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我的检察长

我的检察长

邢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审讯室里的空气并不好,季白看着我一言不发。我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纸杯,抿了一口纸杯里的咖啡,皱了一下眉,「这咖啡有够难喝的。」季白语气平淡,「委屈林小姐了。」我笑了笑,没有接话。看着墙上的钟表计算了一下时间,我被带到这里已经两个小时了。

主角:季白林染邢默   更新:2023-01-31 1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白林染邢默的其他类型小说《我的检察长》,由网络作家“邢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审讯室里的空气并不好,季白看着我一言不发。我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纸杯,抿了一口纸杯里的咖啡,皱了一下眉,「这咖啡有够难喝的。」季白语气平淡,「委屈林小姐了。」我笑了笑,没有接话。看着墙上的钟表计算了一下时间,我被带到这里已经两个小时了。

《我的检察长》精彩片段

我们快结婚的时候,邢默养了多年的人找上门来,说她怀孕了。

我果断退婚。

他明里暗里用尽手段逼我复合。

我看着坐在车里的他,拿出了后备箱里的高尔夫球杆,猛地砸向车玻璃——

「狗男人,你今天就死在我手里吧!」

审讯室里的空气并不好,季白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纸杯,抿了一口纸杯里的咖啡,皱了一下眉,「这咖啡有够难喝的。」

季白语气平淡,「委屈林小姐了。」

我笑了笑,没有接话。看着墙上的钟表计算了一下时间,我被带到这里已经两个小时了。

这两个小时里,季白什么都没有问我,只是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想从我身上找到突破口,来打乱邢默的步伐。

季白很聪明,他挑了邢默坐飞机的时间来传唤我,邢默现在正在天上,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知道情况来保我。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我的耐心渐渐耗尽。

季白双手抱在胸前,嘴唇微抿,眼角的泪痣在审讯室的光线下别有一番味道。我的视线停留在他的泪痣上,这颗泪痣真是为他这张足够蛊惑人心的脸锦上添花。

我想起之前王存说季家大少爷,放着万贯家财不继承,跑去做了检察官。

但是不得不说,检察官的制服穿在他身上很合适,充满了禁欲的味道。

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着关于他的传闻时,敲门声响起,进来的男人对着他说:「季检,邢默来了。」

我放下手中的纸杯,抬头看向他,唇角微微上扬,手指在桌子上习惯性地敲了三下。

季白淡淡地望向我的手。

「我可以走了吗?」

他点了点头。

在我起身的时候,还坐在椅子上一直沉默的季白终于开口:「林小姐,我们下次再见。」



听到这话,正要向外走的我顿了顿,他观察着我的动作,慢慢站起身给我开了门。

我笑着回道:「那也得看邢默同不同意了。」

走出审讯室,走廊上邢默脸色阴沉,身后跟着七八个西装革履的律师。

我看着邢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转身看向季白,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刑默生气了,季检察官觉得你承受得了这个后果吗?」

我向后退了一步,瞬间变回了骄纵的林小姐,转身飞奔进了邢默的怀里,他稳稳地接住我,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是宠溺。

邢默把我护在怀里,抬头看向季白的眼神狠戾,在两人的对视中,走廊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

「你先在这里等一下。」他摸了摸我的脸,试图安抚我。

邢默脸色阴暗,皮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清楚地昭示着他无法掩盖的怒火。

「邢先生真是珍爱林小姐啊,把全蓉城最好的律师全请来了。」

「季检察官,有些底线你不该踩。」

季白边看我边说:「我不踩怎么能让一向冷静的邢先生乱了阵脚呢?」

邢默微微侧身挡住了他的视线,「听说季老先生身体不好,你最近还是让他随身备着救心丸吧。」

我冷眼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在季白开口之前,我直接上前拽了拽邢默的袖口,委屈道:「我饿了。」

季白看着拉住邢默袖口的我,眼神突然暗了暗。

邢默转身看向我,捏了捏我的脸,拥着我往外走。

坐在车里,他捏了捏我的手,语气关切,「我家宝贝被吓到了吧。」

「这倒没有,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接我的。」

我确实没有被吓到。我只是觉得意外,估计邢默也没有料到我会被季白传唤,而且最让我觉得不自在的其实是季白在审讯室里盯着我一言不发的神情。

他解开衬衫上的一颗扣子,继续问我:「季白有没有为难你。」

我望着窗外,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他只是一直看着我,什么都没问。」

我想起季白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转头看向邢默,「对了,他说我们下次再见。」

邢默盯着我看了几秒,抿了抿唇,将我的头一按埋进他的颈窝间,手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我的头发,「放心,你们不会再见了。」

我没接话,在他颈间嗅了几下,他身上的气味总是让我感觉到安心,季白的神情渐渐从我的脑海里模糊。



从那天之后,邢默更加忙碌了。

季白把我关在审讯室里的那几个小时,彻底惹怒了邢默。整个蓉城的人都知道,邢默只有一个软肋,就是我。

他忙着打压季白,而我则忙着筹划我们的婚礼。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我收到一个包裹后被瞬间打破。

包裹里有一颗纽扣,和一个文件袋。

我上个月从法国回来的时候发现邢默有一件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不见了。

文件袋里装了几张照片,还有一个写着时间表的文件。

邢默被一个女人搀扶着进了君邦的顶楼套房,第二天早上才出来。

还有几张是在一个别墅前拍的,邢默跟她一起走进别墅,第三天才出来。

我知道那栋别墅是在英国,因为拍摄照片的日期跟他每两三个月去英国的时间重合。

我极力地想要控制我的怒火,把照片收进文件袋里,放到了卧室的抽屉里。

满腔的怒火找不到地方发泄,我去了已经很久没去过的赛车场。

开车是邢默手把手教我的,所以我的车技极好,从来都没有出过意外。后来胆子大了,我偷偷跑去开赛车,他在赛车场上抓到我的时候,第一次对我发了火。

当时他整个人处于暴怒状态,对我大吼:「你知不知道赛车很容易出意外?我教你开车不是为了让你跑去开赛车,拿你的命冒险的!」

我被他怒吼的样子吓哭了,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把我抱在怀里安抚我。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赛车场。

我在赛车场看到了王存,他看到我的时候皱着眉,「邢默知道你来这儿吗?」

我没有搭理他,走向他的车,在他要来拦住我的前一秒,我已经脚踩油门开了出去。

车速越快我的大脑就越清醒,邢默早上出门前亲我额头的那一幕在我眼前闪现。

我猛地急刹车,紧接着身体被惯性带着向前倾倒。

我下车看到王存手里拿着手机,不用猜就知道他要给邢默打电话,我走上前拿过他已经贴在耳边的手机,挂断了电话。

「你要是告诉邢默我来过这里,我就让你老婆知道你在城郊别墅里养了一个小明星。」我面色平静,但出口的话却阴狠无比。

他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有些愣住了。别说他了,我自己都没见过我这样。

我把手机递给他,转身就要走,他拉住了我的手腕。

「林染,出什么事了?」

我没有回答他,甩开了他的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