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晏先生离婚快乐

晏先生离婚快乐

天降紫微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芷晴本以为,自己的无悔付出终有一日可以捂热晏铭舟那颗冰冷的心,可谁知现实终究是残忍的,男人终究是无情的。那一日,筋疲力竭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与他离婚了。离婚后,她过得无比轻松,感觉身边空气似乎都清新了不少,可是那个前夫却总是时不时来找她的“麻烦”……

主角:安芷晴,晏铭舟   更新:2022-07-15 22: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芷晴,晏铭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晏先生离婚快乐》,由网络作家“天降紫微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芷晴本以为,自己的无悔付出终有一日可以捂热晏铭舟那颗冰冷的心,可谁知现实终究是残忍的,男人终究是无情的。那一日,筋疲力竭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与他离婚了。离婚后,她过得无比轻松,感觉身边空气似乎都清新了不少,可是那个前夫却总是时不时来找她的“麻烦”……

《晏先生离婚快乐》精彩片段

“李秘书,你可以帮我把一个文件转交给晏先生吗?”安芷晴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年轻男人,塞给他一份文件,“很轻的。”

李秘书皱眉,一板一眼地说:“夫人,我不好代为转交您的东西。”

安芷晴笑了笑,掩饰住眼里一丝黯然:“我见不到他,电话也打不通。请你帮我这个忙吧,你和晏先生说,只要打开这份文件,我以后就不会再出现在他眼前了。”

李秘书用略带狐疑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安芷晴,勉为其难道:“好。”

安芷晴不禁苦笑。

这位晏先生大名晏铭舟,是和她在同一张结婚证上的丈夫。虽说如此,但是结婚两年来,安芷晴几乎过着丧偶一样的生活,婚礼没有办过,白天两人几乎形同陌路,晏铭舟的所有联系方式,通通对她关闭。

要不是碍于晏爷爷的嘱托,晏铭舟晚上不好和她分房睡,安芷晴毫不怀疑,她甚至几乎不会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丈夫。

两年了,安芷晴从最初得知两人娃娃亲的狂喜,到嫁人时的悸动,再到一次次希望落空的失望……乃至现在的心如死灰。

她决定放手。

这份文件是离婚协议书,自打他们结婚起,晏铭舟就把这份协议书摆在了她的面前,告诉她,随时可以签署。

她现在终于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但周围人,无论是她的闺蜜方诗诗,还是晏铭舟的秘书,似乎都不认为她会真的放弃。

得知安芷晴要提出离婚,方诗诗在电话里赞同道:“这个方法好!以退为进!男人嘛,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最香,让晏铭舟看到你离婚的决心,他就该懂得珍惜了!”

“……诗诗,我是真的……”

“芷晴,我再给你找几个群演,挑长得帅的,你提出离婚以后天天安排不同群演给你送花,保证晏铭舟看了妒火心中起,不到一周,就找你来复合!”

“……诗诗。”安芷晴无奈地说,“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

方诗诗呆呆地说:“是啊,可是不是还得要晏铭舟签字吗?”

“我们结婚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签字了。”安芷晴闭上眼睛,声音里染上了苦涩,“没开玩笑,我真的已经离婚了。”

“……太过分了,什么狗男人!”方诗诗立马改口,“呸,芷晴,别怕,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给你介绍几个好的,保管比这个晏铭舟好得多!”

安芷晴是真的全心全意爱过晏铭舟的。

自打在一次酒会上被刁难时得到了晏铭舟无意间的帮助,安芷晴就心动了。嫁人后,她一边为了自己的小家努力操劳,一边默默应付晏家那些缠人的麻烦亲戚,一边帮高冷的晏铭舟维持交际圈子,过得身心俱疲。

不过她现在解脱了。

她收拾完自己原有的东西,只占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安芷晴拉着自己的箱子下楼,正好撞见了客厅里的两个女人。

“嫂子,你这是要去哪?”晏铭舟的妹妹晏明雪惊讶地说,“怎么还拖了箱子?”

安芷晴平静地说:“我和晏先生离婚了,今天搬走。”

晏明雪瞪大了眼睛,赶忙站起来阻拦:“不是吧嫂子?!大哥这人在感情方面有点傻,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行吗?”

