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残疾王爷请走开

残疾王爷请走开

醉李论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顶级特工,穿越古代发誓不再做恋爱脑。前世她为渣男而活,结局凄惨无比,今生她决定做个有钱的富婆。只是半路杀出个绊脚石,更可恶的是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顾若白,身份背景深不可测,金钱财富更是数不胜数。

主角:苏明玉,顾若白   更新:2022-07-15 2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明玉,顾若白的女频言情小说《残疾王爷请走开》,由网络作家“醉李论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顶级特工,穿越古代发誓不再做恋爱脑。前世她为渣男而活,结局凄惨无比,今生她决定做个有钱的富婆。只是半路杀出个绊脚石,更可恶的是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顾若白,身份背景深不可测,金钱财富更是数不胜数。

《残疾王爷请走开》精彩片段

捏着手上的怀孕化验单,苏明玉满心欢喜的打开房门,却看到令她作呕的一幕。

只见她的未婚夫正和她最要好的姐妹在客厅内,赤着身子,交缠不休。

苏明玉面色铁青,怒气直冲头顶。

“你们在干什么!”

被她这一吼,沙发上浓情蜜意的两人才堪堪反应过来。

男人干净利落的撑起身,一把将惊慌失措想要逃离的长发女人摁在身下,挑眉看着苏明玉,眼里丝毫没有被捉奸在床的惶恐:“不是说,晚上才过来?”

苏明玉将快要被攥碎的化验单狠狠的摔在男人脸上:“不早点过来,怎么能看见这么精彩的一幕?”

男人随手捡起单子看了一眼,深沉的眸里带着一抹讥笑:“确实也有三个月了。”

说着,挑起身下长发女人白嫩小巧的下颚,在她柔软的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轻蔑的看向苏明玉:“不过那又怎样?”

“想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冥火’众多特工中的一个,我想要多少你这样的女人没有?”

呵……

苏明玉心里嘲讽一笑,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

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苏明玉转身就走,在这里多呆一秒都让她觉得恶心!

突然,一抹寒光抵在了她的脖颈,冰凉的温度激得她一颤。

丝丝鲜血染红了锋利的短刃,她反而冷静了下来:“连‘冥火’的大杀器都出动了,看来你是铁了心不让我走了?”

男人轻哼一声冷笑:“不这样,怎么能抓住‘冥火’第二的你呢?”

“主子,我……”长发女人为难的看了苏明玉一眼,脸上闪过一抹畏惧。

男人在她腰上的软肉一捏,讥笑到:“放心,只要那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不敢轻举妄动。”

指甲已经攥的快要陷入掌心,苏明玉不断提醒自己,她现在不能被怒气挟持。

仿佛失去了痛觉,就连刀锋越陷越深,她都丝毫没有在意。

双眸通红,苏明玉咬牙切齿的怒瞪着男人:“看上你算我眼瞎!今天的耻辱我记住了,地狱里我会好好诅咒你们,让你们夜不能寐的!”

说完,苏明玉一扭脖子狠狠的撞向了刀锋。

脖颈处传来一阵刺骨的凉,随后是温热的血液潺潺流出,苏明玉仿佛坠入冰冷的深渊,女人的尖叫声像身体的温度一样,慢慢的消失。

……

不知过了多久多久,苏明玉的耳边响起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确定埋这?太近了吧?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苏明玉陡然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穿着破旧古装、身形魁梧的男人。

“啊!诈尸了!诈尸了!”

“佛主保佑!我只是受人之托,别来找我!”

苏明玉眉头紧锁,她想翻身抓住那个男人,刚一动,浑身就跟散架一样的疼。

看着自己衣袖宽大的棉麻的衣衫,太阳穴一阵刺痛。

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是泉水一样疯狂涌入了她的脑海,痛的苏明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一次有知觉时,苏明玉只听见耳边一个声音颤颤巍巍的说着:

“我真的看见她睁眼了……”

“说好我只埋尸的,杀人我可不敢,你自己解决吧……”

看着男人的耸样,苏月月轻蔑的睨了一眼土坑里的苏明玉,一脸的不屑:“就算没死又怎样?我能杀她一次,就能杀她无数次!”

