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傅西辞秦栀小说

傅西辞秦栀小说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不知道该怎么补救,霍鸣裕懊悔低下头:“抱歉……”发生这种事,是秦栀没料到的。她出声安慰霍鸣裕:“我们之前也不熟,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别放在心上。”霍鸣裕却将头低得更深。

主角:傅西辞秦栀   更新:2022-09-11 0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西辞秦栀的其他类型小说《傅西辞秦栀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知道该怎么补救,霍鸣裕懊悔低下头:“抱歉……”发生这种事,是秦栀没料到的。她出声安慰霍鸣裕:“我们之前也不熟,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别放在心上。”霍鸣裕却将头低得更深。

《傅西辞秦栀小说》精彩片段

秦栀……海鲜过敏?


霍鸣裕的身体瞬间僵硬起来,脸色更是差的不能看。


他口口声声说喜欢秦栀,却连她海鲜过敏这件事都不知道!


不知道该怎么补救,霍鸣裕懊悔低下头:“抱歉……”


发生这种事,是秦栀没料到的。


她出声安慰霍鸣裕:“我们之前也不熟,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别放在心上。”


霍鸣裕却将头低得更深。


半晌,他突然站起身,声音有些空洞:“秦阿姨,我想起我还有些事要忙,今天……谢谢您邀请我。”


说完,霍鸣裕甚至没有等秦母说话,就离开了包厢。


一时间,气氛说不出来的怪异。


而傅西辞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眼底凝着微凉的寒意。


他将虾皮剥掉,放进了傅暖暖的碗里。


看着傅西辞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秦栀心底压抑的情绪有些忍不住了。


不管霍鸣裕喜不喜欢她,总不该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


秦栀深吸了口气,紧紧盯着傅西辞。


“小叔,你太过分了。”


“过分?”傅西辞动作一顿,清冷的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你海鲜过敏难道不是事实?”


秦栀咬了咬唇:“你一直在给霍鸣裕难堪,不是吗?”


见两人似乎要吵起来,秦母连忙拉住秦栀:“秦栀,你怎么和西辞说话的?”


傅夫人也训道:“西辞,你怎么回事?”


傅西辞深深地看了眼秦栀,而后淡淡收回视线:“秦阿姨让我帮她考察,我觉得霍鸣裕不合适。”


秦栀赌气的开口:“既然是给我找男朋友,合不合适只有我知道。”


“秦栀。”傅西辞的脸色愈发阴沉。


“好了好了。”秦母打断两人,“秦栀,西辞是为了你好,而且我也觉得小霍那个人性格有点太内敛。”


秦栀没再说话,只是心底还有些闷堵。


吃完晚饭,秦栀跟着秦母离开。


路上她收到傅暖暖的消息:“秦栀,其实是我让霍鸣裕给你夹菜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都是我不好。”


“不怪你。”秦栀回复。


那么多道菜,海鲜只有鱼和虾,偏偏霍鸣裕就去夹了虾。


能怪谁呢?


回到秦家洗了澡后,秦栀打开了霍鸣裕的聊天框。


可犹豫了很久,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退出了聊天页面。


刚要关掉屏幕,秦栀瞥到傅西辞的头像。


她鬼使神差地点进他的朋友圈,里面意料之中的什么都没有。


头像是黑的,背景也是黑的。


和他这个人一样,冷冰冰。


但没继承傅氏集团之前的傅西辞,并不是现在这样的。


秦栀突然就想起傅西辞十七岁参加高中篮球比赛的那一天。


那天很热,只有她手里的冰水沁凉。


篮球场上的几个男生中,傅西辞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中场休息时,秦栀还没站起身,他就被好几个女生给围在了中间。


但他没接她们的水,而是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了秦栀的面前。


傅西辞背挡着阳光对她笑:“暖暖没来?”


秦栀把水递过去,轻轻摇了摇头。


有队友调侃着问傅西辞她是不是他的小媳妇。


被他皱着眉警告回去:“别乱说,领居家小孩,和我小侄女一个辈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当时的秦栀心底莫名酸涩。


篮球赛结束,傅西辞带着她往回走。


秦栀却突然停下脚步,紧盯着眼前那人干净帅气的背影问——


“我能一辈子跟着小叔吗?”



倏地震动的手机扯回了秦栀的思绪。


她回过神,打开微信。


意料之外竟是霍鸣裕发来的消息。


“秦栀,我有话和你说,明天可以见一面吗?”


晚上发生的事让秦栀有些愧疚。


她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下来:“好。”


翌日,下午两点。


秦栀走下出租车站定,抬眼便看见门牌石上鲜艳的大字——


樱育高中。


青春时代的回忆扑面而来,一时间,秦栀心中有些感慨。


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身后传来霍鸣裕的声音:“秦栀!”


