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落花有意君无情

落花有意君无情

春雷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花樱爱了宋锦辰多年,只是没想到两个人成婚后她费尽心思的讨好这个男人换来的仍旧是这个人的冷漠与无情!后来在看到宋锦辰对另一个女人温柔体贴的模样时,她才明白她的坚持,她的感情不过就是一场笑话!花樱终于能够放开对这个男人的期盼了,她不会再为这个人动心,也对这个残忍的世间没有了任何留恋!

主角:花樱,宋锦辰   更新:2022-07-15 23: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樱,宋锦辰的女频言情小说《落花有意君无情》,由网络作家“春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花樱爱了宋锦辰多年,只是没想到两个人成婚后她费尽心思的讨好这个男人换来的仍旧是这个人的冷漠与无情!后来在看到宋锦辰对另一个女人温柔体贴的模样时,她才明白她的坚持,她的感情不过就是一场笑话!花樱终于能够放开对这个男人的期盼了,她不会再为这个人动心,也对这个残忍的世间没有了任何留恋!

《落花有意君无情》精彩片段

阴雨,小院。

花樱轻摇着蒲扇,小炉子里的火儿幽幽的。

待沙罐子里的药膳煮沸,她从一旁冰镇盒子里取出了一朵皎洁无暇的雪莲。

雪莲遇热,顷刻化成了水。

氤氲香气扑鼻,花樱如释重负。

这碗雪莲汤,成了。

王爷的病,也能好了。

她小心翼翼的倒出药膳,不让那精贵的汤汁洒出去一丁点儿。

而后她便欣喜的往书房去,去给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送药。

侍从高剑见她来,上前便接过了东西。

恭恭敬敬道了一句:“王妃有劳了,王爷正与贵客议事,恐不便王妃进去。”

花樱僵了僵身子。

心里空落了一瞬。

她外出采莲三月有余,她便是三个多月没见到了他。

如今药膳做成了,也不能见吗?

花樱抿了抿唇,对高剑道:“待王爷空时,我再来看他罢……”

高剑颔首,转身欲走。

花樱却又喊住了他:“等等,高侍卫,且告诉王爷,花樱一直在等他来。”

高剑眸色之中闪过一丝不忍,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诺”。

看着花樱落寞的背影,高剑轻叹了一声。

待高剑进屋。

离去的花樱,却又是转身回走。

她忘记将兜里的蜜饯拿出来了。

宋锦辰最怕苦了。

没有蜜饯下药不行的。

……

屋内。

那碗雪莲汤端在宋锦辰的手中。

他动作轻柔,俊美的面容上,是不可说的担忧。

他望着斜靠在床榻上脸色苍白的女人,眸色紧张。

待一碗汤药下肚,女人的脸色竟是瞬间的红润。

“轻儿,感觉如何?”宋锦辰关切的望着她。

“王爷,我感觉好多了,这碗雪莲真能起死回生,妾身又可以陪在您身边了……”

说着,被唤轻儿的女人眼眶跟着红了。

宋锦辰将人搂在怀里,温声细语:“好轻儿,快别哭了,哭了身子又该不好了。”

“嗯,轻儿不哭,为了陪在王爷身边,妾身也要努力的好起来。”

娇柔的人,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怜惜不已。

宋锦辰便是道:“待轻儿身体好起来,本王届时就娶你进门。”

轻儿则是摇了摇头:“王爷,切莫说胡话,妾身不求名分,只愿得王爷一份怜爱,死已足矣。”

宋锦辰面色却是黑沉:“莫提那人,扫兴。”

“王爷,您已经三月没见她了,您还是去……”

“轻儿。”一声呵斥,宋锦辰面色严肃起来。

轻儿则是被他如此吓得掉出了泪。

宋锦辰见状,是怒又是怜。

他轻轻叹息:

“本王知道轻儿顾虑周全,但便是她身份尊贵,也无法改变她阴险贪恶的事实,本王与她成婚至今无所出,即将成婚三年期,该允诺与轻儿的,必定不会食言。”

“可王爷,您知我父亲断不会允我做人妾室的……他读圣贤书,骨子里就容不得……”

“轻儿放心,本王断不会委屈了你。”

轻儿靠在宋锦辰的怀里,柔弱无骨着,可一双眼却犀利的望着门外一隅。

她勾了勾唇,眼中闪过兴味儿。

花樱听着房内的话,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她怎么敢想,自己拼了命去采回来的雪莲,竟是给宋锦辰金屋之娇呢。

这就是她全心全意付出了三年的男人。

三年来不进她房门一次,原来就等着三年期到,再迎娶心爱之人。

不会委屈轻儿的意思是,要休了她,给人腾位置了吗?


花樱失魂落魄的回到落樱阁。

侍女陌然见她状态不佳,连忙上前搀扶。

“陌然,我心好疼。”

她捂着胸口,上下不接。

陌然担忧的问:“王妃,是不是心疾又犯了。”

说着,陌然连忙取了袖口之中的药丸递给了花樱。

“王妃,快吃了吧,吃了就不疼了。”

花樱望着那一颗颗绿莹莹的丸子,泪跟着掉了出来。

这是雪莲蒂所制。

专门用于抑制她体内寒毒。

但抑制终究不能治愈。

“吃了,还是疼该怎么办……”

陌然眼眶一酸:“王妃,别怕,我们告诉王爷您病了好不好,让王爷去找最好的大夫,给您治病,您身体不好,也都是因为王爷,他该明白,也该体谅的……”

花樱瘫坐在了地上,一片枯叶从额前落下。

她抬眼,望着院前那颗即将快枯死的树,惨然一笑。

“他、他嫌我烦,他……”爱上了别人啊!