说完,她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跳入土坑,对准苏明玉的心脏就是狠狠一刺。

就在那刀即将要刺入之时,苏明玉突然睁开了双眼。

利落的抓住刀身,左手化掌为爪,一把掐住了苏月月白嫩的脖颈。

“你倒是心狠啊,我的好妹妹。”

苏月月看着突然醒过来的苏明玉,吓得止不住颤抖,小脸被憋得涨红。

“明……明玉……你在说什么,我是想救你……”

苏明玉睨了一眼被自己握住的刀,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月月:“带着刀来救我?”

呼吸困难的苏月月额上溢满了汗,手忙脚乱的掰着苏明玉的手。

苏明玉不是向来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么?怎么现在这么有力气了?

“我……我是想解开你身上的……绳子。”

苏明玉冷哼一声松开了手,苏月月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她一个反手,干净利落的夺过刀割断了手臂的麻绳,随后像拎小鸡一样拎着苏月月的衣领站起来:“那可真是谢谢你,该回去了。”

苏明玉抬脚往前走,走过呆住的彪形大汉身边,手上的短刃顺势划过他的脖颈。

一股热血喷洒而出,喷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月月一身。

苏月月惊恐的瞪大眼睛,良久才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不敢置信的尖叫声。

她平日里虽然狠毒,但总归是个深闺女子,如此血腥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真心有点受不了这刺激。

朦胧中看着苏明玉凛然的背影,苏月月美眸中剩下深深的恐惧。

 


“大……大小姐回来了?”

随着一声叫嚣,整个苏府都躁动了起来。

汪曼文看见苏月月浑身是血,吓了一挑,赶忙上前搀扶:“月月?你这是怎么了?”

苏月月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苏明玉,刚要开口,苏明玉就接过了话头:“二娘,今日我出门贪玩,没想到遇到了歹徒,月月是为了救我才被那歹人的血给染成这样的,月月的救命之恩,明玉没齿难忘。”

汪曼文看着苏明玉虔诚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成日里就知道招惹是非,禹王的生辰宴,就让月月代你吧,省的你又惹出什么祸端来。”

谁人都知道,禹王生辰宴是宁妃求皇上给他办的,名为庆祝禹王弱冠,实则是给禹王选妃。

宁妃乃是最受宠的皇贵妃,皇上对禹王也十分疼惜。

这禹王妃之位可是京城所有未出阁小姐们打破脑袋都想要的位置。

偏生宁妃是个傲性子,只许各家嫡长女去,纵使苏父是户部尚书,也只能去苏明玉一人。

汪曼文这么轻描淡写就让自己放弃这个机会,可真是她的好后母啊。

眸里闪过寒光,苏明玉福了身:“二娘教训的是,月妹妹是京城一顶一的美人,只要有她在,定会为我们苏府争光。”

看苏明玉不争气的样子,汪曼文不屑的勾了勾唇:“放心,二娘不会亏待你的。”

“等月月成了禹王妃,二娘定给你寻个好人家。”

回到清辉院的小木屋,苏明玉揉了揉太阳穴。

她堂堂一个21世纪顶级特工,居然穿越了?

不过这个世界的苏明玉可真是傻的可以,被汪曼文和苏月月当傻子玩了都不知道。

居然还傻傻的中了她们的圈套,被暴尸荒野。

若不是自己穿越过来代替她活了下来,她可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临死前的画面再一次在眼前浮现。

被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人同时背叛,最后死于非命,其实也比这个世界的苏明玉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了一世,那这个苏明玉的仇,她一定会好好帮她报。

“小……小姐……”

一个弱小的身影慌慌张张的跑到了苏明玉面前,仔仔细细的把苏明玉上下检查了一遍。

看到她手上的血痕,知竹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小姐你去哪里了?还把自己伤成这样?”

苏明玉仔细打量了一番给自己上药的小丫头,长期的营养不良使得她小脸蜡黄。

这么瘦可不行,这身子弱的仿佛一碰就倒。

苏明玉用另一只手倒了杯水,淡淡的说道:“明天起,你跟我一起早起锻炼。”

“啊?”

知竹痴痴的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热啊?”

