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无悔1987

重生之无悔1987

乘风破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百亿富翁李秀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1987年,回到他人生最落魄失意的一年,这一年,他居然喝了农药。重活一世,李秀成才不会再重蹈覆辙,他凭借超前的认知和经验,从此踏上逆袭人生之路。重活这一世,他要的很简单,就是不再向任何人低头!

主角:李秀成,苏晓萌   更新:2022-07-15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秀成,苏晓萌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无悔1987》,由网络作家“乘风破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百亿富翁李秀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1987年,回到他人生最落魄失意的一年,这一年,他居然喝了农药。重活一世,李秀成才不会再重蹈覆辙,他凭借超前的认知和经验,从此踏上逆袭人生之路。重活这一世,他要的很简单,就是不再向任何人低头!

《重生之无悔1987》精彩片段

全身虚浮无力。

恶心,胃里不停翻江倒海。

李秀成难受到有种想死的冲动。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接着,他就惊愕地发现,他确实正在死……

正在死的意思是,他正躺在地上打滚抽搐,手里还握着空荡荡的农药瓶。

我喝了农药?

我李秀成堂堂百亿富翁,闲得蛋疼去喝农药?

妈的!谋杀!

但还没来得及细想,胸腔的剧痛就让他一翻眼,又晕了过去。

……

厂职工医院。

李秀成,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

虽然洗了胃,但还是一阵恶心难受。

而他的目光却盯着墙上的老式挂历,发呆了很久。

1987年5月15日!

又看了看病房周围的环境,满满的都是年代感。

所以,自己这是重生了?

回忆往事。

李秀成神情间带着一丝苦笑。

就是这一年,自己还真是闲得蛋疼,喝了农药……

而且,这农药还是兑了水的。

真是荒唐。

旋即,这丝苦笑也变成了苦涩。

也是这一年,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晓萌,朵朵,对不起……”

说起来,他虽是农民出身,但天生聪慧。

在城里上高中时,成绩名列前茅,还是校团委的干部,加上外表俊朗,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比他小一届的苏晓萌,父母都是兴蓉市国营机械厂的老职工,家庭条件不错。

进校团委和李秀成认识不久,两人便心生爱慕。

毕业后。

尽管苏家人一直反对,但还是拗不过已经陷入爱河的这对情侣未婚先孕,只好同意了婚事。

婚后,苏东国也利用厂里的关系,帮李秀成和苏晓萌安排了工作。

可奈何,李秀成因为被人顶替了上大学的名额,郁郁寡欢,心比天高,不甘愿一辈子当个工人,屡次和厂里领导发生矛盾,最后被开除。

整天醉酒度日,把家里的钱偷出去花了不算,还四处举债,逞凶斗殴,坑蒙拐骗,浑浑噩噩。

苏晓萌伤心不已,但念及女儿朵朵,一直忍着。

省吃俭用,帮李秀成还债。

直到这次假装喝兑了水的农药,逼迫妻子,终于让苏晓萌下定决心离了婚。

而这也是让李秀成愧疚一生的开始…

离婚后,苏晓萌父母,给她介绍了一个年纪大八岁条件不错的男人,逼着苏晓萌嫁人,她最终无奈选择跳江自尽…

这是李秀成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

不论后来洗心革面,赚了多少钱,成就了多大的事业,都无法让他忘记对妻女的歉疚。

“爸爸…”

回忆间,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李秀成浑身一震,

看向门口。

刚满4岁的女儿朵朵,穿着洗得发白的花裙子,跑进来扑到他的身边。

“朵朵?”

看到女儿的一瞬间,李秀成一下子红了眼圈。

颤抖着双手,将她紧紧抱住。

三十多年了。

他从来没敢想过,有朝一日能再次见到女儿朵朵。

“外婆说你要死了,朵朵不要爸爸死…呜呜…”

女儿比同龄的孩子瘦弱很多,头发发黄,脸色泛白,显得营养不良。

李秀成满眼热泪盈眶,

“爸爸错了,爸爸对不起你……”

李秀成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样疼。

“爸爸不哭…”

“朵朵听话,再也不吵着吃冰棍了…”

朵朵天真的以为,是她昨天吵着要吃冰棍,才让爸爸和妈妈吵架,然后生气住院。

看到女儿如此乖巧懂事,

李秀成内心更加愧疚,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朵朵,爸爸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你和妈妈过上好日子,绝不会再让你们受半点委屈!”

