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穿成名门贵女后,我造反了

穿成名门贵女后,我造反了

发财树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世界顶级军医沈云曦穿越了,还悲催的穿到一个病秧子身上。原主自幼被养在乡下,父母死因成谜,又因婚事遭人陷害,小命堪忧。看着美貌俊朗的救命恩人,某女心生一计,商量道:“将军武艺高强,可怜小女子无依无靠,救命之恩,小女子不如以身相许吧!”一向杀伐果断的玉面将军闻言却笑的不露声色,“既然沈小姐如此投怀送抱,......

主角:沈云曦萧景明   更新:2022-09-13 04: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云曦萧景明的其他类型小说《穿成名门贵女后,我造反了》,由网络作家“发财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世界顶级军医沈云曦穿越了,还悲催的穿到一个病秧子身上。原主自幼被养在乡下,父母死因成谜,又因婚事遭人陷害,小命堪忧。看着美貌俊朗的救命恩人,某女心生一计,商量道:“将军武艺高强,可怜小女子无依无靠,救命之恩,小女子不如以身相许吧!”一向杀伐果断的玉面将军闻言却笑的不露声色,“既然沈小姐如此投怀送抱,......

《穿成名门贵女后,我造反了》精彩片段

大秦,城郊外。

刚下过雨的山涧到处都弥漫着泥土的清香,一辆马车正加速前进着,车帘被晚风吹起一角,露出少女纤细的手腕和小巧的下巴。

“咳咳咳……”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传来,在夜晚显得尤为突兀。

“姑娘,天越来越黑看不清路了,要不咱们就在附近休息一夜,明早再进城?”一个身穿黄色圆领衫的丫鬟朝马车内的人说道。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让人听的都担心车内的人会咳的晕过去。许久,马车内的人才平复了气息,有气无力的回了声“好”。

黄衫丫鬟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说道,“那您先休息片刻,若是乏了就出来溜达溜达,但千万别走远,奴婢和车夫去附近给您打点水。”

说完,她朝着车夫使了个眼色,两人便转身速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树上的知了叫的人心烦,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掀开车帘,露出一张清冽俏丽的脸,却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小巧的下巴因过分消瘦,更衬得人盈盈可怜。

沈云曦看着逐渐爬上树梢的月亮,心中诧异去打水的人怎么还没回来,一路从南阳赶到郡京,足足十天的路程,她本就身体孱弱,如今更是折腾的像是断了骨头。

突然知了的叫声骤停了,夜,静的出奇。

沈云曦看着无风却晃动的树梢,心底莫名升出几分恐惧,突然,原本还在吃草的马仰空长鸣,随后发疯一样掉转头奔驰。

“啊……救命!”沈云曦被狠狠的摔回马车里,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心惊胆战。

马车已经完全失控,在山涧中疾驰,眼看着就要到了悬崖边上,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内的人脸色煞白,哭的梨花带雨,拼命喊着救命,可除了空荡的回音,再无其他。

终于,马车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跌落悬崖,消失不见,而隐匿在暗处的人观察片刻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山崖下的溪水边,一队铁骑军正在安营扎寨,燃烧的火堆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一个身穿玄铁铠甲的年轻男人正站在主帐外看着士兵夜训,他剑眉星目,俊朗的脸上无甚表情,许是长年征战沙场的缘故,周身的肃杀之意让人不敢靠近,可那骨子里透出的贵气却又让整个人显得愈加风华绝代,此人正是大秦四皇子,人称战神的威远将军……萧景明!

