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暗渡成婚首席总裁请温柔

暗渡成婚首席总裁请温柔

白开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芷薇被人设计送上制片人的床,结果误打误撞,跟陆景御扯上了关系。这个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白芷薇不想让他对自己负责,当然,她也不想对他负责,出了酒店的门,她希望两个人再也不要见面了。哪成想,她很快便又遇见了陆景御,还成为他的总裁特助。从此,一个偏执总裁和一个小撩精的爱情故事,缓缓拉开了序幕!

主角:白芷薇,陆景御   更新:2022-12-14 14: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芷薇,陆景御的女频言情小说《暗渡成婚首席总裁请温柔》,由网络作家“白开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芷薇被人设计送上制片人的床,结果误打误撞,跟陆景御扯上了关系。这个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白芷薇不想让他对自己负责,当然,她也不想对他负责,出了酒店的门,她希望两个人再也不要见面了。哪成想,她很快便又遇见了陆景御,还成为他的总裁特助。从此,一个偏执总裁和一个小撩精的爱情故事,缓缓拉开了序幕!

《暗渡成婚首席总裁请温柔》精彩片段

醒来时,白芷薇觉得脑子疼得快要炸了,浑身忽冷忽热不说,喉咙涩疼,胸口发闷,简直难受极了。

陌生的环境,让她愣了一下。

混沌的脑子逐渐清醒,她不禁脸色一白,连忙掀开被子看自己的身子,一丝不挂!

难道她昨天……?

“醒了?”耳边,传来沙哑性感的男低音,就像是大提琴的乐音,极富有磁性。

白芷薇被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陌生男人坐在落地窗边的浅褐色单人沙发里,他身穿简单的白衬衫、休闲裤,手里拿着一份报纸,遮住了脸。

白芷薇的视线落在对方报纸下的一双大长腿,修长又笔直,光是坐着就能猜想到对方到底有多高!

不自觉地往上一瞄,瞧见对方搁在沙发扶手上的手臂,长袖袖口往上折叠,露出了强健有力的小臂,节骨分明的手腕和修长如玉的五指。

“你、你是谁?”白芷薇想到昨晚那杯酒,声音不由颤抖。

拿着报纸的手放了下来,露出男人的脸,眼神如月,轮廓分明,俊美无俦。

他眉头轻瞥,嗓音偏冷,“你不记得?”

“我、我……”白芷薇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完全不敢去看对方的脸,“昨晚的事情是一个意外!如果你觉得是困扰的话,我很抱歉!总而言之,你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吧!”

一般来说,春风一度怎么都是女孩子比较吃亏吧?但是看着对方那张脸,她就无法理直气壮起来。

男人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目光平静。

但是,白芷薇却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她小脸涨红,表情为难,又是羞涩又是难堪,“你能不能先出去?我想换衣服。”

“这是我的房间。”男人淡淡道。

“你!”白芷薇咬唇,这人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她都说要穿衣服了,他就不会避忌一点?!

男人不由轻笑,“昨晚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你还害羞什么?”

“我……”白芷薇羞愤欲死,“我现在又不想给你看啊!你出去!”

男人再次重申:“这是我的房间。”

白芷薇的表情顿时扭曲,想要发火,却还是顾忌到男女之间的力量差别。

“你不走我走!”她一边拿起放在床边自己的衣服,一边利索的用被子把自己裹成毛毛虫,下了床后像一只僵尸似的往浴室的方向蹦过去。

见她气呼呼的背影,男人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昨晚,到底是谁算计了她?

不一会儿,白芷薇就穿戴整齐地出来了,平日穿衬衫时她总不习惯扣最高处的两个扣子,现在却扣得严严实实。

男人看了过来,似乎在欣赏她被一身职业装衬得凹凸有致的身材,白芷薇不自在地撇开视线,“我有急事就先走了!希望我们以后不会再见!”

将折好的被子放下,她几乎把脸埋在胸前,落荒而逃。

“叮咚——!”

一个短信铃声,突然响起。

男人看着床头的手机,不由无奈轻叹,那个迷糊的丫头,竟然连手机都忘记拿走了。

手机屏幕显出一条短信:小薇,你中计了!那个贱人是想把你灌醉后送上制片人的床!

男人的脸色倏然一冷。

急匆匆逃离现场的白芷薇此时还没想起自己漏掉的手机,却被害得自己无故失去清白的罪魁祸首给拦住了!

“白芷薇,你还想走!?”白梦露气急败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昨天竟然敢动手打人!?你知不知道王制片那玩意被你打残了?!”

