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大唐开局一间火锅店

大唐开局一间火锅店

杰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刘意的梦想是开一家火锅店,没想到这个愿望竟然在大唐实现了!他是一名穿越者,刚开局便继承了一间小酒楼,原本以为在系统的帮助下,定能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系统是个坑货,迟迟未能激活成功。酒楼因为经营不善,马上就要关门大吉!为了生存,刘意决定变通,就这样,经过多番努力,一家火锅店如火如荼的开了起来……

主角:刘意,李世民   更新:2022-07-15 23: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意,李世民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唐开局一间火锅店》,由网络作家“杰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刘意的梦想是开一家火锅店,没想到这个愿望竟然在大唐实现了!他是一名穿越者,刚开局便继承了一间小酒楼,原本以为在系统的帮助下,定能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系统是个坑货,迟迟未能激活成功。酒楼因为经营不善,马上就要关门大吉!为了生存,刘意决定变通,就这样,经过多番努力,一家火锅店如火如荼的开了起来……

《大唐开局一间火锅店》精彩片段

长安。

永安坊的一处寻常小酒楼内。

刘意正百无聊赖的伏在掌柜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街道上来往人流。

“要是再没有客人来,下月这酒楼恐怕就得卖了才行。”

说着,他叹了口气,随后心念一动,一道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光幕出现:

【系统正在激活中......5%......】

“这什么破系统啊,都快一个月了,还没激活成功。”

其实刘意是穿越者。

一个多月前穿越到了现在的大唐,继承了这间普普通通的小酒楼。

同时还觉醒了穿越者必备金手指,但奈何这玩意一直处于激活中,根本就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功用。

自从继承这间酒楼以来,生意是每况愈下。

前几天因为工钱发不出,后厨的几位师傅都选择离开了。

现在整个酒楼内除了刘意自己,就只剩下一位跑堂的小二张大牛。

要不是小二无处可去,不然只怕也早就跑路了。

......

“不行!”

“再这样下去,只怕还没等到系统激活,我就饿死在这长安了。”

刘意忽然站起身。

他觉得自己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必须得求变!

至少在系统激活之前能够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下去。

经过这几天苦思冥想,刘意想到了一个出路。

前世,他曾在捞海底火锅做过厨师。

因此刘意想到的就是能不能在唐朝开一个火锅店?

现在的问题就是......

去哪里找辣椒?

或者说辣椒的替代品。

既然决定要做火锅,那没有辣椒是绝对没有灵魂的。

但现在还处于唐朝贞观年间,根本就没有辣椒。

这玩意原产是来自于墨西哥,15世纪末才被哥伦布发现并传回欧洲。

直到明朝才进入到国内。

也就是说,现在根本就没有辣椒。

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寻找辣椒的替代品。

想到这,刘意连忙叫来正蹲在门口打盹的店小二张大牛问道:

“你知道什么东西是辣的吗?”

小二张大牛愣了愣:“辣?”

“东家你说的是辛辣吧?生姜、花椒、胡椒都可以!”

因为这个词单独很少会提及,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没有其它的了吗?”

张大牛摇摇头。

刘意皱了皱眉,生姜花椒这些虽然会有一些辣味,但这种味道并不足以支撑火锅辣的味道。

“现在......只能试试看,不知道还能保留几分正宗火锅味。”

刘意喃喃道。

随后他吩咐张大牛去市场买上火锅需要的食材回来。

之前这种工作一般都是后厨的师傅去干。

但现在整个酒楼就剩下他与张大牛两人了,所以只能让后者去。

而他自己则前往后厨。

刘意这是要准备做一份带有测试效果的火锅出来。

如果味道尚可,不算差的特别远的话,也可以了。

历史上,关于火锅的起源有两种说法。

前者称始于三国,或者隋炀帝时,史书记载的铜鼎,便是最开始的火锅。

后者又称开始于东汉,有文物出土“斗”,专家经过查证,说着才是火锅前身。

但像刘意这般后世做法的火锅,在唐朝绝对是头一遭。

就算味道不是特别正宗,但只要不是差的太远,绝对可以帮助整个酒楼,做到起死回生。

......

