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携宝归来虐渣渣

携宝归来虐渣渣

爱吃肉的四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泠希的人生在一夕之间被改变!她在泠家生活了二十几年,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并非父母亲生!他们的亲生女儿不光鸠占鹊巢,还妄图将她送进地狱!五年后,泠希携宝归来,此行的目的非常简单,只为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复仇计划非常顺利,如果某位薄姓总裁不在身边纠缠简直完美!

主角:泠希,薄谌   更新:2022-07-15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泠希,薄谌 的女频言情小说《携宝归来虐渣渣》,由网络作家“爱吃肉的四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泠希的人生在一夕之间被改变!她在泠家生活了二十几年,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并非父母亲生!他们的亲生女儿不光鸠占鹊巢,还妄图将她送进地狱!五年后,泠希携宝归来,此行的目的非常简单,只为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复仇计划非常顺利,如果某位薄姓总裁不在身边纠缠简直完美!

《携宝归来虐渣渣》精彩片段

A城,帝豪酒店。

昏暗的酒店走廊里,一抹高挑纤细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闯入一间套房。

她顾不上整理衣服,浑身热得她头脑发懵。

“好热......”

她伸手在周围乱摸,直到一处冰凉的触感传来,立即贴了上去。

“滚下去。”黑暗中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

泠希只当没听见男人的抗拒。

床上的男人挣扎了几下,无奈被人算计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女人胡乱的轻薄。

该死!

男人墨黑的眼睛里迸发出怒火和杀意,长居上位者的他从没被这样对待过,当然也没人有胆子这样对他。

就在男人在脑海里设想了杀掉女人的一百种方式时,撕拉一声,他的上衣被撕了!

意识模糊的泠希此刻全凭借着本能在做。她按住乱动的男人,恶狠狠的威胁他,“再动我就让你变成太监!”

枕头下,男人墨黑的深色瞳孔迸发出要吃人的怒火来!

这女人!找死!

一夜疯狂。

清晨,泠希从梦中醒来,身体仿佛被碾压过似的疼。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琥珀色的眼眸,头顶耀目的水晶灯映入眼帘,浑身一震!

昨夜的记忆刹那间涌入脑海。

妈妈约她来酒店谈事,等她抵达包厢后没多久就进来了一个老男人!她意识到不对劲后从那儿逃出来,闯入了男人的房间,然后......

泠希僵硬地转过脸,一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映入眼底。

男人细长的脖颈上布满了红痕,还有身上......

天。

母胎单身二十年的泠希此刻心情极度得复杂。

她看了眼身旁的美男,一咬牙从包里抽出仅有的两百元大钞放到了桌上,“抱歉了,帅哥。以后有机会我再补偿你。”

泠希说完,胡乱地套上裙子溜出了包间,狂奔回家。

......

泠家门口。

泠希刚想开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母亲张婉玉的声音。

“泠希一晚没回来,看样子药是奏效了!老公,你可得多给那个老男人封口费,让他咬死了是泠希!知道吗?这件事一定要办妥,这样陆家就会放弃认泠希,我们的女儿才能安稳地做陆家的掌上明珠!”

轰!

泠希感觉到浑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看着母亲张婉玉那放松的神情,突然间想起,昨晚赴约前,张婉玉破天荒地给她做了鸡汤,让她补一补身体。

所以是她算计了自己!

“你真觉得陆家会因此放弃认泠希吗?要知道她才是陆家的亲生女儿,陆家万一认血缘,那咱们的子晴可怎么办?”父亲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你怕什么?咱们子晴那么优秀,年纪轻轻就是留洋海归双学位硕士!那泠希算个什么?初中辍学,英文更是一窍不通,没才艺,空有一副皮囊有什么用?现在她又被人给糟践了,陆家那样的高知家庭会看得上她吗?”

泠无为闻言松了口气,“你说的有道理,幸亏当初你下狠心把两个孩子换了,否则子晴跟着我们只有吃苦的份!现在子晴如此出色多亏了你!晚点你约上子晴,咱们一家人好好去庆祝一下!”

好恶毒的一家人!

泠希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她直接踹开门,走了进去。

“你们的心思也太恶毒了,亏我还一直把你们当我的亲生父母!”

张婉玉和泠无为听到声音看去,两人的神情瞬间变了变。

“泠希,你看看你一夜未归,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泠无为冷声开口道。

“呵呵,我什么样子?刚才我在门口听得清清楚楚,你和张婉玉是怎么算计我的,在鸡汤里给我下迷、药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让你们到牢里头庆祝啊?”

张婉玉见状立马掩面痛哭,“孩子啊,你说这话可伤死爸妈的心了!虽然你不是我们的亲女儿,我们也把你抚养这么大,怎么呢?”

