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88665432谢雨欣范郗哲

88665432谢雨欣范郗哲

谢雨欣范郗哲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谢雨欣,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对我……”手里沉重的购物袋“咚”的掉地上,谢雨欣瞪大眼,看到失踪一年的孟湘就这样被范郗哲搂着,嘤嘤哭泣。范郗哲眼里的冷光让谢雨欣抖了抖,接下来他说的话更是让她目瞪口呆。

主角:谢雨欣范郗哲   更新:2022-09-11 08: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雨欣范郗哲的其他类型小说《88665432谢雨欣范郗哲》,由网络作家“谢雨欣范郗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雨欣,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对我……”手里沉重的购物袋“咚”的掉地上,谢雨欣瞪大眼,看到失踪一年的孟湘就这样被范郗哲搂着,嘤嘤哭泣。范郗哲眼里的冷光让谢雨欣抖了抖,接下来他说的话更是让她目瞪口呆。

《88665432谢雨欣范郗哲》精彩片段

“我真没想到你这么恶毒,一年前你竟把湘湘撞下山崖,害得她截肢!”


谢雨欣震惊地看向孟湘长到脚踝的裙子,惊呼道:“什么山崖?我不小心撞的那一下明明只是擦伤!”


截肢?开什么玩笑!


谢雨欣几步上前要掀开孟湘的裙子看个究竟。


孟湘死死捂住裙子,凄厉叫道:“谢雨欣你放过我吧!我从不让自己的假肢暴露在人前……”


“让我看看,我不信会那么严重!”


“啪”,范郗哲一耳光打断了谢雨欣的动作,呵斥她:“你还要伤害湘湘到什么时候?”


谢雨欣眼眶红了,自己做再多,也抵不过孟湘三言两语,颠倒黑白!


“郗哲,我是个残缺的人,已经配不上你,今天回来只是想看你最后一眼……我这就走……”


孟湘泪流满面,楚楚可怜。


“我不会介意。”范郗哲修长的手指给她揩去泪水,“这里如果有个人要滚,也是谢雨欣滚。”


“我要看过她的腿再走!”


谢雨欣倔脾气上来,非要弄个明白。


“你饶了我吧!我不会跟你抢郗哲的,我不敢了……”孟湘瑟瑟发抖,哀求着。


“我们跟她废话什么?”范郗哲不耐烦了,冷酷下令:“来人,把她腿打断,丢到地下室。”


几个黑衣保镖押住谢雨欣,她百般挣扎,拉拉扯扯之间,购物袋里的食材被践踏,一地狼藉。


“我没有伤害过孟湘!郗哲你看过她的腿吗?”


孟湘像个鹌鹑似的缩成一团,紧紧环抱住自己被长裙遮盖的腿。


“求你们不要看,太丑了……我自己都无法面对……”


眼看着范郗哲眼里闪过心疼之色,谢雨欣又气又急:“孟湘,你为什么要撒谎?‘防火防盗防闺蜜’这话应该我说才对!”


范郗哲皱眉,手挥了挥,谢雨欣看到一根铁棍直直朝着自己的腿袭来!


“咔嚓——”,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让她死去活来,眼前发黑,却硬生生咬得嘴唇出血也没有惨叫出来。


她不想孟湘看笑话!


范郗哲无情地俯视着谢雨欣。


“你再敢动湘湘一根头发,那下次就不是打断骨头了。”


“我真的没有将孟湘撞下山崖……”颤声说完这句,她就昏迷过去。


范郗哲心尖微微一抽,看不出这女人瘦瘦小小,还是个硬骨头。


地下室。


谢雨欣又在钻心的痛中醒来过来,小窗口外的天空已经黑了,雨水淅淅沥沥落下,夹杂着闷闷的雷声。


不将她送去医院,是要把她关在这里等死吗?


她的泪止不住滑落,哭着翻出两个木板和布条,将断腿夹住,做了个简单的急救措施。


谢雨欣慢慢挪到门口,不停冲着外面喊着,喊到声音嘶哑。


“范郗哲,我发誓我没有撞到孟湘截肢!你相信我……”


“如果她的腿是我害的,我就天打五雷轰!”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巨大的雷鸣轰隆隆响起,银白的闪电划亮夜空!


谢雨欣惊魂未定,两耳嗡嗡。


客厅里的范郗哲冷笑,吩咐保镖将她带过来。


“谢雨欣,我这就给你机会,让你证明自己的清白。”


第2章 按头认错


夜色中,大雨瓢泼,几百平方米的草坪上,谢雨欣淋着雨,拖着残腿,孤零零站在那里。


她歇斯底里地叫道:“范郗哲,我真的是清白的!”