她旁边面容柔美的女人细声细气地说:“芷晴姐,你说这种任性话,是因为我在吗?不用在意我的,我就是来找明雪说说话,我和铭舟哥认识很久了,这次回国,忘了他已经结婚,还是下意识过来了,是我的疏忽,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现在就走。”

“我比你小,不用叫我姐。”安芷晴说,“你喜欢就继续在这里坐着吧,没关系。你和晏先生关系那么好,他没告诉你,他今天要出差吗?”

曾雅云的脸色一白:“我……我就是过来和明雪叙叙旧,没有别的意思。”

“那桌子上的领带也是送给明雪的?”

“……”

晏明雪不满地说:“雅云,你这会儿就别添乱了。嫂子再怎么说也是晏家的主人,你前面的话什么意思?”

曾雅云尴尬地说:“我……我没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芷晴会想多……”

安芷晴:“没什么关系了,从今天起,我也不再是晏家的主人。明雪,你以后可别再这么丢三落四了,要是掉了什么东西,我没那么容易帮你整理了。”

晏明雪难过地说:“嫂子,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安芷晴苦笑着摇摇头,摸了摸晏明雪的头,没有理会脸色难看的曾雅云,自行走出了晏家大门。

门外阳光正好。

安芷晴打车去了公司分配的员工宿舍里,准备忙完这段时间的工作再去找新房子。她刚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有人打来了电话。

“芷晴姐,你在公司吗?前段时间,明暄不是答应签到我们公司了吗,他现在正在谈合同,其他什么都说得好好的,就是经纪人这块……”

安芷晴奇怪地问:“经纪人怎么分配不是公司说了算吗,为什么要找我?”

“芷晴姐,明暄说了,只有你当他经纪人,他才愿意签约!”

安芷晴:“……我是宣发部门的,明暄一个钢琴家,我怎么给他当经纪人?”

电话对面的人快哭了:“我们也和明暄说了,你专业不对口,但他不听啊!他说得很明白,要么你来带他,要么他走人!芷晴姐,你看你能不能委屈一下……”

安芷晴头疼不已:“……我现在过去看看。”

她都和晏铭舟离婚了,晏铭暄这个前·小叔子难道不知道吗?!

安芷晴来到老板办公室,尴尬地对老板笑了笑,小声劝晏铭暄:“明暄,我和你哥已经离婚了,你用不着非得要我的。我光忙宣发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你的钢琴巡演还有和国家台的演出合作我都不太懂怎么做,星途还有很多资历高、能力强的经纪人,你换一个好不好?”

“什么,嫂子……啊不是,芷晴,你和我哥离婚了?那太好了!”艺名为明暄的晏铭暄眼睛一亮,“我就要安芷晴当我的经纪人,其他人不行!芷晴你别担心,演出什么的我自己来就行,都是之前谈好了的,不用你操心。”

安芷晴:“太好了……?”

她刚刚说的话,这孩子到底听没听进去?!

而且,为什么他叫自己名字这么熟练啊!

另一边,某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

晏铭舟打开行李箱,想拿出自己的领带夹,摸遍了熟悉的位置,却什么都没找到。等他把行李箱翻遍也没看到想要的东西时,他才恍然想起,以往帮他整理多谢的安芷晴,今天已经签署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晏铭舟忽略了心底的那点不爽,起身前去开会。

离了就好,一个领带夹而已,买个新的就是了。

打赏

 


因为晏铭暄的人气太高了,公司为了签下他什么条件都肯答应,因此不出所料,安芷晴成了晏铭暄的经纪人。

晏铭暄假装不认识安芷晴,一本正经地向她伸出了手:“你好安小姐,请多指教。”

却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对她眨了眨眼。

安芷晴哭笑不得:“……请多指教。”

只是一到了没别人的地方,晏铭暄立马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兴奋不已地对安芷晴说:“芷晴,你什么时候跟我哥离婚的,我哥怎么一句话都没提过?他要是早跟我说,我就……”

就怎么样,晏铭暄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安芷晴没发现他的纠结,好笑道:“我和你哥离婚,你这么开心?怎么,早就忍不了我了?”

