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闪婚后

闪婚后

繁小花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闪婚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闪婚后》小说主要讲述了夏桑桑秦慕的故事,同时,夏桑桑秦慕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夏桑桑秦慕   更新:2022-09-11 0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桑桑秦慕的其他类型小说《闪婚后》,由网络作家“繁小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闪婚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闪婚后》小说主要讲述了夏桑桑秦慕的故事,同时,夏桑桑秦慕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闪婚后》精彩片段

跟以前暗恋过的男神闪婚了。

可婚后,我怀疑男神他有猫腻。

因为他不碰我、也不让我碰他,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他的秘密……

对面坐着的男人,是我以前暗恋的男神。

当年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追着他的女生能绕学校好几圈。

最后怎么沦落到相亲这一步?

「夏桑桑,女?」

「……」

对我的性别,他有疑问?

男神皱了皱眉,视线盯着手机上某位热心红娘发给他的资料,慢悠悠地来了句:「这名字耳熟。」

本来打算装陌生的我小声地提醒他:「我们以前一个学校的。」

「哦——」

男神恍然记起,眉梢一挑:「追陆漾没追到,在操场上哭晕过去的那个?」

我发誓,那是个美丽的误会!

也不知道是谁瞎传的,说我喜欢陆漾,那天体育课长跑测试,几圈下来我就有点儿中暑了。

陆漾那个缺心眼的还在跑道边上给我领跑加油,男生们吹着口哨看热闹,我当时气得眼泪都掉下来,只想追到陆漾。

然后把他的头拧下来!

谁知道,两眼一黑就晕了。

我无力辩解,又听到男神问:「跟他怎么分得手?」

我懒得解释了,随口一句:「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

男神似乎被气笑了一下,也没深究,沉默了几秒后问我:「今天去领证结婚,有意见吗?」

「啊?」

「不愿意?」

倒不是不愿意,就挺秃然的。

男神起身,余光瞥过来:「走吧。」

我忙不迭地起身:「等……等一下!」

在男神微诧的视线下,我打开手机便签,略有忐忑地念道:

「你有兄弟姐妹吗?」

「有房吗?有车吗?」

「现在在哪儿工作?一个月工资多少?」

「……」

在男神越发复杂的神色下,我尴尬地笑了下:「这是正规相亲流程,我妈交代的任务。」

男神挑眉:「必须要回答?」

我起身立正摇头:「我没我妈那么肤浅!」

我只看脸就行了!

虽然但是。

我居然跟秦慕领证结婚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从民政局出来,我妈打来电话,态度十分消极:「怎么样?是不是又没看上?」

我看着手里滚烫的红本本:「妈,你有女婿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赶紧回来吃饭吧……啥?女婿?!」

我妈的尖叫声刺得我耳朵疼,我只听到她在那头扯着嗓门喊:「她爸,你那个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闺女找到男人了!」

「……」

我尴尬地捂住听筒,偷偷地瞄了一眼秦慕。

他显然听到了,嘴角勾着若有似无地笑:「岳母对你的定位很准确。」

我强行挽尊:「她主要是想夸我漂亮。」

秦慕意味深长地「嗯」了声:「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眼里闪过精光,想听他怎么夸我。

秦慕咳了咳:「起码能哭晕也是一种本事。」

「……」

能不能别再提我的黑历史了!

我妈在电话里兴奋极了,让我带秦慕回家吃饭。

我有点儿不确定地问秦慕:「你去吗?」

秦慕很淡定:「应该的。」

我提前打预防针:「我爸妈很烦的,可能会问你很多问题。」

「你觉得你老公我,应付不来?」

「!!!」

老公?!!!

讲真,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大龄剩女,突然有老公了,就一万个不适应。

但是,这种感觉也太美妙了。

从今以后,秦慕是我的私有财产了!