“爸爸会赚很多钱,朵朵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活了一辈子。

李秀成才明白,纵然拥有亿万财富,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根。

如今既然能重生回来。

他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对孩子说这些骗人的话,有意思吗?”

听这声音,

李秀成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有着精致的五官,一米七的身高,身上加工厂的工作服,也掩盖不住令人心动的身材。

她就是妻子苏晓萌。

“我没有骗人,我……”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苏晓萌嘴唇微微颤抖,伸手把朵朵拉到自己身边。

她对丈夫实在是太失望了。

万万没想到,李秀成为了逼她给钱,居然做出喝农药这种事情。

李秀成沉默了下来。

当年的他,确实荒唐的不像话!

而这时,

岳父苏东国、岳母周慧琴、大舅哥苏家强,一行三人带着满脸愤怒,走入病房。

“爸,妈,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苏晓萌眉梢轻轻一颤。

“我们能不来吗?这个混账东西喝农药的事情,已经闹得全厂人都知道了!!”

“真是丢尽了我们家的脸哟!”

周慧琴拍着腿大骂道。

苏东国的态度也异常坚决:“离婚!必须离!!”

“对,必须离,尽给我们搞这些破事!”

苏家强紧紧捏着拳头,

要不是看在李秀成已经躺在病床上,否则现在就想动手打人。

“可是他现在这样…我总要管他。”

苏晓萌咬着红唇,说不出的难受。

在她看来,即便是要离婚,也得等李秀成好起来再说。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这丫头还管这不要脸的人死活?”

周慧琴气的跺脚:“他是到死都要拖累我们苏家啊!”

说话间。

一个医生走进来,查看李秀成病情。

虽然内心对李秀成充满憎恨,但苏晓萌还是借机询问:“医生,我丈夫…他怎么样了?”

“问题不大,这农药兑了水的,洗了胃就没事了,休息休息,就回家去吧。”

听完医生的话,所有人都懵了。


“听到没有!”

“这王八蛋,连这种事都骗人,你还能指望他什么?”

“必须离!!马上让他滚!!”

病房里闹成一团。

“李秀成,我对你太失望了!”

苏晓萌眼泪夺眶而出。

“离了吧,明天早上,我在民政局等你。”

“朵朵跟我,家里东西都给你,欠的债,我来还。”

说完这些话,苏晓萌神情决绝的拉着朵朵往外走。

“晓萌!!”

李秀成急忙叫住妻子:“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失望!”

“你拿什么保证?又喝农药?”

停步在门口的苏晓萌,已经哭成了泪人。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全部的债都还掉,给你们母女富足的生活!”

李秀成斩钉截铁的说道。

“别说了…”

苏晓萌眼神中满是失望。

在过去几年里,李秀成说过太多类似的话,说完后,却依旧是那副德行。

苏晓萌没有再停留,拉着朵朵径直走了。

后一步的苏家人,一顿讽刺之后,也扬长而去。

“爸爸…”

“我要爸爸…”

“呜呜呜…我要爸爸…”

走廊外面,朵朵的哭喊声,渐渐远去。

病房里的李秀成捏紧了拳头。

他知道,如果不拿出结果来,妻子不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他。

在大家眼里,自己已经没有丝毫信誉可言。

而且,更让他心急的是,前世离婚后,在苏家的刻意撮合下,那个死了老婆的生产主任,几乎是天天纠缠苏晓萌。

终于有一天,趁着苏晓萌单独在家,差点把她给欺负了。

可苏家人非但没替她出头,却反倒借此让苏晓萌早点嫁过去。

也正因为这事的打击,让苏晓萌下决心跳了江…

“不能等了!”

李秀成拔掉输液针头,离开职工医院。

当他回到出租屋的时候。

苏晓萌和朵朵已经收拾东西,人去楼空。

桌上瓷杯压着一封信和三十块钱。

“我带朵朵回娘家了,明天上午,我在民政局等你,就算你不来,我们也不可能有以后。”

“家里只剩下这三十块钱,下个月房租12块,记得去交,剩下的省着用…”

看完信。

李秀成拿起钱,眼圈泛红。

妻子一个月厂里工资只有65块,大部分都被他挥霍了。

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这点钱。

还能留给他,帮他考虑吃住。

这么好的女人,当年自己还不知足,真是个混蛋!