经过一整个上午的忙碌,刘意的第一份火锅终于出炉了。

经过尝试之后,他发现除了辣味没有太浓烈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东家!”

“这到底是什么菜?!”

店小二张大牛品尝过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只需要把食材放里面煮一煮,并且吃起来口感如此丰富,极为好吃。

简单!

美味!

他从未吃过这样的食物。

刘意微笑着摇摇头,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道:“准备一下,明天我们重新开张推出这款新菜。”

......

“繁华街头,人潮汹涌,百姓生活都很富足呀。”

街头上,出现了两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从其穿着打扮来看,威严十足,贵气逼人,这绝不是凡夫俗子能够拥有的气度。

只听之前说话之人继续道:“这一切都离不开陛下的贤明治理啊。”

另外一名男子轻声笑道:“无忌,你我每日公务繁忙,如今得闲出来看看民生也是好事。”

“不过......”

“既然我们是来观察百姓生活的,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身份的好,以后你就称呼我为李公子吧,然后我就叫你孙公子,如何?”

长孙无忌闻言,顿时脸色微变道:“不可!陛下,您是何等尊贵,臣怎敢僭越称您为......”

李世民挥挥手,打断道:“无妨,既然是我说的,你照做就是,绝不会怪罪于你。”

说完也不给长孙无忌反驳的机会,李世民便朝前走去,融入了坊市之中。

见此情况,长孙无忌无奈的只好跟上去。

穿过永安坊一众店铺人流,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坊市深处。

这时,一间略带喜庆的小酒楼呈现在眼前。

李世民看到后,顿时驻足,颇为好奇的观察了一番。

这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小酒楼,外墙有些斑驳,显得很有岁月感。

略显陈旧的酒楼,此刻正挂上了几块红色的大布。

交叉的红布下挂着一块牌匾:火宫殿。

“这名字有意思。”

长孙无忌轻笑道。

酒楼门口立着一块硕大的门板,上面用木炭书写着四个大字“开张大吉”。

如此简陋,但又有点别致的商铺开业引起了李世民的兴趣。

刘意很快便注意到门口有两人站着观察自己的酒楼,尤其是看到这两人穿着打扮极为不凡之后,他连忙迎了出去。

“二位客官,本店重新开张,新推出一样十分特别的菜肴,要不进来坐坐?不好吃不要钱。”

听到这话,李世民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刚到他们行走到这,肚子也有些饿了。

“孙公子?如何?要不进去尝尝?”

长孙无忌连忙点头道:“店家如此热情,试试无妨。”

闻言,刘意对店内叫道:“大牛!先别忙活了,过来招待客人!”

说完,他引着两人往里走去。

一边走一边问道:“二位贵客怎么称呼?需要雅间的话,可以去我们二楼,临街风景、河边微风,皆可享受。”

刘意继承的这家酒楼,背靠永安坊唯一的河渠,前临坊市街道。地段可谓是相当不错了。

长孙无忌微微笑道:“我姓孙,这位公子姓李,我们都是行至长安的商人。”

“姓李?”

刘意愣了愣。

不过很快又释然了。

大唐对于国姓并没有很限制,寻常百姓只要不是故意去玷污辱化,尤其是原本的李姓氏族,并不用改姓。

“那就去二楼雅间看看。”

......

没过一会,刘意便端着一个盛满汤底的大锅端进了小房间。

跟随其后的是端着各种生切好的菜式,荤的、素的都有。

只不过由于古代对于猪肉的一些偏见,荤的中大都是一些经过简单处理的羊肉。

“这是本店的新菜式,由于今日开张,小店免费赠送这些吃食。”

李世民见到如此奇特的菜式,不免有些惊讶的问道:“店家,这汤配料如此之多,而且这些食材都是生的,我们该如何吃呢?”

