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

温南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浠深爱薄晏庭十二年,她以为对方一样对自己有好感,意外产生纠葛之后,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结果事实证明她错了,某人居然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将身怀六甲夏浠视为弊履。销声匿迹五年之后,她带着孩子华丽归来,顺便继承了外公留给她的亿万家产,变得又美又飒。她跟当红小鲜肉的绯闻登上娱乐新闻头版时,薄晏庭再也坐不住了,从此开始追妻火葬场!

主角:夏浠,薄晏庭   更新:2022-07-15 23: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浠,薄晏庭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由网络作家“温南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浠深爱薄晏庭十二年,她以为对方一样对自己有好感,意外产生纠葛之后,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结果事实证明她错了,某人居然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将身怀六甲夏浠视为弊履。销声匿迹五年之后,她带着孩子华丽归来,顺便继承了外公留给她的亿万家产,变得又美又飒。她跟当红小鲜肉的绯闻登上娱乐新闻头版时,薄晏庭再也坐不住了,从此开始追妻火葬场!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精彩片段

烈日炎炎,身怀六甲的夏浠手提着爱心便当到了薄氏财团,总裁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通过门细缝,她看到里面相拥的两人。

“晏庭,你说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好呢?”赵颜珂雪白细嫩的手轻抚着自己九个月大的孕肚,声音娇滴滴的,笑靥如花。

薄晏庭沉默了片刻,俊逸的侧脸上挂着一抹宠溺的笑,“你决定就好。”

“哐当”一声,夏浠手中的饭盒掉落在了地上,她亲手做的爱心便当洒落一地,就如她那颗忽然间下坠的心。

夏浠的心脏一紧,窒息的感觉蔓延全身,愤怒、委屈接踵而至。

赵颜珂怀孕了?怀的还是她老公的孩子?

仔细瞧赵颜珂的孕肚,明显比自己的肚子还要大,看上去就快要生了。

听到动静,薄晏庭和赵颜珂同时回过头看向夏浠,两人的视线如同钉子,犀利而冰冷。

“薄晏庭,你什么意思?”夏浠眉头紧皱,鼻尖涌上一抹酸楚,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着,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强忍住眼泪。

“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不瞒你,颜珂怀孕了。”薄晏庭目光森冷,一双深邃的墨眸微微眯了起来,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寒霜。

“怀孕了?”夏浠脸色煞白,嘴里碎碎念着,一瞬间慌了神,她紧紧地咬着唇,手足无措。

“夏浠,我本来就不想娶你。”薄晏庭的声音极低,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是呀,他本就没想。

一年前,在赵颜珂的生日宴会上,夏浠被人下了药,她与薄晏庭滚了床单,闹得满城风雨。

恰逢此时,夏氏集团出现危机,夏浠的爸爸锒铛入狱,妈妈也因为投资P2P欠了一屁股的债,夏浠走投无路,薄爷爷伸出援手,同时也给薄晏庭施压,两人就这样结了婚。

夏浠爱了薄晏庭十二年,她一直以为薄晏庭也同样对自己充满了好感,才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他,可事实证明她错了,薄晏庭早就不是她的薄哥哥了。

原来,薄晏庭喜欢的一直都是赵颜珂!

她才是插足者。

夏浠的眼泪不自觉的落下,心脏传来一阵致命的疼痛,压抑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来,利落的转过身,她想要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

见夏浠想要离开,赵颜珂忽然站了起来,软着嗓子说道:“小浠,对不起,请原谅我们,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都怪我不好!你别怪晏庭!”

赵颜珂的心底怵得慌,薄晏庭与夏浠已经日久生情了,只是薄晏庭没发现而已。

“颜珂,你不必道歉,跟你没关系。”薄晏庭转头看向赵颜珂,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夏浠觉得自己好可笑,今天是她和薄晏庭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怀孕八月的她特地早早地起床,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给他做了爱心便当,怎么也没想到来到公司后,居然能看到自己的老公抱着堂姐如胶似漆的模样。

“薄晏庭,在你心里,我和两个孩子算什么?”