“没有没有!”晏铭暄赶紧澄清,“我就是觉得我哥那人跟个机器人一样,你嫁给他挺亏的,我这是为你着想啊!芷晴,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开启一段新恋情,尽早忘了我哥吗?”

“说什么呢。我现在收了你,工作都忙不过来呢。”

晏铭暄看着安芷晴,目光灼灼:“你可以就近选择,爱情事业两不误啊!”

安芷晴没明白他的意思,随口说道:“再说吧,先安排好你的事。我的大钢琴家啊,你可是给我找了不少的事干啊!”

晏铭暄嘿嘿”一笑,把“我的大钢琴家”五个字在嘴边含了一会儿,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谢谢你,大哥。

安芷晴却对晏铭暄的心思浑然不觉,她花了三天时间,尽忠尽职地对接并了解了晏铭暄的工作,确保不会出任何差错。

她详细地跟晏铭暄核对过工作安排后,说道:“你一会儿有个合作要谈,我刚好一会儿送你过去。对了,我看了你下半年的工作安排,有一个国家级的剧目伴奏演出,需要你严格控制自己的体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上周回家的时候,偷吃了我做的一整个小蛋糕。”

晏铭暄立马垮下脸,可怜兮兮地说:“别这样嘛芷晴,因为很好吃啊。大哥又不吃,小妹怕长胖,你亲手做的东西,怎么能浪费?”

听到“大哥”两个字,安芷晴眼里浮现出一丝黯然,但很快掩藏起来了:“行了,不许狡辩!这半年的食谱我一会儿安排给你,你自觉一点!给你一个小时准备,一会儿我送你去谈工作。”

“好嘞!”

一个小时后。

晏铭舟坐在咖啡店里,看着有说有笑走出公司大门的两人,握紧了手上的咖啡杯。

安芷晴和……晏铭暄。

晏铭暄什么时候回国的,连他这个哥哥都不知道。

他又是为什么和安芷晴走在一起,两人看上去那么亲密?

自己都已经和安芷晴离婚了!晏铭暄和安芷晴不应该也形同陌路吗,为什么关系看上去依旧很好?!

晏铭暄越想越不是滋味,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和他身上这条怎么也弄不平整的领带一样,很不顺心。

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脱离了掌控,而他一向讨厌失控的感觉。

他本想把这条不听话的领带扔掉的,但一想到之前安芷晴认真熨烫它时的温柔表情,鬼使神差地,他把它戴在了脖子上。

……蠢透了。

晏铭舟眼神暗沉,他面貌虽然十分俊美,但是气质冷冽,只可远观而让人不敢靠近。

坐在他对面的曾雅云吓了一跳,悄悄看了一眼咖啡店对面谈笑风生的一男一女后,她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关心地对晏铭舟说:“怎么了铭舟哥,这种咖啡不合口味吗?”

晏铭舟摇了摇头,事实上,他压根没仔细听曾雅云在说什么。

他被陌生的情绪搞得心烦意乱。

曾雅云又说:“我这周刚回国,想到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就想约你出来试试,其实没报什么希望的……没想到你百忙之中,还是来赴约了。”

说到这里,她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铭舟哥,你还记得吗,在我出国前,我跟你说……”

晏铭舟突然站了起来,脸色十分难看。

曾雅云吓了一跳:“怎么了,铭舟哥?”

“没什么,我出去一趟。”

曾雅云懊恼地看了一眼窗外。

安芷晴成为晏铭暄经纪人这件事,她是知道的。她也知道晏铭暄今天有工作,因为晏铭舟不喜欢弟弟和安芷晴走得太近,所以她专程约晏铭舟来这里,让他看到眼前的一切,好让他对安芷晴更加厌恶。

但是晏铭舟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平日里他对这个弟弟,好像并没有这么上心啊?

曾雅云咬着嘴唇,起身追上了晏铭舟。

有意无意的,晏铭暄正弯着腰小声说话,离安芷晴很近。

从侧面看上去,就像在亲吻安芷晴的侧脸一样。

晏铭暄一贯喜欢粘着她,安芷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她被人粗暴地拉开,扯到了怀里。

“你干什……晏铭舟?!”安芷晴吓了一跳,慌忙从晏铭舟怀里退出来,“你怎么在这?”

