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我不要你了沈括温慕乔

我不要你了沈括温慕乔

沈括温慕乔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不要你了沈括温慕乔》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做的三明治,我只感觉味如嚼蜡。贼老天,不干人事儿!如果我一直记得穿书的事儿,我就不会往沈括面前凑。明知道他将来会喜欢别人还要跟他掺和到一起,那不是犯贱吗?如果我是此时此刻才穿书过来,我一定会立马提出离婚,和沈括以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刀两断。

主角:沈括温慕乔   更新:2023-02-02 1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括温慕乔的其他类型小说《我不要你了沈括温慕乔》,由网络作家“沈括温慕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不要你了沈括温慕乔》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做的三明治,我只感觉味如嚼蜡。贼老天,不干人事儿!如果我一直记得穿书的事儿,我就不会往沈括面前凑。明知道他将来会喜欢别人还要跟他掺和到一起,那不是犯贱吗?如果我是此时此刻才穿书过来,我一定会立马提出离婚,和沈括以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刀两断。

《我不要你了沈括温慕乔》精彩片段

刚挂断酒店的电话我的手机就响了,是沈括。

,7 点 27。

他正常下班到家的时间。

我没接,直接挂断。

他没有再打来。

这才是沈括。

挂断沈括的电话后我拨通了洪律师的电话。

「温总,您有什么事吗?」

「帮我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我明天要。」

对面似乎吓住了,半天没有回话。

我还以为电话出了问题。

「喂?洪律师?」

洪律师终于回过了神,「您,您说什么?谁的离婚协议书?」

我好笑,难道我还让他起草别人的离婚协议书不成。

「我的,我和沈括的。」

这次洪律师终于反应迅速了,「好的,我知道了,您们的财产怎么划分?」

我说:「我的依旧是我的,他的仍然是他的,共同的部分我不要了。」

我和沈括虽然有各自的产业,但共同的部分也不少。

这么多年,各项投资、收藏,如果拿出来细分、割裂,这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洪律师:「那您是……净身出户?」

……

「净身出户」这个词我不喜欢。

「那就共同的部分他不要,全归我。」

他沈括这点儿肚量还是有的。

「好的,我马上起草,起草完就发给您。」

洪律师的办事效率很高,半个小时他就完成了,直接发给了我。

我都惊了,这速度,我的一顿饭都还没有吃完了。

决定了,年底要给洪律师包个大红包。

吃完了饭,我准备下楼去把「离婚协议书」打印出来,同时把那些照片也洗出来。

刚打开门,一个黑影笼罩了下来,我吓了一跳,慌忙抬头,是沈括。

他双眉紧蹙、脸色暗沉。

我松了口气,语气不善地低吼道:「你想吓死我吗?」

对于沈括的到来我并不惊讶,他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当我还是他的责任,他就不会放任我不管。

既然我不接他的电话,他就肯定会来找我。

「为什么不回家?」他语气低沉地问。

我说:「来了正好,你进去坐一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说着我就要出门。

「你去哪儿?」他问。

「打印点儿东西。」

「我陪你去。」

我推开了他,不容置喙地看着他说:「不用,等着。」

沈括皱了皱眉,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我。

进了电梯我长舒一口气,紧了紧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对自己骂了句「没出息」。

我打印好东西回来的时候,沈括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

他永远是这样一丝不苟,仿佛一个没有情绪的机器人。

可是今天下午,看着那些照片我才知道,其实不是。

我看了他一眼,低下头。

「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我从包里找出笔签了字,然后递给了沈括。

沈括疑惑地接过,他看向文件上的字,神情猛地一震,随即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离婚?你要跟我离婚?」

我点点头,「对。」

沈括目光沉沉地看着我,我平静地和他对视。

半晌他把文件摔在桌上。

「理由。」

我拿出洗好的照片丢在了他面前。

最上面那一张是他和习暖暖站在天台上远眺的背影。

这张照片抓拍的角度很好,刚好拍到了他们俩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沈括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照片,他表情平静、波澜不惊,就连拿照片的手都没有抖一下。

