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绿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沈纤月,因为过度劳累猝死在自己的工作台上。再睁眼,她魂穿架空王朝,原主痴恋王爷凌玄羽,不惜强嫁,结果意外身死在两人同房之后。凌玄羽厌恶她?没关系,穿越过来的沈纤月表示自己只想搞事业,爱情是什么?能吃么?后来,某王爷真香了,开始追妻火葬场!

主角:凌玄羽,沈纤月   更新:2022-07-15 23: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玄羽,沈纤月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绿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沈纤月,因为过度劳累猝死在自己的工作台上。再睁眼,她魂穿架空王朝,原主痴恋王爷凌玄羽,不惜强嫁,结果意外身死在两人同房之后。凌玄羽厌恶她?没关系,穿越过来的沈纤月表示自己只想搞事业,爱情是什么?能吃么?后来,某王爷真香了,开始追妻火葬场!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寒风刺骨,红烛曳曳。

忽然,一股风吹开了卧房的窗户直接灌了进去。

凌玄羽有些烦躁的瞪了一眼身下的女人,直接嫌弃的走了下来。

沈纤月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费力的把自己蜷缩在一起,她感觉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热的滚烫。

“玄羽......”

沈纤月轻声的叫了一声凌玄羽的名字,只见凌玄羽烦躁的表情更加的狰狞,转身就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眼眸猩红的瞪着她。

“闭嘴。”

凌玄羽冷声呵斥到。

“疼,疼......”

看着沈纤月痛苦的样子,凌玄羽冷声一笑,眼眸中的淡漠冰冷的令人可怕。

“沈纤月,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你设计和我有染,嫁给我为妻,等的不就是这个吗?”

“你这个不知捡点的女人,本就该死,本就不该出现在我的府中!”

凌玄羽说完直接把沈纤月甩到了地上,一瞬间,沈纤月就感觉自己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猛地吐出来。

没想到自己爱慕凌玄羽如此之久,费尽心思想要得到他的爱,最后居然如此落魄。

“从今天开始,你们都替我好好的伺候王妃!”凌玄羽瞪着沈纤月,冷声对下人说道。

看着凌玄羽决绝的背影,沈纤月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随即,自己就被丢在了黑漆漆的柴房里,几日无人问津。

沈纤月颤颤巍巍的蜷缩在一起,这几天她滴水未进,似乎想尽力的得到一丝温暖,可是终究是徒劳。

“凌玄羽,你会来找我的对吗......”

她和凌玄羽的过去就如同走马灯一般在她的脑海里闪过,她抬眼,似乎看见凌玄羽走进柴房,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随即,沈纤月的手猛地脱力,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

“她还活着吗。”

“谁知道呢,这种女人,死了也是活该。”

沈纤月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议论什么,可是身上刺骨的疼让她不能只语一声,只听“砰”的一声,柴房的门被踢开。

“水,给我水......”

沈纤月感觉自己的嗓子像是着了火,干裂的唇微微动弹,下人看着沈纤月落魄的样子嘲讽一笑,转身就把一盆冰凉的井水就直接泼在了她的身上!

一瞬间,沈纤月就感觉浑身刺骨的疼,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王妃,柴房没有什么玉露水,只有这井水,王爷让我们好生伺候,您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说完,下人转身就关上了柴房的门。

我去,这什么情况?这哪啊?

沈纤月想着,紧了紧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突然,一股陌生的记忆直接硬生生的钻进了她的脑海。

随即,沈纤月瞪大了眼睛。

她这是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一个落魄王妃?

沈纤月,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没想到却因为过度劳累猝死在了工作岗位上,然后就穿越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而且这个沈纤月也太傻了,这个凌玄羽有什么好的让她这样喜欢?

想着,沈纤月感觉自己的身上发冷,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在这寒冬腊月里已经结冰,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随便钻进个房间抓起一件衣服就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谁让你进来的!”

还没等沈纤月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一个嬷嬷直接拉着辫子被丢出来房间,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好不容易捂热的身体一瞬间有堕入冰冷。

“卧槽......”

“我说王妃,没人教你王府的规矩吗,怪不得王爷如此厌恶你!”

沈纤月费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才看清把自己拽出来的人居然是一个大约五十岁的老嬷嬷,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王妃,这个王爷到底有多不是人,居然让自己的王妃受这个折磨?

“我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主子,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对我?”

“主子?王妃,您是忘了昨晚王爷说什么了?”

沈纤月顿了一下,想起昨晚凌玄羽冰冷的眸子还让她现在感觉身体发冷。

“快来啊快来人,有人落水了!”

沈纤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就突然被不远处的下人打断,沈纤月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男人被从湖里捞了上来,腹部鼓起,脸色煞白,几乎没有了一点的血色。

“哎呀,这不是柴房的砍柴小工吗?怎么大半夜的掉湖里了!”