“四哥,这次击退突厥,长岭一战大胜,父皇总该有所表示了吧,这些年一直……”说话的是旁边一个白袍小将,与主帐外的男人相比起来,脸庞显得有些稚嫩,高高束起的马尾昭示着主人的张扬肆意,正式当朝七皇子,萧景辰。

“老七!”萧景明沉声打断他的话,俊逸清冷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寒意,“你我自从军以来,为得就是庇佑百姓,而非功名利禄。”

“可是四哥……我只是觉得不公平,父皇未免太……”

“住口!”瞧着萧景明的脸色越发阴沉,萧景辰有些委屈的别过头,好看的眼睛里满是打抱不平的愤恨。

看着眼前这个自幼跟随自己的弟弟,萧景明岂会不知他的心意,不过是替自己觉得不值,替自己觉得不公而已。

到底是缓了语气,萧景明说道,“老七,你记住,天下哪有这么多事情都能论个公平,更何况你我生在皇家,若是觉得不公,那也只能说明自己还不够强。”

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有机会将天枰摆正。

看着自家四哥沉稳的侧脸,萧景辰终是将话听了进去,颔首道,“四哥的教导,我记住了。”

“殿下,弟兄们巡逻在河边发现一具女尸,请您过去看一眼,如何处置。”负责巡夜的统领小跑过来禀报。

女尸?这里离郡京城不过数十里,若是涉及到命案,不是小事。

沈云曦只觉得像是有车轮从身上碾过一般的痛,她脑海里还浮现着军机爆炸的场面,甚至清晰的听到自己每一根骨头都被炸裂的声音。

她是二十一世纪最强的女军医,且不论医术能排至世界前三,一身格斗本领在部队也是出类拔萃,只是没想到遭到暗算,驾驶的军机出现故障,途中发生爆炸,自己也因此丧生。

“四哥,这女人是坠崖的吧?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可惜了……”萧景辰看着河边满脸血污的“尸体”摇头叹息。

他们今夜才刚到郊外扎营,此时一具女尸就出现在扎营范围内,这是巧合,还是另有蹊跷?难道郡京城里的人都等不及他明日进城就已经开始动手了?萧景明不由得蹙起了眉。

“葬了吧。”片刻后,这位一向果断杀伐的威远将军发了话。

得了命令后几个新兵立即上前准备将“尸体”抬走找个地方安葬,可谁知下一刻几人便“娘啊”一顿鬼哭狼嚎,嘴里喊着“诈尸了诈尸了”抱头鼠窜。

只见那“尸体”的手指开始蜷缩,慢慢的整个身体都坐了起来。

“唰”的一声,沈云曦只觉得头痛欲裂,刚睁开眼睛耗尽了力气才缓缓起身,脖子就被一柄寒而凛冽的长剑所指,她甚至能感受到那剑气划破她皮肤的痛感。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沈云曦脑子一片混沌,她不是死了吗?眼前这个拿剑指着她,周身贵气的俊美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突然脑袋一阵钝痛,铺天盖地的信息席卷而来,沈云曦,沈家嫡女,自幼体弱多病被养在南阳乡下,近日因先皇赐婚一事被丞相沈家接回郡京城,却在归京途中不幸坠崖身亡……

她这是穿越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与她同名同姓,只不过沈家嫡女是坠崖身亡,她是坠机身亡,也算得上是异时空里的一对难姐难妹了。

萧景明盯着眼前这个“诈尸”的女人,虽然满脸血污看上去有点惊悚,可那双杏眸却是清明至极。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沈云曦也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充满了防备和审视,她迅速打量了对方一番,知道眼前这个周身肃杀清贵的将军是这里的领导者,而她初来乍到这个世界,对一切都不熟悉,况且自己这副惨样,正需要一个强者来依附。

“将军,我是丞相沈家嫡女沈云曦,从南阳赶往郡京,不幸坠崖,还请将军相助,来日定会相报。”沈云曦强撑着起身,只觉得脚踝处疼的她眼前一黑,凭经验来说,大概是摔断骨头了。

萧景明凝视着眼前这个身形瘦弱的少女,眼瞧着她额前沁出汗珠,唇色苍白,方才起身时的踉跄他看在眼里,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身上不知多少处伤,若是寻常女儿家,恐怕早就哭的断了气,而眼前的人虽是极力忍耐着疼痛,却丝毫没有半分惊吓和慌乱。

丞相沈家,沈云曦,有意思。

“你是沈家嫡女?就是被先皇指婚给太子的乡巴……沈云曦?”萧景辰显然有些惊讶,近日先皇指婚的事情传遍了郡京城,他和四哥虽远在边疆,却也有所耳闻,可不是都说沈家嫡女沈云曦幼时患了场大病,自幼养在乡下,是个活不长的病秧子,更是个毫无规矩毫无见识的乡巴佬吗?

