚卿礼貌微笑,“你也很美,我想问问,教务处怎么走?”

邱灵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一个女孩子竟然看另外一个女孩子看出了神,当时便觉得这简直是社死现场,只想看看地上有没有缝隙,好让她钻一钻。

直到苏晚卿再次询问教务处怎么走,邱灵才后知后觉的给她指路,“前面那栋就是,三楼电梯出来右转第一间。”

“谢啦!”苏晚卿道陆后欲要离开,却被邱灵拦住,“你是我们学校的新生?”

邱灵内心: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我好想和她做朋友啊啊啊啊!

苏晚卿点头,“嗯啊,我今天过来报道。”

“太好了!我正读大二,以后你就管我叫学姐!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邱灵两眼放光的看着苏晚卿,只觉得身心愉快。

苏晚卿被逗乐了,邱灵比她矮一截,便友好的伸手轻揉邱灵的头,轻声道,“谢谢学姐的热情,我叫苏晚卿,谢谢你这么热情,相逢便是缘,免费送你一卦,提醒你哥哥明天出门避开桥梁喔。”

邱灵愣住。

神婆?

这么好看的女孩子竟然是个神婆?

慢着,苏晚卿怎么知道她有个哥哥?

她还想抓着苏晚卿继续问,苏晚卿已经挥挥手走远了。

邱灵带着满腔的疑惑回到教室,恰巧看到一堆人围在孟婉玉旁边安慰,便也凑了过去。

“婉玉,你那个村姑姐姐是不是脸上还带着高原红啊?”

“对啊对啊,她的手和脚是不是都很粗糙?”

“她会吃西餐吗?会不会英文?”

“她是不是又高又壮像个常年干农活的妇女啊?”

“婉玉,你那个村姑姐姐上过学没有啊?听说她养父母都死了,她不会连小学都没上过吧?”

孟婉玉耳朵听着,心里却是崩溃着,因为大家讲的那些,没有一桩是对的,而且恰恰相反!苏晚卿美的天妒人嫉!完美的让她自行惭愧!


但面对大家的疑问,她当然不会告诉大家苏晚卿美若天仙,只是含糊其辞,“没有,不是的,你们不要这么说……我姐姐她其它都还好,就是可能是从小在山村长大,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我也不敢说她,怕别人说我欺负她。”

“我决定要去看看你那个神婆姐姐!”

一言起,众人追。

“对!婉玉,你告诉我们你姐姐在哪个班?我们瞧瞧那个村姑去!”

“你放心,我们不真的欺负她,就是去看看。”

十来个女孩子嘻嘻囔囔的,闹着要去看神婆,看村姑,孟婉玉确实苦不堪言,这个风头,她真的不想出!她也……出不了,要是真的让她们见了苏晚卿,到时候她孟婉玉才是那个笑话!

“哎呀,上课了啦!你们别闹了!”孟婉玉看了眼时间,满脸无奈,“吴教授的微积分课,你们确定要错过?”

女孩子们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先上课,下课再去找人。

而此时,她们议论的主人公,苏晚卿已经办完入学手续,跟着辅导员进了教室。

她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原本闹哄哄的教室一片死寂。

“哇哦。”

后排有个女生两眼放光的看着苏晚卿,夸张的出声。

苏晚卿被逗得一笑,这一笑,马上又引起了一片吸气声。

“马上上课了,你们不看书都在看什么?”辅导员无奈。

众人齐声答,“看美人!”

辅导员无语凝噎,见上课老师还没来,便打算介绍一下苏晚卿,“上课之前给大家介绍一个报道比较迟的新生——苏晚卿。”

苏晚卿微微点头,礼貌微笑示好,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身躯猛地一僵!目光快速的扫视了一眼坐在第二排的某个男生,又不着痕迹的收回。

辅导员让苏晚卿自己找座位,便走掉了。

辅导员一走,教室再次陷入沸腾之中,都在争先恐后着让苏晚卿坐自己旁边的座位。

“苏美人,坐这!坐这!”

“赶紧上论坛发帖,咱们金融系就此发达!校花要换人了!”