长孙无忌倒是若有所思:“这似乎是古董羹?”

刘意笑着将大锅汤底放在改造过后的桌子上,又接过大牛手中的食材,低声吩咐道:“去,拿一些柴火来。”

随后转头对李世民两人说道:“两位贵客见多识广,这确实脱胎于古董羹的一种吃法。”

“只需将这些生食放进锅内煮煮,便可捞出来现吃,简单方便。”

李世民久居深宫,平日里对于新奇吃食也不太上心,听到这自然是忍不住用筷子夹起盘中羊肉就放进大锅内。

因为大锅刚从后厨端出来,里面的汤底还在沸腾当中,顿时发出一声“咕咚”声,紧接着整块羊肉开始泛白卷曲。

看着忙前忙后的刘意,李世民招呼道:“店家,你也别忙活了,坐下来跟我们一块吃点?我刚好想跟你打听个事。”

此次出宫,他有一个两个目的。

一是为了看看在自己的治理下,现在的民生如何。

二则是想听听民众对于自己的看法,毕竟登基之事在外人看来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

刘意看了看门外,见也没有什么客人过来。

眼前的两人从其穿着谈吐来看,身份不低,又是行商。

若是能服务好,说不定以后还能给自己店里带来一些客源。

微微思索后,他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长孙无忌有点不解的目光中,李世民轻咳一声,问道:“店家,看你在这长安所待时日应该不短,对于当今圣上,你是如何看待的?”

接着,他又补充道:“或者说,大家对于当今圣上是如何看的?”


刚坐下的刘意,听到这话,瞬间站起身。

看着眼前的两人,他有些震惊。

什么鬼?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俩商人竟敢妄议当今天子?

并且还想拉自己下水,听我的想法?!

难道现在大唐已经开放到如此地步了?

还是说......

眼前的两人不安好心。

自己这刚穿越过来,还没好好享受生活呢,可不想死在这上面。

刘意当即摇头道:“这可不兴谈论啊,两位客人,天子岂是我等妄议的存在。”

一旁的长孙无忌同样惊讶的看着李世民。

后者笑道:“店家无事的,当今圣上可没有推行言论获罪的制度,再说了,现在只有你我三人所在,难道我还能去状告你不成?”

李世民哈哈笑着,继续道:“无非也就是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长孙无忌算是看出其中缘由了,于是帮腔道:“是啊,掌柜的你就说说呗,不论什么,此番言论只入我们之耳,绝不外传,而且......”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若是你说得好,本公子重重有赏。”

说完,长孙无忌从怀里拿出一块拇指粗细的金条放在桌子上。

“呃......那我就简单说说吧。”

刘意抿了抿嘴唇,只觉喉咙有些发干。

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因为那根金条。

虽然那根金条很亮,很润。

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一个贪财之人。

虽然现在极度缺钱。

就是简单的想聊聊而已。

毕竟后世那么多想法存在脑海里,不分享点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得劲。

“其实按我的理解,当今天子自然是一位雄主,更是一位圣德贤明的皇帝。”

“大唐能够现在这番盛世之景,当今圣上绝对功不可没。”

“前朝暴隋,民不聊生,易子而食之事层出不穷。”

“唯我大唐结束了这纷争乱世,为天下百姓开创太平。”

“而当今天子即位之后,励精图治,继往开来打造出现有的大唐盛世,我想天下百姓无不心怀感恩。”

......

一番话出来,听得长孙无忌那是一个目瞪口呆,听得李世民是心花怒放,眼中异彩连连。

刘意不傻,他虽然答应聊聊,但也绝对不会去聊什么不好的事情,所有的言语都是奔着夸赞去的。

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鬼知道眼前两人会不会偷偷去告发自己。

李世民有些激动道:“店家,这可是你的肺腑之言?”