秦慕买了一堆礼物上门,我爸妈看着我俩的红本本,乐得嘴巴都合不上。

「秦慕是吧?这名字真好听,人如其名,人也好看。」

我妈笑眯眯地打量秦慕,我心想她接下来肯定要问一些有的没的。

「秦慕啊,你看上我家桑桑哪儿了?」

「……」

这语气怎么有点儿不对劲?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慕视线淡淡地扫过我,礼貌回道:「长得好看。」

「唉,也是,除了这副臭皮囊,她的确没啥优点。」

「……」妈,母女情分就到这儿了?

我妈拉着秦慕的手,苦口婆心地说:「我家桑桑啊,年纪大、毛病多,你可得多担待点儿。」

「妈!」我皱着脸,嘴里的饭菜都不香了,「哪有你这么说闺女的?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我妈白了我一眼,嫌我聒噪,又变脸似的笑着对秦慕说:「脾气也大,以后她要是乱发脾气,你也不用惯着,回来告诉我,看我不打死她。」

秦慕抿着点笑:「岳母,老婆是用来疼的,您要是打她,我会心疼的。」

他可真会!

油腻中透着一股清爽,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妈脸上笑开了花,又嫌弃地瞥了我一眼:「你说你,踩了什么狗屎运,碰上这么个好男人。」

「嗯,不就踩到他这个狗屎了。」

我吃醋地嘟囔了句,我妈一巴掌拍我后脑勺:「怎么说话呢,有这么好看的狗屎吗?」

「妈,我就是被你打笨的!」

「你那是遗传你爸!」

无辜被 Cue 的我爸:「关我什么事?!」

场面突然就失控……

秦慕看着我们一家三口闹腾,脸上的笑浅浅地挂着,在我妈一巴掌又要打过来的时候,及时地把我拉进了怀里。

我的身体僵住了,脸颊瞬间滚烫。

他抱我了!

这要是搁在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

他的手揽在我肩上,我偷偷地捏了一把他腰间的精肉。

嘶!

上头!

这手感也太好了!

我的咸猪手被他察觉了,他低眸睨了我一眼:「满意吗?」


我吃醋地嘟囔了句,我妈一巴掌拍我后脑勺:「怎么说话呢,有这么好看的狗屎吗?」

「妈,我就是被你打笨的!」

「你那是遗传你爸!」

无辜被 Cue 的我爸:「关我什么事?!」

场面突然就失控……

秦慕看着我们一家三口闹腾,脸上的笑浅浅地挂着,在我妈一巴掌又要打过来的时候,及时地把我拉进了怀里。

我的身体僵住了,脸颊瞬间滚烫。

他抱我了!

这要是搁在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

他的手揽在我肩上,我偷偷地捏了一把他腰间的精肉。

嘶!

上头!

这手感也太好了!

我的咸猪手被他察觉了,他低眸睨了我一眼:「满意吗?」

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笑得像个痴汉:「还行。」

秦慕眯了眯眸,欲言又止。

吃完饭,我悄悄地问我妈:「你怎么也不了解了解他的情况?」

我妈白了我一眼:「脸都长这样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我窒息了。

我爸是不是我爸我不知道,但我妈绝逼是我亲妈!

我妈留秦慕住下来,秦慕委婉地拒绝了,我送他下楼。

两个人站在路灯下,气氛有点儿暧昧。

半晌,秦慕开口说:「领证有点儿仓促,其实有些情况我没跟你说。」

「什么情况?」

「我没房、没车、没存款,现在也处于失业状态。」

我身受重击,右眼皮「突突」地乱跳。

我看向他身后的那辆奔驰,秦慕瞥了眼:「租的。」

我头晕。

果然,外形条件这么好的男人年近三十还要相亲,肯定有猫腻。

我嘀咕:「那你这是骗婚了吧?」

秦慕挑眉:「那要不然,明天再去离个婚?」

我瞠目,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结了一趟婚,啥事儿都没干呢,就把自己变成离异妇女了?