“小姐你从小身体就不好,冬日早晨更是不能出门受冻,不然你会咳嗽的。”

拍开了知竹的手,苏明玉挑了挑眉:“我知道!就是因为身子骨差,所以才要锻炼,你总不想一辈子被人欺负吧。”

她现在这个身体真的很弱鸡,按照以往她的手臂力量,早在土坑里的时候就把苏月月掐死了。

为了恢复她顶级特工的实力,她必须尽早开始锻炼这细胳膊细腿了。

“小……小姐……”

知竹眼眶一红抽抽搭搭的,眼眶红红的看着苏明玉:“这么多年你总算清醒了……夫人和二小姐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啊……”

知道这小丫头是真心担心自己,苏明玉心里兀自一暖。

世纪的她是个孤儿,两个最重要的人又狠狠的背叛了自己。

知竹这份纯粹的关心,让苏明玉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放心吧,我以后不会这么傻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明玉就拉着知竹围在院子里跑步。

不过没跑到两圈,就因为冷气的入侵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不过一连好几天的坚持下,苏明玉的身体终于适应了冬日早晨的冷空气。

看苏明玉这悠哉的样子,知竹有点坐不住了:“小姐!你还有心情锻炼呢?”

“马上就是禹王的生辰了,二小姐早早就请了京城最好的裁缝给她做衣裳,你真的甘心让二小姐代你去?那可是最受宠爱的禹王啊!”

看知竹不甘的模样,苏明玉有点好笑:“得宠又如何?又不是正经太子。再说当了太子就一定会成为皇上了?废黜这事发生的还少么?”

“大胆苏明玉!”

“你居然敢公然议论储君之位!要是让都察院听见了,你们苏家几个脑袋都不够砍。”

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知竹赶紧跪倒在地上。

而苏明玉只是拢了拢袖子,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林表哥,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院子里来了?”

刚运动过的苏明玉小脸红扑扑的,林俊竟有点移不开视线,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肃清。

“我不来,怎么知道你在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呢?”

苏明玉斜斜的睨了林俊一眼:“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看对方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林俊眼里闪过一丝阴鹜。

他倒要看看,过了今晚,苏明玉还怎么傲的起来!

“我来是要告诉你,今晚我府上组织了一场雅集,京城很多公子小姐们都会过来。”

说着林俊很不屑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破败院子:“本来你们清辉院没资格去,毕竟你文武皆废。”

林俊从怀里摸出一块门牌放在了石桌上,似乎很不情愿:“但是月月妹妹说了,你把去禹王生辰宴的机会让给她,作为感谢让我一定来请你。”

“雅集就在今晚酉时,一定要来啊。”

苏明玉给了知竹一个眼神,示意她把牌子收了:“既然月月妹妹这么好心,我怎么能辜负她呢,放心吧,我一定去。”

见苏明玉答应了,林俊像是逃离脏东西一样快步离开了院子。

只是临走时回首打量了一眼苏明玉,满眼隐晦。

 


看着林俊离开,知竹气愤的跺着脚:“二小姐这么快就把你让位的消息给传出去了,看来是铁了心要代你去了。”

说着,知竹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打着拳的苏明玉:“这下可好了。咱们正好没银子做衣裳,禹王的生辰宴是彻底没戏了。”

苏明玉酣畅淋漓打完一套拳,末了收势长舒一口气:“你激我也没用。”

上前拿走知竹手上的门牌,苏明玉眨了眨眼睛:“我要为表哥的宴会准备一下,出去一趟。”

……

入夜。

苏明玉远远的坐在一边,打量着面前形形色色的人。

说好公子小姐都会来,结果女的就她和苏月月,剩下全是一些酒囊饭袋的丑八怪公子哥。

要说这群人能吟诗,苏明玉倒是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

“久闻苏小姐大名,这长夜漫漫,苏小姐呆坐着有何意思,不如来喝两杯如何?”

一个满身酒气的胖子端着酒杯靠过来,眼神十分不安分的在苏明玉身上扫来扫去。

苏月月见状也赶紧劝她:“就是,姐姐一个人坐在旁边多无聊,不如我们大家一起来喝一杯吧?”

