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学渣穿成富家千金被迫营业当学霸

学渣穿成富家千金被迫营业当学霸

青萝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凌九从小一直与外婆相依为命,为了赚钱,小小年纪便学会各种技能,生活把她逼成了马甲大佬!非常不幸,她因为连续工作多日而猝死在电脑屏幕前。再睁眼,凌九出现在一个非常豪华的房间里,这样的场景只在梦中出现在过!竟然穿越了!原主不光是富家千金,同时还是学霸。下面请看学渣如何逆袭……

主角:凌九,封修瑾   更新:2022-07-15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九,封修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学渣穿成富家千金被迫营业当学霸》,由网络作家“青萝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九从小一直与外婆相依为命,为了赚钱,小小年纪便学会各种技能,生活把她逼成了马甲大佬!非常不幸,她因为连续工作多日而猝死在电脑屏幕前。再睁眼,凌九出现在一个非常豪华的房间里,这样的场景只在梦中出现在过!竟然穿越了!原主不光是富家千金,同时还是学霸。下面请看学渣如何逆袭……

《学渣穿成富家千金被迫营业当学霸》精彩片段

砰!

昏暗的房间中,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倒在了地上,唯有一台来不及关闭的电脑散发着荧荧的蓝光。

当时凌九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完了,要上新闻了!

标题她都想好了。

【震惊!一妙龄少女竟因工作过劳猝死在家!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

再次睁眼的时候,凌九人都傻了。

六岁那年,母亲为了保护她,失手错杀了喜欢家暴的酒鬼父亲,而进了监狱,她是靠着外婆捡废品赚的钱长大的。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心思就不在读书上,一心只想做生意赚小钱来补贴家用。后来被老师当众批评,她就开始利用课余时间辗转做童工,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也因此学会了不少技能。

再后来她有了点余钱,外婆却重病在床,面对天价手术费,她更是辍学一天打好几份工,硬生生给自己逼成个马甲大佬。

但从小就贫穷的她,什么时候住过眼前这么豪华的房间?

足足有一百多平的卧室,大到让凌九都生出了不真实的错觉,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奢华无比,每颗水晶折射的光线让人险些睁不开眼。

更遑论墙上镶嵌的用于夜间照明的硕大夜明珠,地上全铺的纯手工羊毛地毯,珍贵楠木制作的桌椅.……

连她身上穿着的这件睡裙,用的都是最上等的绸缎。

凌九顿时双眼冒光。

她不会是穿到了一个富家千金的身上吧!

老天爷真是待她不薄,终于可以过上不愁吃喝、混吃等死的日子了!

但是这样的幸福只持续了几秒。

等凌九继承完原主的记忆后,便露出了心如死灰的表情。

什么样的家庭,才能生出十八个孩子?!

这是配种吧!

生就生吧,还非要搞什么内部竞争,人家都是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千万家产,这里倒好,不努力就要被赶出去一无所有。

原主之所以能享受这么优越的生活,完全因为她是一个妥妥的学霸!

成绩永远稳定在全校第一的那种!

然而,凌九不是。

哪怕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对于脑子里那些晦涩难懂的知识,刚尝试理解了一秒,脑子就死机了。

她也很稳定,稳定的学渣本渣。

凌九放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是先去学校吧!

刚下楼,就听见了原主种马父亲中气十足的声音。

“凌家从来不养没用的废物,不努力学习就别留在这丢人现眼!也不怕告诉你们,两个月前被赶出去的老二,现在已经在街头乞讨为生了,想过人上人的生活,学习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是凌家每日的晨间训话。

十七个兄弟姐妹整整齐齐的站在凌父面前,被训得一声不吭,看到才从楼上下来的凌九,眼中更是闪烁着嫉妒的火焰。

凭什么他们每天要被像孙子一样的训话,凌九因为学习好就可以不来?

不过是一个书呆子!

想归想,他们面上却一点都不敢显露,在凌家,想要过得更好,就必须跟凌九打好关系,这样才能被凌父多看一眼。

凌父也察觉到了凌九的出现,亲切的将她喊了过来。

“小九,最近学习累不累?有什么需要就跟管家说,或者直接拿我给你的副卡去买也行,你可是凌家最有出息的孩子了。”

说完,他冰冷的视线又看向了那十七个孩子。

“你们但凡能像小九一样有出息,我也不用天天操心了,小九就是你们学习的榜样,多给我学着点听见没!”

