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地府小卖部

地府小卖部

久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地府小卖部》是一部短篇小说,小说内刻画了陆渊陈念安等角色,这些角色的刻画都是极为入木三分,让读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我在地府开了个小商店。地府没有货源,我只能托梦给我阳间的男朋友,请他帮我烧点下来。一个月之后,我男朋友怒了。「死了之后你在下面玩儿的挺嗨啊,这些玩意儿,活着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跟我试试呢?」

主角:陆渊陈念安   更新:2023-01-14 14: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渊陈念安的其他类型小说《地府小卖部》,由网络作家“久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地府小卖部》是一部短篇小说,小说内刻画了陆渊陈念安等角色,这些角色的刻画都是极为入木三分,让读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我在地府开了个小商店。地府没有货源,我只能托梦给我阳间的男朋友,请他帮我烧点下来。一个月之后,我男朋友怒了。「死了之后你在下面玩儿的挺嗨啊,这些玩意儿,活着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跟我试试呢?」

《地府小卖部》精彩片段

在我去世满一年的时候,我决定在阴间做点小生意。

考察了许久,我发现地府里头居然没有情侣店铺。

发现商机的我立刻拿出全部积蓄盘了家店铺。

只是地方有了,东西要从哪里搞?

思来想去,我把主意打到了我当年的冤种男朋友身上。

用最后一点烧纸钱买通了梦官,晚上我便入了男朋友的梦。

「老公、老公,人家好想你。」

一年没见,陆渊似乎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他身上穿的还是当年我和他在一起时买的睡衣,似乎很久没修剪的发丝柔顺地趴在头顶,身材比以前瘦了很多,只有那副俊帅的死人脸不改当年。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眼里带着冷漠。

我心里一紧,狗男人该不会是忘了我吧!

就在我想做点什么唤起他那点可怜记忆的时候,陆渊才终于开口「嗯」了声,算是回答。

我松了口气,能记得我就是好事。

我钱少,梦官只给了我五分钟的入梦时间。

来不及叙旧联络感情,我只能硬着头皮往陆渊身上贴,「老公,没有你的日子好寂寞,如果你能帮帮我就好了。」

「哦?怎么帮。」

「特简单,就给我寄点什么 DIY 工具就行了。」

时间有限,我一股脑把事先想好的进货清单一股脑全报了出来。

下秒,我发现陆渊的耳根……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我根本来不及听,梦官就终止了我的梦境。

回去之后我这颗心七上八下的,其实对于陆渊是不是会给我烧东西这件事儿,我一点底都没有。

死了一年,这货连一张纸钱都没给我烧过。

但除了他我也找不到别人。

我总不能让我年迈的老父亲和老母亲给我烧这玩意儿吧!

在通货驿站焦急等待了大概三四天的时间,就在我以为这次失败的时候,我终于收到了阳间寄给我的包裹。

看着上头龙飞凤舞地写了个「渊」字,我大喜。

拆开一瞧,我在梦里头列的清单,一个不差全在里头。

苍天,陆渊这次终于做了回人事儿了!

陆渊给我寄的东西,在地府可当真算得上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毕竟谁会好意思让家里人给烧这个不是?

店铺开张,立刻引来了无数死鬼追捧。

很快,所有的商品抢购一空。

阴间的鬼要想入人间的梦境不便宜,但是我依旧秉持着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的豪气,带着我最近的全部劳动所得,雄赳赳走到梦境管理处,将冥币全部拍到了梦官脸上。

「这次,来一个小时的!」

陆渊睡眠时间少,我跟着梦官打了好几个小时的牌之后,才终于等到这人睡着了。

我看了眼墙上的表,凌晨三点。

「你睡得也太晚了吧。」

陆渊好像还在公司,身上穿的衬衫微皱,苍白的脸颊微红,好像才应酬回来,人就窝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我走过去嗅了嗅,「还喝酒了?」