而苏晚卿,目光坚定,直接走向了第二排的某个位置。

“同学,这里有人吗?”

她刚才注意到,这个男生不同寻常……

他身上竟然有几缕发黑的紫气。

从古至今,紫气都是祥瑞的象征,与真龙之气相伴相随。

但,这男生的紫气又不同寻常,不是他自己身上的,而是他从其他人身上沾染而来的,再看这紫气又不纯粹,那身带紫气的人如今处境必定艰难。

苏晚卿思量片刻,又打量了一下那个男同学,直接问,“你家里可是有人重病或遇难?”

凌弋:???

第7章 神棍?想骗钱?

凌弋表面淡定,内心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这个女生是怎么知道他家里有人重病的?

神棍吗?

还是想骗钱?

凌弋没有作答,悄悄的往里边挪了挪。

苏晚卿见他不搭理自己,只道凌弋是不相信自己说的,便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你生在富贵人家,父母恩爱,嗯?你还有个姐姐。”

“我没有姐姐。”凌弋搭话了,因为他实在停不下去苏晚卿的乱言乱语了,他是家中独子,除非他父亲在外有私生女,但是以他父亲对母亲的忠诚度,这事会发生的概率几乎为0。



夏末,雷雨交加。

帝都,段家别墅内。

苏晚卿坐在黑暗的客厅中,看着掌心的药,心底苦涩蔓延。

她缓缓抬眸,看向墙上婚纱照中被自己挽着的男人。

陆瑾川,她结婚三年的丈夫,也是她从小就喜欢的人,如今是帝都外交院的外交官。

两人青梅竹马,可他对自己,似乎从来都只是友情……

苦涩溢了满腔,苏晚卿回过神,就着冰冷的水将药片咽下。

刚收好药,门口倏地传来声响。

紧接着,房门被推开,灯光骤亮。

苏晚卿抬头,就对上陆瑾川深邃的双眸,鼻尖瞬间泛酸。

她刚想开口说自己生病的事,转眸却瞥见他衣领上一抹刺眼的艳红!

刹那间,所有话被堵回了喉咙。

苏晚卿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指甲都嵌进了掌心也无知无觉。

她一直以来最害怕发生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看着走近的陆瑾川,苏晚卿用尽力气才压抑住心底不断翻涌的情绪。

她嗓音微哑:“司屿,还记得我们婚前说的话吗?”

陆瑾川脚步微顿:“嗯。”

他们的婚姻本就是为了应付双方父母,所以结婚那天便约定,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他们就离婚,成全彼此的幸福。

苏晚卿深吸了口气,佯装着轻松的语气开口:“我们离婚吧,我……遇到喜欢的人了。”

陆瑾川微不可查的蹙了下眉:“我认识吗?”

苏晚卿垂眸避开他的视线,喉咙干涩发痛:“不认识。但他很好,和他在一起我很安心。”

听到这句,陆瑾川像是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一样。”

哪怕早有预料,可听他亲口说出,苏晚卿心口还是猛地刺痛。

她忍下疼,故作惊讶地抬眸:“你也有喜欢的人了?”

陆瑾川颔首,唇角竟露出一抹少见的温柔:“嗯,她也很好。天真活泼,善良可爱。”

瞧着他的笑颜,苏晚卿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连呼吸都停滞。

耳边却又听陆瑾川说:“你也见过,是雪琳。”

一瞬间,苏晚卿狠狠怔住,眸底满是不可置信。

顾雪琳,陆瑾川的新助理。

他们认识还不足月,竟这么快就在一起了?

陆瑾川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声音清冷淡漠:“等过了中秋,就去离婚办事处离婚吧。”

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悲恸将苏晚卿包裹。

她张了张嘴,缓了半天才哑声开口:“这么急吗?”

