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宠妻如宝天价娇妻甜又飒

宠妻如宝天价娇妻甜又飒

小花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轻是个善良的女孩,可是好人没好报,她以一颗真心待人,最终却被继妹与未婚夫联手送进了地狱!重活一世,南轻回到了一切惨剧还未发生的时刻,这辈子,她断然不会重蹈覆辙!面对前来求亲的渣男,南轻直接拒绝,反而转身嫁给了夜家大少。这对夫妻是扮猪吃虎的典范,且看二人如何虐渣打脸!

主角:南轻,夜寒川   更新:2022-07-15 23: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轻,夜寒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宠妻如宝天价娇妻甜又飒》,由网络作家“小花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轻是个善良的女孩,可是好人没好报,她以一颗真心待人,最终却被继妹与未婚夫联手送进了地狱!重活一世,南轻回到了一切惨剧还未发生的时刻,这辈子,她断然不会重蹈覆辙!面对前来求亲的渣男,南轻直接拒绝,反而转身嫁给了夜家大少。这对夫妻是扮猪吃虎的典范,且看二人如何虐渣打脸!

《宠妻如宝天价娇妻甜又飒》精彩片段

“你们进去吧,里面的人随便折磨。这个女人,也叫她尝尝欣然受过的苦!”

凌晨时分,精神病院的病房里。

几个光着膀子肥头大耳的男人走了进来,南轻的脸色一瞬变得惨白,跌下床尖叫着后退。

秦天宇狠狠揪住她的头皮,“你现在知道怕了?那欣然又做错了什么?你真是恶毒!”

不是的!南欣然可是自己的妹妹!

那几个男人她根本就不认识!

他们为什么会异口同声地说是受她指使!

尊严被心爱的男人踩在脚下肆意践踏,这痛苦仿佛一柄尖刀狠狠扎入她的心脏,搅得鲜血淋漓,叫她痛不欲生!

“你相信我,相信我——”

满心信任,换来的确是男人更凶狠的虐待!

谦谦君子,温润儒雅的秦天宇,此刻却暴力拎起她的头,用力砸向瓷砖,顿时血流如注!

南轻的眼前一阵阵发黑,瞬间,脸上身上全都是不断涌出的黑血。

一下一下,血肉横飞!

等秦天宇发泄够了,拎着她丢到床上,狞笑打了个响指,“你连死都不配!只配受尽煎熬苟延残喘地活着!等你变成个残废的植物人,你们家就都是我和欣然的了!”

听到响指,那群男人朝病床靠拢过来,搓着手对床上的美人垂涎欲滴。

“看来几位对她还算比较满意,那就不打扰了,请尽兴。”

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南轻不用想都知道。

“秦天宇!秦天宇!”

南轻撕心裂肺地喊着叫着,天真的以为男人对她还有一丝留恋。

“秦天宇,我真的没有做任何伤害南欣然的事!你敢动爷爷的东西我定不饶你!你说过爱我的,我们相爱多年,难道全都是假的吗!”

门外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突然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南轻眼睛一亮。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自己没有嫁错了人!

秦天宇只是暂时误会她而已!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房门被轻轻推开,只见一张绝美的容颜。

看到她,南轻好看的眼睛里一瞬黯淡了几分,但很快又亮了起来,“欣然救救我,帮我赶他们出去,他们要......”

她话还没有说完,脑中轰的一下,身子瞬间僵住了。

“你不是受了重伤还在住院吗?你怎么......”

“南轻啊南轻,说你傻你还真是傻。”

南欣然灿笑着上前伸手摩挲着她苍白的面颊,“这么张漂亮的脸蛋,可惜是个傻子!”

“我过来是想告诉你,三天前南氏集团正式破产了,爸爸他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死了,妈妈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和你一样被关在这家精神病院里。”

“哦对了,还有哥哥,昨天哥哥在赶回来奔丧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了,死得那叫一个惨啊。”

南欣然每多说一个字,南轻的心就更沉一分。

起初,她还不相信这是真的。

直到南欣然把手机甩在她面前,那一个个新闻标题,和一张张惨不忍睹的事故照片狠狠刺激着她的眼球!