但眼前这个满身血污却眉目清明的姑娘,身上的沉稳劲儿和多年征战沙场的四哥有的一拼,换句话说,他竟然从两人身上看到了相似之处!

萧景辰被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惊的一激灵。

“我所说句句属实,若将军不信,可明日进京查证,若有半句虚言,但凭将军处置。”沈云曦凝视着自始至终都未发话的男人,言语里尽是诚恳。

“四哥,这……”萧景辰看了自家四哥一眼,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件事可是和沈家,和东宫都牵扯到了关系,若是他们插手,定然沾染上是非。

“带她去军医那儿包扎,明日随大军一起进京。”萧景明一张俊脸看不出神情,丢下一句话便回了主帐。

沈云曦松了一口气,她生怕这个清冷杀伐的男人会丢下她不管,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凭她的本事不至于死在这郊外,可眼下她伤的太重,再不处理难免失血过多。

被几个新兵抬着担架送到了一处营帐内,饶是几人再小心,沈云曦还是疼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环视了四周,发现帐内有不少的药材,有几味中药甚至在21世纪都极为难得,沈云曦不由自主的拿起簸箕里的龙尾草仔细研究起来。

“妹妹可是懂医术?”

一道陌生的声音从帐外传来,沈云曦抬头便看见一个身穿白云锦衫的男子背着药箱进来,与方才遇见的主将不同,来人俊秀清朗,倒真是有几分医者的风姿,偏这声“妹妹”都显得是亲近而非轻佻。

“略知一二,谈不上懂医术。”沈云曦回道。

苏谦睿放下药箱,又出去打了一盆温水,看着眼前脏兮兮的小姑娘,满是怜惜的说道,“可怜见的,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还能留住一条命,妹妹是个有后福的人。”

沈云曦弯了弯唇角,笑道,“希望借您吉言,我看外面还有不少伤员需要照料,先生不必管我,这里有包扎的药物,我自己来处理就行。”

自从医以来,苏谦睿见过的伤患不少,可从未见过世间有这般女子,伤成这样还能镇定自若。

“你确定可以自己处理?”苏谦睿不敢置信。

“若是我有需要,再请先生过来帮忙。”沈云曦感激的说道。

见她不像是说笑的样子,苏谦睿到底是出了营帐,方才他也听说了这姑娘就是那个自幼被送到乡下的沈家嫡女,传闻又土又弱鸡,可眼瞧着怎么和传闻的不一样呢?不行,他得去和萧景明问个清楚。

待人出去后,沈云曦长长吐出一口气,双目紧闭,聚精会神后意识便进入到了实验室里。

她也是方才拿起那棵龙尾草的时候骤然发现,生前自己那间医学实验室竟然也随着她的意识一起穿越了过来,这真是天大的惊喜,而她只要集中注意力,便可随意进入实验室获取药物,所以她才极力按耐住欣喜,支走了苏谦睿。

从实验室里拿了几瓶外伤药,沈云曦又在暗格里取出一个玻璃瓶,这是她生前获得专利的“回生丸”,只需一颗,便可快速恢复体力。

而另一边的主帐内,苏谦睿和萧景辰正围着主座上的男人说个不停。

“四哥,她真的是沈家嫡女?不会是假冒的吧?”萧景辰怀疑的说道。

“啧啧啧,真是个可怜的妹妹,我方才看过她的伤,除了皮外伤,还有很严重的内伤,即便捡回来一条命,估计也会落下终身的残疾。”苏谦睿摇头叹道,“你真打算带她一起进城?”