“是,父亲。”十七道声音整齐的响起。

为首的老大看了凌九一眼,随即关切道:“小九,我看你有点没精神,是昨晚没睡好吗?我这里有些安神茶,回头给你送过去。”

凌九看穿了他眼底的冷意,委婉的拒绝了,“谢谢大哥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就是昨晚做题做的有点晚。”

这安神茶她可不敢喝,谁知道是安神茶,还是一睡不醒茶。

其他的兄弟姐妹也跟着关心了起来,原主看不出他们的虚情假意,但早早步入社会的凌九不同。

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她早就死在别人的坑算中了。

一一回以虚假的笑容后,凌九的脸都快笑僵了。

豪门果然不是这么好呆的。

最后这场戏还是在凌父让管家给她准备了许多名贵补品后落幕了,凌父越是重视凌九,凌九内心就越是瑟瑟发抖。

这学霸的马甲,她就算焊死在身上,都要穿牢了!

坐着豪车来到学校后,第一节就是历史课,看着那些王朝更迭的历史就不由头大。

凌九颤抖着翻开课本,结局丝毫没让她失望。

行,又是天书!

她不信邪,再翻了几页,这次不是天书了,变成了鬼画符。

生活不易,凌九叹气。

这是天要亡她啊!

唉声叹气中的凌九丝毫没有注意到,讲台上站着个转学生,直到,对方坐在了她旁边。

凌九猛地一抬头,便知晓,什么是一眼万年。

乌木般的瞳孔深邃如渊,鼻梁高挺,肤色瓷白,唇角天然带着几分上扬的弧度,唇色也是恰到好处的粉嫩,很适合亲吻。

看着他,凌九恍惚想道:这天底下竟然有人能长得处处合她心意,连他眼角的泪痣都带着一股莫名的蛊惑。

明明是最简单的白衬衫,却总让人蠢蠢欲动,想要解开衬衫上的扣子。

一整节课,凌九都在克制自己的欲望。

好在,她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女生。

一下课,同桌就被一群迷妹给围住了,也是在她们的对话中,凌九捕捉到了自己刚才错过的重要信息。

他叫封修瑾。

人长的好看,名字也好听。

凌九美滋滋的想道。

“封同学,你刚转过来肯定有很多事情不懂,不然我们加个好友吧!以后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问我。”一个女生脸红心跳的问着封修瑾的联系方式。

“加我也可以,我是班长,老师那边有什么消息我都会知道。”

“班里的活动每次都是我组织的,你可以加我,以后有什么想法直接跟我说。”

……

凌九的七姐,凌苑琪也混在里面。

从看到封修瑾第一眼开始,她就眼冒绿光,同时也暗恼凌九的好运气。

书呆子也配和她争?

不自量力!

“封同学,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家小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读书,一读起来就不怎么理人了,像个小书呆子一样,你跟她同桌的话,可能会觉得有点无聊。”

凌苑琪故意将最后一句话说的很为难,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傻子才听不出她话里的暗示,当然,原主就是这个傻子。

但她不知道的是,凌九的芯子里,早就换人了!


凌九自小尝尽人世冷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所以她对别人的恶意尤为敏感。

她见过很多和善不过的人,也见过那些人浑浊肮脏的灵魂,以及隐藏在灵魂下浓郁至极的深沉恶意。

他们身上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

正因如此,凌九对凌苑琪的行为才越发的看不惯。

“七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期末考试你考了班上第十三名吧?”

对上凌九冰冷的视线,凌苑琪心下一惊,本能回道:“是又如何?”

“那就奇怪了。”凌九故作困惑的偏了偏头,“我上次的考试成绩是全校第一,七姐说我是个书呆子,成绩却还不如我,岂不是连个书呆子都不如?”

“你!”

凌苑琪顿时气恼的面色涨红。

凌九怎么敢,怎么敢羞辱她!

周围人暗含讥笑的视线像是一根引线,险些点燃了她的理智,可一想到凌九在家里超然的地位,凌苑琪几乎是咬着牙,才将后面的话给吞进去。

不仅如此,她还得强撑着笑道:“好啦小九,是七姐刚刚不小心说错了话,七姐跟你道歉,你就别跟我计较了,换座位的事还是让新同学自己决定吧!”