半凝固的血迹糊在南轻大半张脸上,她瞪圆了仅剩的一只眼睛,因为巨大的震惊,呼哧呼哧大口喘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等南轻追问,南欣然已经开始缓缓道来,“是我!是我挪用了公司账面上的钱导致资金链断裂,股票大跌,把爸爸逼得无路可走。”

“也是我长期给妈妈服用了一种特效药,让她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坏,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彻底崩溃的。”

“还有哥哥,他车里的刹车系统也是我动的手脚。”

南欣然说着,突然开始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她的笑容荡漾,笑声尖锐而又刺耳。

她笑够了,高扬起手狠狠扇了南轻一巴掌,一字一句,“忘了告诉你,那些人只不过是我找来的演员,为的,就是要让秦天宇彻底恨上你!”

“你......你......”

南轻感觉自己已经快窒息了,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从小占尽宠爱,凭什么连秦天宇也要抢走?你这个贱人,早点去死吧!”

她将南轻当做亲妹妹看待,可,原来她所有的不幸,都因南欣然而起!

她恨她!恨不得杀了她!

爸爸,妈妈,哥哥......

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与其等着被一旁那几个男人脏了身子,到最后被南欣然活活害死,她还不如......

“你们几个别傻站在那里了,开始吧!”南欣然突然发话了。

随着她一声令下,早已几个难耐的几个男人嘿嘿笑着飞扑了上来。

趁他们还没有靠得太近这个空档,她迅速从后腰抽出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却迟迟没有派上用场的匕首抵在脖子上,使尽了全身力气划下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

一时间,鲜血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

南轻整个人倒在血泊当中,视线变得愈发模糊,秦天宇,你真的觉得我不配死吗?

还是......

以为我不敢死?

意识彻底消散之前,南轻在心里很恨发誓:如果老天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要让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

一定!


“啊!”

从林县开往京城的车里,南轻失声惊叫,头上冷汗涔涔。

她又做那个梦了!

开车的司机见她面色惨白神色异常,连忙停下车来询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

南轻摇了摇头。

自从重生以后,她常常一闭眼就想起有关于前世的种种,秦天宇的冷漠绝情,南欣然的阴险狡诈,还有她的父母,哥哥......

万幸的是,老天对她还不算太过残忍,给了她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

前世,她就是自被送往南家才开始了悲惨的一生。

现在......

一切才刚刚开始!

......

南家。

南正国夫妻俩听说他们的女儿找到了,已经经过DINA鉴定,身份确认无误,现在正在被回来的路上。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他们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日盼夜盼着这一天。

多年以来,这个女儿一直是他们的心头刺。

每每想起,心头都会隐隐作痛。

还好!

还好女儿找回来了。

从早上等到中午,他们终于等到了那辆载着南轻的面包车。

夫妻二人喜极而泣飞奔着上前,“轻轻,轻轻,真的是你。”

一家三口紧紧相拥在一起,哭着笑着。

南轻从十四岁时被人贩子拐走,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别看五年过去了,可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有着和南正国神似的眉眼,五官像赵慧贤一样精致小巧。

若非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出落的更加落落大方了。

南正国一把拉起女儿的手就往家里走,迫不及待地说着,“爷爷还有叔叔伯伯们都在祠堂里等着你回来认祖归宗呢!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重活一世,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南轻都曾切实地经历过了一次。

她清楚地知道,在祠堂里等着她的是怎样的陷阱。

可她却毫无惧意。

站定脚步,对上父母疑惑的目光,她抿了抿唇,坚定而又认真地一字一句道,“爸,妈,你们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们的。”

一定不会再让你们含恨而终!

南轻在心里暗暗发誓。

“傻孩子说什么呢?”赵慧贤抬手揉了揉南轻的脑袋,满目慈爱,“爸爸妈妈知道你孝顺,你最孝顺了,只是......”