我「哼笑」一声,对比自己的反应,真是高下立见。

「你监视我?」看完了照片,沈括抬起头,目光里透着不耐和隐怒。

我被沈括的反应给气笑了,「所以看完这些后你唯一想到的就是追责?沈括,真有你的,你成功地让我见识到了你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

「不过还是跟你澄清一下,不是我跟踪你,只是刚好有人拍下了这些东西,我花钱买下了而已,有问题吗?是想告我侵犯了你们的肖像权吗?如果是,我奉陪!」

沈括眉头紧紧地皱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她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我们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因为她闹脾气,大可不必。」

「呵!」

我冷笑一声,「当然,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有,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接吻,没有上床。」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温慕乔就那么贱,非要等着看到更难堪的、被人打了脸才能奋起反抗?」

「不好意思啊,我的底线不在那儿。」

沈括目光冰冷,他起身逼近我,「温慕乔,你到底在胡闹什么?我都说了我跟她没什么,你还想怎么样?」

我眉头紧锁,往后撤了几步,「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要离婚。我不可能跟一个随时都可能出轨的人生活在一起。」

沈括神情烦躁,他低吼道:「温慕乔,不要再胡闹了,收拾东西跟我回去,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也上火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凭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儿还能理直气壮地跟我胡搅蛮缠?离婚,离婚,我要离婚,立刻,马上。」

「住口!」沈括提高声音,我被他吓了一跳。

他眼中冒着熊熊烈火,「温慕乔,不要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你不是小孩子了,



沈括拒绝了我离婚的要求。

这很正常。

毕竟他沈括既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就像在书里,即使到最后他也不是离异,只是丧偶而已。

这么一想我忍不住抖了抖,沈括不会想搞死我吧?

我摇摇头,应该不至于。

书里面很多情节的走向我都能理解,唯一一点不行,那就是沈括搞垮我温家。

这不是沈括会做的事。

如果温家必垮,那么沈括最多只是搭了把手,更深层次的原因绝对出现在温氏内部。

看来我需要把公司好好地梳理一遍了。

跟沈括把话说开了之后,他有些失魂落魄,最后只说了句:「我不会跟你离婚,我们会好好地在一起。」

我觉得我已经把话说得够明白了,再多的,我也懒得说。

毕竟我不是他的情感导师,不负责让他认清楚自己的感情。

我起身扬长而去。

他拉住我,「你去哪儿?」

我说:「回家。」

他不松手,「回哪个家?」

我说:「观庭。」

听了这话他似乎微微地松了口气,他说:「在家等我,我会处理好一切。」

我耸耸肩,没在意。

观庭是我和他婚后住的地方,他以为我是妥协回家,可是我没告诉他,我只是回去清理东西而已。

当我带着一队整理收纳师回到观庭时,张妈吓了一跳。

这阵仗,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有人来查封房子的。

张妈一脸茫然,「夫人,您这是要干嘛?」

我说:「搬家。」

不等张妈继续发问,我就出言吩咐:「把墙上所有的照片、壁画全部取下来。」

「是。」

「把二楼衣帽间所有的女士用品全部包起来。」

「是。」

「把二楼主卧的化妆台整个搬走。」

「是。」

「把所有的地毯全部清理扔掉。」

「是。」

「屋外的银杏树拔了。」

「……是。」

「剩下的人清理整个房间,任何带有女性特征的物品全部带走。」

「是。」

我带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走,张妈好几次想往我面前凑,都被我的平静给劝退了。

她受雇于沈括,由沈括开工资,等我离开这也就再无交集了,如此这般也没什么好寒暄的。

离开观庭后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自己名下的一处房产。

温先生和乔女士旅游还没回来,没必要让他们担心。

而且离婚这事儿我意已决,不想再听旁人劝解。

离开后我将沈括的所有联系方式全部拉黑,然后直接去了公司。

接下来的一周我几乎住在了公司里,将公司的所有合同、账目全部核对了一遍。

好死不死地还真让我找到了问题。

公司的财务总监竟然背着我弄了家皮包公司,干偷税漏税的事儿。

这笔钱他要是全部私吞了还好,可是他竟然把其中的一小部分以股份分红的名义转到了我爸户头上。



进了电梯我长舒一口气,紧了紧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对自己骂了句「没出息」。

我打印好东西回来的时候,沈括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

他永远是这样一丝不苟,仿佛一个没有情绪的机器人。

可是今天下午,看着那些照片我才知道,其实不是。

我看了他一眼,低下头。

「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我从包里找出笔签了字,然后递给了沈括。

沈括疑惑地接过,他看向文件上的字,神情猛地一震,随即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离婚?你要跟我离婚?」