楼上,范郗哲拥着孟湘,神色冷沉地看下去。


孟湘悄然将手伸进口袋,播打了个电话。


雨幕中,谢雨欣感觉手机在震动,刚拿出来,就听到“滋滋”的怪异声音,倏地身体一僵,火辣的刺痛蔓延全身。


她还来不及思考是怎么回事,就“扑通”倒了下去。


范郗哲亲眼看到一道雷将她劈倒,不由冷哼道:“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市一医。


谢雨欣在浑身辣痛中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被吊起来,打了石膏的腿。


范郗哲还是把她送来了医院,他的良心没有泯灭。


忽的想起昏迷前的场景,她竟然真的被雷给劈中了!


“你可真是命大,雷都劈不死你。”门外,孟湘嚣张的走进来。


谢雨欣怒目而视:“孟湘,你究竟想干什么?”


看到床头桌上放着的手机,她脑海中倏地灵光一闪,想起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自己是因为雷雨天在空旷的地方用手机,才被雷打到!



没好戏看了,孟湘那个戏精,当场揭穿多痛快,看她还能怎么演?


难不成她要说,这是爱情的奇迹,是郗哲你的爱让我断腿再生!


助理忍不住想笑,忙憋回去,拍了个马屁。


“范总,您还真是爱孟小姐,什么都能包容。”


范郗哲身边的人都知道谢雨欣微不足道,但范郗哲自己被耍了,都不介意……


这可不像他。


要不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


可能范总还觉得,孟湘的换装游戏特别可爱,有个性。


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想错了,大错特错。


几天后孟湘又一次去夜店浪的时候,被车撞了。


好死不死,伤情正好是要截肢的程度。


医生护士都在可惜,这么美的腿,居然要成为过去。


孟湘醒来后,看到自己少了一大截的腿,尖叫声响彻整栋住院楼。


她崩溃欲绝,把精神科都惊动了。


打了几次镇定剂后,醒来才稍微消停点。


孟湘没第一时间见到范郗哲,就知道车祸不是意外,是他的报复!


等她安静下来不再抓狂,范郗哲终于现身,满意地看着她缺了一大截的残腿。


想起孟湘当初各种推诿,就是不让看腿,也是算准了他会相信她,迁就她。


她当他是傻逼,而他也确实是个傻逼,才会相信这么容易被拆穿的谎言。


他现在没耐心再看孟湘演戏,那副白莲花的嘴脸真是腻歪。


“你发什么疯?装了这么久的残疾人,以后你应该很容易就适应假肢。孟湘,你这就叫求仁得仁。”


孟湘哭道:“郗哲,你不是爱我吗?你怎么舍得这么对我?谢雨欣算什么,她的命哪有我的腿重要?你一直都看不起她,为什么你要替她报仇?”


范郗哲薄唇轻掀,“不关谢雨欣的事,我只是生气自己被你愚弄。你敢耍我,就要做好准备,承受我的报复。”


“你气自己被我愚弄,只是这样吗?”


“不然呢?”


孟湘哭着哭着呵呵笑起来。


“郗哲,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针对谢雨欣吗?因为我比你更早看懂……”


看懂你心里真正有的是谁,看懂你愚蠢的高傲。


“你看懂个屁!少自以为是。”范郗哲皱眉,喷了句自己很少说的粗话。


“我现在说了你也不会信,时间会告诉你答案。”


范郗哲冷笑,孟湘这是撞车撞坏脑子了,神神叨叨的。


“看好她。”


他走出医院,有些茫然,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去找谢雨欣吧。


既然冤枉了她,不能再丢着她的尸体不管。


选一块风水宝地,给谢雨欣立个墓地吧……


范郗哲赶去机场,得知无主的尸体当天就送去火化,骨灰撒在了墓园的树林,充当肥料。


文艺点来说就是“树葬”。


“撒在哪里了?”他揪起工作人员的衣襟,咬牙切齿。


这该死的高效率!


对方瑟瑟发抖,“范总我不记得了,就随便撒撒啊,也没人管。”


“不记得就给我使劲想,想到为止!”


无主尸体,一个城市说多也不多,但每天也有那么几个。


树林里,一棵树代表一个无主的孤魂,工作人员按照时间推算,觉得应该就是那棵了。



孟湘咬唇,自己这么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在他面前,他视而不见,还是自己睡一间房。


要不是谢雨欣怀过孕,她都要怀疑范郗哲不举或者gay了。


说到这个就有气,为什么他碰谢雨欣都不愿意碰她?