“还不赶紧叫大夫啊!”

周围的全部都乱了阵脚,沈纤月见状直接上前扒拉开围在旁边的人,开始检查这个落水的男人。

“患者面部青紫、肿胀、双眼充血,口腔、鼻孔和气管充满泡沫,四肢冰冷,这种情况下,需要立刻做人工呼吸。”

在场的人一瞬间都惊诧的看着沈纤月,这个疯女人在这里神神叨叨的说什么呢?

“王妃你来凑什么热闹!人命关天可由不得你胡来!”

嬷嬷看沈纤月冲了上去直接没好气的回怼到,沈纤月抬眼瞪了一眼这个老嬷嬷。

“想让他活命就别说话!赶紧去准备一下御寒的东西一会围在他身上!”

这寒冬腊月的,一会恐怕不被淹死也被冻死了!

说完,顾不得旁人不解的神情,沈纤月二话没说就开始给这个男人做人工呼吸,好巧不巧,这一幕刚好就被前来查看情况的凌玄羽清楚的看到了。

顿时,凌玄羽气的脸都紫了。

“沈纤月,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你在干什么!”

沈纤月只感觉自己手腕一痛,整个人就被凌玄羽拽了起来,她有些惊讶的瞪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人就是凌玄羽?

“你干什么,我在救人。”

“救人,你当本王是傻子吗!”

凌玄羽气的眼眸猩红,一把掐住沈纤月的脖子把她按在树上,冷眸瞪着她。

“怎么,难道是前几日我还没有伺候好你?看见一个男人就这样?”

说完,凌玄羽一皮鞭就打在了她的身上,沈纤月吃痛叫了一声,被皮鞭击打过的肌肤早已经血肉模糊。

凌玄羽这个男人可真狠心啊。

只见凌玄羽俯身,眼神凛冽的瞪着沈纤月,随即捏起来她的下巴,似乎要把她捏碎一般。

“疼吗?沈纤月,你不懂王府的规矩,我就好好教教你!来人,打王妃三十鞭,让她好好长长记性!”


沈纤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被放下来的,只知道自己浑身上下早就没有了一处好地方,直接被拖到了一个肮脏的马棚里。

“嘶......”

寒风席卷在沈纤月的身上,她本想朝里面挪挪,身上的刺痛却直接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混蛋凌玄羽,上辈子欠他的?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狗男人!谁稀罕啊!”

“要是我能把我办公室的医疗箱拿来就好了......”

想着,沈纤月就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昏沉,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

“这是哪?”

沈纤月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仿佛是在一个高科技的空间,这里面全部都是高温消毒的无菌的柜子,柜子里全部都是药物,不远处居然还有自己实验室里面的实验台。

“天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穿越者的金手指?我得金手指就是有个医疗空间?”

想着,沈纤月急忙在柜子里找到了一个治疗皮外伤的药膏,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刚才没看清,这一看可把沈纤月吓一跳。

自己浑身上下全部布满了鞭痕,脚踝处的伤口隐隐约约甚至看到了白骨,自己行走过的地方滴滴啦啦的落了好多血,普通一条红色的绸缎披在地上。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沈纤月急忙把药膏抹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这个伤口要是不及时处理恐怕过不了几天就要感染,然后就一命呜呼。

这个凌玄羽是真的不把沈纤月当人看啊,这不是明摆着要她的命吗!

可能是因为在医疗空间的作用,药膏抹在伤口上没多久伤口就自动愈合了,在这里留下的血居然也自动清理,沈纤月起来蹦了蹦,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了痛意才算彻底放了心。

“喂!起来了!”

沈纤月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叫自己,眼前的景象慢慢的变得模糊,等自己再睁眼的时候自己又已经回到了这个肮脏的马棚里,叫自己醒来的嬷嬷就站在不远处,正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沈纤月一懵,急忙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发现自己除了衣服上还带着血迹,身上的伤口居然真的全部愈合了。

这真的不是梦。

看来这个医疗空间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可能就是存在于自己的意识里。

想到这里,沈纤月得意一笑。

“呦,没想到命还挺大的,昨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居然一夜就好了?”

说着,嬷嬷嘲讽一笑,还不忘记踹了她一脚。

“还不赶紧起来,还真的把自己当王妃了?这些衣服一个时辰洗完,不然不许吃饭!”

沈纤月这才注意到跟着嬷嬷过来的还有几盆衣服几桶水,沈纤月冷笑一声。

“你把你当什么人了,居然敢这样使唤我?”

“你......”

“啪!”

嬷嬷似乎对于沈纤月的反应很吃惊,她刚想上前给她一个教训没想到却抢先一步被沈纤月打了一巴掌!