凌苑琪打着哈哈,试图将事情揭过,还顺带着把封修瑾也扯了进来。

她就不信,在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封修瑾还会选择跟凌九同桌!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封修瑾身上。

只见他轻笑了几声,满目信赖的看向了凌九,“不用了,我就想坐在全校第一的旁边,好好沾沾她的学霸光环。”

咳咳……

凌九连忙心虚的咳嗽了几声。

学霸光环估计是不可能了,学渣光环她这倒是挺足,只要到时候别后悔就成。

既然封修瑾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没有强求,很快便各自散开。

但凌九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她盯着面前晦涩难懂的化学题,太阳穴狠狠的一跳。

再一抬头,封修瑾唇角带笑的模样便映入眸中。

“学霸大人,这道题我实在想不出解法,只能麻烦你教教我了。”

在美男的攻陷下,凌九紧张的直冒冷汗。

不行!

为了混吃等死的生活,她绝对不能暴露自己是个学渣的事实!

在这危急关头,凌九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有办法了!

她将题目推了回去,理直气壮的跟封修瑾对望,“不好意思封同学,我觉得你还是自力更生比较好,这么简单的题目就不要拿来问我了。”

说完,她也不管封修瑾是什么反应,赶紧低头装模作样的写起了作业。

别喊她,她是没有感情的学习机器。

封修瑾被敷衍了一通倒也不生气,他看着题目上方的“高中化学全国竞赛压轴题”几个小字,眉头微挑。

简单?

似乎不见得吧……

他收回了若有所思的视线,没有再说什么。

凌九眼角的余光瞟到安静下来的封修瑾,心下也是一松。

好险,躲过一劫了。

这个想法才刚冒头,物理老师就气势汹汹的走进了教室,手中还拿着一沓雪白的试卷,然后——

砰!

试卷被砸到了讲台上。

教室瞬间一片寂静。

“讲啊,怎么不继续讲了?这么简单的试卷你们也能考的这么差,我要是你们,我都没脸笑出声来!尤其是最后一道大题,前两天刚讲的原题,全班竟然只有一个人做了出来,你们可真行啊!”

物理老师冷笑道。

闻言,全班都默契的扮起了鹌鹑。

这个时候,谁冒头谁遭殃。

物理老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我也懒得跟你们说了,最后一道题就让唯一做对的凌九来讲吧!你们都给我仔细听着!”

当被点到名的那一刻,凌九满脑子只剩下两个大字:完了!

这是让她上去误人子弟么?

要想摆脱如今这个局面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凌九立马举起手,谦虚的说道:“老师,每次物理大题都是我讲,我觉得也应该给其他同学一点机会,新来的封同学成绩很好,不如让他上去试试吧?我觉得应该给新同学一个锻炼的机会。”

物理老师本来就喜欢凌九这样的好学生,被她三言两语一忽悠,便点了点头。

“行,那就让新来的同学上来讲吧!”

老师大手一挥,封修瑾就被迫上了讲台。

他也不慌,拿着一张空白试卷气定神闲的讲解了起来,条理清晰,逻辑清楚,连物理老师都欣赏的看了他几眼。

以为能够祸水东引的凌九,看着讲台上的封修瑾,罕见的有几分心慌。

她怎么觉得,这人的笑容有点深意呢.……

很快凌九便明白,她的感觉并不是没有依据。

什么牛顿定律、开普勒效应、机械守恒定律.……

以及丝绸之路的开辟、半球日照时常、生物遗传的显性基因隐形基因……

还能开口就将《孔雀东南飞》、《琵琶行》等最长古诗词背诵的滚瓜烂熟……

跟封修瑾同桌一天,凌九只觉得脑壳都大了,简直就一会念经的唐僧啊!

连带着封修瑾的这张俊脸,都从一开始的美色诱惑变成现在的催命符。

不过凌九倒也不是门门课都不会,比如说刚刚上了一堂外语课,她就凭借着当年给外企打工时自学的流利英语,赢得了全班同学的惊叹,外语老师一副孺子可教的眼神里满是慈爱。

还有数学!虽然她辍学的早,不过天生对数字敏感,加之自己多年修习黑客技术,连高等微积分命题在她面前都是小菜一碟。高中的这些基础知识嘛,她凭借着快速的知识吸收,已经基本上融会贯通。

有这两门主课当掩护,暂时她这个全能学霸的马甲还牢牢的穿在身上。

等放学后,她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校门口,凌家的车已经等在了那。

一开车门,本该是专属她一人的豪车,此刻却被其他的兄弟姐妹坐的满满当当,连一个多余的空位都没有。

而在凌九的记忆中,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凌苑琪习以为常的笑道:“小九,抱歉啊!车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打车回去吧!”