看到苏月月已经递过来酒杯,苏明玉没再推辞,伸手接过,笑的美艳:“既然月妹妹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见苏明玉如此听话,众人眼里升起一抹暧昧,纷纷举杯轻碰。

谁也没看见苏明玉举着杯子的手轻轻弹了一下指甲。

头一旦开了,那些公子哥都不要命的灌起了苏明玉。

苏明玉倒是大方,谁的酒都没拒绝。

不过喝了六七杯之后,她还是有点受不住了,轻扶着额头摆手道:“不行了,我感觉头好……晕……”

话还没说完,苏明玉就失去了意识栽倒在桌面上。

苏月月小心上前一步用手戳了戳苏明玉,低声轻唤:“明玉?明玉?”

见她没有一丝反应,才讥笑一声:“没想到她还挺能喝,不过这下了药的酒她越能喝越好。”

林俊搓了搓手走上前来,看着苏明玉秀气的侧脸忍不住舔了舔唇:“月妹妹,你确定咱们这么做没事?”

苏月月白了林俊一眼,用眼神示意其他公子哥们赶紧把人带到房间里去办正事:“能有什么事?”

“要是她闹,那就把她送给你做小妾,要是她不闹,那正好。”

眼里闪过了狠戾,苏月月自傲一笑:“这事就我们几个知道,你们把它烂在肚子里不就好了?”

“我倒是想看看,一个失去了贞洁的女子还怎么和我抢禹王妃之位!”

刚才敬酒那胖子早就忍不住了。

在苏月月说话间就已经上手捏了捏苏明玉那白嫩的脸蛋。

看着苏明玉紧闭的薄唇,那胖子眼里都闪出了绿光:“虽是不受待见的嫡女,但也长得水灵,林俊你敢不敢啊?不敢我就先上了啊!”

说罢,就要上手去抱苏明玉,可他刚一伸手,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只见那胖子跌坐在地上,捂着脑袋低吟了一声:“奇……怪……头,怎么这么晕?”

正说着,脑袋一歪就直直载倒在地上。

苏月月和林俊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也相继倒地。

听着一个个闷响,苏明玉才缓缓抬起了头。

喂自己吃了一颗药丸以后,来到苏月月的面前。

打量了一下苏月月如花般貌美的脸颊,又看了看地上横七竖八的公子哥们,讥笑一声:“没想到这古代蒙汗药挺管用。”

不枉她白天辛辛苦苦准备一番。

费力的将所有人垒到一起,苏明玉抬眸看了一下天色,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一个闪身就躲进草丛之中猫了起来。

没多一会,一个中年男子晃晃悠悠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敲打着手上的铜锣: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天干物燥,小心火……火……火……啊!!”

中年男人双眼瞪的老大,手上的铜锣掉在地上砸出了震天巨响。

这“哐啷”一声也将花园亭子里那些个“躺尸”的公子哥和苏月月给吵醒了。

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吵醒了整个林府。

一时间灯火通明,侍卫下人们通通赶了过来。

但是当他们看清眼前情景之后,都尴尬的不知所措,眼睛更是不知道该放在何处。

只见京城最有名的大家闺秀苏月月,此刻只穿着一件牡丹红肚兜和中裤,仰躺在裸露着上身只穿了亵袴的公子哥们中间。

那银乱的场面,令一些定力差的当场就红了脸,甚至于一名侍卫都流出了鼻血。

谁也没想到苏月月这样的名门闺秀,居然会这么放荡,一夜能睡这么多公子哥。

苏月月良久才从这境地中反应过来。

她很想去捡起自己散落的衣服,但是奈何现在她在众人中间。

气急败坏之下,苏月月眼眶一红,竟然抱着膝盖哭了起来:“你们……让开……都滚!”

“滚开!”

“我要挖了你们的狗眼!”

听见苏月月的哭声,林俊才反应过来:“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今天的事你们敢说出去一个字,我就屠你们满门!”

被林俊这么一吼,其他人也清醒了过来,起身的起身,穿衣裳的穿衣裳。

只有之前那个胖子,抹着嘴角,盯着苏月月露出来的那节莲藕般白嫩手臂咽了烟口水:“月妹妹你别哭了。”

“如果你实在是觉得心里委屈,我可以叫我娘去苏府提亲,让你做我们府上的少奶奶!”

说着,胖子拍了拍自己肥胖的胸脯:“你放心,我们家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他不说还好,一说,苏月月更是来气了。

她一把抢过林俊手上的衣裳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那胖子脸上,怒目圆睁的瞪着他:

“呸!”

“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想娶我?”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个猪一样的丑八怪,配的上我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