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误炖那只鹅(知乎)

误炖那只鹅(知乎)

小玉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误炖那只鹅》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的故事。精彩章节,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西瓜没了,成绩没了。我人也快没了。周燃单手拎住我的后脖颈,恨不得把我的头拧下来。「韩漾,我养了六个月的作业,被你吃了?」

主角:周燃韩漾   更新:2022-09-11 08: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燃韩漾的其他类型小说《误炖那只鹅(知乎)》,由网络作家“小玉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误炖那只鹅》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的故事。精彩章节,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西瓜没了,成绩没了。我人也快没了。周燃单手拎住我的后脖颈,恨不得把我的头拧下来。「韩漾,我养了六个月的作业,被你吃了?」

《误炖那只鹅(知乎)》精彩片段

男神挂科后,他怒追了我三条街。


因为我这倒霉催的农大学生,种的瓜被大鹅吃了。


一怒之下,我把鹅炖了。


炖完后,我才知道这是我男神的科研成果。


男神气红了眼,恨不得一拳抡死我。


「饶我狗命……爸爸。」我边哭边求饶。


他恶狠狠地堵住我的嘴,没忍住骂了句国粹:「别在这叫。」


1.


西瓜没了,成绩没了。


我人也快没了。


周燃单手拎住我的后脖颈,恨不得把我的头拧下来。


「韩漾,我养了六个月的作业,被你吃了?」


怕他一拳抡死我,我立刻反驳:「还没吃。」


周燃一晃神,我赶紧从他胳膊底下钻出来:「就喝了口汤。」


他眼神里的光瞬间熄灭,莫名叫人心疼。


我贱兮兮地跟上去,决定好好安慰他。


「周燃,你别走那么快。」


他不想理我。


「我的西瓜躲过了暴风雨都没躲过你的大鹅,它更可怜。」


他脚步一顿,有些飘浮。


为了博美人一笑,我像色令智昏的周幽王,使尽手段。


「放心,我陪你一起挂科。」


「闭嘴。」


周燃相当无情,他竟然吼我。


「你是不是跟我有仇,嗯?」


我猛然抬头,坚定地晃了晃脑袋:「没有呀。」


他眼睛冒火,喉咙耸动,一件一件跟我挑明。


「大一,你登我学号,改我密码,帮我选修健美操,害我整整跳了一年的健美操。」


冤枉。


实在冤枉。


我不是想害他,我只是想跟他一起上课,谁知后来……


报应来得这么快。


我满腹委屈地跺脚宣泄:「也不知道哪个孙子帮我选了篮球,我这小胳膊小腿,顶着风吹日晒,练习投篮的时候,我就恨不得宰了他!」


我们体育课是相邻的,上课时,我跟周燃面对面。


我能看到 185 的周烬在跳健美操。


他也能看到 160 的我抱着篮球满操场跑。


我们俩整整社死了一年。


一想到这些,我就气到浑身炸毛:「帮我选修篮球的狗东西,良心真的不痛吗?!他就该死……」


周燃厉声打断:「住口。」


他吞咽了一下喉咙,不自然地别开脸,避开了我的目光。


然后话锋一转,又继续咄咄逼人。


「大二,学校竞选「年度最美人物」,所有人都选了校长,你偏要选我,一夜之间,全校都知道我跟校长成了对手。」


「你在我心里就是最美的,你要自信。」


说起来,我挺心虚的。


我从小就这样,投票什么的,习惯选周燃。


鬼知道这操作又让他社死了一年。


「闭嘴,不准狡辩!」


周燃咬牙威胁,我心虚噤声。


「大三,你的确消停了几天。」


我顺势接过他的话,笑嘻嘻道:「是嘛,人都会变的呀。」


他撑住手,把我堵在墙角,恼羞成怒地用手指敲了一下我的额头。


「还敢笑?我看你是变本加厉。」


我揉着头,不服气地冲他嚷嚷:「你就知道欺负我。」


他气笑了,漫不经心地发出一个鼻音,眼神十分不屑:「欺负?我怕你现在受不住。」


我才不怕呢。


我叉着腰,把头伸过去,眼睛一闭,心一横。


「行行行,让你欺负,反正要挂科了,我不活了。」


好半天,没动静。


我悄悄睁开一只眼,恰好与他对视。


周燃脸色一滞,下巴隐隐颤抖,耳根有些莫名的淡粉。


「哼,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刚才弹我脑袋的时候,你可没有手软。」


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猛地顿了一下,然后闭眼偏过头。


「我的账,迟早跟你算。」


「来来来,现在就跟我算,谁怂谁孙子!」


我喊破了喉咙,气势十足。


谁知道,班导突然从我背后冒出来。


他一脸发愁地看着我:「韩漾,你一个人站在这跟谁叫嚣呢?期末作业……」


听到作业两个字,我拔腿就跑。



我苦巴巴地回到寝室,抱着室友撒手不放。

「豆豆,这破书念不下去了,我自己的作业没了,还反过来被周燃威胁,气死我了,我现在就去找校长退学。」

豆豆向来护犊子,她把桌子一拍,义正词严道:「漾漾这不是你的错,动物科学院那么多禽类,为什么就周燃他的大鹅乱跑?他还想找你算账,我看他该好好检讨自己。」

按照豆豆这种说法,倒也合理。

我瞬间就有底气了。

「哼,他要找我算账,我就把他挂到学校表白墙上,让那群女粉看看他恶劣可憎的面目。」

豆豆轻啧一声:「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今天在表白墙上看到你和周燃了。」

我好奇地打开手机,点开一看。

救命。

「周燃壁咚韩漾」这六个大字差点把我砸晕。

挂上去的图片,角度太过新奇,不知道的还以为周燃在亲我。

他亲我?他亲猪都不会亲我。

吃瓜的同学不知道内幕,评论区清一色全是粉色八卦。

「韩漾真行,竟然从姜朵朵手里把周燃抢过来了,还跟周燃亲得难舍难分。」

「是呀是呀,都能看到口水拉丝了。」

拉你个头。

我捂着脸正准备反驳,又瞟到了新评论。

「你们想什么呢,就韩漾那 1 米 6 的身高,踮起脚也亲不到周燃。」

「他们想接吻,怕是得周燃抱着她亲。」

我有那么矮吗?