晏铭舟也说不清他为什么在这。他心情糟糕透顶,冷冷地说:“你刚离婚,就迫不及待勾搭上晏铭暄了?怎么,晏家就这么让你割舍不下?”

“你什么意思?”安芷晴气道,“我和铭暄是工作关系!”

曾雅云也在旁边轻声说:“芷晴,你要学会避嫌呀。”

安芷晴看着对他冷嘲热讽的两人,即使对晏铭舟的感情已经日益消散,但她眼睛还是酸涩了起来:“我避什么嫌?晏铭舟生活在这个地球上,难道我就要避嫌去外太空吗?晏铭舟,如你所愿,我们没有关系了,你凭什么管我?”

晏铭舟定定地看着安芷晴,声音冷如结了霜的深潭:“凭晏铭暄是我弟弟。”

“拉倒吧,晏铭舟!”晏铭暄不满道,“你之前什么时候关心过我,这时候来虚情假意干嘛?我毕业的时候是芷晴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一开始工作的时候是芷晴帮我联络的演出场地;生病的时候是芷晴探望我送我去的医院!你们离婚是你自己的事,我和芷晴仍然是朋友,要避嫌,也应该是你避开!”

说完,他拉着安芷晴转身就走:“别理他了芷晴,他就是个机器人,说不通的!”

安芷晴悄悄抹了一把眼睛,任由晏铭暄拉着她离开,小声说:“谢谢你,帮我解围。”

晏铭舟留在原地,看着安芷晴和晏铭暄一同离开,他攥紧了拳,连指甲陷入肉中都没有发现。

不服帖的东西……好像不只是一条领带。

他的世界有点不对劲了。

打赏


虽然遇到了晏铭舟后心情不是很好,但安芷晴职业素养很高,向来不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面对晏铭暄关心的眼神,她无所谓地笑了笑:“我没事,你去化妆吧。这个公司的代言广告拍摄一向很严格,你早做准备,别让人挑出毛病来。”

晏铭暄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工作人员已经过来找他了,晏铭暄只好作罢,一步一回头地进了化妆间。

在晏铭暄拍摄广告的时候,安芷晴接到了一通电话。

她看到上面的“安德宇”三个字,烦躁地挂掉了电话。

她不是很想理这个卖女求荣、和她存在血缘关系的父亲。

可是电话却锲而不舍地响个不停,安芷晴无奈,只得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通电话:“喂?”

“安芷晴,你和晏铭舟离婚了?!”

……消息还真灵通。

安芷晴将手机拿得远了些:“嗯。”

“你疯了?!”安德宇骂道,“你结婚这么多年来,才给家里拿过多少好处?这可是享誉世界的豪门晏家,我们好不容易才攀上关系,你说离婚就离婚?!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人家晏总冷落你怎么了,你就当你是他们晏家的一条狗,就耗着不离婚,他们晏家还能怕多养你一个人吗?你现在离婚了,你让我怎么办,你那些冲着晏家的面子跟我做生意的人怎么想?!安芷晴你这个不孝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安芷晴声音冷了下来:“我和晏铭舟之前的婚约是我姥爷定下里的,和你没有一点关系。我现在决定离婚,也是我个人的决定,和你依然没有关系。安德宇,要当狗你自己去当,别扯上我。”

“你……”安德宇气急败坏,“我当时就不该养大你!”

“我妈妈死后,是姥姥姥爷养大的我,关你什么事?”

“你也知道是你姥爷?”安德宇顿了一下,恶狠狠地说,“你姥爷刚刚突发心梗,你去不去看他?”

“我姥爷病了?!在哪家医院?”

安德宇说:“你回家,我带你过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

即使觉得安德宇会好心看望姥爷,还对医院名字遮遮掩掩很奇怪,但出于对姥爷的担忧,安芷晴还是打算回家。

她跟晏铭暄打了个招呼:“铭暄,对不起啊,我家里有点急事,下午可能得离开一趟。我已经跟公司说了,临时指派一个助理送你去工作,一会儿就到了。”

“没事芷晴,不用管我。你家里的事要紧吗?”

“还好,我会尽快回来的!”

安芷晴冲回家,气喘吁吁地推开安家大门:“我姥爷在哪家医院?”