她欲言又止。

对于这个女儿,夫妻俩是有亏欠的。

当年南轻走失以后,他们一直深陷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

为了能安慰自己的丧女之痛,他们在第二年就领养了一个女儿,现在南轻回来了,要是知道这件事以后一定会对他们非常失望的吧。

赵慧贤苦笑着摇了摇头,“好了,我们快进去吧。”

南家祠堂。

南老爷子威严地坐在主位上,两边分坐着南家一众人等。

刚一进门,南轻就按照父亲的吩咐跪在了祠堂正中央的位置上,不卑不亢,“爷爷,孙女南轻回来了。”

“好,好,好!”

南老爷子一连说了三个好,足以看出他此时心情大好。

“去给你的各位长辈们各敬一杯茶。”

随着南老爷子一声令下,门外一个纤细的身影端着一个装满了茶盏的托盘缓缓走进到南轻面前,“姐姐你好,我叫南欣然。”

本来,以南欣然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进入祠堂的。

好不容易有机会进来,她却根本没有心思欣赏这里的富贵气派,目光始终牢牢聚集在南轻身上。

四目相对之际,南轻在心里冷笑一声。

又见面了!

前世,她就是被南欣然这一副善良友好的模样给骗了,她说什么她都相信。

南欣然几次三番地设计陷害她,她都权当是一场误会,以至于到后来,爸爸妈妈对她愈发厌烦,宁可要南欣然这个养女,也不肯要她这个亲生女儿!

呵!

现在,南欣然还是那个南欣然。

可她却早已不再是她了!

“姐姐?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妹妹?”南轻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将南欣然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

再怎么说也是南家收养回来的女儿,怎么穿着打扮还不如她这个刚刚从孤儿院里来的?

“你是家里的佣人吧?不好意思,我离开家时间久了,很多佣人都不记得了。”她故意拔高了几分音量笑道。

一句话,惹得祠堂里本来庄重肃穆的气氛瞬间消散全无,所有人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就连南老爷子也不例外。

最终,还是南正国脸上最先挂不住了,起身上前解释道,“轻轻,欣然她是爸爸妈妈领养回来的女儿,以后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知道了吗?”

刚刚南轻的那一番话,让南欣然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好你个南轻!

南欣然霸占着南家千金的身份整整五年了,她早就已经过惯了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习惯了外面那些富家千金们的阿谀奉承。

这样的生活本该一直属于她!

要怪就怪南轻!

一个本就该死在外面的人,偏要回来抢走她的一切,她不甘心!

南欣然低垂的眼眸里精光闪动,将托盘放在一旁,她不由分说就给了南轻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姐姐,姐姐,你能回来真好。”

真好?

南轻心知肚明南欣然心里的如意算盘。

表面上她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任由南欣然拥抱着她,许久,她才淡淡地笑道,“好了,我还要给各位叔叔伯伯们敬茶,有什么话以后我们姐妹两个慢慢说。”

“好。”

南家家族庞大,枝叶繁多。

这一敬茶,就敬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等到敬茶结束,始终站在南老爷子身后的南管家突然开口,“南家世代传承的祖母绿戒指,一直以来传女不传南,现在南小姐回来了,这枚戒指也该交给她了。”

从南轻走失以后,南家时代传承的祖母绿戒指就始终安放在祠堂屏风后桌上的锦盒里。

南管家拿起锦盒走近到南轻面前,当着大家的面把盒子打开。

这不开不要紧,一开所有人都被惊到了!


戒指呢?

戒指怎么变成鸡蛋了!?

“这......怎么......”

南管家面色苍白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一直以来,祠堂的钥匙都是由他负责看管的,除了南老爷子,就连南正国这个大儿子未经允许都不得随意踏进祠堂半步。

好端端的,戒指怎么变成鸡蛋了?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这枚祖母绿戒指的价值,根本不是简单用钱就可以衡量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慌了。

南老爷子豁然起身,沉呵一声,“来人把南家上下封锁起来,只准进不准出,所有人都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动!”

祠堂每天都有人严加看守,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戒指被盗,唯一的机会只有今天!

南老爷子凌厉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最后,他沉沉地说了一句,“若是有谁拿了戒指,现在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随着他话音落下,整个祠堂都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

所有人都沉默地低着头。

而后,南老爷子冷笑一声,“机会我已经给过了,既然你们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搜身!”