白芷薇当时只想自救,并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白芷薇!这次你死定了!王制片知道自己以后不能人事后,都快要气疯了!”白梦露幸灾乐祸地冷笑,“他说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白梦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白芷薇一把甩开对方的手,怒气冲冲道:“昨晚我喝醉酒后明明是想回家的,是你把我留在酒店的房间里,然后那个王制片就来了!”

“是我又怎么样?”白梦露不屑一笑,眼中是满满的恶意,“当初你朋友那么爽快地扇了我一巴掌之后,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我不会承担这个责任的!就算上了法庭,我也能够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自卫!但是白梦露,你可是一个明星,如果让人知道这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你说会怎么样?”白芷薇不退反进,“这些日子以来,无论你怎么发脾气玩针对我都忍你,所以到现在该还的都已经还了!从此刻开始,我辞职不干了!你另外找一个忍者当助理吧!”

“白芷薇你站住!如果你敢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而且王制片的伤本来就是你造成的,如果你不承担责任,那我只好把你送进监狱,顺便向你妈索求一大笔钱赔偿给王制片!”白梦露威胁道。

龙有逆鳞,触者即死。

对于白芷薇来说,妈妈绝对是不可触及的底线。

“这是我的事情,和我妈没关系吧!”白芷薇怒红了眼。

白梦露的语气更尖酸了,“难道你不明白什么叫做女债母偿?既然她是你妈,就活该为你承受你犯下的错!”

“你……”

“小薇,怎么了?”耳边传来男人亲昵的呼唤,白芷薇感觉后背正贴着对方强健的胸膛,对方温热的体温传递了过来,让她慌乱的心莫名地镇静了下来。

她回过头,却看见刚才被她定义为“不绅士”的男人。

“你……”

她刚想开口,男人就两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见她眼角微红,他就瞥起眉露出一丝心疼的表情,“怎么哭了?”

他垂下脸,她被迫抬起头,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得极近,仿佛男人微微一低头,便能吻住她的唇。

“你、你是陆景御,陆先生?”白芷薇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白梦露就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陆景御,是FutureWillPerfect,简称FWP跨国集团的CEO。当年不仅以一人之力白手起家,更是稳拿FWP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成为FWP中最大的行政股东

三年前,陆景御转战国内,仅用三年时间便完全掌控了整个南城的商界命脉!

如果把一般有才有貌有钱的男人比喻为钻石王老五的话,那陆景御就是钻石王老五中可遇不可求的极品!

如此优秀的男人,白梦露早已垂涎,可惜对方行踪隐秘,她一直找不到接近的机会,却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相见!

陆景御瞟了她一眼,冷淡却不失礼貌道:“白小姐。”

如果是寻常人,他自然懒得记住对方,但是白梦露可是那个人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会认错?

“陆先生知道我?”白梦露含羞一笑,“陆先生的大名我早已久仰,却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不知道你和这位犯罪的小姐有什么关系?”

身为演员,她自然最会装,装看不见陆景御和白芷薇亲昵的举动,装不知道陆景御是为了白芷薇而出现。

“她是我的女人。”陆景御像是没有听见对方对白芷薇的指控,甚至宠溺地亲吻了一下白芷薇的额发,“放心,有我在,没有人能够强迫你承担莫须有的责任。”

第一次和男性这么靠近白芷薇浑身僵硬,下意识想要远离,但是看见白梦露充满嫉妒的眼神后,她突然间就不想和男人撇清关系了。

“陆先生该不会在说笑吧?你见过的美女没有一万也有一千,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的……”说着,白梦露用挑剔的眼神将白芷薇从头打量到脚,语气带着轻蔑:“小家碧玉?”


如果要论样貌,白芷薇比白梦露美上数倍,但是现代的化妆术太厉害,再加上白芷薇平日就素面朝天,衣着打扮以方便行动为主,自然不比时时都精致装扮的白梦露娇艳。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阿御就爱我这种小家碧玉,就不爱你这种浓妆淡抹怎么了?”知道和陆景御走得近会让白梦露嫉妒恼恨后,白芷薇几乎整个人靠在了陆景御的怀里,用一种趾高气昂的语气反问。

“你!”白梦露刚想发作,又想到不能在陆景御面前失态,便用楚楚可怜的表情看陆景御,“陆先生,你看这女人这么没有礼貌,怎么配得上你呢?”