李秀成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弥补这些遗憾。

而现在,

这30块就是他的启动资金!

要利用这30块,最短时间内翻十倍百倍千倍!!

李秀成低头思索着,

目光看向屋子角落里,朵朵玩过的一个瘪了气的橡胶皮球。

脑子里有了主意。

当即离开家。

来到集市,找到之前卖橡胶皮球的商店。

拳头大小的橡胶皮球,9毛钱一个,一口气买了5个。

然后李秀成又花了5块钱,精心挑选了一个很深的红色塑料大桶。

东西备齐,

穿过低矮的旧巷,他来到一间出租房,敲开门。

“秀成哥?”

上夜班的胡长安正在补瞌睡。

他是李秀成同乡,为人憨厚。

前几年,经李秀成介绍,来机械厂当了临时转运工,虽然是个苦力活,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国营厂工作。

胡长安一直很感激李秀成。

但此时,胡长安却挠头道:“秀成哥,我后天才发工资…”

他以为李秀成又来借钱了。

“今儿不找你借钱,哥带你去挣钱!”

“挣钱?”

胡长安一愣:“去哪?”

“跟我走,路上说。”

“哦。”

胡长安麻溜回屋,穿好衣服就跟着李秀成直奔北门河滩。

北门河滩是前世李秀成经常去玩的地方。

电影院、百货商店、人民公园…等等基本都集中在这一片。

算是最繁华的地段。

“长安,现在开始,咱们就不认识了。”

“按照路上我交代的,我给你使眼色,你就过来投球。”

“等今天收工了,我给你10块辛苦费。”

李秀成反复叮嘱道。

“哦…”

原来是来当托的。

但李秀成说要给他10块辛苦费??

不是吹牛嘛!

就凭这只大桶,还有几个球?

胡长安打心底不信,又不好意思反驳李秀成。

只能远远看着李秀成找了个电影院转角处,摆好木架,把桶给倾斜着安装上去。

然后用捡来的半截粉笔,在地上写下了几排字。

“2元三次,投进一个球奖励2元!”

“投进两个球奖励10元!”

“投进三个球奖励50元!”

看着李秀成写下的字,远处的胡长安忍不住浑身哆嗦。

投个球进去就给钱?

还给50块?

秀成哥这是疯了吗?


后世的人,大多都知道李秀成搞的这玩意,就是街头老掉牙的骗局“空桶投球”。

但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新颖的小伎俩。

乍一看,会觉得投个球很简单。

但实际上很难。

皮球扔进去不管力气大小,不管落在桶底还是桶壁,都有99%的几率被弹出去。

除非在桶底事先放一个球,缓冲一部分弹力之后才有机会入桶。

而此时,

不少路人,也陆陆续续围观过来。

大部分人都和胡长安的想法一样,认为这钱就是白送的。

但毕竟是谁都没见过的新事物,虽然好奇,也总会有些忌惮。

现场僵持了十来分钟,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敢尝试。

李秀成估摸着差不多了。

瞅着一个空隙,对远处的胡长安使了个眼色。

胡长安心里七上八下的走过来,紧张得喉结滚动:“两…两块钱是吧?我…我试试。”

“好嘞!”

“来来来,三个球!”

李秀成淡定把球递给胡长安,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同时还在桶底悄悄预留了一个球。

很快,胡长安完成了三个投球。

其中有两个都正好落在预留的皮球上,成功入桶。

“恭喜这个兄弟,总共进了两球!”

“奖励10块,拿好!”

李秀成从兜里摸出十块钱,递给了胡长安。

“真给10块钱啊?”

“这钱也太好赚了!”

“还是得讲究小技巧。”

“对,而且力量要轻,力气太大进不了。”

“我感觉,我应该也能行!”

“………”

周围的人都羡慕胡长安轻轻松松赚了10块钱。

“大家都看到了,就是这么简单。”

“投进就给钱,有想试试的没?”

趁吆喝的功夫,李秀成也随手把桶里的几个球都捡了出来。

“我来一手!”

“我也来!”

“我先,我先!!”