他走近,歉意地笑笑:“我迟到了。”


秦栀摇头:“正好两点,我也刚到。”


此时正是二月份,高中学生们还在放寒假,校园里寂静无声。


两人并肩走进大门,往前便是一座人工喷泉,但里面却根本没有水。


霍鸣裕淡笑:“我们上学那阵,这个喷泉就没喷过水,现在还是这样。”


“是啊。”秦栀跟着笑了笑,“就是个摆设。”


走过喷泉,是一圈四百米的操场。


跑道的中间是假草丛和足球场。


走上操场,霍鸣裕侧眸看向秦栀:“我记得那时候你最怕的就是体测,每次跑完八百米肯定要被扶去医务室休息半天。”


秦栀早已不是当初的少女,脸上没有半分羞赧:“体能差劲,也是没办法的事。当年为了让我顺利过考,我小叔还……”


声音戛然而止。


秦栀敛了半分笑,没再说下去。


霍鸣裕也收回目光,两人继续往里面走。


教学楼看上去除了变得有些旧之后,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走上五楼,最尽头的教室就是两人曾经的班级。


门没有锁。


推开门的时候,正好一阵风从窗口吹过来。


秦栀发丝都被扬起,有那么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好多年前。


那个单纯天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的高中生涯。


霍鸣裕也是同样的感觉。


他情不自禁地看向身边的女生,心脏在胸口中不受控制地乱跳。


走上讲台,霍鸣裕拿起一根粉笔笑起来:“秦栀,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班主任?他最喜欢拿粉笔头打人。”


秦栀笑着点头:“当然记得。”


霍鸣裕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你还记得……自己坐在哪里吗?”


没多想,秦栀走到曾经的位置坐下。


刚坐好抬头,就见霍鸣裕也坐在了自己的位置。


而后,他将头向后偏转四十五度,正对上了秦栀的双眼。


霍鸣裕已经数不清他这样偷偷地看过她多少次。


秦栀看着他,身形一顿。


两人都没说话,空气安静地只剩下风声在耳边环绕。


很多年前的霍鸣裕,心中的梦想不是要考上多好的大学,而是希望能有一天,可以站在秦栀的身边。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


沉默了半晌。


霍鸣裕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开口:“秦栀,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很自卑的人。”


“你太优秀太美好,所以我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


“高中之后我就再没有过你的消息,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八年,能再次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我以为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霍鸣裕扯出抹笑,满是苦涩,“但……现在的我还是根本配不上你。”


秦栀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地看着霍鸣裕。


她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他让她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曾经那个,明知道可能会得不到回应,还执着地喜欢着傅西辞的自己。


她抿了抿唇:“霍鸣裕……”


但霍鸣裕没有让她说完。


他站起身,一步步走到秦栀面前,仰头看着这个他喜欢了好多年的女孩:“但是秦栀,我还不想放弃,我想要继续追上你的脚步。”


“你……能不能等等我?”



这天之后,秦栀再没见过霍鸣裕。


后来才知道,他出国了。


而在工作室的装修全部竣工后,秦栀也重新投入了自己的事业。


开业那天,秦家和傅家的人都来了,就连傅暖暖的儿子都被她抱了过来。


一众人走进工作室参观,傅暖暖拉着秦栀走在最后面小声问:“所以你怎么回答霍鸣裕的?”


秦栀顿了顿:“我没有回答。”


“啊?”傅暖暖惊讶地叫了声。


好在几个长辈的注意力都不在她们这里,并没有看过来。


秦栀无奈地看了傅暖暖一眼,傅暖暖又压低声音:“那你这算是拒绝,还是默认要等他啊?”


还没等到回答,秦栀突然瞧见余光中走近一道身影。


下意识转头看去,是傅西辞。


傅暖暖连忙站直身子:“小叔,你怎么来了,公司不忙吗?”