刘意脑海中还在组织措辞,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神色有点不对劲,点头回道:“你们又不是当今天子,我用不着说好话去讨好,自然是肺腑言论了。”

“好!店家此番言论当浮一大白,小二上最好的酒!”

李世民大声喊道。

刘意心中一喜。

之前他问过,这两人可是说有要是在身不方便喝酒。

当时他还有点失落,毕竟酒楼主要靠什么盈利?那当然是酒水啦!

如今自己一番言论,竟然带来一笔额外收益,自然是欢喜的。

而长孙无忌那边则笑着说道:“掌柜的,你这番话要是被当今圣上知道,必定会龙颜大悦啊。”

刘意摆摆手,不在意道:“这有啥,我这升斗小民之言怎可能入天子之耳。”

说着,他看向桌上的那根金条,笑着继续道:“孙公子,这金条......”

“哈哈哈哈!”

见到刘意这副爱财的模样,李世民两人顿时乐了。

长孙无忌伸出手示意拿走,说道:“我事先既然说了,掌柜的现在自然可以拿走。”

刘意没有犹豫,直接将金条拿在手中。

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是真的!

李世民见状,从自己怀里拿出一块更大的金条,足有两指来宽。

“店家,你是如何看待人们口中的玄武门之变?”

此话一出,长孙无忌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眼神更是死死盯着刘意,生怕他口无遮拦说出什么话来。

因为他知道,这事在朝堂之中可是天大的禁忌。

没有人敢谈论这个,也没有人敢去提这个。

如果说今日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别人,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信,甚至子女。

长孙无忌绝对会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

但现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是圣上本人,他只能祈祷这酒楼的掌柜别好死不死乱说话。

不然的话......

“这件事怎么说呢,要看从哪方面去看待了。”

刘意沉思了一会,开口道。

“如果是从长远来看,这绝对是一件足以改变整个华夏文明格局的事情。”

“因为在当今圣上发动玄武门之变以前,其实我们大唐就已经摇摇欲坠,面临亡国......”

“大胆!”长孙无忌脸色惊变,腾地一下站起。

对方如此大的反应倒是吓了刘意一跳,看着眼前的孙公子,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

一旁,李世民出声道:“坐下。”

随后他对着刘意笑道:“店家请继续,孙公子他是一时没听过这种言论,惊讶所致,不必介怀。”

“可他......”

长孙无忌悻悻坐下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李世民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于是只好顺着话对刘意道:“让掌柜的见笑了。”

李世民也道:“店家还请细说,你为何认为当时的大唐已经面临亡国的危险呢?”

刘意砸吧了两下嘴,没有多想的继续道:“玄武门之变前,我大唐在整个北方常年大范围高频率强烈度的入寇下已摇摇欲坠,人口单薄,经济疲弊,被北方大摊子军事持续吸血,兵役徭役居高不下,高层激烈内斗,后院农民起义,有亡国之虞。”

“当时我记得,短短半年间异族入寇达到十余次。”

“当今天子登基之时,当月东突厥兵临长安城下,足见突厥之强盛和不可一世。”

“高祖五年抗突形势日益糜烂,当今圣上登基当月就彻底解决。”

“这足以证明玄武门之变是一件多么伟大正确的决定。”

“这已不是一人一家之私事,而是国家民族兴亡之公事!”

......

听完后,李世民直接拍手称快道:“好一句‘不是一人一家之私事,而是国家民族兴亡之公事’!”

此时,李世民与长孙无忌看着刘意的眼神变了。

后者还好,只是一种惊讶和好奇。

尤其是李世民本人,那种欣赏、找到知己的眼神十分炙热。

“来!店家,这块金条你收着。”

说着,李世民亲自将桌上的金条郑重放在刘意的手中。

“今日听店家你说的,实在有趣。”

“孙公子,饭钱给店家。”

一天收到两根金条,还有饭钱,刘意自然是开心不已。

心想自己果然没有判断错。

眼前的两人确实富得流油,也不枉自己这番卖弄口舌。

“二位客观慢走,下次还来啊!”

