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联姻五年后她重生了

第15章 自己心里不清楚?

发表时间: 2023-07-01

“啊?你要去吗?”李悠惊讶的问。

“有合适的机会我当然去,不然我还能干什么?”我也想过去家里公司从基层做起,但是我本身就志不在此,现在我爸妈身体还不错,暂时用不上我,我要重温一下自己的梦想。

李悠一拍大腿,“我早就想说了,你当年可是A大的大提琴女神,就这么在家当全职主妇太可惜了,你放心,有那种高雅一点的音乐会什么的,我一定力荐你!”

我抱拳,“好,大恩不言谢,今晚所有消费我买单,不要客气!”

喝完酒,我便和邓晶儿他们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我打了个电话给小李,叫他过来开车,刚挂了电话,就听到了一个耳熟的声音,“许姐?”

我一扭头,居然是齐舟阳。

“小齐,你怎么在这?”我问道。

“在附近兼职,刚下班,许姐你喝酒了?”齐舟阳应该闻到了我一身的酒气。

我捂着额头,有点难受的点点头,酒劲上来了,脑浆都好像散了似的,“小齐,你会开车吗?”

齐舟阳答道,“会,你要是不方便开车,我可以开。”

真是个好孩子,我把车钥匙扔给了齐舟阳,然后打了个电话让小李别来了。

“许姐,这......是你的车?”齐舟阳看到那辆黑色的帕拉梅拉时,眼里明显闪过一抹惊讶和羡慕。

男人不管年纪大小,都对车充满了渴望。

我头昏脑涨的答道,“嗯,我的车,你自己导航送我去枫洲苑吧。”

“枫洲苑?”齐舟阳又是一愣,那地方的房价贵得多离谱,他应该也听过。

“愣着干嘛?我头晕死了。”我见齐舟阳似乎有点惊呆了,便靠近了他一点,将身体虚软的靠在他肩膀上,这种看似醉酒后无意的举动,最容易让人感到暧昧。

齐舟阳回过神,发觉我和他的距离过于亲密了,便赶紧扶住了我,脸色通红,“许姐,小心别跌倒了。”

看来齐舟阳和蔚蓝性格挺像,都是不容易为金钱折腰的人,明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富婆,居然还能保持清醒。

我假装醉醺醺的笑了起来,“小齐真是贴心,你女朋友应该很幸福吧?不像我......婚姻失败,穷的只剩钱,你看,这辆车还是我家里最普通的一辆,你要是喜欢,送你了!”

裴珩能送其他女人车子房子,我也能送,而且心理感到极度平衡。

“不不不,许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齐舟阳赶紧摇摇头,然后扶着我上车。

齐舟阳开车很谨慎,很慢,应该是怕不小心把车子剐蹭了,赔不起。

我在副驾驶假寐,偶尔睁开眼睛看看到哪了。

过了一会儿,齐舟阳开口了,“许姐,到枫洲苑了,你是哪一栋?”

“A08栋。”我闭着眼睛答道。

齐舟阳又在导航里输入了具体楼栋号,这才把我送到了家门口。

停好车以后,我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叠钱,递给了齐舟阳,“收着,给你的代驾费和小费。”

齐舟阳懵了,随后又赶紧把钱还给我,“许姐,不用给我钱,我只是帮你一个小忙,不是交易。”

“收着吧,这么晚了你打车也麻烦,就开这车回去吧,明天电话联系,我让司机去你那里取车。”我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也没管齐舟阳答没答应,便回去了。

一回到家,我就叫醒了刘娥,让她去给我泡解酒茶。

刘娥没有丝毫怨气,连忙去厨房忙碌了起来。

再过两三天,裴珩就要去参加商业座谈会了,离他遇到人生真爱的时间越来越近,离我自由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车辆熄火的声音,很快裴珩出现在眼前。

他看了一眼在客厅沙发躺尸的我,然后在另一边坐了下来,他身上也有浓烈的酒味,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夫人,茶好了。”刘娥端着一杯泡好的解酒茶摆在我面前,又恭敬的对裴珩打了个招呼,“裴总,您回来了。”

裴珩看了她一眼,神情冷漠,没有任何回应。

我坐起来冲裴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也喝酒了吧?来,这杯解酒茶你先喝,刘姨,再帮我倒一杯来。”

刘娥点点头又去了厨房。

“不需要。”裴珩连杯子都没碰一下。

我有点幸灾乐祸,这可是他未来岳母亲自泡的解酒茶,以后他为了追蔚蓝,还得去热脸贴冷屁股。

今天的保姆他爱答不理,以后的岳母他高攀不起。

刘娥又端了一杯解酒茶出来,我幽幽的对裴珩说,“刘姨睡着后被我叫起来泡的解酒茶,你不喝一口也太对不起人家的辛苦了。”

刘娥连忙答道,“裴总,夫人,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辛苦。”

“他这人没素质,脾气太差了,刘姨你别介意。”我柔声细语,实际上就是在刘娥面前贬低裴珩。

他不是爱蔚蓝爱的死去活来吗?我为他以后的追求道路增加点难度。

“不不不,夫人言重了!”刘娥已经有点慌了。

“好了,刘姨你去休息吧。”我挥了挥手。

刘娥离开后,我喝了半杯解酒茶,然后就上楼洗澡去了,裴珩则是照例去了客房休息。

正当我洗完澡出来时,却发现裴珩坐在主卧的床上,还穿着一身睡衣。

我皱眉,“你怎么在我房间?”

裴珩也一样的神情不耐,“我爸妈来了,今晚他们住客房。”

我感到震惊且不解,上一世公婆那么期盼我和裴珩生个孩子,都不曾来枫洲苑监督过,今天怎么会大驾光临?

“这么突然?”我有点措手不及。

“突然吗?”裴珩冷笑一声,“你自己跟于一凡说了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

所以今晚裴珩才会回来,为的就是应付深夜查房。

我发誓我没想过于一凡会去告状,还把我公婆给弄了过来,这该死的蝴蝶效应。

“我和他没说什么啊,就是让他劝你离个婚。”我可不想背黑锅,“我又不知道他会跟你爸妈去说。”

“你准备把这一套玩到什么时候?”裴珩已经很烦躁了,语气不善。

我没回答,只是打开了抽屉,拿出了一份我之前拟好的离婚协议书,上面我已经签好了字,而且不要裴珩任何财产,只要离婚。

我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了裴珩,然后就开始敷面膜,“你签了不就知道我是不是欲擒故纵了?”

气氛霎时凝固,我从梳妆镜里看到裴珩的脸色,越来越差。

就在他准备撕了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卧室门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