“少在这里假惺惺了,从小到大,你们一直对我冷言冷语,动辄打骂,我还对你们百般体谅,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孩子!”

“还有,我初中因为打架,被关进去一周也是你们设计好的吧,就是为了让我声名狼藉!”

“泠希,事已至此,你好好地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不去认亲,那你还是我们的乖女儿,我们也不会少了你的吃穿。”张婉玉突然变了态度说道。

“呵,不可能!你们想让我受委屈,让你们的女儿享受豪门生活,想都不要想。我会让你们得到应有的报应,不会让你们逍遥法外的!”泠希说完就要离开。

张婉玉眯起眼睛,“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们了,老泠!”

泠希背后感觉到一股凉气,猛地回头,泠无为就挥舞着一根木棍狠狠朝她砸了过来!

咚的一声。

泠希倒在地上,她感觉到头上有热乎乎的东西在不停地往外冒,跟着她就看到了好多的血。

......

隔天下午,飞往J城的飞机上,男人紧紧捏着手里的两张百元大钞,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意。

两百块,那该死的女人把他当成了什么?

站在他身侧的助理不自觉得屏住呼吸,低头不敢去看他。

“找到了吗?”男人开口,声音冷彻入骨。

“回,回薄爷,她的家人报了失踪,警方在她房间里搜到了一封遗书,已经当作自杀处理了。”

男人眸底聚起浓浓的杀意,一字一顿道:“找!出!她!的!尸!体!鞭!尸!一!万!次!”

“是......!”

......

五年后,首都机场。

一道靓丽的身影穿梭在航站楼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女人和她怀里抱着的小孩身上。

路人发出一声声赞叹。

“我的天,那是明星吧?好漂亮!”

“何止啊!她怀里的小女孩精致得像个瓷娃娃哎!她们是姐妹吗?”


泠希怀里的小女孩头顶的小黄鸭帽子遮住了她的额头,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周围人,时不时地冲路人微笑,可爱又讨喜,只是女孩的脸相较于同龄人来说白得有些过分了。

相比女儿的好奇,泠希看着周遭熟悉的一切,只觉得阵阵发寒。

“妈妈,你怎么了?”小女孩突然抬头望着她,大眼里写满了关切。

泠希温柔地注视着女儿可爱但却略显苍白的脸,心隐隐发疼,“沫沫,妈妈没事,倒是你,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身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妈妈,沫沫一点都不......”难受,小女孩话没说完,就开始咳嗽了起来。

泠希心倏然一紧,忙摸向女儿额头,察觉到有一点发热,赶紧从包里掏出一颗药喂给她。

小女孩吃下药后,咳嗽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这一幕,全都被二楼贵宾室里的男人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看着女人精致地下半张脸以及那小女孩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样貌,周身瞬间升腾起一股杀意。

“通知机长,取消航班。”

一旁助理闻言警觉起来,“薄爷,怎么了?”

“五年前的那个女人,没有死。”薄谌盯着机场里那道黑色丽影,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夜的耻辱。

秦枫朝着男人目光望出去,落到女人身上时,心底涌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薄爷啊,这贵宾室距离女人所站的地方可有五百米啊,您是怎么看出来她是谁的啊?

尽管有疑惑,他也不敢斗胆问,毕竟五年前的事他也略知一二。

“是,我这就派人查。”

“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个小女孩。”

“是。”

......

泠希带着女儿来到A城一处顶级豪华小区。

小区里都是别墅,采用的是中式的建筑风格,每家都有单独的人工湖和绿地,夏天能避暑,冬天能保暖,世外桃源一般,很难让人想到出了小区大门就是A城最繁华的商业区。

这里是泠希三年前购置的房产,不过她用了女儿的名字,那个男人应该是查不到的。

之所以选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小区隔壁就是A城最有名的医院。

如果女儿有什么事,也可以立刻带她就医。

“沫沫喜欢这里吗?”泠希带着女儿来到家门口。

沫沫抬头看她,“妈妈,我还是喜欢晨岛的风景。妈妈,我想易叔叔和小白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晨岛啊?”

听女儿提到师父,泠希冰冷的表情也有了一丝松动。

五年前她被扔到荒山上,只剩一口气的她碰到了师父。师父将她带回晨岛治疗,教她各种技能。

如果不是女儿的病不能再拖下去,她也不会选择离开晨岛。

“沫沫,我们不是跟易叔叔约定好了,等你完成了手术,我们就回去吗?”她温柔的哄着女儿。

“好。”沫沫低下头小声的应道。

“乖。”泠希摸了摸女儿的头,撸起袖子开始收拾屋子。

沫沫趁着泠希忙碌时,走到角落掏出易叔叔留给她的手机,发了一串信息过去。

【易叔叔,我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我只想见爸爸一面,但我知道爸爸妈妈关系不好,我也不想让妈妈为我的事劳累,所以......我决定自己去见爸爸。】

她发送短信后,久久也没有收到回复。

易叔叔日理万机,大概也没时间回她了吧。

她收起手机,趁着泠希在忙,悄悄离开了家。

......

