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妖姬洗白后

妖姬洗白后

柒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妖姬洗白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小说主要讲述了君倾君瑶的故事,同时,君倾君瑶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君倾君瑶   更新:2023-01-31 14: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君倾君瑶的其他类型小说《妖姬洗白后》,由网络作家“柒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妖姬洗白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小说主要讲述了君倾君瑶的故事,同时,君倾君瑶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妖姬洗白后》精彩片段

君陌漓目光柔和地看着妹妹,仿佛在回味什么。

可看到君瑶做下的那些事后,他就彻底笑不出来了。

先前的宠溺笑意凝在脸上,表情古怪至极。

君倾乐着嘲讽他,“瑶瑶真是善良乖巧,从不会污蔑别人。”

“……”

半晌后,君陌漓那张脸才恢复正常,声音低到近乎是喃喃自语,“无论如何,瑶瑶都是我妹妹,是我唯一的妹妹。”

夜玄清拧眉,问他,“同样的罪行,换成君瑶,你就可以视而不见了吗?”

“不管瑶瑶怎么对你,她对我这个三哥都是真心的,我又怎么会怪她?”琇書網

夜玄清无语地偏过头。

君陌漓又看向君倾,眼神中厌恶带着愤恨,“我不相信你真的能完好无损地从审判台上走下来,瑶瑶至今昏迷未醒,你欠她的,欠我的,早晚有一天会还回来。”

发狠说完这句话后,君陌漓便掐了个诀离开了。

夜玄清品味着君陌漓说的话,心头渐渐浮起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如果师尊,七道审判真的全部被判为无罪呢?那这些人,岂不都是愧对了她?

这个想法只是一瞬,因为他并不在意余下六道审判的结果,正如君陌漓不在意君瑶对他做下的那些恶行一样。

“师尊……”

君倾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可她真的不能不生气啊!

“说了不准叫我师尊你还叫,把我的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犹豫片刻,夜玄清还是腆着一张脸,恳求道:“您要怎么样才能原谅弟子?”

“……最近想吃极寒之地的雪莲果了。”君倾打了个哈欠,慵懒道:“这样吧,只要你能为我摘回几枚极寒之地的火莲果,我就重新收你为徒。”

火莲果只要离开极寒之地,顷刻便会融化,累死夜玄清他也完不成这个任务。

还能让自己免受骚扰,完美!

夜玄清像是抓住了什么希望一般,眸底灿然生辉,“师尊,等我!”

差点被夜玄清走时撞倒的君倾,“……”

耳根子终于清净了,君倾抱着仅剩的那一坛二锅头,掂了掂手里的碎银,琢磨着这点钱够她找个客栈住一晚了。

现在的她,可是修真界人人喊打的对象,在外面逗留太久很危险。

君倾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直到……

长街上,某家客栈前。

一堆人挤在门口,吐沫星子能溅出十几米远。

“滚!这里不欢迎你!”

“我家的鸡就是她偷走的,这个女魔头简直是丧尽天良!”

“我的衣服前阵子被人偷了,估计也是她干的!滚,要多远滚多远,你敢过来老娘一口黑狗血喷死你!”

君倾:“……”她还是低估自己在修真界的知名程度了。

“我很好奇,丢鸡丢衣服这种事,为什么也要算在我头上?”

君倾本是真诚发问,却引来了更激烈的抨击。

“你还想狡辩?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我一家三口,六只眼睛都看见了!”

君倾正无语着,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传了出来。

“真没想到,昔日风光无限的四公主,竟然会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女子一袭黄衣,面容姣好,依偎着一个青衫男子,两人看起来十分亲密。

原本还没什么,可看清那青衫男子时,君倾的脸立马绿了。

这位,就是她的官方cp,青舒。

而那个黄衣女子,是君瑶的闺中密友,青舒的白月光,龙族公主紫云。

看书时君倾就觉得这俩才是一对,这名字就很有cp感。

但那个狗作者偏偏让她做了999章的舔狗,在最后一章得到了青舒的心,两人圆满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把你的眼睛从青舒哥哥身上拿开!青舒哥哥明明都不喜欢你,你还黏着她,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这话说的尖酸又刻薄,君倾望向紫云,她的眼睛狭长,又媚又妖,但瞳色却极淡,望一眼就叫人心口泛凉。

紫云被看的打了个哆嗦,躲到了青舒身后,娇声道:“青舒哥哥,她的眼神好可怕,像要吃了我一样。”

青舒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君倾,冷冷道:“道歉。”

“?”

君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我都没说话,道你妈的歉。”

“至于你的青舒哥哥,放心吧,没人和你抢,毕竟只有你把他成个宝。”

这话,引得两人齐齐暴怒。

尤其是青舒,俊美的一张脸扭曲起来,“君倾,你以为用这种欲擒故纵的下作手段,我就能对你另眼相看了?”