送到门口,刘意高声笑道。

......

李世民两人走出酒楼之后,很快便离开了永安坊。

此时的两人脸上哪里还有之前半点和善的模样。

一举一动尽皆具有上位者的磅礴大气。

尤其是走在前头的李世民,其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皇者霸气让周围人不自觉的绕道而行。

“你觉得刚刚那店家如何?”

长孙无忌微微思索回答道:“那两番言论若出自其真心,说明大唐在陛下的治理下,人心已尽归,大唐以后只会越来越强盛。”

“他并不知我等身份,所言所行自然是出自真情实意,若大唐人人如这店家一样,何愁突厥之患?何愁大唐不兴?”


此时的李世民,别看其表面平静如水,古井不波。

在听完刘意的言论之后,内里早已乐开了怀。

还有什么比找到人生知己更为高兴的事呢?

李世民想了想,在他这个位置,还真没有了。

这趟出门。

一个字:值!

刘意的那些话,不是出自于朝中那些善于口舌的大臣,这让李世民有了种天底下找到知己的感觉。

甚至他忽然觉得自己平日里呕心沥血,埋头苦干,一切都是值得的。

自己的臣民是懂自己的。

是知道自己苦心的。

想到这,李世民不由得感慨道:“这店家,见解独到,看待问题事物有自己特别的理解,不错不错!”

“就是贪财了些。”

不过贪财好啊,人要是没有弱点,那就有点不太好把控了。

“明日,你陪朕再出来一趟。”

长孙无忌连忙躬身答道:“是!”

同时内心不免有些感叹:能够得到陛下的赏识,真是一个走运的小伙子。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酒楼的影响,除了之前两位出手非常阔绰的客人之外,就一直没怎么来人。

不过刘意觉得还是赚了。

两块金条,按照现在贞观年间的物价,足够酒楼撑到年底了。

到那时候,相信系统也激活了。

凭借系统,以及自身携带的后世知识,刘意相信以后这酒楼开不开其实都无所谓。

提到系统,他连忙再次打开系统界面。

“这是!”

在刘意惊讶的目光中,只见光幕上的系统提示有了变化:

【系统正在激活中......35%......】

百分之三十五了!

之前还只有百分之五,现在忽然增加了百分之三十!

“难道......”

刘意忽然想到自己今天评价了李世民。

难道说系统的激活条件是要我不断去评价历史?

这是什么鬼的激活条件?

刘意想不明白。

他总感觉有些不对,但又想不到今天有什么变化。

唯一的就是自己“放肆言论”了一番。

若不是这个,他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了。

......

第二日。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再次来到了小酒楼内。

此时刘意正在给张大牛培训如何去街上拉人,见到昨日的两位贵客后,连忙迎了上去。

“两位客官,欢迎欢迎!里面请。”

长孙无忌笑道:“掌柜的,还是按照昨日的样式,给我们二楼一个包间。”

“好嘞!没问题!”

刘意说着,伸手招呼张大牛领着李世民两人上楼,“两位客官稍等,我这就去后厨安排火锅汤底。”

没过多久,等到刘意将火锅汤底端上来时,两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店家,老规矩,今日我又有问题想要听听你的想法。”

李世民没有墨迹,开门见山的从怀里拿出一块与昨日同样的金条。

来了!

自打今日再次见到这两人,刘意就隐隐有种感觉,对方恐怕又会问自己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

虽然不知这两人是什么目的,但有钱赚的同时还能激活系统。

他自然是不介意的。

“李公子若有问题,自然可问,若能为两位公子解惑,或者印证,那也是在下的荣幸。”

漂亮话张口就来,刘意是一点也不含糊。

毕竟开门做生意,服务意识必须到位。

“店家,你对如今的大唐形势怎么看待?”