另一边,劳斯莱斯车里。

薄谌听着属下的汇报,表情转冷,“什么叫查不到那个小女孩的一切?”

汇报的手下赶紧解释,“有人刻意隐去了那小孩的信息,但按照您所说的年纪,那孩子多半是......”您的。

薄谌沉默片刻,脑海里浮现出机场里见过的那个小女孩,那张和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

“碰——”车子一个紧急刹车,司机慌张地回头,“对不起薄爷,有个东西突然冲出来,我没刹住车!撞,撞上了!”

薄谌半阖双眼,“把东西清理了。”

“是!”司机慌张地下车,待看到车前躺着的是一个小女娃时,吓得跪在地上。

“薄爷,不好了!我撞得是个人!是个小女孩!”

坐在男人右侧的秦枫皱起眉,“送去医院治疗,别耽搁了薄爷的行程。”

薄谌伸手拦住秦枫,拉开车门下了车。

听到被撞的是个小女孩时,他不自觉地就联想到了泠希身边的那个孩子。

秦枫震惊地望着他,想跟着一块下车,刚拉开车门,就被男人拉下了车,等他反应过来,男人已经驱车带着小女孩去医院了!

司机慌里慌张地看着秦枫,“薄爷回来会不会开除我啊?我看他好像很紧张那个小女孩......而且,那小孩长得和薄爷很像,会不会是?”

秦枫从未见过薄谌这么紧张的样子,伸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你回家收拾后事吧。”

毕竟撞了薄爷的千金,一百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

另一边,泠希终于收拾完,做好饭从厨房出来打算叫女儿吃饭,可一转身哪里还有女儿的影子?

她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看到女儿,急得赶紧脱下围裙冲出别墅,就看到小区门口围满了人。

她本能觉得心颤,走过去就听到人们在议论。

“天哪,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被车撞了。”

“是啊,你看那地上的小黄鸭帽子还沾了血,哎可怜啊!”

泠希看了眼那地上的帽子,瞳孔骤然缩紧,疯了一般地跑到保安室调取监控,看到沫沫从家里出来,一路朝小区外跑,结果被一辆劳斯莱斯撞倒。

可当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后,脑中轰然炸开。

经理在一旁说道:“这位可是个大人物,如果被撞的小女孩是您的孩子,我劝您还是私了吧。”

泠希冷静下来,对着经理道:“你们这电脑借我用用。”

“好。您用吧。”经理愣了下,虽然不知道泠希要做什么,但对方是尊贵的业主,他不敢拒绝。

泠希坐下,手指噼里啪啦地敲起了代码。

几秒后。

泠希就查到了那辆车的地址——就在隔壁的医院。

经理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这女人几秒钟的时间竟然就黑进了车辆管理系统,这是个......什么人物啊?


医院,vip高级病房。

七八个医生接连为病床上的小女孩诊治,一个个的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只因门外站着的男人他们得罪不起!

胸前沾满了血的薄谌站在病房外,面色冷沉。

拿着报告回来的秦枫看到他如此狼狈不由愣了下,这还是他们那个洁癖严重的薄爷吗?

“结果出来了?”薄谌回头看着秦枫。

“是!这小女孩确实是您的血脉。”

薄谌嗯了一声,并没有多意外。

就在刚刚小女孩抓着他的衣襟,迷迷糊糊地朝他喊出“爸爸”,他就已经确定了那是他的孩子。

“但是薄爷,小姐的身体似乎不太好。”

男人闻言一把抽过秦枫手里的报告单,墨色瞳仁浮现出一抹怒色,“肾衰竭?那该死的女人是怎么养的孩子?”

秦枫顶着巨大的压力解释道:“薄爷,这......是先天性的。”

男人不予理会,直接下令:“抓到那个女人,查查她的肾,另外在全国范围搜索与我女儿匹配的肾脏资源,尽快安排手术。”

饶是见惯了场面的秦枫闻言也不禁一怔。

“薄总,孩子醒了。”医生从病房里头出来,小心翼翼地看着男人。

薄谌一把推开医生走进去,就看到小女孩坐在病床上,怀里还抱着护士刚给的玩具小熊。

沫沫抬头望着冲进来的男人,大眼顿时亮了起来。

她张开手软软地朝着男人道:“爸爸,抱抱!”

这求抱抱的软萌模样,让一旁的秦枫看了都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天,他突然想生个女儿了!