难道是碍于她的“假肢”,觉得败坏性致?


可之前也没碰过……


范郗哲还是不是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她,爱是用嘴说出来的吗?是做出来的啊!


孟湘憋闷得不行,既然是可以预见的寂寞长夜,那她还是出去找乐子吧。


换过一身衣服,她悄然离开了别墅。


直接叫了的士到夜店,孟湘画好浓妆,戴上冰蓝色假发,将长裙拉链一拉,在司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露出里面的皮短裙,再将舒适的豆豆鞋换成尖头高跟鞋,摇曳生姿地下车。


现在刚刚过凌晨,夜生活才开始呢!


而别墅里,范郗哲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闭眼就看到谢雨欣死不瞑目的样子。


“至于吗?至于吗?我就这么让你难受,宁愿死也不肯回来?”


他烦躁地坐起来,用力甩头,似乎想把谢雨欣甩出脑海。


一定是白天睡得太多了,才不是因为想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不可以让微不足道的谢雨欣来打扰他正常的生活!


既然此刻毫无睡意,那就出门找找乐子消遣下。


范郗哲穿好衣服走出房门,路过孟湘的房间,这么晚了她肯定睡了。


而且湘湘那么清纯,恐怕连夜店是干嘛的都不知道吧。


范郗哲开着跑车,前往深城最大的夜店,很快就知道了什么叫啪啪打脸。


第14章 钢铁直男


夜店里,全场大多数雌性生物和少数雄性生物的目光频频朝着一个卡座看去。


可惜那个极品男人似乎对女人对男人都不感兴趣,一个劲的喝着闷酒。


有胆子大的前去搭讪,统统铩羽而归。


然后他们聚在一起瞎哔哔。


一个波涛汹涌晃得人眼花的女人哼了哼,摇摇头道:“八成是个绣花枕头。”


“那也太可惜了吧!脸和身材都是那么极品,竟然是摆看的吗?”


“不不不,应该是这个。”骚里骚气留着波波头的酒保将五指一弯,昂首挺胸走过去,臀部扭得要甩出去了。


十秒钟后,他红着脸小跑回来。


“天了噜!就连说‘滚’都好迷人!声音好有磁性!让我呼吸不畅!好想被他S啊!”


范郗哲脸上写着生人勿扰,目光幽冷,拒绝了几个搭讪的,总算没有苍蝇来烦他。


他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存心灌醉自己。


为什么谢雨欣的脸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为什么他酒喝得越多,越清醒?


这家店他妈的卖的是假酒吗?


不只是假酒,还是毒酒,喝着喝着,心脏都开始痛了起来!


范郗哲怀疑自己也得了心脏病,不然怎么觉得四周特别嘈杂,音乐震得心发慌,昏暗中各色旋转的灯光也特别刺眼。


他捂着心口,谢雨欣真是好样的,死了还把心脏病传染来给了他……


范郗哲不耐烦一杯杯喝了,拿起一瓶XO豪饮,酒精能缓解疼痛吧,醉过去就不会总是想起谢雨欣,心脏也不会莫名其妙的痛了。


原先对范郗哲有意思的女人们已经去寻找其他目标,波波头一直盯着范郗哲,也不由惆怅起来。


八成是失恋了吧?


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样的极品男人如此卑微呢?


“借酒浇愁,愁更愁。”波波头鼓起勇气又走了过去,坐在范郗哲身边,嗔道:“帅哥,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弃暗投明来我们男人的怀抱吧,体会不一样的、更紧致的感觉。”


范郗哲抬起布满血丝的眼,连“滚”都没说,直接操起空酒瓶。


波波头火烧屁股般窜远,到了安全地带后,捧着脸感叹道:“他举起酒瓶的时候,衬衣下那贲张的肌肉,光是看着那轮廓,我就石更了……”


舞台上,慵懒诱惑的音乐响起来,就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蹭着钢管,眼神迷离。


波波头翻了个白眼,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我还是专心致志看我的极品男神,就算他是钢铁直男,也不妨碍我在脑海里OOXX他一遍又一遍……


而此刻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被舞台上妖娆的女人吸引。


范郗哲随意瞟了一眼,视线转开又骤然呆滞,再度看向钢管女。


他应该是醉了,还醉得不轻,怎么会看到孟湘在这里?


别说她此刻应该在睡梦中,就是在这里,又怎么可能跳钢管舞?


那也太身残志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