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深夜灵车

深夜灵车

立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周超是一名公交车司机,因为夜班赚得比较多,所以他主动申请调到夜班当值。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决定差一点要了自己的命!上班第一天,他遇见一个拎着麻袋的老太太,不知为何,老太太竟然把袋子落在了车上,那里面满满登登装的全都是钱!后来他把麻袋交给了接班的老郑,没想到第二天传来了老郑离奇死亡的消息……

主角:周超,灵婆   更新:2022-07-15 23: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超,灵婆 的女频言情小说《深夜灵车》,由网络作家“立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超是一名公交车司机,因为夜班赚得比较多,所以他主动申请调到夜班当值。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决定差一点要了自己的命!上班第一天,他遇见一个拎着麻袋的老太太,不知为何,老太太竟然把袋子落在了车上,那里面满满登登装的全都是钱!后来他把麻袋交给了接班的老郑,没想到第二天传来了老郑离奇死亡的消息……

《深夜灵车》精彩片段

夜幕降临。

整个西海市依旧灯火通明,极具的繁华之下,夜色也没给城市带来多大的影响。

甚至,一些白天上班累了的小青年,比白天要更加活力、放松许多,仿佛这样才能找到生活的味道。

周超和平时一样,早早的吃过晚饭,来到了公交枢纽站的调度室。

他是一名公交车司机。

最近家里要盖房子,需要很多钱;而夜班的公交车,比白天要多一些夜班补助,所以他就主动申请调过来了。

而今天,是他正常上夜班的第二天。

“小周,你来了。”

张师傅已经四十多岁了,早就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对上班什么的,也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没啥激情可言。

看到周超后,拿出一支烟递给他。

“嗯。”

周超接过来,随手夹到了耳朵上面。

他是不怎么抽烟的。

只是这些老师傅,都有这么一个爱好,说是可以舒缓一下压力;周超不接也不妥,所以都会这样。

“听说了吗,最近发生了不少凶案。”

张师傅叭完一口烟,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后,看向周超:“就在我们西海市的,你小子晚上可得小心点。”

周超也听说了这件事。

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件事会和自己有多大的关联,只是轻轻点头:“听说了,得有四五起了吧?好像还都在我们南岸区这边。”

“所以才叫你小心点。”

张师傅拍拍他的肩膀,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就离开了。

时间到了九点半,是周超这趟夜间公交车的起始发车时间。

周超也没多想,直接就开着公交车从枢纽站出发了。

九点半以后,其实需要乘坐公交车的人并不多,因此发车也比较少,这就造成了需要坐车的人,要等更长的时间,才能等到自己需要的那一班公交车。

所以,大多数人在晚上,都会选择直接打出租车。

这就让周超的工作量非常小。

到了沿途的公交车,停上个十来秒,没有人上车开到下一站就得了。

事实上。

周超从别的夜班车师傅那里听来不少,很多班次甚至一晚上也碰不到五个人,相对来说非常轻松。

周超这一趟,一个来回刚好是两个多小时,也就是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再回到枢纽站,由下一个接班司机继续。

果然和老师傅们说的一样。

周超过去的这一趟,一个上车的人都没遇到,所以干的非常轻松。

直到回来的路上,在第四个站的时候,周超和平时一样停下来,车上来了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

她看起来应该有六七十岁了,老态龙钟的样子,手里还拽着一个大麻袋,似乎提起来很艰难,看得周超都想上去帮她提一把了。

不过老太太手脚倒还挺利索,虽然费劲,但也把袋子提上来了。

周超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哪家闲不住的老人,毕竟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忙碌了大半辈子,后人想让他们清闲一点,他们却说闲不住,一天不做点事就闷得慌。

继续开车。

不知道什么,老太太已经下车了,周超也没注意。

但是到了终点站,也就是枢纽站的前面一个站之后,周超忽然发现,老太太的麻布口袋落在车上了,就在中间车门正对着的墙壁上靠着。

看到这个袋子,周超就下意识的想起了老太太。

于是他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打开麻袋看了一眼。

尼玛。

这一眼直接让周超傻眼了。

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红彤彤的钞票,一捆一捆的。这全部加起来,起码也有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周超当时就懵逼了。

这老太太,居然这么多钱?而且还落在了车上?

