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恰与你情路相逢

恰与你情路相逢

赵可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相识八年,恋爱三年,江晚有眼无珠,爱上渣男,最终引狼入室,害得江家岌岌可危。求助无门,心生绝望之时,她意外邂逅顶级财阀大佬傅辞遇,被他救下并带去了酒店。隔天,江晚为挽救江家企业,各种碰瓷傅辞遇,不惜以傅先生女朋友的身份自居。直到那天,她继续打着某人女友的旗号招摇撞骗,结果被他撞个正着。一场甜蜜温馨的爱情故事,缓缓拉开了序幕!

主角:江晚,傅辞遇   更新:2022-07-15 23: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晚,傅辞遇 的女频言情小说《恰与你情路相逢》,由网络作家“赵可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相识八年,恋爱三年,江晚有眼无珠,爱上渣男,最终引狼入室,害得江家岌岌可危。求助无门,心生绝望之时,她意外邂逅顶级财阀大佬傅辞遇,被他救下并带去了酒店。隔天,江晚为挽救江家企业,各种碰瓷傅辞遇,不惜以傅先生女朋友的身份自居。直到那天,她继续打着某人女友的旗号招摇撞骗,结果被他撞个正着。一场甜蜜温馨的爱情故事,缓缓拉开了序幕!

《恰与你情路相逢》精彩片段

“江晚,我不是羡舟的妹妹,而是他的初恋情人。”

“他为了让你给我捐献骨髓,救我的命,故意捏造了这个谎言。”

“还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也不知道,江氏现在岌岌可危,除了你大伯,也有他一半的功劳。”

江晚站在乔家别墅外,耳边不断地萦绕着乔绘刚刚说的这几句话。

纷飞的大雪落在她的肩头,很快变成了深色水迹,潮湿和冰冷一起混入骨髓。

算一算,她和乔羡舟相识八年,恋爱三年,却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城府这样深,深到连让她察觉的机会都没给。

难怪烟城的人都说乔羡舟狼子野心,和她在一起,不过是把她当成了一块踏板,利用她江家大小姐的身份向上爬。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她引狼入室,才会给了他联合大伯,扳倒父亲的机会。

“我要见他。”

她没有走,更没有委屈掉泪。

高傲如她,哪怕在感情里撞得头破血流,摔得粉身碎骨,也不会说一句难过的话。

乔绘的大衣被夜风鼓起,她站在阴影处,声音被侵满了凉意:“你父亲被江佛海圈禁也有一段时间了,前几天我和羡舟去江家,听下面的人说,你爸爸又发病住院了。江晚,你当然可以继续在这里耗着,但你别忘了,你等得起,你爸的身体可未必等得起。”

“羡舟说了,他不会见你,也不会帮你,所以我劝你还是去求求别人吧!”

对,这才是她认识的乔羡舟。

一个清醒到冷血无情的精明商人。

知道审时度势,知道怎么把利益最大化,也知道怎么干脆利落地甩掉一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女人。

江晚闭了闭眼睛,声音嘶哑:“如果我非要见他呢?”

乔绘面露无奈的神色,挑起秀眉表示出一丝丝同情,大有施舍的意味:“江晚,一个男人连分手的话,都不屑跟你当面说,你这又是何必呢?”

江晚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连被乔羡舟甩,都是透过他秘密情人的嘴里说出来的。

大雪簌簌地落下,入目所及都是大片大片深浓的夜色。

乔绘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转身就走了进去,周围的保镖立刻涌上来,仿佛视她为洪水猛兽般,很快就将雕花大门外阻隔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江晚想走,却因为在雪地里站了一天一夜,双脚已经麻木地走不了路,好像一动,整个身体就会跟着溃不成军,向下倒去。

就像她眼底隐忍多时的泪一样。

几分钟后,她终于艰难地挪到了路边,一道远光灯从几米外的地方,直直的射过来,她抬手遮住刺目的光影,想躲却已经来不及。

“吱嘎——”

雪地里一阵急刹车响起,几乎划破了整个夜空。


坐在世爵车子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司机赶紧低声道歉:“对不起,傅总,有个女人突然窜出来,我躲闪不及……”

傅辞遇摆了摆手,淡漠的声音从薄唇溢出:“先去看看怎么回事。”

“好……好的,傅总。”

司机从惊吓中回过神,立马解开安全带下车去查看。

车前灯射向不知名的远方,娇小的女人躺在雪地里,及腰的黑色长发凌乱的铺在上面,映出她摄人心魂的美丽脸庞,仿佛世界上最好的雕刻师精心塑造出来的一般,让人找不出任何瑕疵。

司机仔细辨认着这张脸,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傅辞遇等了一会儿,见司机站在那里毫无反应,便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撞得很严重吗?”