傅西辞双眸清冷:“下午的事都推掉了。”


话外之意,他是专门腾出时间来庆祝她工作室开业的。


秦栀看着他的侧颜,眼前倏地浮现出那天在高中学校墙上看见的“往届优秀学生榜”。


傅西辞是当年高考的理科状元,秦栀是五年后的文科状元。


期间樱育高中再没出过什么优秀学生,两人的照片竟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被放在了一起。


十八岁的傅西辞,十八岁的秦栀,照片贴在红色底面上,像结婚照一样。


那天,秦栀看了很久。


傅西辞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礼盒。


他伸出手递给秦栀:“开业礼物。”


秦栀顿了顿,接过轻轻说了声:“谢谢小叔。”


拆开来看,是最新款的绘图板。


秦栀有些出神。


从小到大,傅西辞送过她很多礼物,每一样都是她喜欢或者需要的。


这次也不例外。


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在秦栀心里蔓延。


秦母在这时走了过来。


看见这一幕,她笑着说:“还是西辞有心,我们这些做长辈的都没准备礼物。”


“应该的。”傅西辞对秦母礼貌地微微颔首。


“秦栀,”傅夫人拉起秦栀的手,柔声道“你还想要什么,奶奶给你买。”


秦栀正要摇头,秦母却先开口:“她呀,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个男朋友。让西辞赶紧帮着找个男朋友吧。”


话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栀的身上。


傅暖暖觉得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上前一步准备转移话题。


但就在她刚要动的时候,秦栀开口了。


她把傅西辞送的绘图板放在桌上,清浅一笑:“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傅暖暖怔住了,但四肢更僵硬的人是傅西辞。


他紧盯着秦栀,想从她脸上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但他心里颤栗了一下,因为秦栀期待的表情竟不像是假的。


这种要失去什么的感觉,傅西辞三年前体会过一次。


傅暖暖怔怔地问:“秦栀,你怎么突然就想……找男朋友了?”


秦栀垂下眼睫,掩去眼底的所有情绪。


“我这么大都没谈过恋爱,期待不是很正常的吗?”


傅西辞冷冷出声:“感情不是儿戏。”


秦栀看他:“小叔给我找的男朋友,想来一定是最好的。”



两人的视线缠在一起片刻,傅西辞先挪开了视线。


他没再说话。


秦母高兴又欣慰,拍了拍秦栀的肩膀:“这就对了,你这孩子终于开窍了。”


见秦栀松口,傅夫人连忙顺势去催自己的小儿子:“你呢,你什么时候才能带个女朋友回家?”


傅西辞的喉结轻颤了下,谁都没发现。


他不露痕迹地撇开眼,这副模样落在傅夫人眼里就是无声的反抗。


但他却是淡声回道:“我不急,等秦栀嫁出去……再说吧。”


在所有人听来,他的声音依旧平稳,让没有喜怒哀乐。


但只有傅西辞自己知道,他在极力地克制着慌乱。


秦栀的心莫名一颤。


她没有去细究原因,唇边笑意说不清是淡了些还是浓了些。


“那就,麻烦小叔了。”


两家人陆续离开工作室。


傅西辞将傅夫人送回老宅之后,又返回了公司。


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可他坐在办公室里,始终心不在焉。


秦栀那期待的表情在傅西辞眼前不断重复地上演。


她说,她想谈恋爱了。


傅西辞心底的躁意愈来越浓,他搁下钢笔,打开身侧上锁的抽屉,从最底下抽了张照片出来。


照片上,秦栀和一个男生走在帕森斯学院的林荫路上。


她笑颜灿烂,微微侧着头看向男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


是,傅西辞早就知道秦栀这三年的去向。


在傅暖暖第一次飞往纽约,去找秦栀的时候,他就知道。


于是他也去了。


隔着很远的距离,远远地看上一眼,就离开。


直到撞见照片上的这一幕,傅西辞再没去过帕森斯。


当时看见秦栀和一个男生并肩亲密地走在一起,傅西辞的心脏仿佛被一把冰冷的利刃刺穿。


他压抑的情感叫嚣着想把秦栀从别人身边抢回来。


但理智终究打败了感性。


在傅西辞发现自己对秦栀的感情,又决定放弃这段放弃这段感情开始,他就不断地在心里建筑起一堵城墙。


他明白,既然他不打算给秦栀爱情,那么总会有人给她。


他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面对她和别人恋爱、结婚乃至生子。


却没想到,仅仅是看到秦栀和其他男生走在一起,他的那座城墙就崩塌成了一片废墟。


看着那张照片,傅西辞不自觉地捏紧手,指节都是发白的。


半晌,他才将照片放回抽屉,再次上了锁。


有些事注定要成为秘密,就像他对秦栀的爱,永远不见天日。


另一边,工作室。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秦栀坐在沙发上舒了口气。


桌子上还放着傅西辞送的那块绘图板,她看着,渐渐有些出神。


看了好一会儿,秦栀扯回思绪,起身走向办公桌准备去画稿。


刚抬步,工作室的门被推开,门上的风铃撞在一起叮铃作响。


秦栀以为是客人,浅笑着转过身:“你好,欢迎……”


余下的话戛然而止。


门口站着的白衬衫男生嘴角扬起温柔的笑,声音好似和煦的春风。


他轻轻挥了下手:“秦栀,我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