我的反应似乎顺了秦慕的心思,他眉宇淡淡地说:「那要不然,凑合凑合?」

我叹了口气,有点儿不放心地瞄了瞄他:「秦慕,你跟我说实话,你的身体方面……没毛病吧?」

秦慕低头看了看自己:「你指哪方面?」

我觉得他可能误会了。

急忙说:「我是说你的肝啊、肺啊什么的,没毛病吧?」

秦慕沉思了下,答非所问:「我的肾还可以。」

我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以后万一穷困潦倒,还可以卖肾。

我想起我妈交代的事儿,问他:「过几天就要过年了,两家一起吃顿饭?」

秦慕挂了一个来电,抬起眼皮说:「他们不在国内,现在国外疫情严重,回不来。」

那也是没办法。

我仰头看着他:「那你过年一个人?」

「嗯。」

「那你来我家过年吧。」

这话就很奇怪,明明我俩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怎么跟不太熟似的?

啊,的确是不太熟。

秦慕确定道:「可以吗?」

我被问不确定了:「可以吧。」

秦慕似乎心情不错:「好。」

我没想到的是,秦慕第二天就把行李箱搬进了我的房间。

我手足无措地跟进房间:「这就睡一张床上了?是不是有点儿草率?」

秦慕的视线从我的床上挪回我脸上:「你家就两间房,我总不能睡客厅,大过年的……是不是?」

话是这么说。

「桑桑,是你让我来你家过年的,我以为你想过住宿的问题。」

「……」

啊,这个嘛,是我草率了。

就在我无比纠结的时候,我爸妈回来了。

一看到秦慕,我妈热情得我都快不认识了:「慕慕,我听桑桑说了,你就跟我们一起过年吧。哎哟,行李带过来啦?」

我把我妈拉到一旁,说明了我的难处,我妈皱了皱脸:「你们不是同学吗?」

「你们不是互相爱慕很久了?」

「我以为你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结婚的。」

我没忍住问她:「这都谁跟你说的???」

我妈指了指正跟我爸说话的秦慕:「慕慕跟我说的。」

这个秦慕,他是不是觊觎我的花呗,才编造各种谎话来骗婚?

我妈狐疑地瞄着我俩,我闷闷地说:「反正我不跟他一起睡,让他跟我爸凑合几天吧。」


「你们不是互相爱慕很久了?」

「我以为你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结婚的。」

我没忍住问她:「这都谁跟你说的???」

我妈指了指正跟我爸说话的秦慕:「慕慕跟我说的。」

这个秦慕,他是不是觊觎我的花呗,才编造各种谎话来骗婚?

我妈狐疑地瞄着我俩,我闷闷地说:「反正我不跟他一起睡,让他跟我爸凑合几天吧。」

我妈想了想:「也是,等他爸妈从国外回来,你们办完婚礼再说。」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但秦慕好像不怎么愉快,他拖着行李箱从我面前路过的时候,留下一身的怨念。

一想着秦慕在我家,一直到大半夜我都没睡着。

有点儿口干舌燥,满脑子黄色废料。

我静悄悄地起身,打算去厨房倒点儿热水喝。

刚走到客厅沙发的位置,差点儿被什么绊倒,就着昏暗的视线看过去,沙发上睡着的人撑起身来。

秦慕?

「你怎么睡这儿?」我小声地问。

秦慕无奈地叹了口气:「叔叔打呼,节奏感太强了。」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秦慕已经起身走到我面前。

男人身上独有的荷尔蒙味道让我瞬间僵住了。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

我屏住呼吸,视线盯着秦慕胸口的轻微起伏,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秦慕低声地问我:「你怎么还不睡?」

我结巴:「口……口渴,喝点儿水。」

秦慕舔了舔唇角:「我也有点儿口渴,帮我带一杯。」

我胡乱地点头,逃跑似的冲进了厨房,手抖地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地喝完,又倒了一杯准备给他送过去。

一回头,秦慕就站在我身后。

我吓了一跳,手里那杯水就准确无误地洒在了秦慕的裤子上。

「……」

「……对不起!」

我慌忙替他擦拭起来,紧接着我的手腕被秦慕扼住,他的嗓音有点儿沙哑难耐:「夏桑桑,你故意的?」

天地良心,我没有。

但此情此景。

秦慕的睡衣扣子空了两颗,蜜色胸肌若隐若现, 厨房里没开灯,气氛也渲染得刚刚好。

我的确有点儿意乱神迷。

实不相瞒,上学那会儿我就想睡他。

现如今,我们是合法夫妻,我就算现在把他扑倒,也是合情合理吧?

