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毕业礼物(宋浅浅厉风爵)

毕业礼物(宋浅浅厉风爵)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半响,她捡起一个还算干净的马卡龙,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放在嘴里,甜到发苦。这么一小个,她要笔直得站在快餐店,微笑着说着一个下午的欢迎光临,才能买到。月光被乌云遮住,没有一点光亮。宋浅浅缓过神来,眼眶已挤满了泪水,

主角:宋浅浅厉风爵   更新:2022-09-11 06: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浅浅厉风爵的其他类型小说《毕业礼物(宋浅浅厉风爵)》,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半响,她捡起一个还算干净的马卡龙,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放在嘴里,甜到发苦。这么一小个,她要笔直得站在快餐店,微笑着说着一个下午的欢迎光临,才能买到。月光被乌云遮住,没有一点光亮。宋浅浅缓过神来,眼眶已挤满了泪水,

《毕业礼物(宋浅浅厉风爵)》精彩片段

六月的桐城炎热无比。

清大校门口,宋浅浅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连衣裙,站在不引人瞩目的角落。

即便汗流浃背,她双手仍紧护着一个精致的礼袋,执拗得扫视着大门口。

这时,一群毕业生鱼贯而出。

领头的厉风爵被簇拥着,意气风发,俊美的脸上微带笑意。

终于看到了他,宋浅浅急忙追上前。

还未等她开口叫人,她就听到厉风爵在用英文与身边的女孩交流。

那女孩美丽无比,气质高雅。

两个人看起来亲密无间。

那声卡在喉咙里的“风爵哥”被深深咽了回去。

自卑感油然而生,宋浅浅垂下头。

炽热的阳光晒得她几乎眩晕。

见他们即将远去,宋浅浅看了看手里的礼袋,还是追了上去。

眼见他们进了豪华酒店,宋浅浅默默停下脚步,蹲在门外。

进门的一刹,厉风爵回头看了一眼她所在的方向,眼里毫无波动,进了酒店。

这一等,就等到天黑。

蹲到脚麻的宋浅浅才终于又看到熟悉的身影。

酒店门口。

许芊如巧笑倩兮的望着厉风爵问:“今天正式毕业了,厉男神今后有什么打算?”

“项目已经有人投资了。”厉风爵漫不经心的回道。

他眼神扫着角落,看到那熟悉的连衣裙,面色一冷。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随口交代一句,厉风爵便大步离开了。

宋浅浅眼神从未离开过厉风爵,眼见他离去,便紧紧跟在身后。

越走越偏,突然,前方的厉风爵停下了脚步。

厉风爵转过头来,紧皱眉头,冰冷说道:“你又来干什么?”

宋浅浅攥紧袋子上前,强笑着语无伦次的说。

“风爵哥,这是城北那家甜品店的招牌,我排了一上午,特地给你买的。”

见他没有反应,宋浅浅慌忙将盒子打开,往他手里塞。

厉风爵不耐烦的推开了盒子:“不用!”

宋浅浅没拿稳,甜点摔在地上,洒落了一地。

她愣了愣,感觉自己的心如同甜点一样滚在地上。

接着,厉风爵冰冷的声音响起:“宋浅浅,你没有尊严的吗?我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再跟着我!”

这话像是针一样,狠狠的扎入了宋浅浅的心脏。

她呆呆的抬头望着厉风爵,见他要走,下意识去抓他的衣角:“我只是……想要见见你……”

厉风爵脸色更黑,将衣角扯回,冷笑道:“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要来见我!”

宋浅浅喏喏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呆呆得看着他远去。

冷风刮在脸上,刮得人生疼。

半响,她捡起一个还算干净的马卡龙,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放在嘴里,甜到发苦。

这么一小个,她要笔直得站在快餐店,微笑着说着一个下午的欢迎光临,才能买到。

月光被乌云遮住,没有一点光亮。

宋浅浅缓过神来,眼眶已挤满了泪水,

“风爵哥,毕业快乐。”

她小小声的说。

宋浅浅失魂落魄的回到城南的弄堂。

站在家门口,她强打起精神。

推开破旧的门,走了进去。

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木椅上的舅妈吴红霞,整个人黑沉沉的

宋浅浅心里猝然不安,有些小心翼翼得走进喊了一声“舅妈”。

话音还未落下,一堆取款单便砸在了她脸上。

“这些钱呢?”愤怒的质问声响彻整个房子。



宋浅浅瞳孔微震,身子一缩,低着头不说话。

看到她这副模样,吴红霞还有什么不明白。

“你是不是把钱倒贴给厉风爵了?!”