主座上的男人正在沙盘前操演,正好把红旗插在敌人的城墙上,缓缓说道,“带,不但要带她进城,明日还要将她安安全全的送回丞相府,太子想让她意外死在路上,这个如意算盘倒是打的不错。”

“四哥你是说沈云曦坠崖是太子蓄意为之?”萧景辰惊的张大了嘴,“这可是先皇指婚!”

“一个活不久的乡巴佬霸占着自己正妃的位置,要是你,你会甘心娶她吗?”苏谦睿嘲讽道,“这倒是太子一贯的作风,心狠手辣,毫无底线,不惜搭上一条无辜的性命。”

沈云曦这夜便宿在了军营里,第二日早早就醒了过来,那回生丸的药效十分管用,身上的痛感减轻了许多,至少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精气神儿了。

掀开帐帘发现士兵正在收拾准备行军,沈云曦想了想,朝队伍最前面的男人走去。

“多谢将军相助,我自知身份敏感,若是随大军一起进城,恐怕平白给将军添了麻烦,可否借我一匹马,我先行一步。”沈云曦行了一礼说道。

“你竟然能下地走路了?妹妹真乃神人也,这么重的伤,一夜就能恢复到如此地步?”苏谦睿大吃一惊,他深知沈云曦伤势多重。

萧景明打量了眼前人一番,片刻后说道,“那就如沈小姐所说,老七,去牵一匹马来。”

萧景辰也十分诧异,但还是很快牵了一匹马过来,他小声说道,“其实你坚持和我们一起进京的话,四哥不会拒绝的,你重伤未愈,再遇到危险怎么办?”

沈云曦看着面前一脸凝重的少年,笑道,“已经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还是就此别过吧,相助之恩,他日定当报答。”

说完沈云曦翻身上马,朝着几人拱了拱手,扬鞭而去。

盯着消失在晨光中的身影,萧景明不禁蹙眉,吩咐道,“派几个人跟着,一路上别出什么事端。”

沈云曦,有意思,看来回京后有一场大戏要上演了。



郡京城,沈府。

偌大的府邸挂满了白幡,原本大红的灯笼也换成了白色,院中央放着一口棺材,几个少女正烧着纸钱,看上去伤心欲绝。

“妹妹啊,你怎么就走了,你还这么年轻!”一个身穿粉衣对襟裙的少女拿着帕子抹眼泪。

“是啊,大伯和伯母走的早,原本想着把你接过来能团圆,你怎么就坠崖了啊?”另一个身穿紫色百褶裙的少女附和的哭道。

几个女婢也哭哭啼啼,搀扶着自家小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死者和几人关系极好。

沈云曦一进沈府,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冷意,这沈家人,看来个个都是演戏的高手。

“大姐和二姐这般做法,还真是让我心生感动。”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惊的所有人都回了头,只见一个身穿粗麻素衣的少女踏着晨光推门而入,一头乌黑的秀发仅用一根梨花木簪挽起,迎着晨光而来,裙摆洒满了碎金。

“啊……闹鬼了,闹鬼了!”

最先喊出声的是一个身穿鹅黄小衫的丫鬟,沈云曦认出,这个人正是从南阳接她回沈府的丫鬟……黄莺。

“你胡说什么?”一旁的粉衣少女沉了脸色,语气不善的问道,“死人怎么可能会复生?”

“奴婢,奴婢没有认错,可我是亲眼看着她掉下悬崖的,怎么会……”黄莺吓得已经哭出了声,焦急的辩解道。

沈云曦瞥了一眼她们主仆的神色,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原主坠崖,不是意外,是谋杀!