这个问题其实李世民回去之后想了很久,才决定今天要问的。

因为他想知道刘意到底是不是真的具有真才实学。

越是碰到一个懂自己的人,李世民就越谨慎。

作为帝王,这份谨慎是必须要有的。

若眼前之人真不是刻意,确实是大才之人。

那么此人必须要受到重用。

酒楼掌柜实在是有些浪费人才。

......

此刻,酒楼内已经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长孙无忌惊讶的是,圣上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对方就算再聪明,也只是一介商人而已。

这种问题就算是朝中大臣,也很难去全面的回答。

刘意惊讶的是,对方怎么敢?

昨天能够问出那些问题,他就已经十分惊讶了。

没想到今天问的问题更严峻。

这已经是妄议国事了!

尤其是对方只是商人的情况下。

见一片安静,尤其是刘意以看怪物的眼神盯着自己,李世民才察觉到自己问的有点问题。

不过话既然已经出口了,他组织了一下措辞后,再次问道:“主要是与突厥这块。”

随后李世民又解释道:“因为我们是行商嘛,然后也经常做一些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突厥那边我们也有一部分产业。”

“若是两国关系恶劣,对于我们的生意来说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昨日听闻店家的一些见解,觉得店家分析时事非常到位,若能为我们解惑,报酬不是问题。”

听到这,刘意才恍然。

原来如此,对方身份是商人,害怕政策影响,倒也说得通。

想了想,他把脑海中自己知道的一些历史时事整理了一番,缓缓道:

“二位客官话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互相对望了一眼,随后饶有兴致的看向刘意。

后者缓缓道:“我建议最近二位还是把在突厥的生意给收了吧。”

“哦?这是为何?”长孙无忌好奇道。

看到刘意的神情不是作伪,应该确实知道点什么。

所以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两人十分好奇的想要听听。

刘意继续道:“不久之后,大唐与突厥会产生一场国与国之间的大战。”

“说不定就这个月,也可能是下个月,最晚不会超过半年,一定会有战争的。”

历史上,这时候确实大唐确实会与突厥有一战。

只是具体时间,刘意忘了。

毕竟他不是史学家,能够记得大唐的很多历史轨迹,也是因为前世他很向往大唐盛世。

不然的话,可能连这事他都没办法聊出来。

轰!

听到刘意的这番话,李世民与长孙无忌的内心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

怎么知道的?!

李世民目光震惊的看着刘意,难以置信。

长孙无忌更是差点连手中的筷子都没握住!

看着眼前两人如此之大的反应,刘意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应该啊?

这件事很不可思议么?

还是李世民养气功夫好,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解释道:“一听到边关战事,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反应大也正常,让店家见笑了。”

刘意点点头,也没多想,见着柴火快没了,于是说道:“那行,我先给你们抱点柴火过来。”

临近出包厢门,他忽然想起什么,于是道:“对了,你们要是还想点些其它的什么,可以叫大牛过来,现在我还没有做出菜单,只能先这么点菜了。”

随着刘意前脚出去,长孙无忌后脚连忙跟上将包厢门关的死死的。

转过头来,他与李世民相互看了一眼。

双方很明显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骇。

“陛下,这事他怎么知道的?”

李世民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前段时间,东突厥那边暗中派人过来,向大唐求援。

随后李世民与一众心腹大臣秘密商议,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一举吞并整个突厥的好时机。

于是决定假借帮助东突厥小可汗一臂之力的名头,实则行灭掉整个突厥之事。

但这事根本就没公开过,也不可能公开。

李世民都是与几位心腹大臣秘密商议的结果,外人根本不可能知晓。

但事实就是,这家酒楼的掌柜竟然知道!

并且看他样子,还十分肯定!

怎么回事!?

李世民踌躇着,有些不确定的喃喃道:“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他凭借最近的事情分析出来的?”

长孙无忌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惧:“陛下,若真是如此,这位掌柜只怕绝对不简单!”

“如此能力,竟然只是永安坊小酒楼的掌柜?太蹊跷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