“你肚子里的那两个野种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薄晏庭面色沉冷,英俊的脸庞棱角分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竟然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

“小浠,晏庭他不是那个意思。”赵颜珂皱着眉头跟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夏浠的手臂。

“你松开我。”夏浠冷笑着,心痛到了麻木,像是被人掏空了。

“我和晏庭都不想伤害你,我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一个意外。”赵颜珂垂着眸,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仿佛是在哀求着夏浠。

“够了!”夏浠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把甩开她的手臂,赵颜珂真是太会演戏了,她在自己面前可不是这副模样。

夏浠就这么轻轻一甩手臂,赵颜珂的身体顺势往地上倒去,她的肚子朝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看上去十分惨烈。

夏浠懵了,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她刚才明明就没有推赵颜珂,赵颜珂是自己摔的。

“啊......好疼,我的孩子......”赵颜珂尖叫了起来,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

薄晏庭见状立马飞奔到赵颜珂身旁,蹲下身,一把将赵颜珂打横抱起。

“晏庭,我的肚子好疼......好疼啊。”赵颜珂虚弱的说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夏浠,颜珂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就让你陪葬!”薄晏庭阴鸷的站起身来,对着夏浠狠狠地警告,话落,就抱着赵颜珂头也不回的飞奔了出去。

这个男人的眼底竟是薄凉,他对她从未有过一丝丝的爱意,也从来没有在乎过她肚子里的那两个孩子,甚至说他们是野种......

夏浠深吸一口气,鼻尖涌上一股酸意,她已经无力解释,她刚才压根就没有推赵颜珂,是她自己摔倒的。

“呵呵......”夏浠强忍住泪水,觉得自己真是荒唐的可笑。

一股温热的鲜血从夏浠的腿间流了出来,腹部传来一阵阵痛,夏浠脸色惨白的站在原地。

疼,好疼......

身后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薄晏庭的助理走了进来,他看到夏浠腿上的血,立马惊呼了起来,“夫人,你......你流血了!”

......

手术室里,夏浠刚刚生下两个孩子,整个人汗淋淋的陷入虚脱当中,医生说她被送来的时候羊水已经破了,需要立马剖了,不然两个孩子会有危险,所以夏浠连麻药都没有打,是活剖的。

此刻,她只觉得眼皮沉重,意识模糊,隐约中似乎听到女人的声音。

“孩子......有问题?”

“......心脏病......”

“......贱人......活该......做干净......”

她的心痛到就要窒息,她的孩子怎么了?

孩子,我的孩子怎么了?

夏浠想要睁开眼睛,爬下床去看看,可是根本就没有一丝力气。

隔了很久,赵颜珂被医生推出了产房。

“恭喜薄总,喜得千金,赵小姐因为早产,孩子还需在保温箱里住几天。”医生笑着说道。

薄晏庭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医院内拉响了火警警报。

“不好了,手术室里着火了!大家快撤离!”一个护士被烟熏的满脸乌黑,踉跄着跑了出来通知消息。

听到这个,薄晏庭猛地想起夏浠还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他一把拉住护士的手臂问道:“夏浠呢?”

“夏......夏小姐她被火烧死了。”

“烧死了?”

薄晏庭的深眸猛然间缩了缩。

“那两个孩子呢?”薄晏庭的表情都凝固了,剑眉紧促。

“一个是先天性心脏病,刚出生没几秒就死了,还有一个跟着夏小姐......走了。”

一时间,医院里火光冲天,手术室所在的楼层冒出滚滚浓烟,整个医院陷入一片混乱。


五年后,江城国际机场。

女人身材高挑纤细,穿着一条米白色的连衣裙,精致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和黑色口罩,头顶是Burberry的渔夫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一个小奶包跟在她的身旁,也同样戴着副黑色墨镜,小男孩看上去才三四岁的模样,一头乌黑利落的短发,刘海往后梳成了大背头,直庭的小鼻梁,纷嫩的嘴唇微抿着。

时隔五年,夏浠终于回到了江城,这个令她充满了痛苦回忆的地方。

一个星期前,外公忽然离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等着她来继承,而且,她还有一个女儿在江城不知所踪,她发誓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女儿。

当年,夏浠在医院里诞下了两个孩子,产后虚弱的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要除掉她,后来,手术室里仪器爆炸,着了一场大火,要不是主治医师善良,拼死救她,她恐怕早就死在医院了。

侥幸捡回一条命的夏浠万念俱灰,女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小可乐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她让医生宣布她和孩子死亡以后,就带着小可乐出国治疗了。

小可乐的主治医师说过,小可乐是因为早产才会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本来可以健健康康成长的一个孩子,却因为那对狗男女,吃尽了苦头。

这五年,小可乐的手臂上扎过无数的针孔,每一针,都仿佛扎在她的心里。

夏浠在心底发过誓,她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要让当年陷害她的人全部付出代价!