我这个人吧,自尊心极强。

关键时刻,我向来会维护自己。

「我是现场的那堵墙,我来证明,韩漾确实亲了周燃,没踮脚。」

评论区瞬间炸了锅,我在寝室都能听到几句「卧槽」声。

怎么感觉闯祸了?

「叮——」

周燃的电话猝不及防地打了过来。

我一心虚,差点把手机扔了,接听电话时,声音极其不自然。

「周燃,你干嘛呀?」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他没忍住骂了句国粹:「艹,你喉咙被鬼掐住了,会不会好好说话。」

气死我了。

姜朵朵这么说话的时候,他明明喜欢得不得了。

到我这,就变成鬼掐喉咙了。

狗男人真双标。

「出来,我在图书馆门口等你。」他清了清嗓子,命令我。

凭什么他叫我出去,我就出去,还真把我当舔狗了?

「韩漾,你还想不想毕业?」

「劳驾您等我五分钟嘞。」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图书馆,一眼就看到了周燃。

他个子很高,肩膀很宽,穿着一身白衣长裤,站在图书馆门口,有种别致的斯文感。

他这张脸,能怪我心动吗?

能吗?

我跟他多待一秒,都是老天爷对我意志力的考验。

显然,我经受不起考验。

我咽了咽口水,从侧面偷偷摸摸走过去,拉着周燃就跑。

周燃面若寒霜:「同学,你放尊重点。」

「是我。」我取下墨镜,压低声音,「走,我们找个角落。」

他的眉头瞬间皱成了一座小山:「大晚上,你裹成这样,又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是,你往后退什么?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我试探性问他:「你知不知道表白墙的事?」

他眉头一拧,回答得毫不犹豫。

「不知道。」

我舒了口气,幸好他没有看见「那堵墙」的发言。

我轻哼一声,故意嘴硬。

「我跟你一起被人挂到表白墙了,再被人拍到,就解释不清了……哼,我才不想跟你一起沦为别人的饭后谈资。」

我心知肚明,躲成这样是为了帮他避嫌。

我只是害怕他看到八卦,连朋友都不愿跟我做了。

周燃短暂地停了几秒,不冷不热地吐出两个字:「麻烦。」

我眼圈一红,他心里没鬼,他当然敢光明正大。



周燃把我教育了半小时,慢条斯理地扯了我的围巾,取了我的墨镜。

最后还神神秘秘地递给了我一包……瓜子。

我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脸生无可恋。

「大晚上你叫我出来就是看这个?」

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我,薄唇开合。

「西瓜的生长周期是 85 天,离你导师验收还有 65 天,只要你把它种在 1 号实验室,让它 24 小时充分地吸收阳光、水分,65 天内成熟……不是问题。」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他:「1 号实验室,是我能进去的吗?我师姐磨了导师几个月,也没见他同意。」

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不行,我不能挂科。

我这学期还想要导师的推荐信呢。

就在这时,周燃微微扬起下颚,散漫开口:「交给我。」

啊,这该死的安全感。

我谄媚地咧开嘴:「周燃,呜呜呜,好想抱着你猛亲一口。」

周燃瞬间变脸。

他半眯着眼睛,牢牢审视我:「爱、喜欢、亲一下,你怎么能这么轻易说出口?」

说了一百句喜欢,他一句都不信。

我悻悻低头,其实这也怪我自己。

很多年前,我好奇心作祟,偷喝了我爸的白酒。

半梦半醒间,我似乎给周燃发了什么信息。

第二天清醒后,我傻了。

我发现我给他发的十几条信息,都不能凑成一条裤子。

顿时,我就用脚趾咔咔挖了两座城堡,我恨不得在原地给自己挖口棺材。

「宝贝,我是群发的。」

鬼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给自己挽尊。

好像这样才能有回旋的余地。

周燃秒回:「哦。」

为了坐实群发。

喜欢、爱、亲一个、宝,从那之后成了我的口头禅,而我就此患上不要碧莲的社牛症。

活该,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好了,我再怎么认真,周燃也不信了。

周燃轻哼一声,我立刻被拉回了现实。

他伸手捏住我的双颊,眼神不怒自威:「这些话,你到底跟多少人说过,嗯?」

「快说。」

我的嘴巴被他捏着嘟着,并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咿咿呜呜」。

他顿了几秒,突然一声轻笑入耳,沾了些轻佻:「别跟我撒娇。」

我:「?」

离谱。

真是离谱。

「你——放——开——我。」

他不为所动,就看着我笑。

实在可恶。

于是,我故意恶心他。

我上前一步,娇滴滴地开口唤他:「周燃哥哥。」

只见他额角一抽,突出的喉结,缓缓上下滑动。

「别用你那破夹子音跟我说话,否则……」

这句否则实在刺耳。

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总这样双标地对待我。

我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仰头与他四目相对:「为什么姜朵朵能用,我就不能?」

我迫不及待想听到他的答案,整个人因为等待,显得异常焦灼。

周燃僵硬地站着,没有说话。

一分钟后,他松松领带,张张嘴,眼神移开:「你和她,不一样。」

我怎么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闪躲的意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