对方先是愣愣地看了我几秒,确定了我是谁之后才慢慢收回视线,又是一声「嗯」。

反正时间充裕,我索性盘腿坐下,「你可得保重身体啊,年纪轻轻就熬夜酗酒的,你知道我在那边等了多久,才终于等到你睡着的么。」

害得我多输给了梦官 100 冥币。

陆渊冷笑,「你还在乎我的死活啊,一年过去了也没见你过来看过我。」

「我当然在乎!这不是、这不是以前没机会,现在我不就来了么。」

我脸上赔笑,心里琢磨万一陆渊要是真死了,可就没人给我供货了。

我挠了挠头,打算切入正题,「那个,上次你给我烧的东西我收到了。」

陆渊抬眸,等待着我后面的话。

我咽了咽口水,「咱就是说,能、能再给我烧点吗?」

闻言,陆渊笑了。

笑得藏在最里面那颗小虎牙都露出来了。

「陈念安,你是不是在下面背着我有狗了?」


「你这么爱玩,怎么活着的时候没想到跟我试试呢。」

没想到跟我试试呢……

跟我是试试呢……

试试呢……

一连串打马赛克的画面从脑海里钻出来,我面红耳赤地逃离梦境。

回来的时候,梦官正翘着二郎腿玩儿俄罗斯方块。

那款儿童游戏机,还是去年他家儿子烧给他的。

成天带着,宝贝着呢。

见我出来,他把游戏机装兜里,「还剩 20 分钟呢,咋提前出来了?」

我又想到陆渊的话,拍了拍压根就没有知觉的脸,「20 分钟先存着吧,等下回用。」

说完我也不等梦官回话,一溜烟跑了。

这次算是谈判失败了。

我没能糊弄陆渊给我烧东西。

死鬼客人们整天到我店里催货,整得我焦头烂额。

就在我想再找点什么渠道的时候,通货驿站那边联系我,说有我的阳间包裹。

箱子上面的「渊」闪着金光,心间微动,打开一看里头满满当当地全是我要的东西,种类甚至比上次还丰富。

还有很多我连见都没见过的品种。

陆渊是什么财神爷!

我迫不及待地把他们全都拿出来打算摆上展架,就瞧见最下面压了一张卡片。

是陆渊用黑笔写完烧过来的。

字迹遒劲有力:「下次再跟我要东西,就把使用体验写成报告念给我听,每件商品不低于 800 字。」

用户体验报告?

还不低于 800 字?

我盘点了一下陆渊给我寄过来的商品个数。

基本上是一篇长篇小说的体量。

以前我咋不知道陆渊还有这癖好!

坦白说,这些东西我一个都没用过。

但任何情况都不能阻挡我想搞钱的决心。

我当即在店内发起了用户使用评价活动,凡是反馈超过 800 字的,都会给一张本店的优惠券。

在我的机智营销之下,不出一周我不仅卖光了商品,还收获了辞典那么厚的测评报告。

我昂首挺胸刚到梦境管理处,不等我说,梦官率先问道:「又要入梦?」

「嗯哼。」

梦官皱眉,「没哪个死人天天花这么多冥币去活人梦里的,连乔布斯来地下之后都没像你似的这么嘚瑟。」

我嬉皮笑脸,「我这不是照顾你生意么。」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

梦官把入梦的大门打开,原本我以为又要等很长时间,没想到这次却异常顺利。

进入虚幻之后我看了眼时钟上的表,下午七点整。

「你怎么睡这么早?」

再一瞧,陆渊身上穿了件笔挺的白色衬衫,下面是一条休闲长裤,发型应该是精心打理过,还喷了喷雾定型。

右手的手腕戴着过去我送给他的手表,表带已经磨得有些泛白,但丝毫不影响他身上的贵族气质。


谁睡觉会穿成这样,也太骚包了吧。

我狐疑,「你该不会早就知道我今天回来,刻意等着我吧?」

结果换来的是陆渊一声冷笑。

得,算我自作多情了还不成。

陆渊坐在转椅上,就跟教父似的,修长的手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扶手,「又找我要东西?让你做的作业,做完了吗?」

还作业。

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我从包里掏出征集的用户体验,双手奉上,「您要求的用户体验感受,小的已经都写好了,请您审阅。」

陆渊接过去翻了翻,突然抬头,「这都是你自己用完了之后写的?」

闻言我心中一紧。

来之前内容我都看过一遍了,所有涉及到名字的我都删掉了,莫非还有漏网之鱼?