看着车外凌九孤零零的身影,凌苑琪心头那股恶气才算出了大半。

书呆子就是书呆子,死读书能有什么用?

不还是任人欺负。

下一秒。

唰!

她就跌坐在了车外的水泥地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凌九竟是一个人把他们所有人都拽下了车?!

这怎么可能!

在一众震惊的目光中,凌九拍了拍手坐上了车。

想故意不让她坐车?

抱歉啊!她可是天生怪力少女。

“开车吧!”

凌九轻飘飘的声音从车内传来。

很快,车子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

晚饭时间

凌九坐在凌父的右手边,状似不经意的问道:“爸爸,我们家里的车是不是很少啊?”

“嗯?怎么这么问?”

凌父停下筷子,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今天放学的时候,家里的兄弟姐妹全挤在我的车上,我差点都要打车回家了,所以我想着是不是家里的车很少,他们才会没有车坐的。”

“父亲,以后能不能多派几辆车啊!这样大家就不用挤在同一辆了。”

凌九端的是一副为大家着想的样子。

可这番话落在凌父耳中,却引起了他的震怒。

“谁给你们的胆子做这种事?!管家,立刻开了司机,重新换个懂规矩的来,还有你们,每人罚一个月的生活费!以后再有这种事,谁干的就给我滚出去!”

这顿晚饭就此不欢而散。

除了凌九,其余人的脸色皆是难看至极。

凌家一个月巨额的生活费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断了生活费跟断了他们的命也没什么区别。

但更为要紧的是,他们发现了凌九性格的转变。

这书呆子以后,怕是不好拿捏了,看来得想个办法对付才是.……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眼眸深沉。


远山别墅

封修瑾纤长的身躯随意的倚靠在沙发上,窗外的夜色如墨,却远不及他眼中浓郁的黑。

他正在跟人打电话。

“关于凌九的资料确定没有问题吗?我总觉得,她在学习方面并没有那么擅长,至少不是每一门都擅长。”

他想起今天利用九门学科一一试探的时候,谈起外语跟数学,她眼底的神采有些格外的不一样。

“你去查清楚,看她往期的考试有没有作弊的迹象,别耽误了我的计划。”

简单交代了几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封修瑾盯着面前的这堆资料,神色莫名,脑中反复出现的是凌九努力敷衍他的模样。

慌乱的有些可爱。

他手指微动,照着资料中的联系方式发送了好友请求。

未知的秘密,总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一番,此刻凌九的存在对封修瑾来说,正是如此。

……

凌家

凌九在床上摆出了咸鱼躺的姿势,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发呆。

她认真回想了一天的经历,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认清了一个事实——除了外语跟数学,其它学科自学成才这辈子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一整天的痛苦学习像是一记耳光,狠狠的抽醒了凌九这个学渣。

她绝对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为今之计,必须要先找个家教补课,不然全能学霸的马甲迟早要被人扒下来。

凌九甚至能想到,一旦她学渣的事实被人发现,光是那十七个兄弟姐妹的刁难都够让她看遍人世间的险恶了。

还有封修瑾这个麻烦精!

凌九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为色所迷,让你为色所迷!

现在好了,被别人抓住马脚了吧!得想个办法赶紧摆脱封修瑾的纠缠才是。

叮!

这时,手机响起了一道提示音。

凌九抓起手机刚看了一眼,然后立马扔回了床头。

见鬼了!

封修瑾怎么会知道她微信的?

不行不行,她得当做没看见才行,什么好友申请,跟她有什么关系。

凌九自欺欺人的选择了关机,闭上眼,很快陷入了梦乡。

而另外一边,迟迟没等到好友同意的封修瑾,捧着手机,硬生生的睁眼直到天明。

他顶着眼下的两团乌青,气的直发笑。

好一个凌九,竟然敢让他等了一晚上!

今天上学给他等着!

封修瑾气到差点咬碎了牙,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卧室。

……

校门口

还没等凌九踏进大门,身侧就突然伸出一只大手,不由分说的将她给拉到了墙角。

“凌九,昨天为什么不同意我的好友申请?”

