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其他类型 > 余生只爱你一人

余生只爱你一人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迟暮!你到底有没有心!不说这是你欠她的!就说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见死不救?”“欠她的?”迟暮通红的眼睛直直瞪着贺文州,她突然笑了。她不想再解释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她都是那个恶毒的人。

主角:迟暮傅以行   更新:2022-09-13 08: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暮傅以行的其他类型小说《余生只爱你一人》,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迟暮!你到底有没有心!不说这是你欠她的!就说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见死不救?”“欠她的?”迟暮通红的眼睛直直瞪着贺文州,她突然笑了。她不想再解释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她都是那个恶毒的人。

《余生只爱你一人》精彩片段

迟暮,你不是想离婚吗?只要你肯给烟儿输血,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

贺文州的话萦绕在迟暮耳边,她冷笑一声,“你们还真把我当移动血库?”

三年前,原本要嫁给贺文州的迟烟儿因为白血病住进了医院。

当初,是她跑来哭着求自己,“姐姐,你替我嫁给文州好不好?我怕我死了没有人照顾他。”

她为了让迟烟儿安心治病,便答应了下来。

跟贺文州也一直相敬如宾,即使她早已在相处中喜欢上他……

一次意外却让她得知迟烟儿根本没病,一切都是装的!

而这个时候谣言四起,她被冠上小三的名号,而她的好妹妹,始终沉默,贺文州更是莫名开始厌恶她……

迟暮正想着时,脖子突然被人大力地掐住,她下意识扣住了贺文州的手,迎上了他那阴沉的脸。

“迟暮!你到底有没有心!不说这是你欠她的!就说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欠她的?”迟暮通红的眼睛直直瞪着贺文州,她突然笑了。

她不想再解释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她都是那个恶毒的人。

“贺文州,我从来不欠你们任何东西。”说着,她闭上了眼睛,扒着贺文州的手也渐渐松开了。

迟暮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表情,让贺文州的心底涌上一股烦躁。

他拧眉看着她,突然松开了手。

“迟暮,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要给烟儿输血?”

迟暮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倔强却已经表达了她的想法。

“好。”贺文州丢来一个字,然后拨出了电话,“三天后的恒远项目会议,取消。”

迟暮突然瞪圆了眼睛,恒远项目可是贺家跟迟家联手开发的,一旦取消,贺家顶多是损失点钱,但迟家……

那是要面临破产的啊!

“贺文州!你疯了!”迟暮脱口而出,“这样做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迟家也是迟烟儿的家,你毁了她的……”

“没有了烟儿,我留你迟家有什么用!”

“所以,你现在是用迟家威胁我?”

贺文州轻笑一声,“威胁?你还不够格,反正有没有迟家,我都会养烟儿。”

“贺文州!”

迟暮咬牙喊出他的名字,她蓦地上前,猛然扯住了他的领子,“你这个魔鬼!”

“咳咳……”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声咳嗽打破了两人的僵局。

贺文州猛地甩开迟暮,大步上前一把将迟烟儿揽入怀中,语气温柔如水,“不好好在病房里休息,出来干什么?”

“文州,你不要逼姐姐了,我这个病是治不好了,我总不能,总不能一直要姐姐的血吧,这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况且……迟家是我的娘家啊,你这么做,咳咳……”迟烟儿越说越激动,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了出来。

“烟儿!”贺文州直接将迟烟儿抱进怀中,然后瞪向迟暮,“你但凡聪明点儿,就应该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



迟暮为了迟家,最终是给迟烟儿输了血。

刚输完,贺文州把一份签了字的离婚协议扔给了她,“明天九点,我在民政局等你。”

迟暮脸色苍白的看着那份协议,纵然心底告诉自己不值得,但眼角还是湿润了。

拿着那份协议书,迟暮离开了医院。

刚好医院门口停了一辆车,迟暮以为是自己叫的那辆,她看都没看直接坐了上去,“师傅,送我去沁苑。”

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并没有注意到司机那略带深意的眼神。

迟暮刚进家门,一巴掌猝不及防的扇到了她的脸上。

刚输完血的迟暮还有些虚弱,这一巴掌更是让她头晕目眩的直接摔在了地上。

好半天,她才缓过劲儿来,抬头看向面前一脸震怒的父亲:“爸?”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你为什么惹怒文州!你知不知道,如果这次不是烟儿!迟家将面临什么后果!你就这么见不得迟家好吗!”

面对父亲的痛斥,迟暮紧咬了咬唇。

她没有说话,她知道不管说什么,结果都是她的错!即使她告诉所有人迟烟儿是装的,也不会有人相信她。

“你给我滚!我迟家没有你这个不忠不孝的东西!”

