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十里缠思念君心

十里缠思念君心

风闹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十里缠思念君心》,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楚九凝想逃,却被墨渊用蛇尾缠住双腿。楚九凝恨不得即可去死!他竟想当着她爹爹的面,用妖身羞辱她!墨渊看着地上的老人,“楚枫,你瞧瞧,这便是你的乖女儿,你亡妻留给你唯一的东西。看看她现在这下贱的模样!她从三年前就委身本尊,本尊只要想要,她就倒贴上来!”楚枫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

主角:楚九凝墨渊   更新:2022-09-13 04: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九凝墨渊的其他类型小说《十里缠思念君心》,由网络作家“风闹”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十里缠思念君心》,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楚九凝想逃,却被墨渊用蛇尾缠住双腿。楚九凝恨不得即可去死!他竟想当着她爹爹的面,用妖身羞辱她!墨渊看着地上的老人,“楚枫,你瞧瞧,这便是你的乖女儿,你亡妻留给你唯一的东西。看看她现在这下贱的模样!她从三年前就委身本尊,本尊只要想要,她就倒贴上来!”楚枫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

《十里缠思念君心》精彩片段

“墨渊,不要在这里。别在我爹爹面前。”

楚九凝蹭无数次和墨渊欢好,即便知道他真身是一条蛇,她也没有怕过。

可这一次,她却挣扎哭喊着:“不要!”

“不要?”墨渊用蛇尾缠住她的腰,“你忘了平日里练剑都要在本尊面前解开衣裳,然后朝本尊蛇尾上蹭?”

“现在才说不要,装纯给你那个哑巴爹看?”

说着墨渊蛇尾一伸,将楚九凝拖到床榻面前,地上趴着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浑身颤抖,气到极点!

老人舌头被拔下,怒目圆瞪,可嘴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楚九凝想逃,却被墨渊用蛇尾缠住双腿。

楚九凝恨不得即可去死!

他竟想当着她爹爹的面,用妖身羞辱她!

墨渊看着地上的老人,“楚枫,你瞧瞧,这便是你的乖女儿,你亡妻留给你唯一的东西。看看她现在这下贱的模样!她从三年前就委身本尊,本尊只要想要,她就倒贴上来!”

楚枫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

楚九凝喉咙都喊得沙哑,昨夜还对她定下海誓山盟的男人,今日为何变得冷酷无情?

她不相信这是真的!

“墨渊,你不能这么对我!”

“不能?楚枫,三十年前,你杀了本尊的父亲,你将他的妖丹剖出,还将他的蛇胆炼药,明明本尊的父亲从未害人,你却说他为祸一方必须除之!”

“你这个宝贝女儿也是下贱,本尊杀光了你楚家所有徒弟,三年来都没说过要娶她为妻,她还天天贴在本尊身上,本尊用蛇身她都愿意!真是下贱得可以!”

楚枫老泪纵横,想要扑过来却被锁链重重绊倒。

楚九凝从不知道,墨渊和爹爹之间竟然有血海深仇!

可她和墨渊三年的感情又算什么?

三年前,她在捡到墨渊的时候就知道他是蛇妖并非凡人。

她明知道正邪不两立,身为正派必须杀她。可她还是第一眼就爱上他。

她帮他掩盖妖气,照顾他的伤势。

看着他一步步从小弟子坐到清云宗宗主的位置。楚家被灭门后,她从千金小姐沦为普通人,她便努力修炼想要配得上他。

她爱了他整整三年啊!

楚九凝的心疼到极点,呼吸都在疼,“墨渊,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她哭得心脏浑身颤抖,眼中不断涌出血泪。

“为什么?谁让楚枫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宝贝女儿。他杀了本尊的父亲,本尊便玩弄他的女儿,这是他罪有应得!”

楚九凝自嘲地笑着,眼泪划过下巴。

她爱了墨渊三年,可到头来,她不过是他复仇的工具。

胸口撕裂一般的疼痛,比挨了一百刀都疼。

楚九凝更没有想到的是,在她爹爹被刺激晕过去后,她被清云宗弟子关进了天牢。

和妖魔勾结,出卖清云宗!



楚九凝从三年前便深爱着墨渊,她在清云宗这一年是他最信任的下属,怎么可能勾结外人出卖他?

更何况墨渊他自己便是妖。

楚九凝无力地坐在地牢里,全身冰冷,一旦被坐实勾结妖魔,是要被关进锁妖塔的!

他就这么想要她死!

天牢的牢门打开,只见一袭黑袍的男人,倾国倾城,朝着她走来。

楚九凝抓住牢门,“墨渊,看在我们三年的感情上,你放过我可以吗?”

她低下头,用从未有过的卑微语气祈求他。

经历了昨日的羞辱,她知道他对她的爱都是假的。

她在他的眼中,不过是复仇的工具。

楚九凝解开身上的襦裙和里面藕荷色的肚兜,白皙的肌肤和雪白的丰盈展露在他的面前。

她以前总是喜欢缠着他,用最妖娆的手段撩拨他。他说他最爱她主动撩拨的模样。

可如今她眼底像死水一样。

“楚九凝,你若是还有自尊,都不该用这种手段求本尊。”墨渊露出蛇瞳,双目冷得吓人,“哈哈,本尊怎么就忘了?你是楚枫的女儿,还三年前就做了本尊泄欲的工具,怎么可能顾及尊严?”