沈云曦本是沈家嫡女,父亲沈青锋是沈家的嫡长子,自幼随她祖父出征,她的亲祖母去世的早,后来祖父回京路上救下一位歌女,几年后续了弦,将这位歌女扶了正,也就是现在沈家的老夫人,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祖母。

而被扶正的沈老夫人又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沈云曦的二叔,如今的丞相沈青岚。

眼前这两个少女正是沈青岚所出,也就是沈云曦的堂姐们,除此之外,沈青岚还有两个儿子,长子沈宁康,如今也和沈青岚一样入朝做事,而次子沈宁杰如今才5岁。

“三妹妹,真的是你?太好了!”身穿粉衣的少女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拉着沈云曦的手说道。

此人正是沈丞相大房所出的长女,沈婉月。

“是啊,都怪下人们办事不利,祖母和父亲若是知道妹妹回来了,一定会特别高兴。”身穿紫裙的少女也围过来附和道,正是沈丞相姨娘所出的庶女,沈文月。

沈云曦看着眼前热络的两人,将眸底的冷意盖住,笑道,“让祖母和叔父费心了,是云曦的不是,不如两位姐姐带路,我初来乍到,先去给祖母问安吧。”

两人对视一眼,倒是沈文月先开了口,说道,“三妹妹说的是,父亲还未下朝,还是先见过祖母吧。”

说着两人便吩咐下人们赶紧将院子收拾干净,领着沈云曦去了别院。

寿安堂,正是沈老夫人的住处。

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女人正坐在主座上,厚厚的胭脂水粉下是遮不住的皱纹,因为太过于瘦小,身上那件玫红色锦褂宽大不已,衬得整个人既俗气又轻浮。

旁边的侧位上坐着一个身穿湖蓝长锦褂的妇人,已是中年,却风韵犹存,生的丰满玉润,看上去富态又亲和,可唯独那双狐狸眼,昭示着主人的精明,此人正是沈青岚的正妻,陈玉芳。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身穿柳色叠褂裙的女人,正是沈青岚的安姨娘,安韵琴。

与陈玉芳的大气亲和不同,安姨娘生的满是书卷气,年纪也稍小一点,眉眼清秀,倒是别有一番风韵,而她怀里抱着的男娃娃,正是她与沈青岚所生的次子,沈宁杰。

沈云曦跟着进了堂内,先给座上的老太太请了安,“云曦昨夜遇险,让祖母担心了。”

沈老夫人掀开眼皮瞥了一眼面前的少女,目光满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她恨大房的人,如今大房只剩下这根独苗,她便不由自主的把所有怨恨都转移在了沈云曦身上,甚至连一个长辈该有的姿态都不愿装出来。

倒是陈玉芳圆滑的很,笑着起身拉着沈云曦的手亲昵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祖母和二叔早就说要把你接回来住,昨日听回来的下人们说马车坠崖,惊得我都快昏死过去了,你若是有个好歹,我们怎么对得起大哥和大嫂的在天之灵……”

说着便当真掉起眼泪来。

一旁的安姨娘也说道,“是啊,孩子,你一路受苦了,听说你还一直在吃药,我娘家前段时间送来几副药材,待会儿我让文月给你送过去。”

沈云曦脸上浮着笑意与几人寒暄,心底却泛起几分恶心,这沈府里的人,装模做样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

“好了!云丫头回来就好,折腾一番想必也累了,先带她下去休息吧,等青岚下朝回来再说。”一直未出声的沈老夫人发了话,这是迫不及待的赶人了。

陈玉芳赶忙打圆场说道,“你祖母说得对,你身体不好,还是需要休息,院子我已经收拾好了,让人带你过去先安顿,有什么需要你一定要和二婶说,可千万别见外。”

沈云曦垂眸道谢,“那就多谢二婶了。”

被人领着一路穿过池塘和竹林,沈云曦心中的冷意越来越深,祖父曾是叱咤一方的将军,父亲也是性情中人,多年来打胜仗得来的赏赐也都是充公,拿给沈老夫人维持沈家生计,她的二叔更是受父亲庇护才入朝做事,只是没想到竟一路做到丞相,可八年前她父母却意外战死沙场,而她也生了一场大病被送到南阳乡下,当时她过于年幼,不懂得这其中的黑暗与肮脏,如今阴差阳错成为了沈云曦,那她便要不惜一切代价,讨一个当年的真相!

她父母的死因,她为何又会一病不起,常年吃药,这个沈家究竟藏着多少腌臜之事,不管涉及到多少人,她沈云曦定要那些人血债血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