“别急,我们先说说话。”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优雅地站起身,对安芷晴颔首,“晏夫人……啊不,安小姐,介意赏脸给我点时间吗?”

安芷晴一看就知道这是个骗局了:“你是许彬郁?你们许家和晏家在商业上的敌对关系与我无关,我和晏铭舟已经离婚了,你犯不着来找我!”

他们燕京四大家族,许、晏、聂、云,只有晏家的晏铭舟和许家的许彬郁是年纪轻轻就开始掌权,两人也一直针锋相对,明里暗里的摩擦不少。

但是她都和晏铭舟离婚了,许彬郁不知道吗?

“我不是为了晏铭舟来找你的。”许彬郁好脾气地笑笑,这个男人已经把“斯文”二字融入了骨髓一般,举手投足全是优雅和礼貌,人又长得帅气,让人很难对他产生恶感。

但是安芷晴和晏铭舟毕竟结婚了这么久,对许彬郁这个死对头也有所了解,并不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许彬郁性格恶劣,喜欢从心理层面折磨和击溃对手,许家的发家史也不干净,如果可以,安芷晴一点都不想跟这个人打交道。

她后退一步到门口,警惕地说:“排除晏铭舟,我和许总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许彬郁使了个眼色,门口的两个黑衣保镖上前了一步,挡在门把手前,意思不言而喻。

许彬郁悠然道:“安小姐,我们起码见过六七次面了,期间也有过愉快的交谈,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吗?你和晏铭舟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你痴心一片给了不给风情的晏铭舟,你们的婚约分明是老一辈定下的,你却受尽了冷落……就这么离婚,你真的甘心吗?”

安芷晴心想许彬郁果然循循善诱,最擅长蛊惑人心,但她没有上钩:“我甘心。”

许彬郁一噎。

安芷晴继续说:“我和晏先生好聚好散,我又没吃什么亏,没什么好不甘心的。若是许总想从我这里打开口子对付晏先生,恐怕是找错人了。”

许彬郁饶有兴味地盯着镇静的安芷晴,看了一眼在旁边瑟瑟发抖的安德宇。

安德宇立马会意,走上前劝道:“芷晴啊,爸爸的公司遇到了一点,额,经济上的困难,如果还不上,银行会没收咱们家的全部资产,爸爸搞不好还会进监狱……芷晴你看,许总很欣赏你,他也不介意你之前嫁过人,只要你和许总订婚,爸爸的公司就有救了……”

安芷晴淡定的情绪出现了一丝裂痕:“……安德宇,你和许彬郁合作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你借着晏铭舟的名义敛财我不会管你,你倒好,甚至还敢与虎谋皮?!”

安德宇怒道:“什么与虎谋皮?只要你嫁了,什么事都没有!”

许彬郁似笑非笑地帮腔道:“安小姐,你父亲涉嫌经济诈骗,我的许氏是最大受害者。不过,要不要起诉你父亲,全在我一念之间。我不是一个狠心的人,我对自己的妻子,也不会像晏总一样不闻不问。”

安芷晴冷笑道:“好啊,你起诉吧。”

许彬郁愣了一下。

安德宇勃然大怒:“你这个不孝女——”

“你出轨害死我妈,把我丢到乡下自生自灭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这么快想起我过。”安芷晴说,“许总,谁欠你的,你就找谁,我不是你拿来对付晏先生的工具,晏先生也不会在乎我的去向,你这么做损人不利己,在我看来,十分幼稚。”

说罢,安芷晴走到门口,冲许彬郁扬了扬下巴:“我的行踪很多人都知道,许总,你要非法监禁吗?”

她仰着头,像一只傲慢而高洁的天鹅,浑身散发着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迷人气息。

许彬郁轻轻舔了舔唇角,礼貌地点了点头:“是我唐突了,安小姐请便。”

保镖让开,安芷晴毫无阻拦地走出了安家的大门。

但没人知道,她的背部都已经紧张得湿透了。

希望许彬郁听了她的话,不要再来找她的麻烦了!晏铭舟和他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

在安芷晴身后,许彬郁却意味深长地笑了。

晏铭舟……真的毫不在乎他这个在一起了四年的前妻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