“……”

周围这帮自认为摸清技巧的人,眼睛都红了。

五十块钱,在这个年代的吸引力大得可怕。

“不要急,一个个来!”

李秀成忙活着开始收钱。

而在桶里没有放球的情况下,

接下来的几个人,用尽了一切方法,都没能投进一个球。

但旁边抱着侥幸心理的人还不少,2块2块2块…不停给李秀成送到手里。

当然,

李秀成也偶尔给放点水,让人进一球两球,吊着大家的胃口。

大部分理智的人,来个一两把也就算了。

有些容易上头的,花十块八块的,不在少数。

远处的胡长安,已经看傻了眼。

这投球很简单啊,为啥这些人就投不进呢?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摊位前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到了下午5点。

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李秀成装钱的包,已经鼓鼓囊囊。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有要玩的,明天继续!”

李秀成见好就收。

搞这小伎俩,需要有人气,但人太多,也不是好事。

万一被人看出什么猫腻,那就没得玩了。

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东西。

李秀成对胡长安使了个眼色----撤!

回到家,李秀成把兜里的钱都洒在桌上,堆起来像个小山:“长安,数数。”

“哦!”

胡长安眼睛放光。

虽然大部分都是两块的小钞票,但耐不住量大啊。

立即动手,连数了三遍。

“秀成哥!发…发财了!!”

“一百六十八块!!”

胡长安激动的说话都犯结巴。

他做梦都想不到,李秀成靠着一个桶,几个皮球,一下午居然赚了这么多钱。

“还不错。”

李秀成神情没太多变化,作为一个前世拥有百亿身家的富豪,这点钱还不至于让他激动。

从里面数了10块钱,推到胡长安面前:“拿着。”

胡长安忙乎摇头:“不用了秀成哥,我也没干啥事儿…”

“我让你拿就拿着,以前也没少蹭你吃喝,算我还你的。”

李秀成明白接下来要做很多事,身边必须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人。

而胡长安生性憨厚,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收了钱,长安要去厂里上夜班。

李秀成则是琢磨着妻子那边也得尽快去挽回,免得夜长梦多。

当即,

在街口小商店买了一大堆东西,也跟着一起去了厂里。

兴蓉机械厂是国营企业,始建于1956年,是老苏联援建我国的156个项目之一。

厂房是别具一格的苏联式建筑,拥有高耸的尖顶塔楼和红色的外墙。

再次看到这片红墙、塔尖,李秀成心里也忍不住百味陈杂。

“这不是秀成嘛。”

“听说你小子喝农药了啊?”

门卫都是熟人,一直看不起靠媳妇养活的李秀成。

其中一个叫张志勇。

他是机械厂的工人子弟,暗恋苏晓萌很多年。

结果没想到李秀成来了个捷足先登,一直耿耿于怀。

去年靠着关系进了保卫科,更是自我感觉比普通工人高一档。

看到李秀成就第一个跳出来讥讽。

“哄媳妇的伎俩,你们也信。”

李秀成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包阿诗玛,一人递了一支:“我去看看晓萌,回头聊。”

几个门卫看着李秀成远去的背影,

又看看手里的阿诗玛香烟,

瞬间都愣住了。

这年头,阿诗玛一包6块5,属于高档烟。

像他们这种一个月工资几十块的普通工人,是根本抽不起的。

而且没看错的话,李秀成腋下好像夹了整整一条!

再瞅瞅自己5毛钱一包的大前门,顿时一点都不香了。

“秀成哥,刚刚几个门卫看到你拿出阿诗玛香烟,那表情,哈哈哈…”

胡长安咧嘴说道。

“背后不议人闲言,好好上班去!”

重生后的李秀成,心态已完全不同,根本没把门卫的碎语放在心里。

寻着路,来到妻子上班的精磨车间。

刚进大门,就被负责劳保的马秀莲给拦住了。

“李秀成,听说苏师傅一家要你和晓萌离婚?”

马秀莲一脸尖酸刻薄。

“离婚?”

李秀成一脸镇定:“哪有的事,都是瞎传的,我和晓萌感情好得很。”

“好不好我不晓得,反正你年初借了我家老刘5块钱,赶紧还,不然离了婚,你回老家,我找谁去。”

马秀莲心里认定李秀成没钱还,还想讥讽一下。

可谁知道,李秀成随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十块大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