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怀乐

怀乐

怀乐公主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怀乐》,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御花园好几处白梨树的枝桠都被厚重的白雪压断了,突入寒冬,时气冷得人手脚发麻,嘴里直哈白气,负责御花园的小太监们和宫女们领不到冬衣,缩着脖子窝躲,犹如裹钻进洞的耗子,不肯出来。

主角:怀乐公主傅忱   更新:2022-09-10 18: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怀乐公主傅忱的其他类型小说《怀乐》,由网络作家“怀乐公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怀乐》,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御花园好几处白梨树的枝桠都被厚重的白雪压断了,突入寒冬,时气冷得人手脚发麻,嘴里直哈白气,负责御花园的小太监们和宫女们领不到冬衣,缩着脖子窝躲,犹如裹钻进洞的耗子,不肯出来。

《怀乐》精彩片段

宣武继位第三年,时岁将将抬上十月。 


鹅毛大的雪不到夜里便下了起来,且势头纷纷扬扬的越来越大。 


翌日,整个汴梁都被笼成了一片绵延起伏的白城。 


御花园好几处白梨树的枝桠都被厚重的白雪压断了,突入寒冬,时气冷得人手脚发麻,嘴里直哈白气,负责御花园的小太监们和宫女们领不到冬衣,缩着脖子窝躲,犹如裹钻进洞的耗子,不肯出来。 


雪转小了,依然飘着飞絮没停,瞧着断掉的枝桠,是无力回天了。偷闲躲懒是一回事,怕被责罚掉脑袋更是一回事。 


负责白梨树的宫女太监个个都瑟抖着脑袋发愁,叽叽喳喳商量对策。 


“这可怎么办啊?” 


“白梨树零零散散总共没有几棵,如今折了的枝,藏起来也不济事,明眼都能让人看出来少了。” 


御花园里的白梨树乃是黎美人珍爱的树,虽说早过了开花的季月,但黎美人钟爱这白梨树,隔几日便要来看看。 


如今她又得圣宠,要叫她明儿个心意突起,差人抬着辇轿到御花园瞧见白梨树,瞧见折了枝桠,宫人们的头也别想好好在脖子上待着了。 


这黎美人可不是什么好伺候心善能相与的主儿。 


在她眼里,人的骨肉关节甚至比不上白梨树的二两柴枝金贵。 


在含元殿跟前伺候的人,日日都提心吊胆,稍微出点小错,手会被裁掉半只,拿去喂她养在殿内的食人鲳,供她观赏玩乐。 


装食人鲳的缸是用上好的翡翠打磨成的,足足有三个台子那么高,食人鲳牙齿比禁军拿的矛还要锋利,张开口就能吞下几斤生肉。 


鲳撕咬断指,烂肉混着撕裂的皮骨,人血的腥味蔓延在殿内,森然的阴诡,让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骤然冒起,冷汗连连。 


更有那初次去侍奉,被吓得失了禁的太监和昏过去的宫女,都还不配喂到鲳的嘴里。 


黎美人吩咐人剁成肉酱泥,混合着马料去喂养她的小马驹了。 


“别说白梨树是江南运过来的特有树种,一棵当下需费百金,就是咱们有心弥补,也没钱没力啊。” 


“天不可怜,偏生要这般作践人。” 


有胆小刚拨进来宫里领到差事的小宫女,已经抹着袖子小声哭诉起来。 


“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不若,叫怀乐去吧” 


一番争议过后,守御花园的宫女太监每人从自己的月例份里,扣扣搜搜匀分出来丁点碎的边角料和小铜板和一包油纸包的饴糖。 


昨儿个值夜打盹的粗使宫女被推了出来去了这门差事,粗使不配顶罪的,宫人们是把主意打到了宫宇偏殿的小公主身上。 


她虽不得宠,却是皇帝的小女儿,让她端了这祸害事,黎美人发现枝桠断了,怎么折腾,大抵也会顾全圣上的面子,不会真要了她的命。 


这一包凑出来的饴糖和几块碎银小铜板便是宫女太监们的贿赂收买她的好处了。 


粗使宫女冒着飞絮,脚步匆匆顺着长长的宫巷,赶到了宫宇最北边的偏殿。 


这里少有人踏足,跟冷宫也没有什么差。 


宫女两只手来回搓着,张口往掌心哈了一口白气,抬头看了一眼,正殿门的匾额上面的字迹已经掉了,房檐瓦上的砖已经年久失修,没了遮挡,四四方方的边角都被风雨腐蚀,只有块破破烂烂的匾块。 


只听说这偏殿从前还是个好地方,瞧着宫宇飞檐斜宇的走势,若非下了心力是难以完成的,足可见其当初辉煌的模样。 


只可惜是块不详的地盘,先帝伶妃在这里难产生下了一个死胎,后来伶妃疯了,整日在殿内跑来跑去,失足掉入了莲池,栽烂了一半脸,偏殿闹鬼,就被封了。 


顾不上再看许多,宫女推开没阖上的宫门,进去了便大声喊怀乐。 


偏殿没有人伺候,宫人们对不得宠的公主皇子大多数都直呼其名。 


怀乐如今是最小的,也是最弱的,粗使的宫女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如今这差不是好差,便也叫了公主,算给她两三分薄面。 


“公主!公主!公主您在吗!” 


积雪堆得厚,根本无从下脚,真要踩下去,只怕脚也要冻成冰了,浸凉水捂不热生了脚疮会死人的。


又喊了几声,混合着拍打宫殿门的发出的重重嘎吱声。 


正殿内,睡得正沉的男人霎时睁开眼,药下得重,他眼皮实在昏沉,脑子里混沌,一时之间分不清在哪。 


没等回过神,臂弯处一团绵软的温热散了,凛冽的寒风窜进来,水藻一般柔软冰凉,类似于女人的发丝绕过他的手臂。 


侧头看过去,眼皮抬起来,只瞧见一个模糊的重影。 


“公主!” 


宫女拉长了嗓子喊,没有回应,为了自个的脑袋,她又不能折返,只低声咒骂了几句,便蜷起来裤腿,打算褪了鞋走过去瞧瞧。 


没等她迈出第一步。 


不几多时,正殿门从里拉开了,跑出来一个薄弱的小身影。 


水妍色的斗篷瞧着是匆匆拢上的,她的头发还散着,有几捋不安分的偷拍出来,缠过她的白嫩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