“沈纤月!你!”

“我,我怎么了?”

沈纤月说着,轻轻的靠近嬷嬷,冷眸一瞬间让她不敢动弹。

“你一个下人,如此不懂的尊卑,这就是我给你的教训!”

“我呸!沈纤月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看了!”

嬷嬷被沈纤月的行为激怒,直接上前瞪着她。

“你别在这里太嚣张!你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贱人罢了,你甚至比不上我!别以为你顶着王妃的名头就可以为所欲为,过段时间等王爷休了你你连王府里的狗都不如!”

听嬷嬷这样说,沈纤月淡淡一笑。

她上前,俯身盛起来一勺水,直接泼到了嬷嬷得脸上。

寒冬腊月,一勺冷水泼到她身上,嬷嬷的脸顿时像被刀子割过一样红。

“你......”

“你想打我?”

看着嬷嬷举在半空中跃跃欲试的手,沈纤月淡淡说道。

“王府里可有规矩,不可无视尊卑,嬷嬷,你别以为你在王府伺候了这么久就可以压在我的头上,你再怎么嚣张跋扈,你终究就是个下人!”

“我就算再不得宠,我也是这个王府的王妃,是你们王爷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进来的妻子,只要他凌玄羽没休了我,你就没资格使唤我!”

看着沈纤月霸气的样子,嬷嬷不由得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这真的是沈纤月?怎么变化这样大?

“还不赶紧滚!”

沈纤月踹了嬷嬷一脚,嬷嬷顿了两秒,随即屁滚尿流的就离开了这里。

她才不是之前的那个沈纤月,谁欺负自己,她必定成倍的欺负回来!

至于凌玄羽,她才不会在意呢!这个狗男人在她心里简直一点好印象也没有,也不知道沈纤月之前为什么这样喜欢他!

沈纤月转身就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人靠衣装马靠鞍,穿着这粘满血污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还那样好欺负!

想着,沈纤月就想朝着自己的卧房走过去,路过柴房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天落水的小工。

看来那天的人工呼吸还是管用的,本来她还以为被凌玄羽那个狗男人一打断,这个小工的命都不保了。

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沈纤月实在是没忍住想要上前问一下这个小工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想到还没等到她走到柴房呢,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撞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沈纤月急忙退后两步。

“不好意思......”

“怎么是你?”

沈纤月身体一怔,满眼不可思议的抬眼看着凌玄羽。

这是什么特别的缘分?这都能碰见?

“你在这里干什么?谁让你过来的?”

凌玄羽低眉看着沈纤月,冷声问道。

昨晚她不是才受了刑吗,今天怎么就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了?

“玄羽哥哥,你别这样严肃吗,都把姐姐吓到了。”

沈纤月这才注意到凌玄羽的身边居然还有个女人,女人身穿一身浅绿色的碎花裙子,看起来温婉大方的很,尽管自己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可和她一比,简直还是寒酸的不行。

“菁菁,没事,这个女人,根本不配我给她好脸色。”

听凌玄羽这样一说,沈纤月才反应过来。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凌玄羽日思夜想的情人,苏菁菁。


想罢,沈纤月眯眼好好端详了一番面前的这个女人。

白皙的皮肤,一双容易惹人怜惜又勾人心桃花眼,的确是天姿国色,也怪不得凌玄羽这样喜欢。

她就是凌玄羽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苏菁菁,也是青楼的头牌,上一届的花魁。

见沈纤月盯着苏菁菁好久,凌玄羽立刻警惕的把苏菁菁挡在身后,好像生怕她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沈纤月,你最好不要搞什么花样,你连给菁菁提鞋都不配!”

沈纤月眉头微蹙,抬眼看着凌玄羽,只见苏菁菁见状急忙拉住凌玄羽的手,在他的怀里嗲嗲的娇嗔道:“玄羽哥哥,你对姐姐太凶了,你别这样吓她呀。”

“呕......”

沈纤月实在没忍住在心里狠狠的吐了一番,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苏菁菁,还真的是个名副其实的好绿茶啊。

“给我滚,再多说一句话我让你们沈家满门抄斩!”

凌玄羽看着怀中颤抖的苏菁菁,尽力的忍着心中的怒火冷声道。

“灭我沈家的门,倒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沈纤月没好气的白了凌玄羽一眼,冷声道:“我现在还有事,不再这里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就当没看见我。”

说完,沈纤月连头都没回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看着沈纤月潇洒离去的背影,凌玄羽有些吃惊。

沈纤月什么时候变了性子?之前看到自己和菁菁在一起都嫉妒到不行,没次都拉着自己的衣袖求自己原谅,这次,为何这样冷淡?