白芷薇刚想反讽回去,就听陆景御道:“小薇配不配得上我这件事情,就不劳白小姐操心了。只要小薇一天是我的女人,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不用怕,我会帮你解决那个王制片。”

后面一句,是他柔情款款地对白芷薇说的。

在对方的眼神示意下,白芷薇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别扭的用小女人娇滴滴的声音道:“我就知道阿御对我最好了!”

话一出口,她自己都忍不住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陆景御的嘴角微不可察地抽了一下。

“白大明星还要站在这里当门柱吗?”反正豁出去了,白芷薇就装着胆子挽住了陆景御的手臂,脸靠了过去做出一副撒娇模样,“阿御,我肚子饿了!”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陆景御眼含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然后冷淡疏离地对白梦露道,“下次见,白小姐。”

白梦露差点撑不起脸上伪装的笑脸。

直到出了酒店大门,白芷薇才松开挽住陆景御的手,恢复正常的表情,“谢谢陆先生刚才的出手相助。”

陆景御眼神淡淡,表情淡淡,就连语气也是淡淡的:“毕竟我们昨晚有过一场鱼水之欢,这就当我们之间扯平了。”

白芷薇心底一疼,脸色难看。

明明是他趁着她不清醒的时候夺走了她珍贵的第一次,现在却以一副平等交易的语气说扯平了,这让她倍感屈辱的同时,更忍不住生出怨恨。

“那王制片的事也拜托你了。”她珍贵的第一次就只是帮她解围当扯平?没那么容易!既然对方说了王制片的事情交给他,那她就不用客气了!

再者,对方可是FWP国际集团的大总裁,这点小事不就是打个电话的功夫?她才不用心存感激呢!

陆景御挑眉,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却淡声答应下来:“好。”

回到家后,白芷薇越想越气,想要找闺蜜发泄一下,却摸遍浑身上下都没找到手机。

“不会吧!?这么倒霉?!”她抱着脑袋在床上滚着哀嚎,“失身后,又失财?!”

“失什么身?”说曹操曹操到,刚想说打电话给闺蜜,闺蜜就找上门来了。

“可欣!我今天看见你垂涎三尺的那个钻石王老五了。”白芷薇坐起身来,义正言辞道:“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别再迷他了!”

顾可欣的注意完全被前一句吸引了,“你是说你看见FWP的CEO,陆景御,陆总裁!?”

“我的话的重点在后半句!后半句!”白芷薇强调。

“重点是你看见他的时候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你这个重色轻友的臭丫头!”顾可欣再次歪楼。

“你才重色轻友!我是真的被色了啊!”白芷薇垂头丧气,“不仅被色了,还不见了手机,他是不是我的扫把星啊?初遇就……”

说到这里,她突然整个人一僵,紧张兮兮地抓住顾可欣的手,“可欣,你能不能陪我出去买个药?”

“你病了?”顾可欣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不烫啊,没发烧,面色红润也不像来大姨妈,到底怎么了?”

“总之,你先陪我去吧!到时候再告诉你!”白芷薇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后,还戴上了口罩,就拉着顾可欣直往药店冲去。

在店里瞎溜了一圈,她在一个货架前停下,一脸挣扎犹豫。

顾可欣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死丫头,你竟然和人一夜……”

“嘘!”白芷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捞起货架上的某盒药,一手扯着顾可欣往付款台走,她压低了声音警告:“你这么大声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顾可欣立马闭嘴。

给了钱后,白芷薇一出门就直奔24小时便利店,买了矿泉水,拆了药盒,吃了药,她就果断把药盒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

“死丫头!你给我如实招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可欣变了脸色,“难道你昨天没有看见我发给你的短信?!还是被那个贱人算计了!?”

今天她过来窜门也是担心自家闺蜜,原本见对方没有异样,她还以为对方看见了自己的警示短信,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拉着自己去药店买避孕药!

“不不不,我没被白梦露算计,额……严格来说,我还是被她算计了。”如果不是白梦露灌醉她,她也不会糊里糊涂地进了陆景御的房间,上了陆景御的床。

“我就知道那个贱女人蛇蝎心肠,怎么可能放过你!”顾可欣当即怒红了脸,一副买了菜刀就要杀上门去的表情,“小薇,你放心,我绝对会帮你报仇的!”

“别冲动,别冲动!”白芷薇按住她,“我没有失身给那个王制片啦!”

“那你怎么要买……”

“因为陆景御!”在她说出‘避孕药’三个字之前,白芷薇打断了她的话,“昨晚和我那个……的人,是陆景御啦!”

顾可欣呆了呆,然后一脸紧张的又摸了一下白芷薇的额头,“虽然额头不烫,但是你一定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创伤!小薇,走,咱们去医院看看医生!”