楚九凝后背发凉,几乎站不住。

他的话就像是刀子,一刀又一刀地朝着她胸口捅过来。

三年前,他还记得她三年前就献出自己的贞洁吗?

泄欲的工具?

她一直以为她是他的恋人,没想到只是泄欲的工具?

鼻尖发酸,眼眶紧了紧。她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这般悲伤的模样,他说最喜欢她笑着的样子,她只要露出笑容,他一天心情都会好起来。

楚九凝继续解开身上的遮挡,好似全部在意一般,“三年,尊上便是养只妖兽也该养出眷恋了吧?”

“可楚枫的女儿,连贱畜都不如!”

楚九凝努力吸了一口气,强行忽视胸口的疼痛,而后走到墨渊的脚边。

她摆出他最喜欢的模样。

“只要尊上饶了我,尊上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即便尊上想化作原形都可以。”

他们在一起三年,他从未用过原形。

可她知道他最喜欢的并不是人类的模样。

墨渊的蛇瞳竖起,吐出冰冷的蛇信,“楚九凝,你以为本尊找不到愿意的女妖?”

“她们哪里比得上我?”

隔着牢门,楚九凝的手开始抚摸着他,“毕竟,我三年前就和尊上在一起了。三年的时间,尊上一个眼神,我便知道尊上想要什么?她们办得到么?”

楚九凝的手加大了力气。

墨渊紧绷得脸上出现蛇鳞。

他设了结界,封锁了天牢里的妖气。

身体不受控制地变成了蛇尾,好几次想要用尾巴拉开她,可是都没有继续。

“楚九凝,你可真下贱,昨日楚枫看到你委身给一个蛇妖,你居然还能引诱本尊?”

楚九凝感觉牢门外的男人说的话宛若他最锋利的鳞片,一下下割着她的肉。

他就这般恨她?连三年的感情都不顾。

他虽然不是狐狸,却比狐狸更会演戏。三年来将她宠上天,这两日又亲手将她拉下来,然后狠狠地踩在地上。

他为了让她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演戏演了三年,他办到了,她胸口疼得厉害宛若在滴血一般。

楚九凝抬起头,故作妩媚的模样,“我说了,只要尊上肯饶了我,哪怕尊上想用原形都可以。”



楚梦璃涉嫌引诱宗主,罪加一等!

被关了三日后,楚梦璃被带到了会审堂。

楚梦璃否认自己将清云宗的金丹交给妖魔。

她知道墨清是妖,可也知道他身为正派的四大宗门的宗主绝不能暴露身份。

她那么爱墨清,怎么可能和妖魔有牵连?

可是那个她不顾尊严爱了真正三年的男人,当着清云宗所有人的面拿出了证据。

“上一批金丹是楚梦璃负责炼制的,在抓到的狐妖身上搜出了楚梦璃的令牌。”

墨清面无表情地说。

楚梦璃看到这所谓的证据后,面露苦笑,“墨清,你为了复仇竟然这般污蔑我,让我再正道再无立足之地,你让我拿出令牌,原来是为了给那狐妖?”

楚梦璃呼吸都在疼。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最爱的男人亲手毁掉更痛苦的事情?

他花了三年的事情,织就了一张毫无漏洞的网,为的就是让她万劫不复吧?

可是她不能任凭他污蔑,她还要照顾爹爹。

在被废掉修为后他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爹爹和墨清父亲的事情,她从不知情。可是爹爹比任何人都要疼爱她,她必须要肩负起做女儿的责任!

“我没有勾结妖魔!给我三日的时间,我有办法证明我的清白!”

楚梦璃咬着牙冷静下来。墨清如今的修为早就可以轻松掩盖妖气。

她若是当众说出墨清蛇妖的身份清云宗的弟子肯定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可这些年在清云宗她做了他三年的下属,知道他所有的秘密!

墨清走到她身边冷冷道:“楚梦璃,就算给你三日,你也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正好三日后,你可以来参加本尊和清瑶的婚礼。等本尊成亲后,再来审讯你。”

楚梦璃睁大双眼,“你说什么?你要和清瑶成婚?”

楚梦璃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墨清面无表情,“不然你以为本尊会娶谁?”

楚梦璃双腿发软,靠在了柱子上。

“你明知道清瑶是我的表妹,这些年一直落井下石欺负我和爹爹,就算你不娶我,你为何要娶她!”

“本尊想要娶谁还需你同意?”

她从未在他心上,他要娶谁自然不会告诉她。

她一度以为如果没有仇恨,墨清还是爱过她的。

最后一点幻想被打碎,楚梦璃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在痛。

就在这时下属进来,是负责关押楚枫的人。

“尊上,楚枫自尽了!弟子已经用了还魂丹,可他竟然连魂魄都自毁了,根本就不了……”

楚梦璃听到他的话,脸上平静得宛若死水。

她抬起头,眼里没有一脸光芒地看着他,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容。

“墨哥哥,我爹爹死了和你父亲一样死了。他坏事做尽,如今遭了报应。我也要被关进锁妖塔了。我三年的欺骗我从未怪你,父债子还,我认了。”

“从此,我们谁也不欠谁了,过去的三年,就当我从未认识过你……”

楚梦璃泪流满面,转头看向了清云宗所有人,声音哽咽却坚定道:“我认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