周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报警。

对,就是报警。

他虽然也缺钱,但是取之有道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而且......

这么一大笔来路不正的钱,他花着也不会心安。

于是他把车停靠在枢纽站之后,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小周。”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是接班的老郑,郑德义,他负责这一趟公交车十二点以后的运营。

这家伙叼着一支烟,打火机“腾”的一声点上,很快就吞云吐雾起来,“夜班很轻松吧,比白天人少太多了。”

“确实挺轻松的。”

周超点点头。

他这一个晚上也才碰到了一个乘客,也就是那个老太太。

可她的一麻袋钱还落在了公交车上。

于是周超把这事告诉了老郑。

老郑一听,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一麻袋的钱?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周超不悦的指着车上的麻袋,说道:“麻袋就在那边,不信你去看看!”

老郑多看了他一眼,啥也不说,果断来到麻袋旁边打开。

下一刻,他露出了和周超当时一样的目瞪口呆的表情。

周超看他表情,也释然了,笑道:“我没骗你吧。”

“啧啧啧......”

老郑拿起来一捆掂了掂,然后又放了进去:“则一袋子加起来,怕是得有几百万,你说是个老太太提的?”

“对啊!”

周超也觉得不可思议的,微微摇头:“真不知道她这些钱哪来的。”

“行了,你都下班了,这事你就别管了。”

老郑叭了一口烟,吞云吐雾的说道:“我先继续开车了,如果还能碰到那老太太,我就转交给她;若是碰不到,我下班的时候交给警察局就行了。”

周超一听,好像也没毛病,于是和老郑寒暄两句,就下了车,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

周超整个人还睡眼惺忪的,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来。

他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听到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小周,出事了!”

“昨天晚上和你交办的郑师傅,他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

周超人还浑浑噩噩的,毫不在意的回答。

但还没说完,整个人就一个机灵,睡意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从床上坐起来,被子都滑落在了地上,死死的瞪大了眼睛:“王经理,你说什么?”

“老郑死了?”

这一刹那,周超浑身激起了鸡皮疙瘩。

“对。”

王大志接着说道:“你现在在宿舍吧?赶紧起来,收拾一下,然后来我办公室,有警官来询问情况。”

“好!”

周超早已睡意全无。

公交车司机,其实也是打工人而已。对于一些住的比较远的,或者条件差一些的,公司都有配宿舍。

来到办公室,两个民警早已等候多时了。

“你好,我们是负责这次案件的警察。”

看到周超过来,左边的杨警官第一时间站起来,冲周超伸出手:“你就是周超同志吧,昨晚和郑德义交班的那个?”

“是我。”

周超神色肃穆的点头。

“嗯。”

杨警官示意他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下,然后拿出一个本:“你先说说昨晚你俩交班时候的情况。”

周超回忆了一下,两人也没什么特殊的,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对方。

包括交班的时间,地点,郑德义是否正常等等,全部说了一遍。

杨警官记录下来,沉默片刻,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随后。

两个警察又盘问了一些情况,比如在沿途路线上,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安全的因素,遇到什么人等等。

周超能遇到什么人。

他拢共也就搭载了一名乘客,对方还是个老太太。

而对方都六七十岁的样子了,别说是杀人了,估计连刀都拿不稳,自然不是很可疑。

不过,想到老太太,周超就想到了老太太的那一袋子钱,正想着要不要说出来,却看见杨警官和他的同事对视一眼,然后突然问道:“按照你的说法,你沿途一共就搭载了一名乘客。那你有没有看见一个装满钱的袋子?”

这个问题顿时让周超心中咯噔一下。

因为他还真就遇到了!

周超下意识惊讶的问道:“那个钱袋子,和老郑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杨警官叹了口气,解释道:“最近西海市发生了不少凶案,而且还都集中在南岸区。”

“经过我们的初步调查、走访之后,发现了一个共同点,死者生前都曾经遇到过一个老太婆,拿着装满钱的袋子。”

“所以我们就问问,看看是不是也遇上了。”

这话顿时让周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因为,昨天晚上他恰好撞见了那个拿着一袋子钱的老太太啊!