君倾嗤笑,“真没想到,普信男这称呼可以古今通用。”

要不是她不想过早暴露自己已经恢复修为,今天一定要和这两人battle一下。

“你!”青舒气愤之余,也有些不解。

这女人先前对他可以说是言听计从,比家里养的狗都乖,今天这是怎么了?肯定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

“君倾,你现在就是个废物,还敢像以前那么嚣张?你如果不给我和青舒哥哥道歉,我就要你好看!”

“跪下,道歉?”君倾舔了舔红唇,眼眸危险地眯了眯。

看来,她修为恢复了这事儿,要瞒不住了呢。

她会尽力减少麻烦,但却不会因为怕麻烦而受窝囊气。

而紫云见君倾一脸嚣张,知道她不会道歉,便拿出了一把匕首,狞笑着走向君倾,

“我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那我就毁了你这张狐媚脸,看你还怎么勾人!”

青舒依靠在柱子上,笑容云淡风轻,自带风流,“宝宝,小心别伤到自己,你还有哥哥呢。”

紫云回眸一笑,“放心吧哥哥,我对付她绰绰有余。”

君倾的面庞止不住地抽搐。

宝宝?哥哥?咦?地上是什么?哦,是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刀刃近在咫尺,君倾认命了一般掐起了诀,却在这时,感觉到身后袭来了一股冷冽的寒风。

那让人发自骨子里颤栗的阴寒,不用回头就知道,来的一定是个十分不好惹的人物。 蓝星,夏国。

肿瘤科病房,弥漫着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道。病房是单人间,设施俱全,温馨舒适。

可对于孑然一身的路遥来讲,却是无人问津的等死之地。

他是癌症晚期,靠着意志力撑到现在,但也只是多受几天罪罢了。

此刻,路遥躺在病床上,怔怔望着床头柜上的水杯,想喝口水。

可他拼尽全力却无法让身体离开病床。剧痛和衰弱,让这原本无比简单的事情成了奢望。

这时,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表哥~你真是狼狈呢。连喝口水都得指望别人施舍。”

一位英俊的年轻男子悠闲坐在病床前,翘着二郎腿,眼睛笑成一道缝。

“你求求我,我给你喝口水如何?”

路遥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自从失去了自理能力,一帮亲戚的嘴脸已经见多了,不差这一个。

男子起身,将水杯拿在手里递过来,“表哥别生气,我开玩笑的,你对我这么好,喂你口水还是能办到的。”

说完话,他将水杯里的水,缓缓倒在路遥苍白消瘦的脸上。

“张鑫,为什么?我从未得罪过你。你去星盟国留学,还是我资助的!”

张鑫将水杯放下,不紧不慢的说:“谁让你这么古板呢,只是运点感冒药罢了,又不犯法,你非得千方百计的拦着。”

路遥脸上闪过一丝了然之色,道:“张鑫你这垃圾,狗改不了吃屎。将感冒药运到国外提炼毒品……咳咳……”

张鑫理了下领带,笑道:“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可是国际知名企业家。这次回国,‘省招商引资局’还打电话欢迎我呢~”

路遥叹了口气,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安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但张鑫却不想让眼前饱受病痛折磨、即将离世的表兄走好。他附身靠近,悄悄说道:琇書蛧

“表哥啊~其实呢,我这次回国主要就是见你一面,告诉你一声——你的癌,是我弄出来的~”

路遥陡然挣开眼,“你说什么!”

张鑫笑眯眯的掏出个铅盒打开,里面是件古怪的三角形饰物,仅有巴掌大小,中间是只眼睛似的图案,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眼熟吧?这是我亲手送你的,货真价实的古董。我在里面掺了点放射性物质,长期接触就会变成你现在这副鬼样子。”

路遥马上认出来,这是自己很喜欢的一件古物,天天摆在书桌上,时不时的把玩,没想到却是要人命的东西!

他伸出枯枝似的手臂,死死的抓住眼前人的胳膊!“你……”

“别激动~表哥,我西装很贵的。”张鑫轻松拿掉路遥的手,小心的捏起铅盒,将放射性饰物塞进他怀里。

“我赶飞机,得先走一步。你好好留着这个当做纪念吧,有机会再去你的坟头蹦迪~”

说完话,张鑫从容起身离开。临走前,还回头俏皮的眨眨眼。他原本就男生女相,此时的神态动作居然有些娇媚。

保镖很有眼力劲,赶紧打开病房门。同时用无线耳麦联络同事,提前发动汽车。

路遥只能无力的瘫在床上,浑身皆是钻心剜骨般的剧痛,还有无穷悔恨、不甘。

但很快,剧痛渐渐消失,只剩麻木,路遥隐约听到过世的双亲在喊他。

就在路遥的身体越来越飘,即将失去意识时,胸口突然阵阵发烫,将他惊醒。

从怀中摸出那三角形饰物,发现这玩意变得滚烫无比,还在缓缓发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