封修瑾的眼中带着点点的怒火,神情也染上了些薄怒。

明知道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

可美人就是美人,哪怕在生气,依旧别有一番魅力。

凌九再一次的为色所迷了。

等她回过神来,只见封修瑾的嘴角含着几分戏谑,故意凑近问道:“我就这么好看?”

凌九的耳尖顿时变得通红一片。

她连忙推开封修瑾,嘴硬道:“谁看你了,我就是在发呆,至于你说的什么好友申请,我根本没看到,可能是我昨晚睡得早,手机关机了。”

这么拙劣的谎言自然没有瞒过封修瑾的眼睛。

单看这丫头心虚的神色就知道了。

“是吗?”封修瑾的表情变得越发玩味,“我还以为,你是不敢加我的好友,因为我们的学霸大人似乎在学业上并不是很精通,是怕我看出些什么吗?”

那一瞬间,凌九的眼神变得极为凌厉。

她一把揪住封修瑾的领子,直接拖进了附近的一条小巷中。

即便是白天,巷子里的光线也有些昏暗,如果凌九真想做些什么,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砰!

封修瑾被狠狠的推到了墙边,而凌九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身上哪还有半分乖巧温和的气质,更像是一头蛰伏在黑暗中的饿狼。

只等着敌人露出破绽,然后狠狠的撕碎他们的喉咙。

这样的凌九,连封修瑾都察觉到了几分危险。

“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凌九的一只手掐住封修瑾的喉咙,将他死死的抵在墙边。

封修瑾没有抵抗,缓缓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我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不会做,你不用这么防备我,如果我真的想拆穿你,今天来的就不会是我一个人了。”

闻言,凌九并没放松警惕。

她紧紧的盯住封修瑾脸上的表情,试图找出他撒谎的证据。

但正如封修瑾所说,他的确没有想拆穿她的意思。

如果封修瑾打定主意对她不利,只要让学校针对她单独准备一场测试,到时候,便什么都瞒不住了。

想通这点后,凌九松开了手。

她的眼底藏着从未有过的冷漠,“管好你的嘴,要是让我在学校听到一句流言,后果自负!”

说完,坚硬的水泥墙面被她打出了一个大坑,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巷。

看着那面险些被砸穿的墙,封修瑾的脖子莫名爬上了几丝凉意。

这要是换成他的脑袋,怕是连一秒都撑不下去。

不过,事情也越发的有意思了。

传闻中的学霸、乖乖女,居然有着如此身手,还真是危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啊!

在凌九的身后,封修瑾的笑容越来越深。

……

封修瑾果然信守承诺,之后再没有试探过凌九的学业。

凌九也渐渐放下了对他的提防。

只要这家伙安分守己,现在是法治社会,她总不能真的对人下手吧!

再说了,对着封修瑾那张脸,她也确实下不了死手。

风平浪静的过了整个上午。

下午的语文课,老师带着一叠试卷走进了教室。

“随堂测试,前面的同学把试卷传下去。”

闻言,凌九手中的笔都拿不稳了。

不会吧?!

才威胁完封修瑾,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她要是现在跟老师说肚子痛,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试卷已经传到了凌九的桌子上,哪怕凌九心中百般的不情愿,也只能装模作样的拿起试卷准备动笔。

希望全是选择题,这样至少她还有四分之一的几率答对。

但这一次,幸运并没有眷顾凌九。

除了前面十道选择题,其余的全是填空题跟阅读理解题以及大作文,凌九光看了一眼,脑袋就耷拉了下来。

作文还好说。

但那个什么古诗她一句都不记得啊!还有名著节选阅读理解……这要怎么做啊!

正当凌九咬着笔杆,一筹莫展的时候——唰!

封修瑾不动声色的将试卷推了过来,试卷上面已经写得满满当当,而且字迹清晰,倒是很适合偷抄。

凌九挑了挑眉,很快领悟了封修瑾的意思。

不过是教训了他一顿,挺上道啊!

白送上来的便宜哪有不捡的道理,凌九心安理得的抄了起来。

下课后,凌九赞赏的拍了拍封修瑾的肩膀。

“刚刚做得很好,看在你这么有眼色的份上,你这个小弟我认了,以后有事尽管跟我说,九姐我罩着你。”

封修瑾顿时哭笑不得的看向凌九,“那我先谢过九姐了。”

“好说好说。”

凌九笑的眉眼弯弯,毫不客气的收下了恭维。

与此同时,一个念头在她的心头升起——封修瑾或许会是最合适的家教人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