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文小说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文小说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目前已经完结,迟轩执苏晨曦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刀上邪”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门都到了。苏迦妮停下脚步,想跟迟域道个别。但迟域却没有停下脚步,他走在她前面,一只黑色的限量版球鞋已经踩进了苏医大侧门口,宽大的手掌还扣着她的手。??苏迦妮慌了。这是要送她进去?虽然中午大家都看到她坐迟域的车走了,但是手牵手走在大学校园里终归是不同的啊啊啊!“迟域...”......

主角:迟轩执苏晨曦   更新:2024-06-11 20: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轩执苏晨曦的现代都市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文小说》,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目前已经完结,迟轩执苏晨曦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刀上邪”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门都到了。苏迦妮停下脚步,想跟迟域道个别。但迟域却没有停下脚步,他走在她前面,一只黑色的限量版球鞋已经踩进了苏医大侧门口,宽大的手掌还扣着她的手。??苏迦妮慌了。这是要送她进去?虽然中午大家都看到她坐迟域的车走了,但是手牵手走在大学校园里终归是不同的啊啊啊!“迟域...”......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文小说》精彩片段


餐厅。

包间里。

服务员端进来一个又一个菜,摆满桌。

都是苏迦妮喜欢吃的。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在迟域的眼神鼓励下,她实在没忍住,拿筷子扒拉几下,开始吃,结果越吃越上头,满嘴都吃得鼓鼓的,根本停不下来。

其实她下课就回宿舍,还没吃过中饭,昨晚睡得太晚,早上起得晚,早餐也没吃,实打实地饿了一上午。

苏迦妮埋头苦吃,两个人都没说话。

吃得差不多,迟域买单,苏迦妮上洗手间。

洗手间出来是一条长廊。

“苏迦妮?”

一道勉强还算熟悉的声音响起。

苏迦妮回头看,一个清隽高大的男生站在她的身后,看到她很意外又很惊喜的样子,她礼貌微笑,“学长?”

“是我。没想到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是啊。”

“我这边吃得差不多了,你跟你们室友来的?等我一下,一会儿我送你们一起回学校?我开车过来的。”

苏迦妮摇头,还没开口拒绝,熟悉的气息罩过来,她右手被人从身侧牵住,结结实实地扣在大掌里。

迟域声音冰冷疏离,“她跟我来的。”

苏迦妮笑得尴尬,“还是多谢学长,学长的好意我心领了。”

那位学长笑得意味深长,看向迟域的眼神带着点审视,夹裹着敌意的审视,“哦?那真是不巧。”

回程。

苏迦妮还是坚持隔一条街停车,迟域由着她。

她还是要从侧门进学校,他就陪她走在上次那条相对偏僻安静的侧门小路。

跟上次黏糊的暧昧气氛不同,苏迦妮这次能感觉到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偏偏迟域什么都不说。

苏迦妮就干脆当个鸵鸟。

侧门都到了。

苏迦妮停下脚步,想跟迟域道个别。

但迟域却没有停下脚步,他走在她前面,一只黑色的限量版球鞋已经踩进了苏医大侧门口,宽大的手掌还扣着她的手。

??

苏迦妮慌了。

这是要送她进去?

虽然中午大家都看到她坐迟域的车走了,但是手牵手走在大学校园里终归是不同的啊啊啊!

“迟域...”

“嗯?”

“距离我们下午的课还有点时间,我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

“嗯。”

迟域眼神凉凉地看着苏迦妮,任由她带着他去校门外的一个小山丘。

山丘上有个小凉亭。

凉亭里没有人。

但旁边有一米高的草丛,此时还绿油油的长得很是茂盛,时不时会传来小情侣的调笑声。

就,挺失策的。

苏迦妮笑得略显尴尬,软声细语,“我也不知道这里是这样的。”

“嗯。”

迟域的眼神看起来没那么凉了,他坐在凉亭的长木椅上,大长腿伸出很远,球鞋踩着石地板,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捏着掌心里的小手。

苏迦妮坐在他旁边,被他捏得手痒心毛,她试图抽回手,未果。当即决定,先解决他随意动她的手这件事情。

“迟域...我想跟你好好谈一谈。”

“恋爱?好。”

“……不是。我认为牵手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你觉得呢?”

“嗯。”

“在我看来,我和你至少要到情侣的关系才能牵手,所以,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随便就牵我的手?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们毕竟不是情侣。”

“以后会是。”

“那等以后是了,我们再牵好不好?”

“不好。”

苏迦妮早就料到迟域会一口回绝。

她再接再厉,“可是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如果在人前牵手,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人后就可以?”

“这不是重点呀。”


浑浑噩噩,惶惶茫茫。

苏迦妮记得她躲避货车,骑车压边线,突然松了手,侧翻下了悬崖。

那她,是终于死了吗?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耳边传来说话声,低磁音色,声线清冽,如初雪后的溪泉淌过玉石,彻骨的冷,好听。

少了她熟悉的深沉质感,多了几分她也不陌生的少年纯净。

抑扬顿挫的,让人想一直听下去。

很像当年的迟域。

在给她讲题。

这声音突然停了下来,而后苏迦妮很清晰地听到他在问,“没听懂?”