于是他当场就把这些消息和盘托出,告诉了杨警官:“杨警官,昨天我还真遇到了。”

“当时,她是在哪一站上的车我就忘了,只记得她老态龙钟,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样子。她手里拽着一个麻袋,下车的时候忘了提走。我也是最后到了总站的时候才发现的。”

“当时本来想直接报警,但是老郑来接班了,我就和他说了这个事情,然后他说他来转交给你们。”

“结果......”

说道这里,周超脸色暗淡下去。

“就是她!”

杨警官听到这个讯息,顿时和另外一个警官对视一眼,同时变了脸色,沉声说道:“那基本上就能判断,这是一起凶杀案了。而这个老太太,应该就是本案的关键之一,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随后,他们又盘问了一些关于老太太的细节。

周超当时根本没去注意到她,若不是最后到站的时候发现落下的钱袋子,恐怕都不会有多深的印象。

于是杨警官只好把车上的监控调出来。

但这些和周超就关系不大了,他只是确认一下,监控里面就是他昨晚看到的老太太而已。

警察询问完毕,周超回到家里继续休息,因为他要晚上才上班。

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毕竟,昨天夜里还跟自己自己嘻嘻哈哈的老郑,今天早上就听说人没了......

这种转变,只要是个人都很难接受。

一整天下来,周超又是玩游戏又是刷视频的,但心里的烦躁怎么也挥之不去。

艰难挨到了晚上,周超再次来到了枢纽站,准备发车。

交班的老张也听说了老郑的事情吗,唏嘘不已,还问周超要不要来一根烟压压惊。

这一次,周超没有再放在耳朵上。

他把烟点着了,狠狠的吸了一口,想把心中的烦闷驱散一些。

但根本毫无作用。

老张看他表情很低沉,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这样可不行,晚上开车得打起精神来。”

“还有,若是遇到奇怪的事情,第一时间报警,甚至把车开到警察局都可以。人啊,还是活着最重要。”

说着,他摇摇头,也下了车。

周超一言不发,把这一只烟慢慢抽完,但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对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

如果,昨天晚上自己坚持把那一袋子钱先送到警察局,老郑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超满腹心事的发车了。

和昨天的情况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一趟下来,也就三个坐车的。

不过,有了昨天的案例在,周超时刻盯着后视镜,看三个乘客有无反常举动。

好在一整趟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周超也就这么朴实无华的完成了自己今晚的行车。

回到总站,周超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老郑已经没了,那今晚谁来交接班啊!

王经理白天也没告诉自己......

看来只能等了。

于是周超坐到了后排的位置上玩手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他余光忽然捕捉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出现在了驾驶员的位置上。从后视镜可以看到,这人赫然正是老郑!

只是......

他面无表情,脸色铁青,跟平时的言笑判若两人!

他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超吓得手机都差点掉在了地上,一股凉气从脊柱直冲天灵盖,套也是的跑下了车。

听到后面的动静。

驾驶员座位上的老郑忽然转过头来,盯着周超,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周,你跑那么快干嘛?”


听到这话,周超差点连尿都吓出来了,跑得更快了。

头也不回,根本不敢再去多看一眼,撒开脚丫子就是一阵狂奔,啥也关不上了。

一口气跑出去老远,周超早已是气喘吁吁。

“小周?”

他巨大的脚步声,很快引起了前面一个人的注意。

是老王,王成伟,也是夜班的公交车司机,不过他开的和周超不是同一条路线。

听到这动静后,老王转过来,看见周超汗流浃背的样子,不由好奇问道:“这大半夜的,你跑这么急干什么?”

“我......我......”

周超艰难的咽下口水,扫了一眼公交车站的方向,惊疑不定的说道:“我刚刚在公交车上看见老郑了!”

“啥?”

老王对此嗤之以鼻,无语的说道:“别扯淡了,我刚从老郑那边过来。他的遗体在家里躺着呢。”

“啊?”

周超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遗体在家里躺着,那刚刚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可是......

看错归看错,他还喊出来了声音,总不会是耳朵也听错了把?难道眼睛和耳朵都出现了幻觉?