“我没有精神创伤!也没有幻想症啦!”白芷薇拉住她,见她一脸不信,白芷薇只好将昨晚的事情全盘托出,生怕对方再误会自己因为精神受创而变成了神经病。

“真的?!”闻言,顾可欣懵了半响才瞥出两个字。

白芷薇小鸡啄米地点头。

“你是说,昨晚你和那个传说中的FWP的陆总裁,钻石王老五中的极品春风一度了?”顾可欣一脸不敢置信。

白芷薇还是小鸡啄米地点头。

顾可欣震惊了好一会儿,突然变回一本正经的脸,然后用力拍住她的肩膀,“小薇,说句良心话,你应该好好感谢那个贱人!”

白芷薇嘴角一抽,瞬间有想和对方绝交的冲动。

“可欣,帮我找工作吧。”她果断转移话题,“虽然我不后悔打断了王制片的第三条腿,但是医药费综要赔吧?而且万一要打官司,我也需要不少钱啊!”

“幸好你打断的不是陆景御的第三条、咳!”接收到闺蜜那有着“你再说我就毒哑你”意味的不悦光波,顾可欣咳嗽了一下,“我一定会帮你留意好工作的!”

原以为好工作不容易找,没想到顾可欣第二天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FWP国际集团正面向人才市场招聘一名年薪百万的总裁特助。

“FWP啊……”白芷薇下意识想起陆景御淡冷如月的眼神,连忙摇了摇头,“我不去。”

“人家还不一定选的上你呢!”顾可欣恨铁不成钢,“一个公司可是有好几个总裁,你以为自己是老天爷的亲闺女啊?随随便便就能被安排到陆景御的手下工作?”

然而当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陆景御的那一刻,白芷薇真的很想摇着顾可欣的肩膀来一个尔康手,她原来真的是老天爷的亲闺女啊!


“陆总,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白芷薇一本正经地问。

“你已经签了劳工合同?”陆景御也一本正经地反问。

白芷薇艰难地点了点头。

“那就来不及了。”陆景御将文件递给秘书,“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和前任特助交接工作,出去吧。”

见对方公事公办的态度,白芷薇的心情颇为复杂,既松了一口气,又有些气愤。不过,既然对方不放在心上,她又何必耿耿于怀?

“好的,陆总。”白芷薇深呼一口气,端正自己的心态。

她是来这里工作的,陆景御是她的上司,仅此而已。

“你就是陆总新招的特助啊?”容貌精致的美女秘书好奇地看着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脸上化着淡妆,没有假睫毛也没有烈焰红唇,看起来年轻又干净,令人不自觉的对她产生好感。

“你好,我叫任盈盈。”美女秘书笑起来的时候,两边嘴角有甜甜的酒窝,“就是你想的那个任盈盈,可能是当年我爸妈太迷金庸了吧,所以才给我取了和《笑傲江湖》的女主角一模一样的名字。”

白芷薇回以笑容,“你好,我叫白芷薇。”

“你就是新入职的特助?”一个西装男提着公文包走了过来,对方的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眼镜,手腕上戴着劳力士,从发型到衣着都是一丝不苟,典型的精英人士。

“安特助,不,现在应该叫安总经理了吧?”任盈盈甜甜一笑,主动向来人打招呼,“恭喜啊,终于升职了。”

“谢谢。”安云翔抿唇点头,画风严谨,他转过头对白芷薇道:“时间紧迫,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学习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特助,而我是一个严以待人的人,希望你要有心理准备。”

白芷薇立马紧张认真起来,“是的,安……”

“我叫安一伦,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安一伦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如果你不好意思直呼名字,可以叫我一声伦哥。”

“好的,伦哥。”白芷薇点头喊人。

总裁特助,就是协助总裁他完成经营指标、年度工作计划与预算管理计划,并保证总裁的工作指令与各项决议的贯彻落实。

“你重点负责人力资源部、办公室、质检部及保安部的日常管理及内部协调工作,督促下属努力实现年度管理计划指标,提高管理水平。”安一伦说话一套一套的,像是直接背诵书上的理论,让白芷薇听得半懂半瞎,只好像个上课的学生一样,拿出笔和本子来抄录笔记。

安一伦见此瞥了眉,却没有开口提醒。

工作是有技巧的,但事事都要前人提醒,难免就没了进取之心,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有所收获。