薄晏庭,赵颜珂,你们欠我的,我要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夏浠放慢脚步接通了电话。

“王律师,我刚下飞机......”

——

“薄总,下个月就是薄老的八十大寿了,今年的寿宴,您准备怎么操办?”周瀚文西装笔挺,恭敬的问道。

“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好,又一向不爱热闹,一切从简吧。”薄晏庭侧颜俊逸,英朗的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冷漠,深色系的休闲装将他的身形拉的更加修长,长腿迈开的时候,走路都带风。

“好。”

“啊!好痛!”忽然,一声软萌的小奶音从薄晏庭的身后传来。

薄晏庭转过身,低头与小奶包的视线刚好对上。

小奶包嘟着嘴,一身Burberry的格子套装,头上还戴了顶渔夫帽,他撇了撇嘴,精致的五官不悦的皱了起来,巴掌大的脸上,墨镜占去了一半的位置,“叔叔,您会不会走路啊。”

薄晏庭浅笑,立马蹲下身来,摸了摸小奶包的头说道:“小朋友,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小奶包被人撞倒了,虽然有些不太开心,但他抬头一看对方居然是个绝世大帅哥,并且还带着一股莫名的亲和感,便也不再生气了。

“哼,没事!”小奶包扶了扶脸上的墨镜,语气有些傲娇,微微的抬起下巴,表示原谅了薄晏庭。

薄晏庭张望了四周,没有见到小奶包的家长,他笑着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呢?”

小奶包眨了眨圆溜溜的眸子,这才发现自己不在妈咪身边,他有些急了,但仍旧强装镇定的说道:“我......我叫可乐。”

“可乐,可乐......”不远处,一道清澈如银铃的叫喊声响起。

好熟悉的声音!

薄晏庭僵直了背脊,忽然怔了一瞬,蓦地转身,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捂得格外严实的脸!

“不好意思,让让!”夏浠跑得很急,看到面前有个高大身影挡住了去路,直接一把推开了男人。

周瀚文倒吸一口冷气,心中腹诽,这女人死定了!

要知道,薄晏庭可是最讨厌陌生人的肢体触碰的,更何况还是推开他这样粗鲁的动作。

意外的是,自家总裁居然没有发飙,还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仔细的打量着女子。

“妈咪!”可乐看到妈咪,激动地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女人的大腿。

薄晏庭紧盯着她,动作迅速的站起身来,在看清女子后,英挺的身形忽然顿了顿。

“宝贝,你怎么一个人走的那么快,妈咪差点找不到你,都快要吓死了。”夏浠深吸一口气,在看到小可乐后,紧皱着的秀眉才慢慢舒展开来。

“妈咪,我没事,就是刚才这位叔叔撞到了我,但是他已经向我了赔礼道歉了。”小可乐笑盈盈的,圆溜溜的眸子弯成了月牙。

夏浠缓缓转身,薄晏庭的那张俊颜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瞬间石化......

沉默了片刻,夏浠屏住呼吸,脸色僵硬了起来,她紧张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还真是冤家路窄,下了飞机就能撞上。

“这位先生,谢谢你。”夏浠故意放低了声音,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事,以后一定要看好孩子。”薄晏庭清冷的声线缓缓响起,空气有半分钟的凝固。

真没想到,时隔多年,薄晏庭这个渣男都会关心起人来了。

夏浠眼神平静的看了眼薄晏庭,视线的余光又微微扫了周瀚文一眼,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拉紧小可乐的手,准备开溜。

“宝贝,和叔叔再见,我们要走了。”夏浠的嗓音依旧很低沉,她将小可乐的手抓的很紧,想赶紧从薄晏庭面前消失。

小可乐伸出手,还没来得及和薄晏庭说再见,就被夏浠拖着走了。

夏浠拉着小可乐,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薄总?”周瀚文看着自家总裁阴森的表情,心有余悸的问道。

“派人跟着她。”薄晏庭墨眸微眯,情绪翻滚着,夏浠母子俩早已消失在人海中,他这才收回视线。

刚才的女人,像极了他那位诈死的前妻!