他一声令下,门口瞬间涌进四名保镖。

上到南正国,下到佣人,谁都没有放过。

很快,轮到南轻了。

看到几名保镖不断逼近到她面前,她佯装出一副心虚的样子连连后退两步。

“爷爷,这枚戒指本来就是要给我的,我根本没有偷盗的理由,搜身就不用了吧?”

南轻的话也不无道理。

只是......

主动交给她和被她偷偷拿走,只两种天差地别的性质。

前者,是情理之中。

可后者,却是严重的原则性问题,是南家最不能接受的恶劣行为!

南老爷子正准备发话,南欣然却抢先一步言之凿凿道,“姐姐既然没偷怎么还怕搜身呢?难道你就不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清者自清,何须证明?”

“要我说你就是心虚,所以才不敢让人搜身的!”

南正国听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人这样指责污蔑,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一把将南欣然强拉到身后,厉声斥责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姐姐?她才刚刚回来,你别把她给吓到。”

“爸,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还姐姐一个清白呀!”南欣然委屈地撇着嘴。

南轻静静地看着南欣然表演。

看差不多了,她坦然地开口道,“爸,妹妹她也是为我着想,你就不要怪她了,反正我问心无愧!”

“你......哎。”

南轻才刚刚回到南家就出了这档子事,南正国一时对她的愧疚更深了,“爸爸相信你,你是爸爸的好女儿,一直都是。”

一旁,南欣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唇角的笑意更浓。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一会保镖们在南轻身上找到戒指的那一刻,大家该是多么愤怒。

此时,南轻已然张开双臂任由保镖在她身上细细摸索着。

足足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了,除了一只老旧的手机还有一些零钱,保镖们什么都没翻出来。

怎么可能!?

南欣然震惊地瞪大双眼。

“妹妹,现在就差你还没有搜身了。”南轻好心提醒着。

此时,南欣然还处在戒指丢失的震惊当中。

听到南轻这么说,她连想都没想就走到保镖跟前,“搜吧搜吧,反正这件事与我无关,我......”

她话才说了一半,话音戛然而止。

原因是保镖竟然从她的上衣口袋里翻找出了那枚通体幽绿的祖母绿戒指,下一秒,她整个人已经被保镖束缚住手臂强行按在地上。

“好啊!原来这个贼居然真的出在我们自己家里!”

南老爷子猛地拍击了一下桌面豁然起身,浑厚威严的嗓音在祠堂里久久回荡着。

是南欣然偷了戒指?

南正国夫妇惊讶不已,一想到刚刚南欣然大言不惭地指控南轻的样子,他们就气不打一处来。

“欣然,我们南家向来对你不薄,这么多年来我和你妈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培养,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堪的事来?”

“这件事你做也就做了,但你怎么好意思污蔑你的姐姐?”赵慧贤跟着质问道。

南欣然已经听不清他们说话了。

现在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完全懵了。

谁能来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南欣然百口莫辩,一抬头,直对上南轻那满含笑意的目光,几乎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是南轻!都是南轻!

“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波光涟漪的眼底飞速闪过一抹精光,她不着痕迹地讥笑道,“一定是她!是她刚刚趁着跟我拥抱的时候,把戒指偷偷放进了我的口袋里!”

“爸妈,你们一定要相信我!你们好好想想,我在南家都这么多年了,家里什么时候丢过东西?怎么南轻一回来就出了这种事?”

她说的......也对!

除了南老爷子和南正国夫妇,其他一众南家人等都默契地点了点头。

可是......

凡事都要讲证据!

这两个人各执一词,谁都没有办法知道她们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

最终,还是南管家上前打起了圆场,“既然戒指已经找到了,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那怎么可以?

南轻眯了眯眼,一口否决道,“这件事不可以就这么算了!”

看向一旁面色凝重的南正国,南轻淡淡地说了一句,“爸,麻烦你把祠堂里的监控调出来给大家看看,一切也就水落石出了。”

监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