薄谌想都没想,在女孩提出要抱抱时,长腿一迈,走过去就将她抱住。

沫沫顿时将小脸埋入男人怀里,嗅着他身上的薄荷清香,开心地笑出声音,“嘿嘿,沫沫终于见到爸爸了。”

薄谌低头看着小女孩,虽然很萌,但有件事他必须问清楚。

“你是不是对谁都喊爸爸?”

沫沫瞪大双眼望着他,仿佛他问了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当然不是了!我很早就见过爸爸的照片了!所以一眼就认出了爸爸!”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幸运,刚从家里出来就看到了爸爸!

一定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祷告,派天使把爸爸送到自己身边来了!

薄谌怀疑地看着她,“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这个嘛......”沫沫尴尬地笑了笑,她该如何跟爸爸解释,是因为妈妈手机里唯一的男性照片就是爸爸?

“嗯?”

“因为妈妈她喜欢你!每天晚上必须看着爸爸的照片才能睡着,时间一长,我就记住爸爸的样子了!”沫沫一本正经地道。

秦枫一听就觉得这是胡诌的。

可他怎么感觉薄爷信了呢?

薄谌对沫沫的话倒是没有一点存疑,毕竟五年前那女人的行为有多放肆。

沫沫发现自己的亲爸爸虽然话少了点,但人又帅又高,对她还很温柔。

这样的爸爸真的不像妈妈口中那个吃人的魔鬼!

她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爸爸,沫沫想求您一件事情可不可以呀?”

薄谌揉了揉她卷曲的长发,“嗯,说吧。”

“你可不可以对妈妈好一点呀?也不要派那些人抓妈妈了呀?妈妈她......她真的很喜欢你。”沫沫觉得自己有点编不下去了。

没想到男人却破天荒地嗯了一声。

秦枫在一旁瞪大眼睛,薄爷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还想要什么?爸爸一并答应你?”薄谌望着怀里小小一只的女儿,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

沫沫眼睛亮起,“真的吗?那沫沫想吃大白兔奶糖!”

“秦枫,去买糖。”薄谌直接下令。

“是......!”

“还要什么?”薄谌继续望着他乖巧可爱的女儿。

“唔,想喝水水!”沫沫再度提出要求。

“好,爸爸去给你倒。”

薄谌拿着水杯看了一圈,也没找到哪有接热水的地方。

一旁的护士赶紧走过来:“您往里面走有单独的休息室,里面有热水的!要不还是我帮您去倒吧?”

护士说着伸手去接他手里的水杯,故意倾斜身体往他怀里蹭。

“滚开。”薄谌冷眼扫过护士,拿着水杯朝屋里走去,丝毫没管快哭出来的美女小护士。

沫沫看着如此凶狠的爸爸,却觉得格外顺眼!

突然!病房门被撞开!

“沫沫——”

泠希忽然闯了进来,飞奔似的来到床边将女儿抱起。

“沫沫,你有没有事?哪里疼告诉妈妈?”她担心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妈妈,沫沫没事。”

沫沫举起两只小手,很放肆地活动。

她只是被擦破了手臂。

至于那些血,她不好意思告诉妈妈,她偷拿了她的杨梅汁出来,结果被撞了以后杨梅汁被挤破了。

泠希镇静下来后发现女儿确实没受什么伤。

她松了口气,“沫沫,你吓死妈妈了知道吗?”

她还以为那个男人心狠到会杀了自己的女儿!

这时,沫沫突然兴奋地冲着她身后叫了一声。

“爸爸!”

泠希皱眉,“沫沫,不要乱喊,这里是医院,我......”

她话没说完呢,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身后伸了过来,将水杯递到了沫沫的面前。

猛地一回头,男人绝美冰寒的脸映入眼底。

泠希瞳孔骤然一缩,抱着沫沫就躲到了床的另一侧。

她声音颤抖到沙哑:“你!不要过来!”

男人的脸变得难看至极。

他有这么可怕?

“妈妈,你别怕,爸爸可温柔了,他是要给沫沫水水喝!”女儿轻轻拍着泠希的后背,试图安慰她。

泠希看了眼男人手里的水杯,有一丝震惊。

传闻能撬动整个商圈的男人,竟然会伺候人?

薄谌锐利的眸光扫在对面女人的身上,看着她因惊恐而瞪大的眼睛,有一丝不悦。

怎么?

他又不是洪水猛兽,还能吃了她?

想到吃,他不禁想歪,顺带勾起了一段不好的回忆。

泠希看着男人愈发紧绷的脸,心顿时凉了。

完了!

他在生气!

看着男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她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她自制的防狼喷雾,能立刻麻痹对方全身!只要男人敢动她一根毫毛,她就不客气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