吴红霞气不打一处来,狠戳着她的头:“你真舔啊!”

宋浅浅被舅妈的话刺得心口巨疼,又不敢反驳。

吴红霞一把拉住她:“你给我走,现在就跟我去把钱拿回来!”

宋浅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着拖向了隔壁厉风爵家。

她看着吴红霞重重得拍打着木门,惊慌失措的说:“不要,舅妈!”

旁边的小破房都一一亮起了灯,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各处响起。

“你还钱!厉美娟!”寂静的夜里响着吴红霞愤怒的叫喊声。

门开了。

吴红霞脸色铁青把取款单往厉风爵身上一砸,推开他就冲了进去。

“厉美娟,你给我出来!”

厉风爵看着取款单,又看了看难堪的宋浅浅和心虚的厉美娟,心里有了数。

他修长的手攥紧了单子,又缓缓松开。

“吴阿姨,这个钱,我还。”

原本在一旁心虚的厉美娟一听这个,急了,抢过单子,连忙大声嚷着:“这是你侄女自己倒贴,自愿给的,还什么还!”

当着厉风爵的面,宋浅浅只觉得无地自容,脸红得滴血。

“你也好意思!骗一个小孩的钱……”吴红霞指着厉美娟就骂了起来。

宋浅浅右手被吴红霞紧拽着,听着对骂声,只恨不得有个缝能让自己钻进去消失。

“求你们别吵了……”宋浅浅有些虚弱的喊着。

宋浅浅只觉头晕目眩,耳边突然一阵嗡鸣。

没人在意。

下一刻,宋浅浅跪了下来,抱住吴红霞的腿,苦苦哀求。

“舅妈,那是我自愿给的,求求你,不要再闹了……求求你!”

吴红霞看着跪在地上的外甥女,气到胸闷,身子发抖。

接着,“啪”一巴掌!

把她扇到了地上。

“我怎么会养了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家伙!”

咬牙切齿的说完,吴红霞便大步离去。

宋浅浅的脸立刻肿了起来,跪在地上眼泪直掉。

她颤抖着抬起头,望了一眼厉风爵。

只见他冷着脸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宋浅浅深感耻辱,看到厉美娟白了自己一眼后,再也忍不住,狼狈的跑了出去。

深夜,她不敢回家,在家门外徘徊。

待夜深了,灯都熄了。

吴红霞已经睡下,宋浅浅才蹑手蹑脚得回到自己房间。

她坐到椅子上,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珍藏的盒子。

从里面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球,怔怔发呆。

宋浅浅想起,六岁时,母亲把她放在舅妈家门口,说会回来接自己。

可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影,就在自己嚎啕大哭的时候,隔壁的厉风爵把这颗玻璃球给了自己。还说:“别哭了,以后有我陪着你。”

宋浅浅拿着玻璃球沉沉睡下,仿佛还能感觉到厉风爵的温暖。

第二天,一大早宋浅浅就出了门。

院门口,她竟遇见了厉风爵。

还没她说些什么,推着早餐摊子路过的大妈说笑道:“厉家娃子,你妈都收了人钱了,你啥时娶人家宋家姑娘?”