但我怂,想好的骚话到嘴边变成了:「秦慕,你把衣服穿好。」

秦慕盯着我通红的脸,把睡衣扒开了些,挑眉问我:「喜欢?」

非礼勿视!

我避开视线,嗓音都在发抖:「不喜欢。」

「夏桑桑。」他喊我名字的时候,我狠狠地抖了两下,他似笑非笑,「你是不是馋我身子?」

我瞠目:「才没有!」

可偏偏秦慕这家伙还低头靠了过来,蛊惑地说道:「想不想摸摸六块腹肌?」

「不想!」

嗐!

我想给自己一嘴巴,就你嘴快!

秦慕盯着我羞红的脸:「真不想?」

我的眼睛闪闪发光,两只手蠢蠢欲动,但我十分克制地试探道:「可以摸吗?」

那我不客气了啊!


我想给自己一嘴巴,就你嘴快!

秦慕盯着我羞红的脸:「真不想?」

我的眼睛闪闪发光,两只手蠢蠢欲动,但我十分克制地试探道:「可以摸吗?」

那我不客气了啊!

「可以。」

秦慕皮笑肉不笑,一脸阴险:「付钱就可以。」

哈?

「摸一次,一百。」他竖起一根手指。

我一脸问号。

秦慕把我已经伸过去的手原路返回,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知道的,我现在缺钱,我得想尽办法攒钱,这也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

所以,你赚你老婆的钱?

我想摸下我老公,还得花钱?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秦慕问:「还摸吗?」

我回以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么旖旎的场景,就被他这么扫兴了!

我气得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嘶~」

「嘭!」

哼,回房睡觉!

可经过这晚,我开始觉得秦慕有点儿不对劲。

比如:

每次他有短信息进来,都会刻意地看我一眼,好像生怕我会看见。

有时候他出去好几个小时,回来时身上会有属于女人的香水味,而且每次的味道都不一样。

最可疑的!

「秦慕,你的衣服脏了,脱下来洗一下吧?」

我发誓我只是区区贤妻良母罢了,可秦慕却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说道:「脱一件,五百;脱光,一千。」

我就特么的想口吐芬芳!

「秦慕,你想看哪一部电影?」

我拿着遥控器一脸天真地问,秦慕倚在沙发上,视线淡淡地落过来:「夏桑桑,你每天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我就……一脸黑人问号。

我想什么了?

秦慕把我手里的遥控器扔回长几上,大长腿一叠:「陪你看那种电影也行,一个小时五百,如果有后续服务,起码这个数。」

他竖了五个手指头。

嗐!还挺值钱?!

秦慕不对劲!很不对劲!

我打算验证一下我的猜测。

趁着我爸妈出门,我换了一件特性感的睡衣,秦慕在客厅沙发上刷手机,我迈着模特步走了过去。

秦慕听到动静抬眸看过来,下一秒,喝到嘴的白开水喷了一地。

我摆了一个自认为特别妖娆的姿势:「你觉得我这件睡衣好看吗?」

秦慕抽了一张面巾纸,擦着嘴角的水渍走到我面前。

他眼窝深邃地盯着我看了三秒,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我的肩上。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我心尖也随之一热。

他这么尊重我,我却怀疑他,是我格局小了呜呜呜。

男神好体贴,男神最帅。

就在我感动到不行的时候,秦慕语气淡淡道:「穿这么少,不嫌冷?」

哈?

他扫了我一眼:「这件睡衣,不适合你。」

我狐疑地瞄他:「哪儿不合适?」

秦慕的手在我胸前比划了一下:「尺寸不合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