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后,医院把夏浠和一个孩子的尸体交给了薄晏庭,薄晏庭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淡定的操办着夏浠的葬礼,实际上却瞒着所有人去做了DNA检测,显示结果,那具尸体和那个孩子自然是假的!

她居然用诈尸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欺骗自己!

薄晏庭对夏浠恨得牙痒痒,最好别让他发现她还活着!

夏浠带着小可乐刚出机场,就发现有人在身后一直跟着他们,她带着小可乐上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在机场路绕了好几圈,趁着一盏红灯的功夫,成功甩掉了身后的车。


夏浠带着小可乐安顿好住处以后,去商场采购一些生活必用品。

“妈咪,我想要这个!”小可乐肉乎乎的小手拿起小黄人,如视珍宝的捧在手心里,他双眼放光,满怀期望的看着夏浠。

看到孩子高兴,夏浠的眸光温柔,嘴角也向上扬起。

这个限量版的小黄人很难买,小可乐在国外的时候就想要了。

忽然,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出现在了小可乐身后,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小黄人手办,脸上还挂着沾沾自喜的表情。

“哼,这是我的。”小女孩穿着一条粉色的公主裙,头上还戴着顶价值不菲的皇冠,长得很是可爱,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傲慢。

“妈咪,她抢我东西!”小可乐急了,皱起眉头转身就和夏浠告状。

夏浠也头疼,心想着,怎么会有这么没家教的小朋友?

但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互相抢玩具很正常,大人在面对小朋友犯错误的时候要加以正确引导,不能来硬的。

夏浠只好弯下腰来,和小女孩讲道理,“小朋友,你手中的玩具是弟弟先拿到的,你能把玩具还给弟弟吗?”

“我不,是他先拿到的又怎样?你们又没有买单。”小女孩长了张精致的娃娃脸,说话的语气却高傲的像只孔雀。

那个手被她捏的牢牢地,丝毫不肯让步!

“可是,你怎么能抢别人手中的东西呢?弟弟已经想要这个玩具很久了。”夏浠语气温柔,面对小女孩桀骜的态度,也没有生气。

“他才不是我的弟弟,我凭什么要把玩具让给他,讨厌的家伙,快走开。”话落,小女孩还伸出手,狠狠地推了小可乐一把。

讨厌鬼,站在那里看的她心烦!

五岁的小女孩,力气可不小,小可乐没站稳,要不是夏浠眼疾手快接住了儿子,怕是早就被这个小女孩推倒在地了。

夏浠生气了!

“你这孩子,你的父母呢?”夏浠脸色严肃的盯着小女孩,气不打一处来。

她今天非得找这个小女孩的父母好好理论一番不可。

通常,孩子会变成这样,都是父母教的。

“要玩具是吧,好,我还给你!”话落,小女孩拿着手办狠狠地朝着地上砸去,“啪”的一声,小黄人落在地上摔碎了。

“妈咪,小黄人碎了。”小可乐心痛的快要哭出来,他觉得好委屈。

“十月,你怎么在这里,妈咪都找了你半天了,我们要去奶奶家吃饭了,快走吧。”一个女人迈着焦急的步伐,一身大牌的高定款,高挑的身材,脸上妆容精致。

赵颜珂!

夏浠怎么也没想到,回国后,她和赵颜珂的第一次遇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所以,她就是这个小女孩的妈妈?