我一边应着「是」,一边不放心地探头过去,也想要瞅瞅。

陆渊翻开其中的一页,「你自己念念。」

我眨了眨眼,按照他指的地方念道:「用户体验极佳,全程都想和男神做羞羞的事。真应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还算是情真意切、有礼有节。

我不耻下问,「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陆渊挑眉,「谁是你男神?」

卧槽,居然在这儿等着我呢!

「您听我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这我没法解释!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回了句,「你,你是我男神!」

闻言,陆渊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好了。

连万年没有弧度的嘴角都轻轻扬了起来,眉眼间透着几分满意。

「算你表现不错,想要什么告诉我吧。」

这还是我认识陆渊以来,头一遭发现这人居然这么帅!

我实在没忍住冲过去抱着陆渊 MUA 地亲了一口,「老公万岁!」

陆渊显然愣住了片刻,像是不可思议地伸手触了触我的脸,盯着我的瞳孔微微放大。

我知道他想问什么,开口说了句:「这是梦呀。」

梦境是虚幻的。

却也是这阴阳两界中,唯一真实的存在。

我说完,我发现陆渊的眼眶红了。

良久,才收回放在我脸上的手。

钟声响起,又到了分别时间。

我说,「陆渊,你多给我烧点东西吧。」

陆渊没回我。

但我知道,他会的。

有了陆渊的帮助,我的生意如火如荼。

按照这个吸金速度,不出意外再干几个月我就能冲进东南片区富鬼榜 TOP 100。

可惜我没攒钱。

所有赚的钱,我都用来和陆渊见面了。

「你这样没有节制可不行啊。」

我挥金如土的模样,终于连梦官都看不下去了,提醒我,「你已经死了,人鬼殊途,你老进去跟个大活人谈恋爱算怎么回事儿。」

「谁谁谁谈恋爱了,我就是去进货的。」我昂着头不承认,「我这是为了生意能可持续发展,纯属前期的战略投资。」

「哼,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梦官没好气,「跟你说了也白说,滚滚滚赶紧滚进去。」

梦境之打开,陆渊已经在等着我了。

我自然地跑过去揽住了陆渊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口的位置,甜腻腻地喊了声:「老公!」

陆渊咧了咧嘴角,想伸手抱我,但又没力气地收了回去。

我没意识到陆渊的异常,有点兴奋,「这次我们有两个小时的见面时间,开不开心?」

「嗯。」

我靠在陆渊的身上,唠唠叨叨,「你知道我前些天在地府看见谁了么?老张,就咱们那个高中班长,听说是癌症走的。啧,你说年纪轻轻的,去年才刚结婚吧?」

我话音刚落,就感觉陆渊身子僵了僵,不答反问:「如果我现在死了,是不是也能遇见你?」

我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陆渊在说什么。

「你怎么会有这种思想?陆渊,你不能死,你得好好给我活着。」

「为什么?」

陆渊歪了歪头,似是不解。

「你当年就可以走得那么轻松,为什么我不行?」

「那不是情况不一样么。我是救人死的,也算是上了新闻的英雄好么,你这算什么。再说了,我爸妈还有我姐顾着,我光棍一条没什么牵挂。你爸妈就你这一个儿子,将来年纪大了全指着你呢。」

「光棍一条?」陆渊看向我,「陈念安,你豁出命救人的时候,想过我吗?有时候我根本就是在怀疑,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陆渊眼底泛着水光,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住情绪。

「不是这样的。」

我摇头想解释,但还没说出口,梦境开始撕裂。

我被迫弹了出去。

「怎么回事?」

我跑到梦官那边,「不是说可以两个小时么,为什么时间还没到就结束了?」

梦官也一脸奇怪,「不应该啊,难道是系统出问题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