不给迟暮说话的机会,迟父直接把她打出了家门。

无家可归的迟暮心情差到极致。

她打车去了酒吧,结果刚喝了一杯酒,就有人上前来搭讪,“美女,一个人?”

迟暮厌恶的推开了他。

然而男人不依不饶,伸手摸向了迟暮的腰。

迟暮身体一僵,迅速把酒泼到了他的身上,“滚!”

“嘿!臭丫头,脾气还不小!老子今天就看上你了!”男人人抓住了迟暮。

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扯了过去,一脸横肉的男人笑得猥琐,“小丫头长得挺漂亮的嘛,跟我去玩玩。”

“放开我!”

“放开?哈哈哈,肉都到嘴边了,我放开岂不是傻?”说完,男人猛地一拽,硬是将迟暮扯到了一间连人都没有的房间。

砰!

伴随着关门的声音,迟暮的心瞬间咯噔了一下。

紧急着,男人握住了她的手腕,膝盖压制着她的双腿,满是恶臭的嘴瞬间凑了过去!

“救命!”迟暮躲开了男人,她大声呼喊着。

“叫吧!这里是私密性会所,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男人的笑容越发猖狂,他的大手钳在她的下巴,再次低下了头。

迟暮的泪瞬间流了下来,她死命地挣扎。

恰在此刻,房间的门砰的一声推开,在迟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的那股重量已经消失。

迟暮颤抖着环抱住自己,拼命的往角落里躲。

就在这时,刚才进门的那男人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然后盖在了迟暮的身上。

温度传来,迟暮不禁抬头看向了眼前的人。

看着熟悉但是却又陌生的面孔,迟暮心头颤了颤,她有些嘶哑的声音不由得喊了一声,“以行……”

傅以行被这一声叫得心底像是被揉搓了一般,他替她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发型,随后将她横抱在了怀中,“我带你走。”



傅以行抱着迟暮准备离开,但是躺在地上的男人突然抓住了他,“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敢管我的事!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坐牢坐到死!”

凌厉的目光冷冷的扫过男人的手,凉薄的唇角张了张,“随意,但你让我坐牢之前,小心你这只狗爪。”

“好大的口气!你等着!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不见棺材不落泪!”男人说着掏出了手机,傅以行一副事不关己的睨了他一眼。

而后就见男人脸色骤变,“你,你说什么?”

说着的同时,他看向傅以行,双腿软到就差跪下去了。

傅以行沉着脸,抬手轻轻压低了迟暮的头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他抱着她大步离开,然后将她放进了车里。

过了好半天,迟暮才从刚才的惊魂未定中缓过神来,她脱下身上的外套递给傅以行,“刚才,谢谢。”

傅以行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迟暮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她忙地敛回视线,低下了头。

说起来,她跟傅以行不算熟悉,但他的亲姐姐是自己的闺蜜,所以有时候会有些接触。

不过之后他出国了,他们之间便没有了任何交集。

车间的气氛越来越低沉,迟暮为了打破这尴尬,她突然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没听你姐姐提起。”

“今天。”

迟暮笑了笑,“那还真是巧,刚回来我们就能碰上。”

“不巧。”说着,他把协议书递了过来,“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迟暮看着离婚协议书怔了怔,脑子里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原来是她坐错了车!

她牵强的扯了扯嘴角,抬手接了过来,“谢谢。”

“他对你不好吗?”傅以行冷不丁的一句话让迟暮的动作蓦地顿住了。

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准确的说,她觉得她没必要告诉他。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迟暮的口吻像个大姐姐一般,放起协议书,她冲他笑了笑,“说说你吧,前两天你姐姐还说该给你找个老婆了,怎么样?有中意的人了吗?”

“有,不过她应该不喜欢我。”

迟暮感觉自己又把话题聊死了,她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能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依着你傅小少爷的身份,找个老婆还不简单。”

“不然你嫁给我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迟暮彻底懵了,愣了许久,她才开口有些惊讶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傅以行突然扣住了迟暮的肩膀,他将她拉近了些距离,“嫁给我。”

“傅以行你别闹了,你可是我闺蜜的弟弟,况且我对你……”

话没说完,傅以行蓦地往前俯了下身体,他离得有些近,迟暮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香。

傅以行看着迟暮红彤彤的脸颊,就好像第一次见她那般的纯真羞涩,他有种想扑过去吻她的冲动。

但最终,他克制住了自己。

“想要保护自己以及身边的人,那就必须有个强大的后盾,傅家的实力远比贺家高出很多,所以……你懂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