“别多想了。”

老王走过来,拍拍周超的肩膀:“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你也不要疑神疑鬼的。”

“而且......”

“这件事又不是你做的,你那么害怕做什么?是吧?”

周超一想,好像也对。

警察同志都说了,老郑大概率是那个杀人犯杀死的,确实不完全是自己的责任。

老王也看到了他的遗体......

那刚刚应该只是幻觉。

周超虽然还是很疑惑,但心中总归是好受了一点。

这时候,老王却说道:“小周啊,咱们同事一场,老郑这走了,你打算随多少?”

红事叫,白事到。

大家又是同事,这葬礼是肯定要去的。

周超其实自己也挺缺钱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比了五根手指头,试探性的说道:“五百?”

老王一听大喜,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个人一边走路,一边闲聊,很快到了宿舍楼下,这才分开。

回到宿舍,周超看到旁边空荡荡的床位,以及老郑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日用品、毛巾等等,周超一阵恍惚。

原本安定不少的心,又开始慌了起来。

毕竟......

这个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会有些不自然。

甩甩头,周超决定不去多想了。

他来到卫生间,准备冲个凉水澡,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也许睡一觉过去,这件事就算翻篇了。

不过,让周超意想不到的是,他洗澡的时候,又有事情发生了。

“哗啦啦”

冰冷的凉水打在身上,并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反而让周超有些一丝丝的凉爽快意和放松。

仿佛,整个人的身体和灵魂都被洗涤了一样。

然而,就在周超情绪稍微舒缓一些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外面有个人影!

宿舍的卫生间,是那种拉动的玻璃门,外面看不见里面,但是里面可以看到外面。

但周超看到外面的人影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那个人影,太熟了,赫然正是老郑!

“啪”

周超手中的香皂直接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但他本人,对此毫无知觉。

而这个时候——

“嘿,小周!”

外面的人影,似乎能够看到周超一样,忽然对他咧嘴一笑。

这一刻,周超亡魂皆冒。

若是第一次,还可以解释为幻觉;但这第二次,要怎么解释?

周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他环顾四周......

小小的卫生间,根本没有能够躲藏的地方,而老郑就在外面,若是贸然出去,绝对被逮个正着。

而老郑是连警察局都断定已经死了的,绝对不是人。

若是落在他的手里,那自己不是完犊子了?

所以周超只想跑。

周超突然看到了卫生间旁边的窗户。

对,就是这里了!

周超也管不得许多了,这里不过是三楼,从窗户跳下去,最多摔断腿;可面对外面这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周超实在是心里没底。

就算摔断腿,那也在所不惜了!

想到就做,他直接爬上了窗户。

“喂,小周,你干什么?”

似乎是看到里面周超的动作,老郑在外面急了。

下一刻,他直接硬推开门闯了进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老郑,周超毫毛炸立,这一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爬上去,跳下去!

然而,老郑动作比他更快,直接伸手抓住了周超的双腿,把他拉了下来。

周超人都傻了,惶恐中呆着哭腔说道:“老郑,我可以没有害你,你别来找我啊......”

老郑翻了个白饭,却不由分说,把周超拉到了宿舍里面,强制性把他按在了座椅上。

然后,深吸一口气,才无语的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死了?”

这还用我以为?

连警察都说了,老王也看到了遗体......

难道还能有假?

周超心中诽谤,嘴上却说道:“难道不是吗?”

老郑一脸的无奈,解释道:“我不是死人,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其实在车上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解释,可你自己却跑开了。”

尼玛。

一个死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谁能淡定的了,谁能不跑路?

却听见老郑接着说道:

“后面我追上来,结果发现老王也在这里,所以才没追你了。”

听到这话,周超一脸的问号。

为什么老王在这里,他就不追上来了?

难道老郑的死,和老王有什么关联?又或者,老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刚刚这家伙还和自己勾肩搭背的,没毛病啊......

周超再次疑惑了,问道:“为什么老王在,你就不追了?”

谁知。

面对这个问题,老郑的回答,让周超再次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只听见他冷笑一声,冰冷说道:“因为,我压根没死;是老王捏造我死了;而那天晚上,真正死去的人,是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