一番官方解说后,安一伦便领着白芷薇巡视了一遍工作区,让职员们认一认脸。

“每天都要巡视所辖区域,检查并独到各分部门的工作,认真妥善地知道下属部门处理日常事务。”安一伦见她停下笔,才叮嘱道:“巡视时不要按部就班地定时而行,突袭检查才能知道每个部门工作的常态。”

白芷薇连忙小鸡啄米地点头,像个乖巧的好学生。

才上班的第一天,安一伦也没有找特别难做的事情让白芷薇上手,把各部门的人脸和名字记一记后,安一伦就让她熟悉一下将来要工作的区域。

她的工作区在总裁办公室外的左侧,和对面的秘书部工作区相对而坐,虽然她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但是这里的工作气氛很好,就像是牛顿图书馆那样安宁静谧中带着珍惜分秒的忙碌。

她在这边悠闲地温习着各部门的负责人叫什么名字,秘书区那边的任盈盈就忙的不可开交。

眼见着对方拿了一沓文件出去,却捧回来一沓更厚更高的文件,偏生对方还穿着一双高跟鞋,看得白芷薇心惊肉跳,果不其然下一秒任盈盈就摔了一跤。

文件散落一地,白芷薇立马上去帮忙。

“任盈盈,你没事吧?”她一边帮任盈盈捡起文件,一边关切地询问,“脚有没有扭伤?”

任盈盈摇了摇头,面上却有着隐忍的痛色,“放心吧,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一点点痛而已。”

她刚想站起来,却又痛呼一声,怀里的文件再次洒落在地。

“你坐着!我帮你捡!”白芷薇连忙先扶着任盈盈坐在椅子上,然后迅速的把地上的文件捡起叠好,“脚痛就不要勉强自己,扭伤脚可大可小,万一伤到了筋骨就是几个月都好不了的。”

“但是我等下还要将这些文件分门别类后交送给各部门经理,有些文件可以迟些时间送,但是有些文件却很紧急的啊!”任盈盈一脸担忧,“如果因为我而耽误了公司的运行,肯定会被记过的啊!”

见她着急得眼眶都红了,白芷薇忍不住心软,“你的这些文件要分类难吗?”

闻言,任盈盈眼底划过一丝暗光,连忙惊喜反问:“小薇你可以帮我吗?分门别类很简单的,文件里第一页上都写着是属于哪个部门的,分好之后在送到部门经理手里的时候,顺便交代陆总的话就行了!”

“分门别类可以,但是交代陆总的话……”白芷薇又不知道陆景御交代了任盈盈什么话。

“我说你记下不就好咯?”任盈盈看了一下她刚收拾好的桌面上的那本笔记本,“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对吧?小薇认真的工作态度很让人敬佩呢!”

被人夸赞了的白芷薇不好意思拒绝对方的请求了。

任盈盈扭伤了脚,她又闲着没事做,分门别类一些杂乱的文件能让她尽快熟悉各部门经理人的名字,而分送文件能让她熟悉一各部门的工作区域。

也算是好事一件。

最终,白芷薇点了点头,用了半个小时将文件分门别类好,然后替任盈盈将文件分送到了各个工作部门。

“陆总,白芷薇她……”用陆景御的电脑通过监控摄像头看见白芷薇抱着文件跑来跑去的背影,安一伦欲言又止。

“由她。”陆景御背靠椅背,长腿交叠,手里拿着一份子公司传送过来的紧急文件不紧不慢地看着,“吃一堑长一智,不摔倒怎么知道痛?不知道痛怎么成长?”

在紧急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安一伦的时候,他又叮嘱道:“工作上的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对她有任何特殊对待。她来这里是工作的,不是当少奶奶的。”

安一伦点头,“我明白了,陆总。”

此时,无论是陆景御和安一伦都以为,任盈盈只是想给白芷薇一个教训,却不曾想这个教训来的这么深刻。

——“根据本台最新情报得知,当红墙建筑负责人向FWP国际集团提交历史文物维修申请的时候,对方的态度仍算良好,只是后来不知是何原因就没有了后续。就在昨日,一场夜间风暴来袭,红墙建筑倾倒,受伤之人竟有二十人之多!”

事关自家公司,作为FWP新进员工,白芷薇自然也是关心此事的,但是她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掺和了自己!

“紫薇啊,陆总让你进去。”秘书部的杨晓稚在她回来的时候就用一脸同情的表情看着她,这一句通知,更是让白芷薇莫名地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小只,你知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几天相处下来,白芷薇和身边的职员也渐渐地熟悉起来,其中杨晓稚的性格和她最合,因此两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很快就从生疏礼貌的同事变成了互喊昵称的朋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