“玄羽哥哥,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让姐姐生气了?”

苏菁菁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眶里早已经盈满了泪水,靠在凌玄羽的怀里低声哽咽着,看着苏菁菁流泪的样子,凌玄羽心疼的心都快碎了。

他低头,温柔的擦拭掉苏菁菁脸上的泪水,宠溺一笑。

“菁菁,你还是太温柔了,你为沈纤月这样的女人流泪根本不值得。”

说着,凌玄羽在苏菁菁的头上淡淡一吻,满脸深情的望着她。

“菁菁,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就在不远处的卧房里,你在府中逛逛,我一会过去找你。”

“嗯。”

看着凌玄羽离去的背影,苏菁菁温柔的眼神逐渐变得凛冽,她回头望着刚走不远的沈纤月,拳头不由得攥紧。

“沈纤月这个贱人又在搞什么花招!”

苏菁菁心里暗骂到。

本来她已经完全捕获了凌玄羽的心,要看着自己就要成为正式的王妃了,没想到居然被沈纤月这个贱人抢了先。

“这个贱女人,居然还想和我抢凌玄羽!想得美!”

想着,苏菁菁就直接跟着沈纤月来到了后花园,后花园的几株傲梅正是美的时候,沈纤月看着这湖边仅存的几个梅花,淡淡一笑。

看着沈纤月毫无戒备的样子,苏菁菁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她的身后想把她推进湖里,没想到沈纤月顺势向后退了一步,苏菁菁整个人重心前倾,“噗通”一声就扑在了湖中。

“救命,救命啊!”

沈纤月回头,一脸得意的看着在湖中扑腾的苏菁菁。

当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想害她,苏菁菁还差点火候!

“呀!苏菁菁,你怎么在这里,大冬天的怎么跑湖里了?冬游吗?”

沈纤月装作惊讶的大叫一声,强忍着笑意看着她。

苏菁菁吓得根本没心情理会沈纤月的调侃,还一个劲的在哪里喊救命,沈纤月冷冷一笑,无奈的看着她。

“这个水只到你的腰,淹不死人的!”

听沈纤月这样一说,苏菁菁急忙站了起来,才发现这个水真的才到自己的腰,顿时她的脸气的通红,气愤的瞪着沈纤月。

“沈纤月,你!”

“我什么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这点小心思,苏菁菁我告诉你,你最好别再惹我,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要是在对我使什么坏心思,信不信我让你没命走出王府!”

“沈纤月!你干什么!”

沈纤月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不远处凌玄羽的声音,凌玄羽见苏菁菁落水吓得脸煞白,急忙下水把苏菁菁捞了上来,还把自己身上的棉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生怕她受冻。

“菁菁,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给你叫大夫。”

凌玄羽心疼的看着怀里颤抖的人儿,语气颤抖的说道。

“玄羽哥哥,我没事......咳咳。你别怪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是我,是我惹姐姐生气了......”

听了苏菁菁的话,凌玄羽气的眼眸猩红,他抬眼,额头青筋突起,恨不得撕碎了面前的这个女人。

沈纤月不屑一笑,看起来异常的镇定,只见她轻轻走近苏菁菁,趁着凌玄羽没注意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震彻整个王府。

“沈纤月!”

“凌玄羽你看清楚了,这才我沈纤月对苏菁菁动的手!”

沈纤月瞪着凌玄羽大声呵斥道。

“凌玄羽,没想到你不仅脑子不好使眼睛还有问题,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推的她?是我沈纤月做的我定承认,不是我做的,那好,我就做给你看。”

“给我把沈纤月抓起来,关入水牢,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水牢?

听到这,在场的下人全部都吓得后退一步,自古在王府下过水牢的人都没有活着出来的,凌玄羽这是明摆着要把沈纤月置于死地啊!

“我看谁敢!”

沈纤月瞪着凌玄羽,眼眸中满满的不屑。

“我沈纤月再入不了你的眼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王爷如此的袒护外人不顾妻子,真的合适吗?”

看着沈纤月冷漠的样子,凌玄羽的心里也不由的犯迷糊,沈纤月何时如此伶牙俐齿?怎么一夜不见,她好像变了个人一般令人陌生?

“王爷,大事不好了!皇上突然晕倒,还请王爷抓紧进宫看看啊!”

侍卫急匆匆的从门口敢来,顾不得面前紧张的气氛急忙说道。

“什么!可找太医?”

凌玄羽一脸惊讶的看着侍卫急忙问道,侍卫点点头。

“太医已经去了,可是还没找到原因!”

“这帮废物!”

凌玄羽气愤道。

看着凌玄羽着急的样子,沈纤月轻轻蹙眉,她上前一步,低眉看了一眼侍卫。

“你可以带我去看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