夏浠墨镜下的美眸一点点冷了下来,清秀的脸上覆上了一层寒霜。

“妈咪,刚才这个小朋友抢我的玩具,那个......那个阿姨她还骂我,他们一起欺负我......呜呜呜......”十月一把投入赵颜珂的怀抱,委屈的哭了起来。

什么?贼喊捉贼?夏浠听了后,简直大跌眼镜。

“你胡说,明明是你抢了我的玩具,而且我妈咪根本就没有骂你,而是在跟你讲道理!”小可乐气急败坏的说道,双手愤怒的捏成了拳头。

赵颜珂一向性格跋扈,教育孩子的方式也是如此,她的脸色黑了下来,秀眉紧蹙着。

“我说这是哪来的乡巴佬,在商场里还要戴墨镜,是因为长得太丑了,不敢摘下眼镜见人吗?”赵颜珂冷冰冰的撇了撇嘴,眼底涌出一股愤怒。

夏浠皱了下眉,前两日她的眼睛长了麦粒肿,这才不得不带上墨镜,她平复了下自己复杂的情绪,过了半响缓缓开口。

“我刚才还在疑惑,是什么样的大人能教出这样的孩子,霸道无礼,满口谎言,见到你我总算是找到答案了。”

“你!你说什么?”赵颜珂瞪着眼睛,脸色黑白交加。

居然有人敢骂她!

“刚才你的女儿抢了我儿子的玩具,我和她讲道理,她非但不听,还推了我儿子一把,这也就算了,她还摔碎了玩具,并且诬陷我骂她。”夏浠下巴微扬,说话间嗓音清朗,在不该让步的时候她坚决不会退让半步。

“你们人多欺少是吧?母子俩联合起来欺负我女儿一个,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赵颜珂激动地说话的嗓音都大了几分。

听见两人的争吵声,周围的群众都围了过来。

“我可以替这位女士作证,刚才她并没有骂你女儿半句,反倒是你女儿,先抢了她儿子的玩具,这位女士只是在和你女儿协商,结果还被你女儿冤枉了。”一个戴着棒球帽,穿着一身运动装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赵颜珂双手绕环,目光鄙夷的扫了男子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又是谁?关你什么事?”

“刚才我在拍vlog,他们的对话我恰好全都拍进了。”男子将手中的云台举了起来,不等赵颜珂质疑,就直接把视频播放了出来。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

视频里的一幕幕被众人映入眼帘,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后,大家都开始指责起赵颜珂来。

“啧啧,这家教真是很重要呢,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比熊孩子更可怕的就是熊家长,年纪这么小,就如此蛮横无理,真是没得救了。”

“这小姑娘长得倒是挺水灵的,怎么被教成这样,小小年纪就会撒谎。”

“做母亲都不需要门槛的吗?这位女士也太惨了吧,遇到这种极品母女。”

......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将周围的过道围的水泄不通。

赵颜珂感觉丢脸极了,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气得她胸口堵得慌。

贱人,一群贱人!

“你们今天要是不向我们道歉,就别想离开这里。”夏浠上前一步,挺直了腰杆站在赵颜珂面前,一脸严肃的说道。

“道......歉?”赵颜珂咬牙切齿的,表情很是狰狞。

“就是,道歉,必须道歉。”

“道歉道歉道歉......”

围观的群众也起哄了,自觉把路堵死。

赵颜珂简直就是气疯了,放眼望去,周围尽是黑压压的人群,她不想这件事闹大,要是被薄家的二老知道,她就更进不了薄家的门了。

一番权衡之下,赵颜珂选择了妥协。

“这位小姐,对不起。”赵颜珂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却写满了不情愿。

“好没诚意哦。”夏浠摇了摇头,故意奚落着赵颜珂。

赵颜珂瞪了夏浠一眼,但很快,她就收起了自己凶神恶煞的目光。

重新低下头,这一次,赵颜珂的态度诚恳多了,“小姐,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给你添麻烦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夏浠不想再同这个坏女人说话,看着赵颜珂低头和自己道歉的样子倒是挺爽的,她的脚步往右边一跨,给赵颜珂让了条路。

五年前,赵颜珂把她气到早产,害的她的小可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女儿又无故失踪,如今她这样对她一点也不足为过,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夏浠都会让他们一一付出代价,她这趟回来,是为了完成外公的遗愿,重新振作赵氏集团,明天就是董事会了,夏浠在心底默默发誓,她一定要夺回公司,手刃渣男贱女,还要找回自己的女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