在她生命最后的关头,竟是无法顶着这宋王妃的名号了。

……

室外,一地雪霜。

花樱端着暖炉,颤巍的走进书房。

书房里,一室暖阳。

暖得她鞋面的雪儿化了,都融进了她的脚里,冷意却是又多了一分。

宋锦辰端坐在案桌前,面色沉烈。

花樱抿了抿唇。

对宋锦辰何故喊她来,已然心知肚明。

花樱眼看着宋锦辰将奏折书写完毕。

待他最后一笔墨收起,放下狼毫的一瞬,花樱主动开了口。

“王爷,轻儿姑娘,身体还好吗?”

宋锦辰一愣,抬眸撇向了她。

花樱摩挲着手里的暖炉,微微渗出了寒意。

“妾身知王爷和轻儿姑娘两情相悦,是以……妾身求王爷一份休书,给轻儿姑娘腾出位置,祝愿王爷和新王妃白头偕老。”

宋锦辰眯了眯眸子,一身冷厉,令人颤巍。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花樱怔住,五指逐渐收紧,努力隐藏起自己的情绪。

“王爷不是想娶轻儿姑娘……”她用力扯出了一个笑容来,“妾身愿意成全王爷,只求王爷幸福安康。”

她与宋锦辰之间的婚姻。

总归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三年了,时间够久了。

她终是没能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王妃不愧是商贾出身,这一手算盘打的真够响亮。”

宋锦辰慢步走近她,眼中嫌恶之情尤甚。

她愣住,不解。

“以轻儿为要挟,是想从本王这儿分的多少好处?”

“没有,妾身没有这个想法。”她抿紧唇畔,咬字清晰,不明白宋锦辰为何总是要曲解她的意思。

宋锦辰不言语,只是冷冷的瞧着她。

三年前他遭人陷害入狱,他不得已寻求她相助,可她不光闭门不顾,反而在他身上踩了两脚,坐实了他的罪证。

后来得轻儿帮忙才逃出升天,彼时才知晓那陷害之人乃花樱的相好。

京城达官,声名显赫。

花樱是想废除与自己的婚约,才出了这一招,想将他置于死地。

他眸中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他伸出手,捏在了她的肩胛骨处:“你没有……呵,三年来你处心积虑讨好本王不成,现在倒是知道以退为进了,对,本王是想迎娶轻儿做正妃,并且要十里红妆八抬大轿迎接。”

“但绝不是在和你花樱纠缠不清的时候!”


他眼中满是恨意。

吓得她脚步都缩瑟了。

她抿唇,一个字也不敢发出。

可宋锦辰不是想给她休书,找她来是做什么呢。

“雪莲蒂呢?”

骤然一声质问。

让花樱蓦然的抬起了头:“雪莲蒂?”

“采雪莲时,你难道没有将雪莲蒂一同带回来?”

雪莲蒂,她当然带回来了。

不但带回来了,还做成了药丸。

“东西呢。”宋锦辰伸出了手。

花樱不禁握住了袖口:“王爷要这个,做什么……”

雪莲苦寒,雪莲蒂却属热。

她采摘雪莲的时候,中了寒毒。

唯有雪莲蒂能抑制,才让她每每心疾时,不受那苦楚。

可现在,宋锦辰却要她最后止疼的药。

“雪莲寒性太强,轻儿得了寒症。”

他一言。

花樱喉头都哽咽了。

“王爷,我也得了寒症……”

她眼中带起了氤氲,红红的眼眶里,是说不出的苦情。

宋锦辰眯着眸:“所以呢……”

他问所以呢……

花樱的心,又沉了沉。

整个人如坠冰窖,身体都不可遏制的颤了颤。

在宋锦辰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花樱的存在。

所以,她是否得了寒症,他根本不关心。

她压抑着眼里的疼,将那瓶雪莲蒂拿了出来。

“王爷,雪莲蒂,给你。”

洁白的瓷瓶,在她满是冻疮的手上,对比起来那样耀眼。

宋锦辰眉头微微一皱。

“装惨扮可怜,你是真的能下功夫……”

说罢,他将那陶瓷瓶拿了去。

花樱福了身,出了书房门。

门外,冰雪依旧。

她蹒跚着身子,一步一个雪印,朝着落樱阁去。

走到门口时,心口疼的连呼吸都困难了。

“王妃,王妃心疾是又犯了,吃药吧……”

说着,陌然伸手去摸花樱袖口里的东西。

但是没摸到。

“啊,不会是丢了吧,我出去找。”

陌然起身出去。

花樱拉住了她:“陌然,不用找了,已经没了,什么都没了……”

是的,什么都没了。

她对宋锦辰的丝丝念想也都没了。

陌然的眼泪掉了出来。

她扶着花樱回房间。

花樱才上床,便听得陌然道:“王妃是都知道吗?”

“嗯?”

“花王爷被举报贪污受贿,发配边疆了,连带着全府二百三十一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陌然的声音,抽噎着。

花樱片刻的呆愣,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陌然擦着眼泪,重复了花樱刚才的话:“真的什么都没了,王妃什么都没了,去找王爷帮忙吧,让他给圣上求情,让他帮帮您……”

花樱一双眼睛空洞无神的看向了床帏,突然明白了。

这也就怪不得宋锦辰没有给她休书了。

花家倒了,若此刻宋锦辰休了她,必定会得一个不好的名声,此时轻儿若嫁进来,更要被千夫所指。

宋锦辰是为了护轻儿,所以才……

想到此,她鼻下涌出了一股温热,鲜红的颜色在瞬间染透了整个被单。

漫天的眩晕感,让她眼前一阵漆黑。

“王妃,王妃……”

耳边陌然的声音也似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听得不真切。

猛地一瞬,她倒在了床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