厉风爵一听双拳紧握,脸色铁青,大步离去。

宋浅浅忙跟了上去。

在巷口处,宋浅浅追上了他,喊了一声“风爵哥”。

厉风爵停了下来,压着脾气转身,从口袋里拿出欠条递给宋浅浅。

他冷漠的开口:“钱,我会还,这个欠条,你拿着。”

宋浅浅看着欠条愣了愣,她没想过让他还的。

她有些无措的看着厉风爵,不肯去接。

厉风爵眼中划过一丝厌烦,不耐得把欠条塞入她的布袋里,便径直离开。

愣在原地的宋浅浅颤抖着拿出了欠条。

43521元,有零有整,清清楚楚。

也把厉风爵的想法显得明明白白。

——他不想再与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牵扯。



宋浅浅失魂落魄的朝着打工的地方走去。

她兼职了三份工作。

上午在饭店做切菜工,下午则在甜点店打杂,晚上的酒店服务员是其中时薪最高的。

晚上,宋浅浅到了酒店,刚换好工作服,领班便走了过来。

“宋浅浅,10楼宴会厅缺人手,你换身衣服去上面帮忙。”

领班一边说,一边递给了她一套崭新精美的旗袍。

宋浅浅端着盘子踏进辉煌的宴会厅,厅内人觥筹交错,。

她第一次见这样的场景,只觉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正当她晃神时,前方一个西服男子朝她招了招手。

“那个谁,拿几杯酒来。”

宋浅浅连忙端着盘子走了过去。

西服男子别过身拿酒,宋浅浅一抬头,看到了他身后的厉风爵。

只见厉风爵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炭灰色西装,整个人成熟英俊,气度不凡。

而挽着他的,是自己上次在校门见过的那个女孩。

她一袭火红的礼服,妩媚动人。

宋浅浅呆在原地,这样陌生而贵气的厉风爵,她是第一次见到。

也是第一次,她如此清晰的认知到——厉风爵离自己如此遥远。

“风爵,你今天和芊如好般配。”西服男子举着酒杯打趣着两人。

厉风爵没有否认,举杯一笑。

宋浅浅只觉得心口闷闷的,有些喘不过气。

恰在这时,又有人喊服务生,宋浅浅回过神,急忙抱着空了的盘子离开。

宴会厅外的走道上,宋浅浅有些恍惚的去库房拿新酒,

突然,她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手臂。

宋浅浅惊呼一声,回过头,却发现是厉风爵。

厉风爵脸色难看至极:“宋浅浅,你有病吗?你在跟踪我?”

宋浅浅心中刺痛,连忙解释:“我没有,我在工作。”

厉风爵看着她狡辩的样子就厌恶,冷声警告:“你不要再靠近我。”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

宋浅浅看着他冷漠的背影,眼中泛起泪光。

身后传来脚步声,宋浅浅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仓皇跑进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眼睛通红的自己。

宋浅浅拧开水龙头,捧着一把冷水就朝自己拍去。

冷水扑面的同时,脑海里突的响起了嗡鸣声。

宋浅浅难受的用力晃了晃脑袋。

缓解过后,她有些奇怪,可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这样,她就没放在心上。

回到宴会厅,宋浅浅不敢再靠近厉风爵。

“许太太,恭喜你啊,许氏集团又拿下一个大项目。”

她绕着周围送酒,听到一群人正恭维一个叫许太太的贵妇,抬头看了一眼。

下一秒,宋浅浅瞳孔骤缩。

那个叫许太太的贵妇,居然和记忆中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

宋浅浅震惊的打量着她。

那许太太妆容精致,手上一枚硕大的翡翠戒指,卷发时髦,雍容华贵。

她听见那许太太谦虚的说:“哪里哪里,运气好。”

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宋浅浅心里混乱无比,她下意识走近,看清了那许太太后颈的紫色蝴蝶胎记。

她小时候被抱在母亲怀里,经常能看见这个胎记。

宋浅浅脑子一片空白,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在这,又怎么会变成许太太。

她更想问的是:妈妈,你为什么一直没来接我……

当看到许太太朝露台走去,宋浅浅立刻跟了上去。

宋浅浅看到她点起烟,迟疑地走近。

听到动静的许太太偏头看了过来,看清宋浅浅眉眼,眼神一顿。

许太太把烟放了下来,开口道:“你是谁?跟着我有什么事?”

“妈……你……你不认识我了吗?”宋浅浅局促又含着期盼的问。

许太太嫌弃的上下扫了她一眼。

“你认错人了,我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