苏迦妮:??

她回过神,正对上一双黑漆漆的冷眸。

矜贵和高冷里,流淌着少年人独有的清澈。

两人的距离很近。

苏迦妮:????

少年眉间微动,黑眸对准她刚找回焦距的双眼,语调放缓,“再给你讲一遍?”

!!!

穿附中校服的迟域?!

苏迦妮直直地站了起来。

椅子因为她的动作,哐啷摔倒在地。

动静很大。

教室里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苏迦妮看到一张张青涩的脸,也看到了黑板上眼熟的倒计时,她手指颤抖了起来。

怎么会?

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六年前,她虚岁18?

距离高考还有满满的31天?!

少年轻抿着唇看她,神色清冷,一言不发。

苏迦妮五味杂陈,头皮发麻,感受到他的视线,她躲着没敢再跟他对视。

她颤抖着手指,扶起摔倒在地的椅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重生,但她知道她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不想重蹈覆辙,她要远离迟域。

扶好椅子,她伸手去扯试卷。

没扯回来。

试卷的另一边压在少年的手腕下。

她飘忽着眼神,没敢对准他,语气郑重,就差没给他磕头,“迟域,谢谢你!你讲得真好,我都听懂了,剩下的我都会做了。真心感谢你这一年来的帮助!”

少年:?

众人:?????

“打扰了,试卷……”

少年沉默着抬起手腕,那张帅得极有侵略感的俊脸瞬间冷了两分。

苏迦妮这才终于把试卷扯回,如临大赦,她利落地离开,回到她自己的座位。

像逃命一样。

众人一头雾水,小声讨论。

“苏迦妮今天吃错药了?”

“是啊,自从她来我们尖子班,哪天不借着问问题霸占域哥的下课时间和自习课?现在还没上课呢,下节又是自习,她居然跑了?”

“难道她自知考不上域哥保送的清大,终于放弃了?”

“怎么可能?她是苏迦妮啊,国际班的吊车尾都能拼命挤进我们尖子班,以一敌百赶跑所有接近域哥的女生,战斗力强悍至此,会这么容易放弃?”

“大概率是知道软磨硬泡没用,打算换个策略?”

苏迦妮充耳不闻,端正坐姿,拿笔刷题,五根手指还在发着抖。

多么熟悉又亲切的试卷啊!!

迟域身边的座位炙手可热,苏迦妮刚离开,就有女生补位。

“迟域,有道题我不会,你能不能教教我?”

“不能,我有事。”

??

少年拉开椅子,从后门走出教室。

一群男生跟上去。

“域哥,去哪?带我一个。”

“域哥,也带带我呗。”

“别啊,域哥和我保送清大了,下节自习上不上无所谓,你们些个还要苦哈哈考的别跟来。赶明儿考不上,又怪我们。”

“带我带我,我拿到藤校offer了!!”

“留学狗保送狗给我爬!凭实力考上的才算真本事!”

苏迦妮顿笔。

京市附中鄙视链,第一梯队其实是藤校牛津这类世界一流洋大学,清大都排后面,但迟域没走这条线,他作为迟家继承人,还要接受专门的军事特训和商管培养等,需要留在国内。

苏迦妮继续埋头做题,下笔如有神助,哗啦啦地写。

“咦?写这么满?同桌,你用了几种方法做压轴题?”

苏迦妮闻声抬头,同桌林暖戴着一副茶色框大眼镜,长相奶甜奶甜的,此时正盯着她的数学试卷。

见到林暖,苏迦妮眼眶微热。

林暖是她来尖子班后的同桌,爱好学习,从小就是学霸,平时成绩名列前茅,前世高考却失利,以一分之差的遗憾没到清大提档线,林暖也是犟,后来又连着考了四年,越考成绩越差劲,最后把书全撕了,接手家里的公司。

她自以为跟林暖交情浅,但林暖在京圈名媛宴会上碰到她被为难,总会替她解围,也是林暖,第一个发现她产后抑郁,林暖开导过她,“苏迦妮,我们都是犟种,得不到就死磕,死路也死磕,但有时候,放一放,也就天下太平了,真的,你信我。”

此时,在教室。

苏迦妮酸着鼻子回答,“四种。”

“这么多?可以跟我讲讲嘛?”

“好呀。”

苏迦妮摊开试卷。

她肤白貌美,声音带点南方特有的娇气,腔调微嗲,说出来的话像撒娇一样,讲题也是。

前后桌的人都凑过来听。

她一口气讲了四种解题思路,简洁清晰,每一种都很迟域化。

众人听完,很是诧异。

林暖笑得很暖。

“同桌,倒是我小看你了。还以为你是恋爱脑,没想到你为了考清大,居然无惧流言,猛追着迟域问问题!效果很好啊!”

苏迦妮沉默。

表情一言难尽。

“第四种解法用到了高等数学的知识,迟域教你的?”

“嗯。”

“他这都教你!倾囊相授是不是怕你考不上?”