陆瑾川看向她,目光中的温柔却不是予她的。

“等待很苦,我不想她等。”

说这话时,陆瑾川的眼里满是温柔,却没有半点是给她的。

苏晚卿眼帘微颤,她生生咽下喉间涩意,轻声应:“好。”

陆瑾川得到回答,没再停留,抬步便走回房间。



关门声传来,苏晚卿才终于卸下伪装,双膝一软重重摔坐在沙发上。

屋外雨声淅沥,她内心只剩下一片荒凉。

入夜,暴雨越下越大。

苏晚卿走进卧室时,陆瑾川已经入睡。

她轻手轻脚走上前,贪恋的目光描绘着他的轮廓,眼眶一红,视线渐渐模糊。

半晌,苏晚卿屏住呼吸,俯身轻吻了他的唇角。

与此同时,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无声滑落。

“司屿,我得了胃癌,只剩两个月时间了……”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苏晚卿正在厨房做早饭。

突然,一滴鲜红的血滴落下来,砸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苏晚卿心头一紧,扯了纸巾慌忙躲回房间。

刚打开药瓶,房门却被敲响。

陆瑾川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汐汐,今天你生日,想吃什么?”

苏晚卿想回答,可胃部阵阵涌来的绞痛让她开不了口。

浑身冷汗直冒,她背靠着门,身子无力的缓缓滑坐在地,蜷缩成一团。

疼痛间,苏晚卿脑袋更加清醒。

陆瑾川就是这样的人,十年来,他们两人相敬如宾,没吵过架,更没红过脸。

他哪里都好,可唯独,就是不爱她……

苏晚卿咬着牙将痛哼咽下,仰头将眼泪收回,压下心底酸涩。

“今天中秋,我想吃宋记家的月饼。”

“好。”陆瑾川应了声,而后抬步离去。

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远,苏晚卿也回过神,将手中的药吃下。

随着药效发作,她缓缓起身,拉开了衣柜,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尽数收起放进了行李箱。

可收拾到最后,苏晚卿才发现。

结婚三年,这个家里属于她的东西竟少的可怜,连一个行李箱都装不满。

苏晚卿唇角露出一抹苦笑,或许,这里注定不是她的家,如今也该离开……

走出房间时,家里已经没有陆瑾川的身影了。

想起他刚刚的话,苏晚卿定了一个蛋糕,便坐在客厅里等着人回来。

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白天化作了黑夜,钟表划过晚上十二点……

那扇门始终都没再被打开。

苏晚卿垂眸看着眼前的蛋糕,眸底的悲伤泛滥。

中秋,团圆之日,自己的生日,终究还是要一个人度过了!

良久,苏晚卿将蛋糕拆开,点燃蜡烛,闭着眼双手合十:“最后一个生日愿望,我希望司屿能得偿所愿,一生平安喜乐,健康无忧。”

睁开眼,将蜡烛吹灭。

烛光暗下,屋内重新沉入一片黑暗。

不知是怎么睡过去的,第二天一早,苏晚卿被同事的电话吵醒。



对方说家里临时有事,希望她可以帮忙顶班。

苏晚卿不想一个人呆着,便答应下来。

作为婚礼策划师,她刚到公司没多久,便接待了一对新人。

谈论婚礼事宜时,新娘有些疑惑:“重小姐为什么会想到做这个工作呢?”

苏晚卿一愣,随即扬起抹汐笑:“其实会做这份工作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看到别人幸福,自己也会开心。”

新娘与新郎相视一笑,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叹惋:“但事实上结婚不代表幸福,相爱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若是不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每一秒都是煎熬。”

苏晚卿一怔,不由得想到了陆瑾川。

是不是对他来说,他们的婚姻……也是煎熬?

思及此,她心底猛地一疼。

下班之后,苏晚卿心不在焉地走出公司。

刚出大门,就看到路边停着的那辆保时捷,以及靠在车旁,像是等了她许久的陆瑾川。

在苏晚卿回过神前,她脚步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

陆瑾川见到她,站直了身子,眼中带着些许歉疚:“抱歉,昨晚雪琳发了高烧,我必须守着。”

听到这个理由,苏晚卿无声地攥了攥手。

她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轻点头。

陆瑾川见状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礼盒:“这个你之前说喜欢,我找了代购。”

“汐汐,生日快乐。”

苏晚卿接过,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心里却在滴血。

眼前公仔的颜色鲜红,和离婚证一模一样!