我点点头,「对。」

沈括目光沉沉地看着我,我平静地和他对视。

半晌他把文件摔在桌上。

「理由。」

我拿出洗好的照片丢在了他面前。

最上面那一张是他和习暖暖站在天台上远眺的背影。

这张照片抓拍的角度很好,刚好拍到了他们俩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沈括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照片,他表情平静、波澜不惊,就连拿照片的手都没有抖一下。

我「哼笑」一声,对比自己的反应,真是高下立见。

「你监视我?」看完了照片,沈括抬起头,目光里透着不耐和隐怒。

我被沈括的反应给气笑了,「所以看完这些后你唯一想到的就是追责?沈括,真有你的,你成功地让我见识到了你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

「不过还是跟你澄清一下,不是我跟踪你,只是刚好有人拍下了这些东西,我花钱买下了而已,有问题吗?是想告我侵犯了你们的肖像权吗?如果是,我奉陪!」

沈括眉头紧紧地皱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她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我们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因为她闹脾气,大可不必。」

「呵!」

我冷笑一声,「当然,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有,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接吻,没有上床。」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温慕乔就那么贱,非要等着看到更难堪的、被人打了脸才能奋起反抗?」

「不好意思啊,我的底线不在那儿。」

沈括目光冰冷,他起身逼近我,「温慕乔,你到底在胡闹什么?我都说了我跟她没什么,你还想怎么样?」

我眉头紧锁,往后撤了几步,「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要离婚。我不可能跟一个随时都可能出轨的人生活在一起。」

沈括神情烦躁,他低吼道:「温慕乔,不要再胡闹了,收拾东西跟我回去,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也上火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凭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儿还能理直气壮地跟我胡搅蛮缠?离婚,离婚,我要离婚,立刻,马上。」

「住口!」沈括提高声音,我被他吓了一跳。

他眼中冒着熊熊烈火,「温慕乔,不要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你不是小孩子了,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我。

负责?他怎么敢跟我说这两个字的?

我想也没想,捞起自己的包就砸了过去。

我冲过去翻出其中的一张照片甩在了他脸上。

照片里沈括正吃着习暖暖买给他的包子,手上还拿着一杯豆浆,照片上的日期正是前天。

「我每天早上早起一个小时给你磨咖啡、做三明治,从来没有睡过一个懒觉,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结果人家丢给你一根烂骨头你就觉得那是世间美味了,不知好歹的东西。」

我胸口起伏,被他气狠了。

「跟我谈责任,沈括,你配吗?」



我发现我是霸总甜文中的白富美女配时,我和霸总已经结婚两年了。

得益于我之前的作死行为,霸总和小白莲的感情急速升温。

按剧情,我马上要下线了。 

呵,本大小姐有钱又貌美,自己去当爽文女主不香吗!

但是,肚子里忽然来了个娃算怎么回事?

早上起床,按照惯例,我给我那亲爱的老公准备了他最爱吃的三明治和他最爱喝的手磨咖啡。

然后给他系好领带、系好袖扣子,将他送出了门。

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车尾,我脑子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曾经那些被我遗忘的东西此时全部想了起来。

这一瞬间真的是醍醐灌顶,仿佛进入了顿悟之境。

事情是这样的。

,25 年前,我带着前世的记忆胎穿到了这本书的世界。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是穿书。

直到一个男人笑得见眉不见眼地说:「宝宝,咱们以后有名字了,咱们叫「温慕乔」,温仲康的温,乔雅的乔,你觉得怎么样?」

温仲康就是面前的男人,也就是我爸,至于乔雅,不用想,肯定是我妈了。

温慕乔,

温仲康爱慕乔雅。

怎么说呢,

有点儿油!