司机摇摇头,眸光始终在雪地女人的脸上打转:“擦了个边,应该没撞到,只是昏倒了。”

傅辞遇一双沉黑如夜的眸子,顺着司机的视线看下去:“认识她?”

司机挠挠头,也不是很肯定的语气:“好像是悄悄小姐在美国的同事,叫什么晚来着,我之前有听过她的独场演奏会……”

说着,司机一拍脑袋,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前些日子您还专门去医院看过她的父亲,我还听她父亲喊您傅老弟来着……”

冷风带雪呼啸而过,吹起男人大衣的衣摆,飘在空中猎猎作响。

察觉到气氛有些凝滞,司机以为是自己多嘴惹他不开心了,刚要解释,就听到男人淡淡的开了腔:“通城的路几乎都封了,把她弄上车吧!”

“可是……”

直接带走,不怕这女人醒来耍花样吗?

“去。”

司机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他的话做了,毕竟这样恶劣的天气,一个女孩子很容易冻出病来。

车子启动,继续向城郊的会所不夜城驶去。

尾气飘散,朦胧视线中,乔家半山腰的别墅在风雪中依然瑰丽如画。

……

江晚醒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松木香,类似于乔羡舟经常用的男士香水味道,不过更加清冽好闻。

她揉了揉眼睛,借助窗口涌进来的灯光打量所在的空间。

这里不是乔家别墅,也不是江家老宅。

这时门开了,有人按亮了房间里的灯,是保洁员进来打扫卫生。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的眼睛微微疼痛,江晚不由得抬手遮住光源,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请问……这是哪里?”

在这不夜城里,保洁员早已见惯了各色不同的美人,可在看到眼前这张惊艳脱俗的脸时,还是愣了一下。

“不夜城,傅先生的休息室。”

江晚拿起刚刚滑落到腿边,那件面料上乘的西装外套,心中很快有了答案,却佯装无知的道:“傅先生?哪个……傅先生?”


这个城市里姓傅的本来就不多,能常年在不夜城留一个房间的傅姓人就更不多了,除了那个人,她真的想不出来还有哪个傅先生。

“是傅辞遇傅先生,刚刚才走出去……”

保洁员以为房间里没人了才进来打扫的,没想到房间里不仅有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女人。

任谁撞见这样的场面,都会往歪了想。

加上地点又这么的敏感,想让人不误会都很难。

江晚顾不上保洁员投来的有色目光,就赤脚跑到了廊上。

这一层里外都是巴洛克风格的奢华装修,灯影绰绰,身姿挺拔的男人迈着长腿走在外侧,周身自然流露的清贵气度,在并肩同行的几人中过于卓尔不群,轻而易举的就俘获了她的视线。

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袖口处微微挽起,露出半截健美的手臂,以及手腕上名贵的腕表,少了几分商场上的冷厉和严肃,多了几分从容随和。

身边的黑衣男人跟他说着什么,他偶尔点头回应,偶尔缄默不语。

记忆中不变的淡漠眉眼,完美的鼻,菲薄的唇,线条高级的脸……

真的是他!

江晚默默地看着他远走的背影,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从来没想过,多年之后再见,会是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方式。

他是,也曾是父亲最得意的门生。

因为兴趣相投,二人成为了忘年之交,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江晚对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她十三岁去国外念初中那会儿,他特地从出差国飞回来替她庆祝送行,还给她买了一堆零食和礼物。

他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做着一个长辈应该做的一切,却从不逾矩。

十三岁的年龄差,隔得不仅是岁月的鸿沟,还有心理和生理的距离,每次见面,她都会怯生生的喊他一声傅叔叔。

起初到国外的那几年,他们二人还偶有联系,后来各自忙着事业和学业,渐渐的就联系少了,也几乎再没有见过面。

陷入回忆的恍惚间,男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拐角处,再也看不见。

她低下头,看着双手间的西服外套,已经是一团褶皱。

……

今天晚上,傅辞遇做东,邀请了一众商业伙伴,为即将启动的房地产新项目助威造势,也顺便宴请一些相关部门的领导,意在彼此互相混个脸熟,将来也好办事。

席间有会所工作人员走到他身边说了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脸上平静无波。

酒过三巡,不少人都喝趴了。

他挨个起身送走,直到偌大的包房里只剩下他和贺连城,才算彻底结束了今晚的应酬。

下属虽然替两人挡了不少酒,但两人也没少喝,服务员很有眼色的替他们拿来大衣,伺候两人穿上。

贺连城随手赏了小费,就和傅辞遇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夜风有些凉,吹得酒意有些上涌,傅辞遇单手护风点了支烟,刚吸了一口,就听到身侧有一道婉转好听的女声响起,似有些不确定:“傅……叔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