两人回到别墅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走进玄关,苏晚卿弯下腰刚想要换鞋,却蓦地一阵头晕,整个人朝地上栽倒而去。

“苏晚卿!”陆瑾川眼疾手快地将人揽住。

呼吸间充斥着属于他的气息,苏晚卿缓了好一会儿,眼前才清明起来。

正要开口,抬眸却见陆瑾川眼里的愕然。

她心中骤然缩紧,抬手一摸,只触到满手的血!

紧接着,就听陆瑾川的问询在旁响起:“怎么回事?”

“可能……低血糖吧。”苏晚卿眼神闪躲,含糊着回答。

“低血糖?”陆瑾川不信,还要追问。

苏晚卿离开他的怀抱,强扯出一抹淡笑打断他:“司屿,我想吃你做的虾仁滑蛋,好吗?”

陆瑾川顿了下,终是抬步走向厨房。

见他离开,苏晚卿迅速去到卫生间,倒出一把药生生干咽下去。

药效发作。

等疼痛一点点抽离身体,苏晚卿将脸上血污洗去,才重新回到客厅。

看着厨房里陆瑾川忙碌的背影,她鬼使神差的走上前抱住了他腰身。

陆瑾川身形一顿,随即拉开她的手:“头还昏?”

他话语满是关心的,但眼中的闪避苏晚卿看得清楚。



喉间瞬间涌上一抹苦涩,她手慢慢落回身侧:“司屿,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有所改变吗?”

陆瑾川默了瞬,神色有些复杂:“我从不假设。”

苏晚卿眼睫一颤,什么话都说不出。

晚饭做好,两人隔着张桌子相对而坐,却是无言。

苏晚卿吃了口虾仁,率先打破沉寂:“司屿,我能要一个生日礼物吗?”

陆瑾川抬眸看她:“可以。”

苏晚卿咽了下喉咙,犹豫片刻:“当我一天的24孝男友,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说完,她有些紧张地看他。

见他眸色微变,怕他说出拒绝的话,苏晚卿抿了抿唇:“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们就过完年再离婚。”

话音落下,陆瑾川眸色一沉,沉默片刻:“仅此一次。”

苏晚卿松了口气,嘴里却在发苦。

第二天,苏晚卿拉着陆瑾川换上了情侣装,才出了门。

两人去了游乐园,坐了摩天轮,看了电影,还吃了烛光晚餐……

所有情侣夫妻该做的事,她都想要和陆瑾川做一遍。

可一天的时间过得太快,还什么都来不及做,便已入夜。

躺在床上,苏晚卿侧过身凝视着身边的男人:“司屿,用译制腔给我讲童话故事吧。”

她最爱的就是陆瑾川作为外交官与人沟通时的声音,让人迷恋沉醉。

陆瑾川怔愣了下,就又听苏晚卿问:“抱着我好不好?”

四目相对,陆瑾川沉默了瞬,还是一一照做。

徐徐的低沉男音中,时间匆匆划过。

夜深,陆瑾川的呼吸渐渐平稳。

苏晚卿睁开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让她喜欢了近二十年的男人。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上陆瑾川的脸,而后缓缓向下……

刚移至锁骨,她的手突然被攥住,耳边传来陆瑾川低沉的声音:“别乱动。”

然而苏晚卿却凑得更近。

她勾起抹笑:“最后再满足我一次。”

陆瑾川拦不住她的动作,被折腾地浑身冒火。

理智被燃灭,他握住她的腰,直接封住她的唇。

……

翌日,两人吃过早饭,就去了离婚办事处。

出来时,天空乌云密布,细雨连绵,浇在身上冰凉一片。

苏晚卿的掌心,却被紧攥着的离婚证烫的发抖。

她咬着唇忍下心底涩痛,拿出把伞递给陆瑾川:“下雨了,拿着吧。”

“不用。”陆瑾川望向几步外,“她来了。”

苏晚卿一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就见不远处,顾雪琳正举着雨伞,汐汐微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