前世,她也认为迟域多少对她有意。

现在她知道不是了。

苏迦妮心底酸涩,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是高等数学的知识?”

“嗐!我买了高数的书,翻过了,计划暑假就认真看。我怕上清大后,时间不够用。你可别说我卷,你看人家迟域这样的超级学霸,高中就学完了大数。”

苏迦妮捏着笔,晃上虎口,转起圈。

林暖翻出其他试卷,“同桌,这题你看看,还有没有更优解?”

“好呀,我看看。”

苏迦妮当然有。

迟域教过。

前世,她对迟域爱到疯魔。

他给她讲过的题海卷子和稿纸,她全都收藏得好好的,实体版的,电子版的,要不是裱起来太占地方,她肯定会每张都挂起来。

她后来时常会翻出来怀念,印象深刻得不能再深刻。

反倒是高考的试卷,迟域没给她讲过,她记不大清了。

现在回想,她对迟域的爱慕过于病态,他肯定很厌恶吧,连她都厌恶那样恐怖的自己。

苏迦妮深吸一口气。

好在她重生了。

她不会再缠他。


迟域拉开门把,外面的光照进来,“上去跟他们一起,还是跟我去别的地儿跨年?”

前轻后重。

尤其是“跟我”两个字,他咬得特别清晰,加了明显的重音。

苏迦妮寒毛直竖,积压的惊悚全在这时涌向她。

“嗯?”

迟域得不到回答,转过头来看苏迦妮,那双黑漆漆的眸直视着她。

苏迦妮脱口而出,“我上去找他们!”

迟域皱眉,门把被他重重地摁了回去,那扇楼梯门又关上,“苏迦妮,你不想跟我跨年?”

“不…不是,我跟林暖约好了。”

“你跟我没约好?”

“??”

“祝君平安喜乐,我愿常伴君侧。”

!!!

他念的是金箔卡片上的刻字,后面还有。

【迟域,我18岁那天,我们一起跨年好不好呀?】

苏迦妮这时才想起来,她当时不仅留了字,还暗戳戳地留了她的那根碎钻发绳。

迟域他,居然看到了她送的白金镶钻袖扣?他还记下了金箔卡片上的刻字?!!那他后面送她手链,又戴那根皮筋………

苏迦妮感觉天灵盖都凉飕飕的。

本能地后退。

整个后背几乎贴在墙上。

她很艰难才说出口,“迟域,我说那是误会,你信吗?”

“误会?”

“就……送你的那生日礼物,其实是我四月就去定制的,后来,后来,我忘记了……”

“…………”

迟域的眼神更更更加可怕了。

苏迦妮意识到说错了话,却又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挑明,“然后,我到五月已经意识到我跟你之间的差距,知道我们不可能……”

迟域脸色阴沉结冰,极轻地单挑起右眉,很小很小的弧度,咬出彻骨冷的声音,“所以?”

苏迦妮怕得要死,却又破罐子破摔,心横着硬要说到底,“所以,能不能不算数?”

“不能。”

“…………”

两个人又不说话。

楼梯间的气氛异常诡异和紧张。

苏迦妮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迟域,我……”

“啪!”

很细小的断裂声。

苏迦妮绑的高马尾应声披散而下,盖向了她的小脸,有几根头发粘到了她的嘴边。

一块六毛六的皮筋这时……断了!!

苏迦妮尴尬地低下头,捂住脸。

疑似听到迟域的轻笑。

她又抬起头,见他站在她身前,离得近,鞋尖抵住她的,递过来那根熟悉的18k金碎钻头绳。

苏迦妮迟迟不接。

“自己送的头绳也不记得了?”

“………”

“要我帮你绑?”

“不用不用。”

苏迦妮接过头绳,利落地扎好头发。

她面子里子全都丢光光,人终于摆烂,也不紧绷了。

迟域拉开楼梯门,领她去坐电梯。

他低头轻语,“记得还我。”

接近零点倒计时。

苏迦妮和迟域一前一后走进皇久33层奢华包间。

同学们见他俩一起见多了,经过苏迦妮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反而觉得他俩之间的关系无比纯洁,都知道迟域有女朋友,也没再往苏迦妮身上想。

“域哥,你女朋友呢?”

“跨年不陪你女朋友,她不会生气吧?”

“哈哈哈,会不会好好说话啊你?咱域哥就不是内种重色轻友的人,对吧域哥?”

迟域往落地窗前的高椅一坐,声冷调扬,“她重友轻色。”

“啊啊啊??”

好重磅的消息。

“不是吧域哥,还有女生因为朋友丢下我们域哥?哈哈哈哈哈………今年最后一天,是要笑癫我?”

“真被女朋友放鸽子了?哈哈哈,没事啊域哥,咱们这群单身狗今晚都陪你,大家都是成年人,喝不喝两杯啊?”

周洺玺听出迟域话里那似有似无的幽怨,又听这群人啥也不懂,才是真的笑到癫地走出门去。

林暖见苏迦妮回来,正打算问她去哪了怎么那么久,视线突然被她头上那圈黑色碎钻发绳给吸引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