虽然温慕乔这个名字我听着有点儿耳熟,但是我也没有深想。

毕竟像这么毫无新意的名字,重名的几率太高了。

接着他又说:「我女儿真漂亮,昨天沈老二还想让咱们把乔乔订给他儿子当媳妇儿。哼,他想得倒是挺美。」

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呵呵,我倒是觉得小括号挺好的,咱们两家知根知底,以后也不担心女儿受欺负。」

「他敢!我看谁敢欺负我女儿,我跟他拼命!」

……

后面他们还说了什么我就没听见了,我脑子里只剩下了「小括号」这个名字。

沈。

小括号。

沈括。

沈括??

沈括!!!

一瞬间我终于知道温慕乔这个名字给我的熟悉感来自于哪儿了。

这不正是我胎穿前刚看的一本书中的人物吗?

那是一本霸总甜宠文。

作为霸总甜宠文的标配,一个是霸总,一个就是甜宠。

在那本书里,霸总是沈括,一个不近人情、不苟言笑的霸道总裁。甜宠是习暖暖,一个元气满满、温暖向阳的小秘书。

初入职场的小新人,在工作中她遇到了无数的挫折和打击,可即使如此她依然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和期待。

她的这一份单纯和坚忍让总裁大 boss 另眼相待,他不仅没有责怪她的失职反而给了她很多的帮助。

就这样,慢慢地,大 boss 对小秘书由最初的好奇转化为深深的喜欢。

两人由此而开启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而一段美好的爱情想要持久坚韧,就必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来添砖加瓦。



因为没有财产的纠纷,我和沈括的离婚进行得很顺利。

看着新鲜出炉的离婚证,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怅然若失的同时如释重负。

恨沈括吗?

好像还没有到达那样的高度。

但是他只要一天还占着我丈夫的身份,他做的那些事就让我如鲠在喉。

只有脱离这个身份,我才能真正地放下。

这叫什么?

暂且叫做自救吧!

沈括把我送回了家。

在门口我拦住了他,「就到这里吧!」

沈括很憔悴,眼下一片青黑,他说:「乔乔,我以后可以来看你吗?」

「不了吧!」

两相沉默。

我转身进了家门,任由沈括站在原地。

温先生和乔女士已经旅游回来了。

看到我,乔女士非常开心。

「乔乔,你是不是瘦了?」

她心疼地问。

「瘦了?那挺好!」

温先生从楼上走了下来,「沈括呢?我不是看到你们一起回来的吗?」

「离婚了!」

我并没有打算瞒着他们。

温先生和乔女士都蒙了,两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我把离婚证递到他们面前。

「这……」

她明明早就跟自己说过了,他怎么忘了呢?他怎么可以忘了呢?

朋友说:「你只是习惯了温慕乔的存在,过一段就好了,反正你也不爱她。」

沈括觉得这是世界上最荒唐的话,他把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他低吼道:「我爱她!」

他爱温慕乔。

他只爱温慕乔。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连他最好的朋友都觉得他不爱温慕乔呢?

温慕乔从小就是引人瞩目的那一个,不管在哪里她总是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那些人看温慕乔的目光让他不喜欢。

于是,就像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样,他会每天接送温慕乔放学。

可即使如此他还是不能随时随地陪在温慕乔身边。

那时候温慕乔高一,沈括已经上了大学。

虽然都在一个城市,但距离却越来越远。

那一天他在群里看到了一张照片,花朵铺路、点点烛光,一个男孩儿抱着吉他单膝跪在温慕乔面前。

那是沈括第一次感到慌乱。

他冲出寝室赶了回去。

可是站在温慕乔家门外,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妈妈曾经叹息:「就你这情商极低的样子,如果没有乔乔,你该怎么办?」

温慕乔从窗户看到了他。

她冲出家门投进他的怀里。

怀里的柔软让他心跳加速,他慌忙推开她。

他羞恼地呵斥道:「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